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4-03-26 20:40:47| 人氣33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為別人擔憂需要一股熱情的傻勁:分享孩子們的⟨為□□擔憂⟩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和創作坊孩子們一起讀到張潮幽夢影的句子「為月憂雲,為書憂蠹;為花憂風雨,為才子佳人憂命薄。」時,特別要大家對照前面張潮說過的「當為花中之萱草,毋為鳥中之杜鵑」句子,思考張潮既然期許大家要成為花中的忘憂草,為何又湧出「為月憂雲,為書憂蠹;為花憂風雨,為才子佳人憂命薄」那麼多的憂愁呢?

      孩子們的反應很快,立刻能區別兩句之間的差異,他們說:「這是為自己擔憂和為他人擔憂的差別啊!張潮希望大家眼界更寬闊,多多關注身處的環境與身邊的人事物,而不是只聚焦在自己一個人的快不快樂上。」說得太有道理啦!

      上完這堂課後沒多久,老師在診所裡等待看診時,遇見了一場同時性的魔法。一隻小白蝶不明所以地翩翩飛進只有人工鑿痕沒有花草族類的冰冷診間,正覺得這情景十分詭異且陷入「究竟是什麼吸引牠飛進來」的思考時,兩個拄著拐杖的老伯伯已在一旁展開一場驅蝶活動,而他們的趕蝶工具正是輔助他們行走的拐杖。只見他們一邊驅趕小白蝶,一邊碎念著:「哎呦,要讓你安全飛出去,你卻還傻傻地躲在診間裡,你也太笨了吧!快出去快出去,這裡對你來說太危險了。」這一幕為蝶擔憂的畫面,實在讓人印象深刻極了!

      最後,小白蝶終於在老伯伯們的拐杖指引下從門口的縫隙飛了出去,有趣的是,牠並沒有往紅磚道上熟悉的巴西鳶尾花叢處取暖、停泊,反而一路朝著天空的方向往上翻飛。忍不住開始揣想,或許牠真的是來一探診間究竟的……

      這一堂課,讓進階班以上的孩子書寫□□擔憂讓基礎班孩子寫我擔心一⟩。大孩子們規定只能寫為別人、或為他物的擔憂,基礎班孩子們不拘。這挑戰可大了,當場有國中孩子嚷嚷:「天啊,我擔憂自己都來不及了,哪有辦法為別人擔憂啊!」是的,這正是老師讓創作坊孩子書寫這個題目的主要原因。

      一起欣賞孩子們的好作品吧!

►►⟨我擔心      一年級    李艾希

       我在跟爸爸玩,結果哥哥也想玩,爸爸馬上答應了,但我想著他會不會讓我不能玩了?

       我們在玩的時候,我突然發現一個很好躲的地方,我就躲在那邊。

       看不見我換爸爸擔心了,我躲起來看到快要笑壞了,這樣的話他就會輸了。突然哥哥跑出來,我很緊張,因為他是跟我藏在同一個地方,我想著如果他說出來我就會輸了。

      結果他還沒跑過去,爸爸就直接投降了,我很開心,因為我終於贏了。

✤✤⟨我擔心⟩    三年級    蔡金樺

       每一次有人回家,妹妹就會像木頭一樣站著不動,像被嚇到了,發現是家人時,才開始有動作,像時間暫停了,過一段時間才又開始動起來。

      我總是很擔心妹妹站著不動的時候,剛好有人開門,就撞到他的頭了。她每一次被撞都會先忍住,找到我就開始哭,說她撞到頭了,所以一看到她站在門前我就會趕緊把她拖到離門比較遠的地方,確定他不會撞到門,我才放心。

      結果,妹妹覺得很好玩,所以每次有人來,她就會站到門前讓我拖過一次又一次,我的耐心都要到極限了,尤其妹妹的體重越來越重,我也快拖不動她,但是我還是不能不管她,只好叫她自己走,這樣我就不用拖她了。

      每次擔心是因為我們有同情心,害怕有人受傷了。還好妹妹後來知道自己錯了,馬上改正,我也能放心點了。

✤✤⟨我擔心    三年級     劉芊語

      爸爸騎車載我去作文班的路上,有一隻雖然很小,但是可以把我嚇得害怕的蟲,牠飛啊飛的,竟然飛到爸爸身上。

      我好擔心牠會把爸爸一口吃掉,所以我鼓起勇氣,伸手把牠打飛。但是牠又飛回來。爸爸也跟我抱怨那隻蟲怎麼一直趕不走呢?他說完,我就開始好好的想一想,說不定那是一隻天上派來要吃掉人們的蟲,一定是要來吃掉我的!

