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1-01-14 06:00:00| 人氣86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67.吸食腦漿的蠱王

67.吸食腦漿的蠱王

 

作者: 冷擎

「嗚哇!」一陣惡臭撲鼻,臉皮一緊,魏刀兒慘叫聲中,身體像是中了毒箭麻痺掉,直挺挺倒下去。在火把照映下,李淳風清楚地看到一條大蠍子吸在魏刀兒臉上!

蠍子的身體比魏刀兒的臉還大,幾對腳勾住了魏刀兒的臉皮,明顯可以看到勾得很深,把臉皮都抓皺了。更驚人的是,蠍子的尾巴瞬間就插在魏刀兒的腦門上,明顯就是要注入毒液!

 

「啪嚓!」「啪嚓!」幾聲。

歷山飛手上的刀瞬間出手,用肉眼看不見的速度飛快地在大蠍子身上畫了一個十字,就在魏刀兒摔倒在地上的那一刻,蠍子也迸裂成四塊,但仍牢牢鉗在魏刀兒的臉上,黃綠色的內臟汁液流得滿臉都是。

「大家保持警戒!這屍體上有毒蟲!」李淳風一面大喊,一面用劍指在空中畫了一道解毒咒,甩在全身不停顫抖抽搐的魏刀兒臉上。

所有人都拔出了兵器,高舉火把全神戒備,眼睛盯著四周,深怕還有毒蟲會突然跳出來。

 

「果然是苗疆的蠱王『三尾蠍』…」漫天王瞥了一眼被快刀劈成四片,仍在魏刀兒臉上抖動,血肉模糊的蠍子:「行走江湖的人,最怕的就是遇到苗族的對手施放蠱毒暗算…而所有蠱毒之中,又以『三尾蠍』最為陰毒…」

因為怕鬼緊閉雙眼的梟解語,在聽到了魏刀兒的慘叫聲與漫天王的解說之後,忍不住好奇睜開眼睛看一下倒在地上魏刀兒的臉,確實有三條蠍子的尾刺釘在他腦門上,不過看起來李淳風的符咒有效,魏刀兒已經不抖了。

 

「漫大俠,你說這『三尾蠍』最陰毒,但我看也不過就是跟海裡的螃蟹一樣大,尾刺比正常的蠍子多出兩根…」既然漫天王之前說大家化敵為友,那麼講話也就不用怕他冤冤相報:「聽你的口氣,似乎這個蠍子一點也不好惹?」

 

「哼!」漫天王覺得自己是一個王,不是一個現場解說員,只是為了穩住所有人的心神才多講幾句,沒想到這個新找來的野丫頭隊友那麼快就跟自己裝熟了?

他停了一下沒說話,反而是歷山飛開口:「嘻嘻嘻,野丫頭妳見過苗族的人煉蠱嗎?」

 

「沒見過。」梟解語搖搖頭。

 

此時歷山飛已經蹲在魏刀兒旁邊,用刀挑開了仍勾住魏刀兒臉皮的蠍爪:「這個『三尾蠍』啊,幾千萬隻蠍子才會出一隻有三根尾巴的。」邊說仍是用刀撥弄死掉的蠍子屍體:「嘻嘻嘻,但是稀奇並不是重點,重點在於,這蠍子跟普通蠍子不同,生下來就愛吃腦漿…」

他用刀挑開釘在魏刀兒腦門上的那三根刺:「嘻嘻嘻,幸好我這徒兒命大,這刺要是再插深一點,劇毒進入大腦就沒救了。」

 

噁心!

甚麼不好吃?專門吃腦漿?!

難怪這蠍子一感受到人的氣息,直接勾在人臉上…

漫天王說得沒錯,這玩意兒果然陰毒。

 

想也是,行走江湖的人,要是晚上睡覺時,被苗族的仇人放上一隻「三尾蠍」,連數到三的時間都沒有,馬上蠍毒就進入大腦,暴斃而死。

真是越想越覺得全身起雞皮疙瘩。

 

既然三尾蠍已經被殺了,解毒的咒語也發生了效果,李淳風又再畫了一道「神農治百病神咒」給他貼上,這時候魏刀兒才哼哼唧唧哀號著醒過來。

旁邊的士兵看到魏刀兒醒了,才敢靠過去,有人拿出清水給他把臉洗了。臉的兩側,從太陽穴到下巴,八條明顯的血痕就是被三尾蠍抓出來的,頭頂被插出的洞,鮮血仍不停地冒出來,流到額頭上,順著鼻樑滑下來。

 

