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2 14:42:44 | 人氣(1,02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 _卷二:情繫十四》─(17-6)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多爾袞自玉兒處得知沉璧將與豪格起程至關內,翌日便藉探視哲哲為由,直接至后宮玉兒處見沉璧。

玉兒先是支開沉璧,再讓多爾袞入內。

沒一會兒,沉璧便由膳房回至玉兒宮裡,進入內室。

「主子,您要的奶酪,沉璧給您取回來了。」一進門,見竟是多爾袞。沉璧未料會是他,有些愣怔。「多爾袞,你怎麼來了?」

「再不來,我的妻子就要和別人走了。」

沉璧明白他已知自己即將遠行一事,亦不打算隱瞞。「你都知道了?」

「這麼大的事兒,為何不同我商量?」

「和你商量,沉璧還能走得了嗎?」

「為什麼,妳為什麼要去關內,且竟是和豪格一起?」

她趨近他,擔心言語剌激他,遂緩道:「沉璧之所以欲離,為得是想冷卻咱們之間的感情。咱們這般藕斷絲連,與先前沉璧居於沉月璧居時又有何異?」

「咱們感情好,何以要冷卻疏離?難道這一切僅為小玉兒嗎?」

「是,小玉福晉不能再出任何差池,否則沉璧良心過意不去。」

「那是她氣度狹小容不下妳,咱這城裡的貝勒,有哪個不是三妻四妾?」

她搖頭,「她並非容不下沉璧,事實上,她是容不下你最鍾情的人是我,尤其我的身分,僅是名小小漢女宮婢。她輸不起。」

這話倒是敲醒了他的心。是,小玉兒並非不能容人,他納了愛淑,府裡尚有許多侍妾,小玉兒從未置喙過,她只是不能容忍自己不是他心目中的焦點。

他長歎了口氣,遂道:「可我就是愛重妳、看重妳,咱倆就是如膠似漆,我心既已有妳,再不可能待她好了。何況她性子妳又不是不知曉,就算沒有妳,我還是受不了她呀。」

「性子再不好,她仍是大汗同意冊立,你十四貝勒的嫡福晉,不容你改變。」

「沉璧,不說小玉兒了。算我求妳,妳可否取消與豪格關內的行程?」

「大汗既已知情,亦准奏同意,那麼此行將勢在必行。何況沉璧心意已決,你毋需再多費唇舌了。」

「為何咱倆的事兒,妳總如此執拗不容商議?」他已有些置氣。

「並非沉璧願意如此,而是沉璧實有不得已的苦衷。」

「能有什麼苦衷?如若不欲剌激小玉兒,那我允諾,咱別這麼常見面……」

「多爾袞,你我心知,咱於京城一日,便一日做不到『不見面』。不是嗎?為時之計,僅沉璧離開,方能一了百了。」

他無法認同地說道:「咱的夫妻之情竟要如此一了百了,妳便這麼絕情?」

漠然地道:「不是沉璧絕情,這趟回宮,首先將沉璧視為眼中釘的便是舒妃娘娘。這宮裡,不可能有永遠的密秘,你認為咱倆偷偷見面之事別人會不知曉嗎?萬一為娘娘所知情,甚至為小玉福晉所知曉,屆時可不知又要鬧出什麼風波來。一段會傷害他人的感情,沉璧寧可不要。此時她內心的想法,是勿要再有任何剌激小玉兒的事件發生方為上策,實不宜再節外生枝了。

「沉璧……」他還想再說些什麼。

「別說了,沉璧所做的這個決定,是不可能更改的。」語畢,她向他福了一回,便走出內室。

望著她堅持執著的背影,他無可奈何,重重地搥了桌子一記,僅能自己同自己生氣,卻無任何能挽留她的法子。

 

將要啟程於關內的是日清晨,一片蒼茫天空泛起絲絲曙光,不久之後便是萬丈光芒,將整個盛京城照耀得金黃發亮。別離時刻,如此放晴正好呼應了豪格欲與沉璧前去關內的興奮之情,可於多爾袞而言,卻宛如一種諷剌。

豪格與沉璧此時已換著漢服,相偕坐於馬車內,拉車的馬兒,馬蹄答答,不停歇地往埠頭方向急馳而去。若干時間,馬車終抵埠頭,他們負行囊下車以後,車伕便將馬車掉頭,緩馳而離。

此行雖得大汗恩准,然因乃前去大明,為免多生事端,故兩人皆做平民打扮,就連一干隨從士衛等,亦扮作一般平民人家的奴僕家丁。

大清早,氣溫有些低,沉璧驟然下車,覺有些冷,不禁緊了緊自個兒身上的披風。

豪格對她燦以一笑,接過她手中的包袱。一抬眼,竟見多爾袞立於埠頭河畔。豪格拉了下沉璧衣裝的袖腳,示意她往前看。

她抬眼,見到多爾袞。

豪格負著行囊,打算讓他們話別,便默默地走開去了。

待豪格走開後,多爾袞方才上前,立於沉璧眼前。

沉璧凝視著他,千言萬語,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他緊緊地將她攬進自己懷裡,哽咽地對她道:「此一別,想必我是失去妳了。」

她將下巴輕抵於他肩上,本欲伸手回攬住他的腰身,卻又頹然地放下。她能控制自己的舉止,卻控制不了自己的淚水。

不遠處的豪格見他倆情狀,心裡頗有些吃味兒,卻黯然地低下頭去。

多爾袞眼底蓄滿淚水,禁不住地落下一行清淚,問道:「歸期何時?」

當歸之時。」她回答。

知說再多亦無法改變她的心意,他僅溫柔地為她拭去頰上的淚水道:「妳多保重,勿忘我仍於此盼妳。」

此時豪格朝他倆緩緩地走來,催道:「沉璧,船將開,咱們該走了。」

多爾袞緊緊地擁著沉璧,不捨得放開。

豪格見狀有些不耐煩,遂冷冷地道:「多爾袞,此行我會好好地照顧、保護沉璧,你毋需掛心。」

一路上,沉璧便勞你多加照拂了。」多爾袞一反對豪格的敵意,誠摯地託囑

「放心吧。」豪格點頭。

於是豪格與沉璧走向木棧道,隨水波推移而搖搖晃晃地上了船,此行他們打算自盛京搭船直達關內的浙江。

多爾袞心痛目送,沉璧則立於船頭,與他四目相望,兩人離情依依,直至彼此再也看不見對方。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徐磊瑄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