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4 02:34:27 | 人氣(1,30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 _卷二:情繫十四》─(17-5)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小前言:最近自己稍微看了一下《傾國》,因是初稿,有些小地方寫得有些累贅(覺得好笑),或有一些錯誤未來得及更正,這得等到全部完稿了,整個人跳脫出創作階段,自己才能清明一些。所以,待日後再修稿。期望這稿子能很快地有出版機會,不是為了稿費,其實也很難拿得到版稅,純粹只是為了自己的夢想、為了流傳,並且,為了能看見自己的作品,與知音人相遇時所擦出的火花,碰撞時的那份感動。好美好美~~~~

 

 

 

因小玉兒尋短之故,而無奈與多爾袞分開的沉璧,仍時不時就於宮內見到多爾袞,雖然她已盡力迴避,並再三勸阻他勿要再來糾纏,畢竟這藕斷絲連的情狀令她十分愁苦,見著了又如何?既不能相互長伴,又無法彼此廝守,猶如將自己一顆心置於石磨上磨,磨疼了,碎成了齎粉,卻怎也無法說出口。

今日,多爾袞下朝之後又等見沉璧,等了不知多久,終於等到她緩行而來。

「沉璧……」他朝她揚聲呼喊。

聞他呼喚自己,她緩行至他面前,「多爾袞,你又在這兒等沉璧?不是叫你別來了嗎?」

我只想見妳一面而已。」

她搖頭,「勿再做這等癡傻事兒了,沉璧於宮中自有宮裡的事兒要做,不可能行動自如,有時難得幾日才會經過這兒

「沒關係。」他笑。

肅顏地對他道:「你該將時間挪騰去做更有意義的事兒,這方是一男子漢理所當為之事。

「我整日公忙,僅拿一個時辰在這兒等妳、想見妳,這是目前我僅能為妳所做的一件事兒,妳不要連這亦剝奪了可好?

聞言,她心下很是感動,卻仍板起臉來對他道:「你不覺得,咱在這宮裡已是太常見面了嗎?」

他笑了笑,「我不覺得。哪有人夫妻一個月裡只見四、五次面的?」

「多爾袞,沉璧說過,咱們不能再這麼下去了

「先前妳為小玉兒自戕一事說要離開貝勒府,怕傷害繼續擴大,這事兒我依妳。如今咱們僅見面說話,難道這麼點小事兒妳也不能順我依我嘛?」

「萬一咱之間的事兒若傳至小玉福晉耳裡,後果有多嚴重你可曾想過?

「我這般癡癡慕慕地等要見妳,僅換來妳這麼一句話嘛?」他有些生氣,肅起臉來。

「對不起多爾袞,沉璧該走了,咱們的談話到此為止吧。她不想再同他多說,本想轉身離開。

聞言,他十分惱怒,一轉身頭也不回地就往宮門方向走去。

看著他的背影,她歎了口長長的氣,逕自喃語地道:「沉璧深怕咱再這麼見面下去,不僅小玉福晉有可能會耳聞知曉,沉璧的理智亦可能會被感情壓跨。沉璧深怕小玉福晉想不開的難處,你究竟幾時才能明瞭?」

就在此刻,她決心要將自己原先猶疑的想法,付諸行動。

 

翌日,沉璧特地來到大政殿外,待殿內所有大臣議完事皆退朝欲離宮之際,為見豪格,她特意避開多爾袞,著一名內監傳話與豪格,懇請他下朝之後撥冗至殿旁一見。

豪格知情以後,很是開心地來到大政殿旁,果見沉璧正站在那兒。

他欣喜上前,低喚地道:「沉璧,妳找我嗎?」

她聞聲回眸,秀顏如一朵妍開純潔的茉莉,遂向他福了一回地道:「沉璧給貝勒爺請安。」

他抬手示意她起,對她燦出一抹爽朗的笑容道:「方才聽內監所傳的話,我還有點兒不信呢。沒想到,真是妳。」

「沉璧今日特約貝勒爺相見,實是有一小事兒相商。」

「何事妳說,只要是我能力所及,一定依妳。」

凝視著他,她一陣囁嚅,內心千迴百轉,猶豫掙扎,最後鼓起勇氣地對他說道:「貝勒爺,您可否……,可否帶沉璧離開盛京城?」

聞她所言,他心下十足驚喜興奮,卻也有著些許疑問。「沉璧,此乃小事兒一樁,自是不難。妳要我帶妳離開盛京城,我求之不得。可是,能否請妳如實相告,為何妳欲離開盛京城?」