醒過來的魏刀兒明白自己才剛從鬼門關走了一遭,也都還來不及擦掉臉上的鮮血,連忙跟歷山飛跪下磕頭嘴上不停說著師父救命之恩,做牛做馬都無法報答之類的肉麻台詞。

 

「欸,魏丞相,好歹你也向李大人道謝吧?」看不慣魏刀兒嘴臉,梟解語有氣無力說:「沒有李大人幫你解毒,就算三尾蠍死透了,你還是小命不保。」

 

魏刀兒停止了磕頭,站起來只是向李淳風點個頭,一點也不想聽從梟解語,反而腦羞成怒,拿刀砍了幾下地上的三尾蠍屍體,恨恨地說:「顯然這個『三尾蠍』是被吊死的那個苗族人帶進來的…

大家別怕!既然僅有的一隻三尾蠍已經被我師父除掉了,那麼我們放膽往前走吧!」

嘴上是這樣講,他卻駐足不前,反而用刀指著草寇軍士兵們命令:「你!你!還有你!怎麼不快點走?」

被指到的草寇軍臉上露出惶恐的神色,誰敢走最前面呢?

天知道裡面是不是還有更歹毒的毒蟲等著?

 

「咻!咻!啪嘰!」

就在草寇軍士兵猶豫不敢前進的時候,山洞頂部又突然跳下一個黑影,瞬間就吸附在趙德言的臉上。

「大家小心!還有三尾蠍!」李淳風大吼,漫天王舉刀警戒,但是卻沒有出手相救,歷山飛也同樣冷眼旁觀…

他們從一開始看到趙德言之後神色態度就不對,如今三尾蠍攻擊趙德言,當然不會搭理他。

但趙德言並沒有像是魏刀兒那樣直挺挺倒下,反而是右手如爪,直接將吸附在自己臉上的三尾蠍抓開,甩在山洞的牆壁上,這個力道相當大,三尾蠍像是破掉的雞蛋被摔得爆漿。

 

「趙侍郎?怎麼會是你!」

距離趙德言最近的李淳風第一時間有點不可置信,失聲叫了起來。梟解語也不解地看了看眼前這個突然從趙德言變成趙侍郎的人,又看了看摔爛的三尾蠍屍體,瞬間才明白了!!

原來趙侍郎易容成為趙德言,但是三尾蠍的八隻腳在一瞬間緊緊勾住趙德言的臉皮,被用力一扯,竟然將易容的臉皮撕下來!

 

「嘻嘻嘻!姓趙的,果然是你!」歷山飛橫刀在前,表情像是「我早就懷疑你很久了」那樣,緊接著做了一個準備進攻的姿勢:「十年的老帳,今天就一起跟你算清楚!!」

 

「嘿嘿嘿!」漫天王則是冷笑了幾聲:「我一直提防你來跟我們搶龍玦,但就沒想到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如今看你還有甚麼卑鄙的手段?」他轉頭看了一眼歷山飛:「師弟,跟這種無恥小人不用講甚麼江湖道義,咱們兩個一起上,今天非得把這刀捅在他的屍體上,否則難卸我心頭之恨!」說完,他跟歷山飛同時出招,攻向手無寸鐵的趙德言。

 

在聽到李淳風失聲大叫的時候,趙德言同樣也是大驚失色,沒料到竟然被一隻三尾蠍給揭穿了真面目!

自己跟漫天王、歷山飛可是有深仇大恨,如果他們兩人同時出手,必然死於非命。

也沒有時間仔細思考,就在歷山飛、漫天王同時出手攻過來的時候,他一手抓住李淳風,拿他當肉盾擋在自己面前,另一手直接搶了身後一個士兵的刀。

 

漫天王見自己的刀即將砍在李淳風身上,硬是用力收刀退後。歷山飛則沒這個顧慮,只是將刀偏了幾吋,仍然從李淳風脖子附近刺向他身後的趙德言。

趙德言出刀架開,拉著李淳風大吼:「快!跟我跑!」

話音未落,已經拖著李淳風往山洞深處跑了幾丈遠。

 

「嘻嘻嘻!還逃?」

那裡容得了趙德言逃走?歷山飛身形更快,低身竄出追上去。

「給我追!誰殺了姓趙的誰就封王!」一邊狂吼,漫天王也趕忙追上去。

草寇軍們聽到殺了趙德言可以封王,也不顧前面是不是還有甚麼妖魔鬼怪,紛紛挺刀追上去。

此時魏刀兒也回神了,深怕落後的他一面大叫「閃開!別擋路!」一面推開士兵們,急著衝上去搶功勞。

 

奔跑中的李淳風腦筋一團混亂,根本弄不清楚到底趙德言假扮成趙侍郎,還是趙侍郎假扮成趙德言?只是因為趙德言拉著他跑,所以本能地跟著跑。

 

「小心!」

「你看山洞頂上又有幾隻三尾蠍因為感受到人類的氣息聚集過來了!」背上揹著的梟解語更緊張,越來越多的三尾蠍,萬一被吸到臉,乾脆自殺算了,那可是會連續作幾個月惡夢的恐怖遭遇啊!

