2021-01-25 06:00:00| 人氣52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70.讓蟲附身才能逃命,妳還堅持嗎?

70.讓蟲附身才能逃命,妳還堅持嗎?

 

作者: 冷擎

 

「我要當皇帝了…」魏刀兒捧著趙德言的斷手,喃喃自語失心瘋似地在地洞中狂奔,他是如此急著想要逃回到地面上,以至於從斷手中流出的鮮血沾滿了他自己的雙手甚至胸口的衣服都沒有感覺到。

 

不過他沒有試圖掰開趙德言斷手的手指去把龍玦拿出來,這不是本能,而是他深深感覺到,如果直接碰到龍玦的話會遭到不知名的詛咒。

 

「站住!」

就在衝到沙漠冥蟲地穴底下,隱約可以看到陽光的出口時,背後傳來一聲悶吼,嚇得他不得不停下腳步,捧著斷手慢慢轉身。

 

「把龍玦交給朕!」追上來的漫天王眼神充滿殺氣,強勢地逼迫著。

 

此刻魏刀兒腦子真的快炸了!

 

漫天王突然出現在自己背後,看他這樣子一點也沒有中毒的跡象…所以,如果不交出龍玦,就會被當場殺死,對吧?

但是…真不甘心就這樣把龍玦交出去…我不能交出去,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

明明他已經劇毒攻心,連站都站不起來…

 

會不會現在只是裝腔作勢?

 

魏刀兒猶豫了,身體不知道是因為跑太喘了還是在害怕,微微顫抖著…終於,詭計多端的他試探性地向後退了一步,獨佔龍玦的慾望實在太強烈,他盤算著趁漫天王不注意的時候,轉身逃跑的可能性。

 

「你還猶豫甚麼?快把龍玦交給朕!」漫天王的神色越來越猙獰:「現在交出來還可以饒你一死,你要逼得朕失去耐心的話,朕就把你千刀萬剮折磨三天三夜,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我不能交出龍玦,我要當上皇帝!

為了拿到龍玦,我忍受屈辱卑微潛伏著,被你們師兄弟倆踐踏…太可恨了!

要拿出最後那一招嗎?

最後關頭保命的毒針!

 

當初歷山飛殺光洛陽駝幫那些人的時候,魏刀兒本來扣住袖箭暗器要暗算歷山飛,但是最後關頭忍住沒有發射。當時想的是,不能讓厲山飛知道我有毒針…只要能苟活下來,找機會暗算他就能逃離魔掌。

哼哼,漫天王你一定也想不到,我袖子裡暗藏的毒針吧?

趙德言的劇毒毒不死你…我就不信我的毒針你也撐得住?

 

「拿來!」漫天王跨出大步,伸手就抓向魏刀兒捧著的斷手。

 

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我!

 

「叮!」細微的一聲響,魏刀兒袖子裡面的袖箭突然射出,不偏不倚射穿漫天王的掌心。

驚覺到有暗器,漫天王迅速收手,但已經來不及,掌心已經滿是烏黑的毒血。

 

「你這毛賊!竟然暗算朕…」本來已經身中劇毒,僅憑一口真氣撐著,如今又再中了暗算,漫天王即使武功再高,身體早已支撐不住,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都滲出了污血,腳步也踉蹌站不穩。

 

「去你的!」魏刀兒趁機補上一腳,把漫天王踹倒在地上:「嘿嘿嘿!龍玦是我的!我才是皇帝!」

看著倒在地上,七孔流血,眼神卻充滿仇恨憤怒的漫天王,魏刀兒不覺得意起來:「現在該換成我自稱朕了,哈哈哈!」

他餘怒未消,又走過去蹲下來,狠狠抽了漫天王幾個耳刮子…看著漫天王無力反抗卻又咬牙切齒的表情,他的心情真是愉快到了極點。

「反正你就算能活下來,也是武功全失成為廢人…」魏刀兒戲弄得差不多了:「上天有好生之德,朕也不想髒了自己的手,你就在這邊自生自滅吧!」

說完,站起來轉身,哈哈大笑揚長而去。

 

****

 

「羽林軍何在?!」

回到沙漠冥蟲山谷地面的魏刀兒看著空蕩蕩的山谷大喊:「拿到龍玦的人就是皇帝,你們還不快出來拜見朕?!」

 

四周仍空蕩蕩,除了自己大吼的回音之外,沒有別的。魏刀兒察覺氣氛不對,機警地環視四周,難道還有魔物躲在這邊把所有人都吃了?

