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18 23:32:16 | 人氣(1,314)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_卷一:歸迴大清》(1-3)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傍晚,城市滿是下班放學後的人潮,車水馬龍。咖啡館。

  這天恰巧是情人節,沉璧和廷旭約好一起共進晚餐。咖啡館內一對對大多是情侶,用餐時彼此款款深情地細語呢喃,正傾訴關於愛情的話語。沉璧見其中一對情侶,男人正為女人戴上一枚戒指,這情景免不了讓人產生求婚聯想,不禁令她心有所感,難免心底泛酸。

  廷旭不是沒察覺到她的心情,他只是在她面前裝傻,想要逃過這一次。

  她低頭把玩手指上的戒指,那是之前他所送給她的,不過並非婚戒,而是情人對戒中的女戒而已。

   「吃飯吧,別玩戒指了。」他木然地說。

  「吃不下。」她的心有種絲絲幽幽的痛,像被鑽子緩緩地鑽著一般,怎奈時日一久,絲幽痛楚卻累積成了劇烈疼痛。

  「還剩那麼多,妳平時的食量沒那麼小。」

  「心情不好,吃不下。不要勉強我可以嗎?」

  「情人節妳就打算給我這張撲克臉看嗎?」

  她有些累,人也乏了。「我心情好不起來,除了擺張撲克臉,還能怎辦?」

  他有點惱了,「我知道,妳又在想那件事情了對吧。」

  「對,我是在想那件事情沒錯,我想結婚,跟你結婚。」

  「這問題我們討論不下幾百次了,我已經表示過我的想法跟立場,所以沒有必要再說了。」

   「我也表示過我的想法跟立場,我想結婚,想跟你共組家庭。」

  「如果妳只單純想擁有像婚姻一樣的生活,那我們可以同居,同居不也一樣?」

  「同居沒有承諾,我想要一份永遠的承諾。」

  「天底下沒有任何承諾是永恆不變的,我搞不懂,妳為什麼一定非要有那張結婚證書不可?」

  「有那張結婚證書,我爸媽才能安心,才會讓我繼續幫忙養家。」

  「沉璧,原來妳一心一意想跟我結婚,就只為了讓妳爸媽安心?」

  「我──」她語塞,一開始她急著想結婚,的確是為了父母,這點她不能否認。只是後來她愈加發現,原來自己對婚姻竟有那麼熱切的渴望,一心期盼著能與自己所愛的男人攜手步入禮堂,相互扶持共度一生。但這其中的心境轉折,她一時之間卻是不知該如何才能說與他明白。

  見她不語,他便耐著性子放輭聲調地勸道:「其實我們都還年輕,才二十五、六歲,有必要這麼急著結婚嗎?」

  此時從他眼裡,她突然看見彼此對人生不一樣的堅持。無論如何,為了想繼續奉養父母,自己一定得找個男人嫁了,這是她的堅持。只可惜,她心愛的男人不懂,而她也不能勉強他一定得懂。當下,她做了個想「了斷」的決定。

  她深吸了口氣又緩緩吐出,緩和完情緒後便對他說:「我知道,愛一個人就不該勉強他,可是每個人都有自己對人生的目標或者是期待,既然我們的目標與期待不在同一個方向,那就說明我們之間是在不對的時間裡相遇。」

  「妳什麼意思?」他心底其實約略明白她話裡的意思,卻忍不住想問清楚。

  「廷旭,你真的是一個很好很Nice的情人,只可惜我在不對的時間裡遇見你。我想我應該放手,讓你走,你繼續走你人生的路;我繼續去尋求可以讓我爸媽對我很放心的幸福。」

  「妳要跟我分手?」他有些不可置信,沒想到一個「不結婚」的堅持,居然讓自己的女友決意分手,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她點頭,對他微笑。「相愛的兩人如果是在不對的時間裡相遇,那就不該再繼續綁在一起,互相傷害或者是彼此蹉跎。愛情,有美麗的開始,當然也要有完美的結束。讓我們好聚好散吧。」

  他歎了口氣,搖頭。「妳為什麼一定要這麼執著,這麼堅持呢?」

  她苦笑,「這就是我呀,一旦我決定想完成的事情,我一定會堅持到底,努力去完成。」

  「妳,妳真的想清楚了?」他確認似地。

  她點頭。

  「我答應妳,我們先分開一段時間,彼此靜下來好好想想。如果,妳想回來,我隨時都在。」

  「真的謝謝你,廷旭。但我心意已決,是不可能再回頭的了。」

  「不管怎麼說,等妳是我的責任,我總要給妳一段時間想清楚。」

  她苦笑,「你,總是這麼好,好到讓人很難以下定決心離開你。我會永遠記得你的。」她站起身,揹著包包緩步離開咖啡館。

   

  夜街,熙來攘往非常熱鬧,臺北是個不夜城。

  走在晚風襲來的夜之城,她的一頭長髮被吹亂,猶如她此刻的心情。隻身一人走著,走過一盞又一盞路燈,臉上掛著兩行清淚,任她再怎麼努力也無法抑止。

  突然下起雷雨來,隨後他追了出來,拉住她。

  看著他,她語重心長道:「廷旭,我們都該放手,只有放手才能擁有其他幸福。不是嗎?」她的淚唰地又落下。

  她眼裡不僅有淚,更有無可撼動的堅決。他被她眼裡的堅決給震懾住,只能輕輕地放開她的手。

  「祝你幸福。」她不再多說,緩步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注視著她好一會兒,見她無意回頭,不得以他只好轉身離開。

  雨粗雷閃,似乎在為他倆的分手哭泣哀嚎。稍後她卻回過身來,不捨凝視著他離去的背影,直到他在她的視線裡終成一個小小黑點,最後消失不見。

  此時一輛車子突然衝來,車上駕駛似是酒駕,自沉璧身後將她撞得騰飛而起,是時天空一道閃雷劃過天際。

  那一刻,她只覺身子輭綿綿地飛啊飛,腦裡閃過好多這輩子從小到大的畫面,她看見爸媽、兄長,也看見廷旭。霎然間一片白茫茫的光暈在她眼前赫然炸開,接著她便失去了意識。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7697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文創空間」

台長: 徐磊瑄

英檢老師 黃湘
每行最右邊被的看不見喔
2012-10-29 19:50:29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