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1-11-15 06:00:00| 人氣5,98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11.光天咖啡快閃店

11.光天咖啡快閃店

作者: 冷擎

「來來來!每個人都有,姐姐我請大家下午茶喝咖啡!」邱婷婷春風滿面兩手提著十來杯咖啡進來,一面吆喝著,一面幫大家每個人分一杯,連工讀生小悠也有。

 

「姐,我不用了,現在喝咖啡晚上會睡不著。」看了一眼邱婷婷放在自己桌子上的咖啡,姚晦面有難色地擺擺手。「還是姐妳留著喝吧?」

 

「別…別…我剛才已經在攤位上喝三杯了,再喝下去真的會心臟病發作。」

「妳不喝可以拿回去換別的。」

 

黃姐端著咖啡紙杯轉圈圈看了半天,好奇地問:「這是新的網紅咖啡嗎?『光天』這個牌子我沒聽說過耶…」

「會讓妳連喝三杯,真有這麼好喝嗎?」

 

「員工用餐區今天新開張的快閃咖啡店啦!」

「老闆超像玄彬的!」邱婷婷對她做了一個假笑:「姐喝的不是咖啡,是戀愛的感覺!」

「要是我今晚失眠,那也一定是因為想他想到睡不著!」

 

「味道不錯!」小悠喝了幾口讚許道。

 

「晦晦啊,我跟妳一樣,喝咖啡會睡不著。」

「而且妳剛出院才一星期不到…醫生不是說,不要碰刺激性食物飲料嗎?」

課長拎著一杯走過來:「要不妳幫我,連妳的一起去換兩杯養生茶之類的,以免浪費掉了。」

 

「喔!好!」

姚晦一手拿一杯,走到員工用餐區,把兩杯咖啡放快閃店櫃檯上,不好意思問:「請問一下,這兩杯沒喝,可不可以換別的?」

 

老闆是個三十出頭的年輕人,正低頭沖泡著,聽到姚晦的問題,微微抬頭看了一眼,又低頭專心泡咖啡。姚晦覺得對上眼神的感覺有點不自在,微微低下頭。

 

「好啊,妳放那邊就好,妳想要換什麼?MENU在我後面的看板上!」

姚晦沒有立刻抬頭看MENU,反而是看著老闆泡咖啡的動作,怎麼覺得好久好久以前,也曾經在一旁等帶著一個男人專心泡的茶?

 

老闆拉好了拉花,一抬頭看到姚晦正盯著自己發呆,也有點不自在,雙手在圍裙上擦了擦,看似將憂鬱的眉宇做了最大程度的放鬆,問了一句:「所以,妳選好了嗎?」

 

哈!姚晦妳這發呆的毛病什麼時候不發作,偏偏選這時候?!

她手足無措地東張西望,終於抓到看板上一小角的字:「我…我換兩杯桂圓紅棗茶!」

呼!這樣就好了吧?

 

「欸!晦晦啊,妳很沒禮貌欸!沒看到姐姐們在排隊嗎?!」

 

啊!

「對不起!對不起!」她連忙對著排在櫃檯前的十來個各科室姐姐們做了幾個日式九十度鞠躬:「我真的沒注意到有人排隊!」

其實是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排隊啊!

從前在員工用餐區開的小店,都沒有客人,一個月就倒閉的啊!

 

「妳插隊也就罷了!還技術性犯規!」

 

嚇!

這不是婷婷姐說的,發生人鬼戀的二課的老處女陳姐嗎?

怎麼她也在這裡!

 

「妳裝傻引誘老闆跟妳多說好幾句話!」

 

「對不起!對不起!」

 

這邊拼命道歉完畢,才發現背後還有巨大無比的怨靈與詛咒的那種存在感!

 

原來,修復科,展覽科,管理科還有財務科四大科的科長,正雙手抱胸,像是廟裡四大金剛那樣,眼神充滿怒火矗立著狠狠瞪她。

 

「對不起!對不起!」

姚晦趕快拿了老闆優先幫她換過的桂圓紅棗茶,低頭小碎步離開。

 

走廊上沒人了…她才鬆了一口氣。

原來,玄彬長這樣啊?