而且更往山洞深處跑進去,更可以看到其他乾屍背後也爬著一兩隻三尾蠍。如果這時候能用龍閃就好了,可是失血過多的情況下,龍閃是叫不出來的。

 

趙德言沒跑多遠,耳旁聽見歷山飛的腳步聲,知道拉著李淳風逃不過他的輕功。正巧瞥見乾屍背後藏著幾隻三尾蠍,心生一計,跳起來揮刀用力砍在吊在山洞洞頂的乾屍上面的繩索,瞬間落下的乾屍帶著幾隻三尾蠍阻擋了歷山飛的去路。

雖然歷山飛迅速出刀劈開乾屍也劈死突然竄出來的三尾蠍,但還是不得不放慢腳步以免落入陷阱,這樣一來就又落後了幾丈遠。趙德言看到計策成功,心中大喜,一路上把能看到的乾屍都砍下來,那些聚集過來要吃人腦的三尾蠍四處亂爬,後面的追兵們更是如臨大敵。

漸漸地,靠這個毒蟲逐漸擺脫了追兵。

 

「快追!別讓他跑了!」

「嗚哇!」

「這邊岔路多,走有乾屍那條才對!」

 

追兵們的喊叫聲此起彼落,不時也發出哀嚎,應該是被山洞裡面的三尾蠍攻擊,臨死前的慘叫。趙德言雖然慌不擇路,但是為了靠乾屍背上的三尾蠍阻擋歷山飛,在遇到有岔路的時候,不得不往吊著乾屍的那條路跑…但也就陰錯陽差地,照著尋寶詩歌裡面所描述的「十二個亡靈列隊迎接」方向前進。

越往洞穴深處三尾蠍的數量越多,李淳風邊跑邊畫了幾道驅蟲避邪符咒甩在自己跟梟解語身上。

 

「啊!有三尾蠍掉到我背上了!」梟解語緊張地大叫:「小色狼,你再畫幾張驅蟲符給我貼上,快點!」

 

飢餓難耐的三尾蠍雖然害怕驅蟲避邪符咒的法力,但還是有豁出去的,跳起來爬在李淳風靴筒上,或者從山洞頂上落下來想吸附在他跟梟解語臉上的,碰到驅蟲符咒的法力,都像是遭到電擊那樣,僵直身體滾到了一邊。

但是這個法力並無法殺死三尾蠍,只是暫時麻痺了一下,很快地僵直的三尾蠍又醒過來,大批的三尾蠍追著李淳風後頭跑。

 

這個地下的山洞根本就是迷宮,要不是中行說在每個岔路口掛一具乾屍,要搜索完整座迷宮,只怕要花上幾個月的時間也未必能完成。更何況這邊這麼多三尾蠍毒蟲,得要賠上多少條人命啊?

 

眼看李淳風快跑不動了,實在已經接近油盡燈枯,背上的梟解語比他還著急,又大叫:「小色狼,後面有幾百隻三尾蠍追著你!」

「你撐著點!繼續跑不要停!

要是停下來我們兩個肯定被吸乾腦漿當場斃命啊!」

 

「呼呼!哈哈!」跑得實在太喘了,而且還是揹著梟蠻子跑,根本沒辦法回答,只能張大嘴巴像金魚那樣喘氣,就像是軍隊裏面訓練士兵扛沙包跑步,實在太累人了!

跑著跑著李淳風也暫時先把趙德言到底是甚麼身份這件事情拋在腦後,要不是後面有大批三尾蠍追著,他老早就支撐不住停下來休息了。

山洞往深處並不全然都是下坡,有些時候平坦,有些時候上坡,就這樣狂奔了幾里路。

 

不行,小色狼腿軟了!

眼見李淳風已經跑不動,前方又是一個斜坡,要是被後頭那群三尾蠍追上,不被螫成蜂窩那才有鬼呢!

不管了,用騙的也給他騙過去!

「哈!太好了!快到了,再撐一下!」

「我數過了,從我們發現第一具乾屍到這邊,總共有十具乾屍…按照詩歌上的說法,會有十二個亡靈列隊迎接,那不就表示,再經過兩個岔路就可以到達埋藏龍玦的地方了嗎?」梟解語興奮地大叫,其實她根本沒數過有幾具乾屍,而李淳風只顧著跑,也不知道跑過了幾具?