 

「颼!」一聲勁響,魏刀兒覺得自己像是被人猛推了一把,跌跌撞撞幾步,猛烈咳嗽…。

 

血?

 

咳得滿嘴的血腥味,胸口開始劇痛,此時他才發現,一支利箭已經穿透胸口!

「該死!誰敢暗算朕…」倒在地上的他,仍然不死心地賭咒。

 

 

****

 

實在忍不住劇痛,趙德言一邊追著漫天王,魏刀兒,一邊撕下衣衫用嘴巴咬住布條,不甚靈活地包紮斷掉的手。

 

該死!

 

不住地咒罵,明明已經拿到了龍玦,卻被三尾蠍剪斷手…

可惡啊,如果不趁漫天王中毒,魏刀兒武功差,單打獨鬥把龍玦搶回來,斷了手的自己,只怕更沒有實力來爭奪龍玦了!

 

嚇!靠在洞邊的那個不是漫天王嗎?

 

更嚇人的是,此刻他身邊已經爬滿了老鼠,前面的老鼠囓咬著漫天王的身體,吃了幾口毒血之後痙攣抽搐,口吐白沫暴斃。饒是如此,後面的老鼠仍然擠上來嚙咬,悲哀的是,漫天王完全沒有能力驅逐這些鼠輩,只能是這樣卑微地垂死。

 

「你是要告訴我,痛快送你上西天嗎?」趙德言停下腳步,與垂死的漫天王四目相交。即使他快死了,沒想到眼睛仍然炯炯有神。

好歹你也是威震河北,河東的武林宗師…也算是草寇軍的皇帝。

「那我就成全你吧!像條好漢死在我手裡,至少還體面一些!」雖然急著追趕魏刀兒,趙德言還是停下腳步,一刀精準刺入心臟,旋即抽刀,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他似乎是微笑著閉上了眼睛,趙德言沒空確認,只是心裡面這樣認定。

 

遠遠地可以看到魏刀兒已經爬到地穴樓梯的一半了,趙德言心中大喜,自忖輕功更高,絕對可以在他爬到山谷的時候追上!

 

?!

剛見到魏刀兒的身影閃出地穴出口,也才差一點點時間追出來,只見魏刀兒已經中箭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不知是死是活。

 

「哈哈哈!」背後傳來狂放的笑聲:「蘇尼大人,你幫本王奪得龍玦,真是本朝有史以來特大的功勞!」

他急忙轉身,左賢王正開心地拿著他的斷手把玩,而斷手還緊緊握著漆黑的龍玦。

一陣椎心刺骨的劇痛,還有巨大的失望,憤怒襲來!

 

可惡!該死!

「嗚!」眼前一黑,趙德言摀著肚子口吐鮮血,僵直倒地。

 

****

 

「就讓他保持這樣子吧!」就在李淳風提議要幫歷山飛收屍的時候,梟解語阻止了他。

 

彼此沉默了一會兒,梟解語才又開口:「我好像有點恢復體力了,慢慢走回去應該可以。」

哈,這時候才想起,背上還揹著她。李淳風把梟解語放下來,梟解語不想坐著,邁著蹣跚的步伐,逐個把因為打鬥而散落四處的夜明珠收集起來,塞在自己口袋裡。

 

「這珠子有點沉,要不要我幫妳拿呢?」李淳風也幫忙撿了一兩個珠子,回頭看到梟解語步伐搖搖晃晃,關心地問。

 

「小色狼,我們先說好了,寶藏誰撿到算誰的…」撿了七八顆夜明珠可能有點重,她體力不支喘著氣說道:「回到太原之後,我就是一個平民身分…你知道的,這個夜明珠一顆就值一座城…想要嫁入救命恩人他們家族,是需要一大筆錢當嫁妝的。」言下之意,她就是盤算著給自己置辦嫁妝的意思。

 

唉…李淳風心口又是一陣酸楚,看著她跌跌撞撞卻仍然抱著一籃子雞蛋大的夜明珠走著,嘆了一口氣說道:「這樣吧,我撿到的也算妳的。妳手上那些我就幫妳拿著吧?」

梟解語沒怎麼猶豫,高高興興地把懷裡的夜明珠塞進李淳風背上背著的包包裡面。

 

「欸,妳手腳輕一點啊!話說,妳是怎麼弄的,我怎麼聽到悉悉簌簌的摩擦聲音啊?妳不要把背包裏面的食物弄壞了啊…!」

「我才沒有弄出甚麼悉悉簌簌的的摩擦聲音咧!本郡主的嫁妝,這麼寶貝的東西我可是妥妥地安放好了呢!」說話間,她查覺到似乎有甚麼不隊勁?