可是,我還是偏好金秀賢這種口味的。

想到這裡,不住傻傻笑起來。

以前跟閨蜜高雅雯一起看韓劇光碟,每到金秀賢脫上衣露出腹肌的時候,高雅雯都會迅速按下暫停鍵定格畫面,然後兩個人抱在一起瘋狂尖叫。

 

幾個月沒聯絡了,出社會工作之後,好像大家都變得生份許多。

 

****

 

下班前,姚晦還有個事情,就是故宮的流浪貓「小順子」好像生病了,倒在花園的角落微弱地叫,她得用貓籃子把牠裝起來,帶去看醫生。

 

不能餵貓,但是不禁止救助小動物。姚晦覺得,不把牠帶去看醫生,心裡面總是擱著一塊石頭。

 

嘿嘿,我最厲害的本事就是「毫無存在感」,人畜無害Max,所以把流浪貓裝籃子裡面根本就是不費吹灰之力的事情。

但還是耽擱了一些時間,公車站牌下已經空蕩蕩沒有半個人了。

 

「妳好!怎麼這麼晚才下班?」

 

嚇!剛剛站牌下不是沒人嗎?

才剛站好,旁邊就傳來搭訕的男性聲音,姚晦瞬間警覺起來。

喔!原來是「光天咖啡快閃店」的老闆啊!

 

「你好!」按道理,或者說按自己的個性,通常是禮貌性回這一句之後,就雙眼望向遠方,用肢體語言暗示「到此為止」。可是,想到今天麻煩人家換咖啡,可能害他虧本,心裡有點過意不去,隔了兩三秒,又問:「今天生意好嗎?」

 

「還不錯!第一天開業,比我想像中還要好!」老闆有點怪異地笑了:「但是,相親的訂單生意更好!」

為什麼說他表情怪異?姚晦覺得,那好像是「不知道快樂為何物」的人才有的笑容。

她就是直覺這樣想,沒有什麼依據或理論基礎。

 

但過了幾秒,換成姚晦自己掩著嘴吃吃笑了起來,今天下午「四大金剛」加上「十八羅漢」盤踞在光天快閃咖啡店前面,這場面太逗了。尤其聽到老闆說,相親訂單更好,她也不知道笑點在哪裡,就是覺得好笑。

 

兩人之間又沈悶了十來秒吧?

「喵~」小順子微弱的叫聲打破了尷尬。

「他生病了,我得帶他去看醫生。」

 

老闆低頭看了一下貓籃子裡面的小順子:「我可以摸一下嗎?」

 

「嗯!」姚晦點點頭稍微打開一點貓籃子,讓老闆伸手進去。

「故宮這邊被『那個那個』過的小公貓都用太監的名字來命名,這一隻叫做小順子。」

她有點尷尬地介紹著。

 

唔…不對!

這感覺,貓的靈魂已經受損…

沒有「悲慟反應」,所以小順子沒接觸過烏林答的靈體。

但是,貓有九條命,太奇怪了,似乎是用某種儀式,直接向牠拿走八條命,所以才會奄奄一息。

為什麼要向小貓借命?

難道故宮這邊有什麼邪祟在暗中活動?

如果不拿回那八條命,小順子只怕活不過一星期…

 

小順子看起很舒服地被摸著。

但是老闆陰晴不定的神色還是讓姚晦心裡面感到不安,她有一種感覺,老闆似乎發現什麼嚴重的事情,只是還沒說出來。

 

「牠的身上有傷口…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惡作劇用刀割傷他…在這邊…要記得跟醫生講,可能要打針。」老闆熟練地翻開受傷的地方給姚晦看。

 

「你好厲害!我都沒發現這個傷口…而且,我以為只有缺乏存在感的人才能擼流浪貓,沒想到你也可以!」

 

「其實我是被我妻子逼的,從前她在我辦公室那邊照顧流浪貓…有些貓都跑到我辦公桌上,趕也趕不走…我們還為這事情吵架…」

「啊!不好意思,這是私事…」

老闆似乎有點想到了什麼,表情有點苦澀。

 

兩人之間又沈默了十幾秒鐘。想不到話題,但其實也是有很多話題,只是姚晦覺得講出來有點怪。

 

本來她用兩隻手把貓籃子提著,放在膝蓋那邊,此時來了一輛公車,姚晦稍微抬頭看了一下,不是自己要搭的那一班。

不過她還是把貓籃子換成左手提著,稍微放到自己身後,以免高速進站的公車嚇到小貓。

 

老闆打破沉默:「我叫光天,該怎麼稱呼妳呢?」

 

啊!姚晦心臟一陣劇烈悸動。

「我…我…對不起!我的車來了!」

「掰掰!」

像隻受到驚嚇的小花鹿,她逃命似地竄上離她最近的公車,這跟本不是她要搭的班車!