她一個弱女子想遠行,為求自身安全之故,勢必得有個擅武男子傍於身旁。既已求他,她也不怕他知曉自己遠行的真正原因。「沉璧之所以想離開盛京城,實乃因想避開多爾袞貝勒一陣子。」

他仔細一想,仍是不解。「我不懂,妳對他如此情深,卻為何要避開他?」

「正因沉璧對多爾袞貝勒情根深植,故而才需避他。至於確切原因,沉璧可以不說嗎?」

「如若妳不欲言明,我亦不便勉強。」他沉吟了會兒,復又問道:「只是,要離開這盛京城,還有個問題需待解決。」

看著他,她等著他接下去所要說的話。

「妳目前的身分是宮婢,我是貝勒,咱們若欲遠行,勢必得要汗父同意方可成行。咱們該以何名目向汗父請旨,才能獲准離開盛京城呢?」

她想了想,遂對他道:「但請貝勒爺放心,沉璧會和玉主子商議好,以『關內考察商舖營生』為由,懇請玉主子向大汗請旨,恩准咱倆此行。」

他微笑地點頭,「這倒是個不錯的名目。好,那待西側妃娘娘同汗父請旨,汗父恩准以後,我即刻就帶妳出城,至關內一遊。」

聞言,她向他施了一禮。「沉璧多謝貝勒爺成全。」

他扶起她來,深情地說道:「沉璧,不論妳要我幫妳什麼忙,妳該知道我是不會拒絕妳的。我不求妳回報,只盼著妳能開心快樂就好。」

她笑了笑,赧然地低下頭來。

兩人不再說話,而是緩緩地離開大政殿側。

 

數日後的一個上午,玉兒緩行至大政殿,待大臣們皆退朝出宮以後,便立於一旁待見多爾袞。

多爾袞不意見到玉兒,有些訝異,遂上前。「玉兒,妳怎麼會在這兒?」

「我來,是有件事兒想同你說。」

「什麼事兒?」

玉兒長歎了口氣,「這事兒我掙扎了很久,猶豫著究竟該不該同你說。可畢竟心還是向著你的,所以今兒便過來了。」

聞言,他笑了出來。「究竟何事,見妳這情狀,倒教我有點兒一頭霧水了。」

看了他一眼,她緩道:「你該不知沉璧要與豪格離京的事情吧?」

「沉璧要與豪格離京?」聞言,他十足驚愕。

「是。他們日前請我向大汗請旨,將以『考察商舖營生』為由,離開盛京城。」

「為什麼?」他急問。

「這回沉璧什麼也沒明說,僅盼著我能夠幫她。」

直至此時,他方才明白沉璧為要離開他,竟是用了此等方法。「所以妳就幫了,幫她向大汗請旨?那大汗同意了嗎?」他心下很是不悅。

「大汗同意了。」見他一臉生氣,她道歉地回應道:「多爾袞,別怨我,你知我與沉璧情如姐妹,她有什麼事兒我能力所及的一定幫她。她若有任何決定必是經過深思熟慮,絕非衝動,她是個有智慧、有自個兒想法的奇女子呀。」

自覺同玉兒生氣是沒有道理的,這才收斂了自個兒的脾氣道歉。「對不起。」

「這事兒橫豎是定了,變不了。我通知你,並非要你攔著沉璧,僅是覺得,她行前你該同她餞別,畢竟這一去關內可是好幾個月。」

「關內?好幾個月?!!」聞此言他更加震驚駭愕。

她點頭。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徐磊瑄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