      擔心了老半天,還是想不要要怎麼趕走它,忽然,我腦海裡有個想法,我可以重重的揍牠一拳,可是手舉得高高的用力打下去,蟲蟲的屍體會不會黏在我手上呢?我告訴自己只要用力把屍體甩掉不就得了嗎?於是我把手舉得高高的,然後「碰」一聲,吃人的蟲蟲死掉了,可是蟲停在爸爸的身上,我打蟲也打了爸爸,他會不會痛啊!我又再擔心了。

      我發現,人只要對任何人、事、物有了感覺、有了想像就會一直擔心,不想要一直擔心,只要沒有感情就好了。可是,人如果沒有感情,這個社會會很冷淡,等於是世界末日了。

❖❖⟨為社團擔憂      六年級     陳韻如

      「嘰——」史上最難聽的殺雞聲,最令人抓狂的嘴臉浮現眼前,我已經到了對這一再重播的畫面感到厭煩了。我忍下了大吼的衝動,瞪著她瞧……

        從我加入社團就是小學妹,學長姐要求什麼,我們不敢違抗,也不會抱怨。他們就是代替老師教導一些小地方,並傳送秘訣給別人。直到我晉升成為學姊後才知道為什麼有一些學姊總是很生氣,那是懷有想搶救社團的心,而且是又著急又擔憂的心。只不過那時我都認為,社團有什麼好擔心的?

      在一個陰雨連綿的早晨,我指導了一個學妹。她和那愛生氣又程度好的學弟不一樣,她幾乎什麼都不會,好像聽不懂國語似的,只愣愣地盯著我看!我看呆了,忍不住質疑進社團的要求有那麼低嗎?一瞬間我的自信心崩塌了,對社團的信任倒了。我假意離開,心裡卻已經澈底否定了社團的成功。我也隱約知道其實我的社團已經完全變了,不再成為總是被注意的焦點。不過,即便媽媽不停刺激我、勸退我,我仍有一點想幫幫忙,也總是一次次期待著,說不定社團還能活起來,只要我堅持住……

       一次又一次時間的洗禮中,我心中的發亮的社團已不再存在,即便多麼替社團擔心也沒有用,這是一個注定的事實。但慶幸的是,我還有剩下的一些時光能陪伴著它,這是最感傷又令人滿足的事情了。

❖❖⟨為同學擔憂      六年級     楊宥萱

      陽光灑進窗內,我和同學坐在圖書館的椅子上,我拿出作業寫了一題並不難的數學題,突然一顆頭伸過來,把我嚇得魂都飛了。「借我一下!」同學一抽,我的本子就從桌上消失了。

      每當我寫好一題,就發現我旁邊有一雙眼睛瞄了過來,一題接著一題抄,我都忍得不耐煩了,她還抄得很開心,使我心中的怒火已經快瀕臨爆炸等級。可是她是我朋友,我也不敢罵她,只好先用手擋著,能少讓她看到一題也好,不然我根本沒在幫她,只是一直把她往懸崖邊推進罷了。從那一刻開始,我一直很擔憂她到底會還是不會?到底懂還是不懂?

      或許她從來沒有擔心過自己是否學會了,只是隨便應付過去,而她忘了這樣老師會擔心、她爸媽也會,這讓我有點懷疑她會有這樣的習慣是不是我的錯?我只好每一題都慢慢寫,邊寫還邊教她,雖然我常常感到煩躁。即便如此,我也盡我所能,不一直把她往懸崖裡推,提醒他如果不會一定要去問老師,能懂最重要。慢慢地,我發現在她會得越來越多,雖然她每天下午都泡在老師桌子面前,問她要問的一千萬個問題,不過我終於變輕鬆了!我們的友情也不再有一觸即發的爆炸隱憂。

      為同學擔憂雖然有點煩,不過也讓我多了一件事情要擔心,也永遠都閒不下來。雖然這讓我的腦袋都無法休假,但這個擔憂其實也讓我變聰明了,懂得思考出教會他的一千萬種方法。

❖❖⟨為開心擔憂       六年級    董品妤

      一位又一位選手上台又下台,每一位都看起來很有自信。在公布得獎名單時,有人很開心,但有人相反。

      看著主持人在台上說出得獎名單,大家的心情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心跳不自覺地加速。我被選中了,我的內心很激動!正當我想要大聲歡呼時,我看到了旁邊的同學,他沒被選上,當他看到我選上時,他的表情很驚訝也很失望。在那幾秒後,我打算收拾自己的心情,好好的安慰他並且跟他討論比賽細節,讓他可以改過自己的失誤,重新返回信心。

