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1-11-01 06:00:00| 人氣6,19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西門町靈泉傳說] 9.妖刀「村正」

9.妖刀「村正」

作者: 冷擎

「哇!救命啊!」

「殺人啦!有瘋子拿刀殺人啦!」

 

展覽大廳裏的參觀者發狂似地四散逃命,一個看起來像是醉酒的男人,拿著一把長長的武士刀,抓到了一個女職員做人質,拼命揮舞著手中的武士刀,叫警衛們後退。

 

地上已經躺著一個人,鮮血從他身上流出來,不知道是死是活?

 

「快放開她!不要過來!」警衛們沒有攻擊性武器,只能拿著警棍,有些比較機警的拿著滅火器,但是這些都不是鋒利的武士刀的對手,可是職責在身,又不能逃走,雙方就在展覽廳裡面展開對峙。

 

也才對峙不到十秒鐘。

 

「啊!」

瘋狂向外逃命的參觀者,跑到不遠處又是一陣尖叫,警衛們心中一驚!

 

還有其他恐怖份子?

所以眼前這一個不是孤狼!

 

不過警衛們多心了,接下來都是女性的尖叫聲:「玄彬,我愛你!!」

「啊!」

 

這是怎麼回事?

警衛們有點矇了,一個身材高瘦,穿著黑色西裝,帶著墨鏡,長得有點像是玄彬的男人,逕直向拿著武士刀的瘋子走過來。

 

剛剛逃出去的女性參觀者,又有一部分喜孜孜地跟在這男人背後,一副幸福陶醉的表情。

 

「後退!這邊有危險!」警衛們揮手警告這個男人和他後面跟著的女性:「這不是在拍電影!快後退!」

 

「嗷!!!!」拿著武士刀的瘋子,發出了詭異的嚎叫聲之後,扔下手上當作人質的女性,向警衛們發動攻擊。

「嗚哇!」警衛根本來不及反應,紛紛被砍倒在血泊中!

 

瘋子仍然沒有停止,繼續揮刀向這男人砍去!

 

「黑幕結界,開啟!」男人像是念咒語般微微說了一句。

 

四周頓時一片漆黑,空間裡面只剩下拿著武士刀的瘋子還有設下結界的男人。然而武士刀砍殺的勢頭仍沒有停止,瘋子不顧周圍的變化,不停地砍劈這個男人。

 

這個男人的動作相當靈活,左躲右閃躲過了瘋子幾次的劈砍之後,對準瘋子拿刀的手腕狠狠就是一記手刀,「喀嚓!」一聲,應該是把瘋子的手給劈成骨折了!

 

不過瘋子沒有因為手斷掉了而放開手上的刀,反而開始詭異地狂笑起來!

同時,瘋子身上開始噴出綠色的毒霧,顯然,這個瘋子不是人類,而是某種靈體!

 

他停下攻擊,緩緩退了兩三步,甩了一下剛才被劈成骨折的斷手,骨折的手迅速復原了,這應該是等級較高的靈體才有的自我修復能力。

 

「嘿嘿嘿…我認得你…你就是看守靈泉的那個人…」瘋子開口說話了,聲音帶著野獸哭號似地高亢:「妖刀村正口渴了,需要人類的鮮血!」

瘋子虎口一震,手中的武士刀發出了嗡嗡的鳴叫,刀柄前的護手則是隨著震動鏘鏘作響。

 

「你接觸了靈泉,卻又傷害人類,身為靈泉看守人,我有權制裁你!」男人眉宇之間盡是哀愁,言語則是堅定冷漠:「我將用帝釋天神器,對你施以滅度之刑。」

 

「哼?!滅度?」瘋子不屑地叫囂:「雖然我還只是惡靈等級的靈體,但你可知道,我手中這把刀,是連神佛也能吞噬的妖刀!」

「說出名字可能會把你嚇死,這把刀叫做-『村正』!」

「我倒要看看,你區區一個靈泉看守人,能怎樣奈何我?」

「還是,不如你就乖乖被我吃掉,成為我的一部分,說不定這樣子比起你看守靈泉的日子還要快活呢!」

 

光天凝神看著瘋子手上的武士刀,八百年來的閱歷讓他清楚知道,這把刀並不簡單。

是不是真的「妖刀村正」?這點無從判斷,光天遇過太多對手,都說自己拿的是「村正」。

真正的妖刀村正,因為染過德川家康的血而聞名…

 

然而,他看得出來,刀身的形制是仿照日本著名的妖刀村正而打造,刀身上隱約透出的蛇紋,映著光線讓這把刀看起來像是游動的靈蛇。眼前這瘋子,不,應該稱為惡靈,從他身上噴發出來的綠色毒霧來看,這惡靈的修為已經接近阿修羅的程度了。

 

三天前才拖著破爛的靈魂來到西門町靈泉,藉著靈泉的力量,迅速復原了靈體…原來,是這把妖刀源源不絕地吞噬著惡靈的靈體,所以,他是用自己來餵養妖刀的邪性?