 

「對啊,小色狼,我也聽到了悉悉簌簌的摩擦聲音…不是你發出的,也不是我弄的…」

 

難道?

糟糕!千年惡魔三尾蠍不只一隻?!

 

宮殿外面那些成千上萬的小三尾蠍,害怕的並不是宮殿裡面這一隻最大隻的,而是第二大,第三大…彼此互相吃對方而形成的殘酷食物鏈!

千年惡魔只是食物鏈最頂端的那一隻,當這最頂端的惡魔死掉的時候,底下蠢蠢欲動的其他三尾蠍將會爭先恐後爬出來覓食!

死掉的千年惡魔已經變成了其他大大小小幾百幾千隻蠍子的食物!

搶奪屍塊的進餐過程太過野蠻,小隻的蠍子即使夾到了肉塊塞進嘴裡,很快地自己卻整隻被更大的蠍子夾起來吃掉。

 

「不會吧?!太噁心了!」梟解語將手上還沒放進背包裏面的兩顆夜明珠當成火把舉高,照射在千年惡魔的屍體上,只見大大小小的蠍子已經爬滿了千年惡魔的屍體,正在用利剪般的雙鉗一片又一片地剪下屍體的肉塊,送進嘴裡!

 

在令人作嘔的蠍子進食畫面搭配下,此時悉悉簌簌聲音開始令人頭皮發麻。

 

「更糟糕的事情是,宮殿的大門被千年惡魔的屍體擋住了,出不去!」李淳風指著已經看不到,隔著千年惡魔屍體被死死擋住的宮殿大門失望地說:「要想從宮殿門口逃出去,我感覺無異是自己爬上蠍子們的餐桌…。」

 

「停!不要再說了…」梟解語制止了李淳風,自己卻又驚恐萬分地叫起來:「小色狼!是不是我的錯覺?!」

「好像有蠍子發現我們了!正向我們爬過來!」

 

完蛋了!

「你快想想辦法啊!」梟解語躲到李淳風後面叫道:「有沒有哪個星宿是蠍子們的剋星呢?」

 

這麼一提醒還真有!

「雞!」

「西方白虎的昴日雞,是蜈蚣、蠍子這些毒蟲的剋星!」李淳風興奮地轉頭對她說:「昴日雞最愛吃蜈蚣、蠍子這些蟲子了!」

 

甚麼?不是用法術驅趕毒蟲,而是用吃的?!

「白癡啊!」她氣炸了,狠狠巴了他後腦杓罵道:「難不成你是要把昴日雞附身在我身上,『吃』這些蟲子吃出一條血路來嗎?!」

 

是啊!李淳風認真地點點頭:「啊?不然咧?」

 

「要吃蟲你自己去吃!」

 

男人不是呆子就是傻子,她沒好氣怒道:「打不過就逃,這個道理你難道不知道嗎?」

「傻子,你快說,還有沒有哪個星宿能從這個地穴裡面逃出去的?」

 

喔!這也是有的!

 

「蚯蚓!」

「南方朱雀的軫水蚓,最有辦法從這種地穴裡面找出逃生的道路!」李淳風又是興高彩烈地轉頭對她說:「而且存在感很低,就算從這些蠍子身邊走過去,也不會被察覺喔!」

 

死了!!

 

無言到一個不行!

梟解語妳沒死在充滿虎豹毒蟲的荒野裡,也逃過了飢餓難耐的冰天雪地…如今,如果要活命…

要嘛是被「昴日雞」附身,一路吃蟲吃出一條血路!

要嘛是被「軫水蚓」附身,像條蟲那樣溜出去!

 

吃蟲,還是變成蟲,妳選哪一個?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527)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71.隱藏版的天下首富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69.千年老惡魔終於出來了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