 

呼!剛才是怎麼想的,到現在還在喘。

為什麼他問我的名字我會想逃跑?

 

以前不是沒被搭訕過啊,韓豪傑,張偉翔都是搭訕認識的。

 

可是…感覺不一樣!

 

韓豪傑,張偉翔兩個人都是水泥地,我知道踩上去不會怎樣。

 

光天…嗯…他是流沙,踩上去只會沉下去!

 

疑?

妳這三八!剛剛光天不是說「妻子」嗎?

這就表示他「已婚」,那妳還隨便亂懷疑他想搭訕妳?

欸?

可是,現在哪有人叫自己老婆「妻子」的,滿滿的違和感。

 

唉!覺得自己出糗的姚晦,搭錯車坐了兩站才下車。又怕萬一上了別的公車會遇到光天,於是忍痛招了一輛計程車。

 

光天確實是在等姚晦下班,快閃店是他可以進出故宮的護身符。現在已經知道似乎只有姚晦本人接觸過烏林答的靈體,小順子沒有…那麼就有可能是在姚晦的工作區,或者是她經手過的某一件古董上!

 

至於那隻叫小順子的貓…這種情況泡靈泉能活命嗎?

古老的埃及好像有巫術可以將貓的靈魂拿走…但是這種巫術早就失傳,難道會是有人想用貓的靈魂來做甚麼用途嗎?

 

話說,從前因為烏林答管不好那些流浪貓,造成兩個人吵了一架…一生中也就只吵過那麼一回。

 

八百年了,卻成為珍貴的回憶,吵架,已經是一種無限大的奢侈了。

 

 

****

 

隔天早上,桌子上放了一杯桂圓紅棗茶。

 

「請妳的!」邱婷婷大方地說。

 

「姐,妳知道咖啡店老闆已經結婚了嗎?」

 

「知道啊!我還知道他老婆死很久了!」邱婷婷啜飲著不知道是第幾杯的光天咖啡,流露出迷濛的神情:「所以,他的眉宇之間才會總是有那麼濃濃的,令人想要憐惜的哀傷神情啊!」

 

「才不是咧!」黃姐工作到一半抬頭回嘴:「我都還沒死,我老公也是滿臉哀傷啊!」

 

「吼!黃姐妳也不照照鏡子!」邱婷婷無力地趴在桌子上:「妳老公滿臉哀傷是因為人生實在太困難了,好嗎?」

 

「欸!難道光天咖啡店的老闆就不困難嗎?」黃姐不滿地抗議:「我就不相信賣咖啡能賺多少錢?」

「他那個哀傷都是被債務給逼的…還有,妳不是口口聲聲說要嫁有錢人嗎?」

 

「沒辦法,我們倆不是生活在同一平面上的…」邱婷婷拿起了公文看著,哼了一聲:「丈夫、情人,美女的原罪,就是能同時擁有這兩者啊!」

「光天咖啡的老闆就是最完美的情人了!」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正說話間,工讀生小悠急急忙忙跑進來,歇斯底里大叫:「外面都是殭屍!殭屍到處亂咬人!」

 

 

「什麼殭屍?」黃姐抬頭平淡地安撫看起來嚇壞了的小悠:「啊今天不是木乃伊變裝秀嗎?」

「大家都假扮成殭屍,當然到處都是殭屍啊!」

 

「不是啦!」小悠幾乎要哭出來似地大叫:「是真的殭屍!活的殭屍!」

「再不逃就來不及了!」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5,989) | 回應(0)| 推薦 (7)|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西門町靈泉傳說 |
此分類下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12.復活的法老王木乃伊
此分類上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10.物縛靈的腳印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