 

突然間,前面拉著他跑的趙德言放開手,緊急停了下來。

「梆!」一聲巨響,李淳風煞不住,結結實實撞在前面一扇具大的木頭門上。此時已經支持不住,李淳風這一下其實並沒有撞得很用力,還比較像是「靠」上了這扇大門之後,整個人軟倒跪坐下來。

雖然累到眼睛張不開,心臟狂跳超級想吐,但是他腦筋裡面還是閃過了一個念頭:「所以,是到達了埋藏龍玦的宮殿了嗎?」

他撞到門的聲音還在迴盪著,似乎是因為們後面有個巨大的空間才會造成這麼響亮的回音。

 

「你們看!三尾蠍追到附近全都停下來,不敢靠近了!」李淳風才剛跪坐下來,梟解語就轉身拔出短刀,深怕後頭的三尾蠍跳上來,沒想到這些蠍子全部都擠在幾丈遠的地方,半隻也不敢靠近這個木門。

「所以,小色狼,木門這邊是有強大的法術,所以蠍子才不敢靠近對嗎?」

 

雖然筋疲力盡,可是腦袋還算是清醒:「呼呼!沒有,這附近感覺不到任何法術…也沒有設結界…但是可以很強烈感覺到…呼呼…龍玦…龍玦就在這扇木門背後不遠的地方…。」

 

不對啊?

沒有法術也沒有結界,那麼這些三尾蠍不敢靠近是甚麼原因呢?

腦海中靈光一閃,歌詞最後一句:「轉頭將是等待千年,撕碎你靈魂的惡魔」,那個「惡魔」就在這扇木門後面?!

一定是這樣子,所以即使是蠱王三尾蠍,也不敢靠近…

就像老鼠不敢靠近有三尾蠍的山洞一樣的道理!

 

想到這裡,梟解語大叫:「不要開門!裡面有惡魔!」

 

但已經來不及,趙德言運足了內力,硬是將沉重的門閂抬起來,放到一邊,就在梟解語大聲制止的同時,「吱…呀…咖…碰!!」巨大的木門在封閉千年之後被推開了!

煙塵蜘蛛絲四散,逼得梟解語趕快用袖子遮住嘴巴與鼻子,她又怕李淳風沒力氣反應,連忙轉過身用另一手的袖子摀住他嘴巴與鼻子。

 

「吱…呀…咖…碰!!」

這扇木門有縣衙門的大門那麼大,用的應該是千年不朽的檜木或者柚木製成,令人吃驚的是,拉開門之後竟然一片光亮!

本來只靠著趙德言手上拿著的火把照明,光線昏暗看不清楚,但是大門一開,門後像是掛著十幾盞大燈籠,淨白色的光線在黑暗中瞬間灑開,讓人覺得非常刺眼…

畢竟眼睛已經習慣了昏暗的山洞,就好像清晨突然拉開窗簾,陽光刺眼的那種感覺。

 

…這光線…是一種柔和的冷光

可是陽光有溫度,照射在身上會熱熱的,這個巨大的洞穴雖然明亮,光線並沒有溫度,還吹拂著一股陰寒又帶著霉味的氣息。

 

沒有理會李淳風與梟解語,趙德言撿起了放在地上的刀與火把,自顧自地走進了巨大洞穴。李淳風本來也要跟著進去的,不過梟解語從後面拉了他一把,暗示他先看清楚前面的情況再說!

 

空氣中瀰漫的灰塵很快就散去了,首先映入眼簾的寶物驚得梟解語瞪大了眼睛…

她自認為是楚國公王爺府的千金大小姐,甚麼寶物沒見過?

可是前方大約三十步距離的一個祭壇上,放了十幾顆夜明珠,每一顆都比鵝蛋大!

她吞了一口口水,一顆鴿子蛋大小的夜明珠值一座城池,眼前這十幾顆鵝蛋大的夜明珠,照亮了巨大的洞穴不說,加起來都可以買下半個國家了!

 

據說,漢高祖劉邦當年被匈奴王圍困在白登山,靠著陳平送上最珍貴的珍寶,還有美人計,才能脫困。

所以,中行說埋藏的寶藏,就是這十幾顆巨大無瑕的夜明珠?!

「龍玦…龍玦就在那張桌子中間的黃金盒子裡面!」已經喘過氣來的李淳風緩緩站起,指著石桌上,被夜明珠圍繞著的閃閃發光的黃金盒子說道:「沒錯!

「我能肯定,這是貨真價實的龍玦!」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866) | 回應(0)| 推薦 (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68.一切都是「那個人」的陰謀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66.被吊死的苗疆乾屍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