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4 22:38:26 | 人氣(1,60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 _卷二:情繫十四》─(17-7)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三十四)關  

前往浙江紹興的船程中,沉璧步出船艙,望著眼前天海一片的湛藍風光,海風拂來,十足爽人心神。一想到與豪格首站所要拜訪的名勝乃會稽山陰蘭亭,她的心便能稍稍地自與多爾袞別離的愁緒之中振奮起來。

忽然,她回想起二十一世紀,自己念高中時期某一攸關課堂上的事情。一個充滿陽光的教室裡,國文老師給同學們做默寫測驗之前,要所有人將《蘭亭集序》課文給唸一遍的那情景。同學們在昏昏欲睡的午后課堂上,喃喃地唸起課文來:

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修禊事也。群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

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所以遊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

 

豪格見沉璧望著海上風光發笑,開心上前,拍了她的肩膀一下。

她回過神來,回眸地望著他。

「在想什麼呢,瞧妳笑得這樣開心。」

她搖頭,「沒什麼,只是憶及昔日念書往事,不覺發笑,讓貝勒爺笑話了。」

他點頭,「這倒是,妳可是學富五車,有學問得很呢。」

「哪兒的話,沉璧所學雜而不精。貝勒爺又見笑了。」

「妳忒謙了,妳會的,都是其他人所不精不懂的。」他笑,「喔對了,我想問妳,為何咱關內之行的首站,會是山陰蘭亭呢?」

她娓娓地道來:「沉璧從前自書裡讀過許多關內名勝,十分嚮往,此行咱們所欲前往之處,皆乃沉璧書裡所見過的。所謂『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故而沉璧想去拜訪此些名勝之地,一飽眼福。」

「原來如此,我可懂了。妳所言『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我十分認同,從前卻未曾有過付諸行動的強烈動機。此行因妳,我終能有動力實踐這『行萬里路』的想法了。」

「相信此行,絕不會令貝勒爺您失望的。」

 

【註】《蘭亭集序》為東晉書法家王羲之所著。晉穆帝永和九年,王羲之與兒子王獻之、王徽之、王凝之,及謝安等四十一人集於會稽山陰,脩禊事也。此序便是他於蘭亭所作。所謂「脩禊」,意即每年三月上已日,於春風陽氣流暢之時令,臨水洗浴,將自身不祥不潔之氣濯除洗淨之活動。

    ※          ※          ※

舟車輾轉周折,終於來到所嚮往的蘭亭。

來到這兒,沉璧向行人再三詢問,然後精神奕奕地往那些她所想見的景點走去。

豪格跟在她後頭,訝異於她的體力驚人。

他關心地問道:「沉璧,妳不累嗎?」

「眼前有如此名勝美景,怎還會累呢?沉璧想趕緊去拜訪千年前王羲之與群賢脩禊事的蘭亭,還有傳說中被他洗筆洗黑了的一泓墨池。」

兩人緩緩前行,見蘭亭附近的宜人景致,尚保有許多頗為珍貴的碑刻,諸如宋仁宗、趙孟頫、朱熹等人。由於所處年代乃屆大明末年與大金初年,故尚未有康熙、乾隆與鄭板橋所題之碑文,不難理解。

行至蘭亭畔,見有一翠碧池水,是鵝池。池畔有蓊鬱林木、修竹依傍,亦有垂柳劃水。此外尚豎有一石碑,其上題了「鵝池」二字。沉璧見到鵝池碑,興奮不已地大嚷起來。

「貝勒爺,您看,是鵝池耶。」邊嚷她邊行至池畔,倚著石砌檻欄,看著池裡有浮綠點綴,尚有隻隻白鵝悠遊,好不快樂。

「鵝池不就是一池碧綠色的水嘛,瞧妳竟如此興奮?」他不解。

她解釋地對他道:「貝勒爺有所不知,這鵝池相傳乃東晉王羲之所養鵝之處。」她指著石碑上「鵝池」二字,笑道:「看見那碑上兩字了嗎?」

他點頭。

「那兩個字傳說是王羲之與其子所寫,二字渾然天成,全無不同筆韻,根本看不出是兩個不同人所寫的字跡呢。」

他點頭,「嗯,這王羲之我聽過,是書法方面極有成就的一位書法家。」

貪慕眼前美景,她不再多言,而是逕自蹲於池畔,欣賞眼前的綠水白鵝。

    ※          ※          ※

行至一曲折涓流前,仍有修竹依傍。沉璧心知那必是當年王羲之與群賢所聚,眾人飲酒作詩「流觴曲水」之處。她開心上前,復又蹲於水畔,將雙手放進冰涼的溪水裡,悠然自得其樂地玩起水來。

豪格見狀,也跟著來到她身旁,蹲下身子,伸手入水浣手。

「沉璧,這兒又是什麼地方呢?」見她開心,他好奇地問道。

「『流觴曲水』啊,這兒就是王羲之與群賢脩禊事所集會之處。」她馳騁想像力,幻想著當年所聚集於此的賢人,集會之盛況。

「為何稱做『流觴曲水』呢?」

她微笑地解釋道:「當年王義之與群賢聚集於此,舉行完祓禊儀式之後便坐於此曲水雙畔,水中置有一只只裝有水酒的觴;就是酒杯,浮觴隨水而流,若觴停於誰人面前,就得作詩一首。故那次聚會,共得了三十七首詩,因之而有《蘭亭集》的產生。」

「所以,王羲之便為這詩集作了《蘭亭集序》。」

「沒錯。王羲之是漢族歷代所首推的書法名家,據聞唐太宗李世明賓天之前,尚命人將《蘭亭集序》真本隨他梓宮殉葬昭陵呢。」

    ※          ※          ※

循水穿過流觴亭北行,最末,他二人來到一泓池水前,是墨池。

豪格抬眼望去,見眼前墨池,尚未開口,沉璧便道:「這兒是墨池,傳說當年王羲之曾於此學習書法,便以此水洗筆濯硯,洗黑了一潭池水,故名墨池。」

豪格一聽呵呵大笑,「此刻這池裡的水,亦不可能是當年書聖的洗筆水了。」

「那倒是。其實稱作『墨池』的池水不僅蘭亭此池,據聞江西臨川、浙江永嘉亦有墨池。」她笑,「但臨池水,彷彿更接近古人一步。臨池習書,池水盡墨,不也是一樁美談嗎?立於此一池畔,好似真能濡染墨香。」

「這就叫做,思古之幽情。對吧?」他笑問。

她點頭,朝他莞爾一笑。「由墨池之故,感悟王羲之刻苦勤習書法之精神,其實是很值得後人所學習的。貝勒爺可知道,王羲之婚事,便是因他如此刻苦勤學之精神所得來?」

「喔,」聞她之言,他倒好奇起來。「是何原由,不妨說來聽聽。」

她娓娓地道來:「相傳當朝太傅稀鑒想自宰相王導之諸侄兒當中,為己才貌出眾之女擇一夫婿。王導諸侄知情以後,精心裝扮、極力表現,唯王羲之臥東房床榻鑽研書法。此事為稀鑒所知,明白臥於東床者必乃書法藝術上頗有所成的王羲之,便將女兒嫁與他。所謂『東床快婿』不僅成為美談,亦為往後『女婿』之美稱。」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徐磊瑄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