      我告訴他一些需要改進的地方,在心裡也一直告訴自己不能以驕傲的心情說話,我覺得這樣會很羞辱他。他不但很認真聽,他也更有信心了。讓我最值得向他學習的是——落選的他反而稱讚我,也鼓勵我,這讓我感受到一陣溫暖,原本待在一個很冷漠的環境,此刻因人與人之間的互相珍惜而使我接收到更不一樣的溫暖,也學到更多的人生智慧。

      開心,是每個人在順境的時候會有的情緒,但我們不能太驕傲自大而影響其他人的情緒,要適量的抒發它,不讓「開心」帶來生活中的擔憂。

❖❖⟨為窗戶擔憂⟩    六年級      楊宥葶

      陽光照射著大地,穿透過窗戶,照亮了我們的教室,窗簾一下又一下的拍打著窗戶,就像大自然的交響曲,為我們的國語課伴奏。瞬間,無聊又討厭的課,在大自然的音樂下,有了生命。

      坐在教室最後一排又最後一個的我,每天早晨都可以感受到陽光的「熱情」招待,即使刺眼卻又無可奈何。我習慣性地望向窗戶,問它:「你不熱嗎?」他彷彿對我笑了一下,好像是在告訴我:「沒辦法,這是我的工作。」我不禁為他感到擔憂,他天天直擊且承受到老天爺的各種「情緒」變化,老天爺開心、流淚,窗戶都堅強的做老天爺的「忠臣」承接這一切,守護著人民。

      窗戶的堅強,使我為它擔憂,這會不會就是自己為自己的擔憂投射?我靜靜望著它,不知不覺得下課了。在每一次同學的嘲笑中,我都像在窗戶一樣默默往肚子裡吞,不會表達心裡的感受,看起來跟窗戶一樣堅強,心卻被畫了成千上萬條傷口,最終成了一種想反抗的心態。但窗戶終究也有壞掉的一天,我想我也不可能例外。

      我以前很怕得罪別人,不敢反抗,但是帶著傷痕的窗戶點亮了我,要懂得適當的表達情緒,不用管別人會怎麼想,反正絕不能讓自己受委屈。我為窗戶擔憂,並讓自己清醒,我也和窗戶約定好了,以後我心裡不能再有任何一道傷口。

 

★★⟨為妍妍小朋友擔憂    九年級    吳昱嫺

       「兩個老人」,聽到這句話,我心中一驚,「她在說我們嗎?」回頭看見同年級的同學給予肯定的點頭,我才接受我已是個老人的事實,想不到在生日當天,十四歲到十五歲的意義並不是成長,而是跨過年輕人階段、直接越過一切而到了在小朋友們眼裡成為可以退休的人。

      成長是一種過程,一年如同一眨眼,去年的一切如同一場電影,都仍歷歷在目,殊不知早已是過去式。年紀無法改變,妍妍學妹可以從出生那一刻起便認定我是「老人」,但同時,她在其他學弟妹的心目中也是一樣,我擔心,擔心有一天這個詞彙在指她時,她一定會如此時此刻的我般錯愕不已!腦中閃過一部開啟倍速的電影,五味雜陳的情緒鋪天蓋地而來。但我更擔憂的是那一天的到來,那代表我也會度過許多難熬的、充滿挑戰的考驗,屆時的我是否活得更好?

      變成「更老的老人」,代表已經無法變回年輕,但我可以更充實自我,所謂「活到老學到老」,年紀比不過,但那些令我深深恐懼的考驗可以,它們將成為成就我的基石,使我能成為更多面向的「資深老人」。當一年過後的今天,電影再一次播放,回憶的種種都將是豐收的美好。而且想到為妍妍學妹擔憂的那天到來時,我已能全心的擔憂她,而不再擔憂自己,因為我過得很好,很有意義、很值得。

      「老人」不一定不好,但取決於是否成為一個「精彩的老人」,而不是無所事事,甚至倚老賣老。人生要不斷探索,找出不同的興趣,希望妍妍學妹以後能體驗到成為老人的積極意義,而我,會朝著更美好的人生走去,給後面的小朋友們鋪路,引領他們前進。

      

台長: 文學樹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