 

那麼,可怕的不是眼前這個惡靈,而是這把妖刀!

 

以靈魂為食物的妖刀…

為什麼會被當成展覽品放在大廳裏面呢?

 

再說了,以刀口那陰森的寒光,這應該已經是吞噬上萬個靈魂所練成的「青鋒」…「青鋒」是能夠砍傷神佛,甚至劈斷帝釋天神器的鋒刃!

 

察覺到光天的遲疑,被妖刀控制的惡靈像是受到微微電擊般身體一震,「嗷!嗷!」狂吼聲中,雙手握住妖刀,左上右下向光天劈砍!

 

「我感受到村正想要吞噬你的靈體的渴望了…嗷嗷…戰場上吃掉的幾萬個靈魂的滋味,還抵不上吞噬一個阿修羅…」

 

如此猛烈的刀勢,逼得光天不得不向後退了幾步。

 

這麼鋒利的刀,帝釋天的法器能跟他硬碰硬嗎?

「大地,山川,海洋…以我光天大定阿修羅之名,召喚帝釋天滅度神器…」

 

「嗷嗷!任何神器在這把『村正』之前也只是廢鐵!」

ㄧㄚ˙

「用我的靈體戰鬥吧!」惡靈突然間用妖刀對著自己的身體做出了切腹的動作!

 

只見妖刀的刀鋒閃過極強的青綠色光芒,原本銀色的刀身瞬間變成墨黑色,這惡靈竟然犧牲自己的靈體,把戰鬥交給了妖刀來控制!

 

「嗷嗷!吾乃刀中之王『村正』!」獻出靈體的惡靈高舉著妖刀,擺出了將要發動大絕招的架式,大吼道:「奧義!」

「鬼切巖獄流,蛇—牙—刺!」

 

身形疾步向前,一手推著刀柄的底部,另一手控制擊刺的方向,忽左忽右擺動刀尖,就在接近光天身體的三吋前,突然用盡全身力氣瞄準腹部,瞬間刺穿光天的身體!

 

不,被他避開了!

刀鋒僅以一寸之差,光天在千鈞一髮之際身形側向避開。

兩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擦身而過!

 

但是,很可惜,你躲不掉的!

蛇牙刺本來就只是連續技的開始,下面這一招才真的是所有練武者的惡夢:「奧義!」

 

在刀柄底部推著妖刀的手,突然向前向上推動,以另外一手為支點,本來向前疾刺的妖刀,竟然向下旋轉了一百八十度之後,由下往上從背後刺入光天的背部,刀刃穿透胸口!

 

「鬼切巖獄流,刃—穿!」確認了手感,惡靈緩緩吐出招式的名稱。

 

接著,就是吞噬掉對手的靈體,成為妖刀的一部分!

「鬼切巖獄流,噬—靈—溶—魂!」

 

微微低頭看了一下從自己胸口突出的妖刀刀尖,光天仍然面無表情,只是身形逐漸黯淡,最後溶成一攤黑色的血水,被妖刀完全吞噬。

 

「嗷!嗷!嗷!」

成功刺殺光天的惡靈咆嘯著,吞噬掉一個阿修羅的靈體,自己也將突破「魔際界限」成為阿修羅!

 

這就是修羅界弱肉強食的法則,妖刀至今已經吞噬過無數的靈體,「嗷!嗷!嗷!」惡靈得意地用刀尖撥弄著地上那一攤血水:「看來三界內傳說中那個神佛也不是對手的光天大定阿修羅,也不過如此…」

 

刀刃上青色的光芒仍然熾烈:「果然沒錯,『青鋒』是可以殺掉阿修羅的!」

 

 

「帝釋天滅度神器—攝魂鈴!」

「接受光天大定阿修羅召喚,攝魂鈴滅度絕練下載完畢!」

 

「你是誰?」

突然間出現在幾公尺距離外,西裝畢挺的青年,渾身散發著金色的光芒,倒影投射在地上那攤血水上面,讓盯著血水看的惡靈吃了一驚。

 

「喔!原來是天族…看來今天我的運氣不錯,剛剛吃了一個阿修羅,現在又可以再吃掉一個天族的靈體…」

 

惡靈咧著嘴流出噁心的口水,拖著妖刀踏著邪念的步伐趨近這個自稱「攝魂鈴」的兵器使。

 

空間中響起了不甚悅耳的鈴鐺聲…像是小朋友玩遊戲那樣亂搖著鈴噹。

 

「剛才因為不知道這個滅度神器該怎樣用,所以離開了一下子去向前輩討教…」兵器使身旁的空中,燃起了一股火焰,隨著火焰的光芒越來越強,光天的身影像是包裹在火焰中,緩緩出現。

 

他手上搖動著「攝魂鈴」,同時喃喃自語:「彼者冤魂,如今循此鈴聲,不再受妖刀束縛,均入六道輪迴。」

 

 

「嗷!嗷!」惡靈對於再次出現的光天,感到不解與震驚。

同時,對於他手上搖動的鈴噹所發出的刺耳聲音感覺到頭痛欲裂!

 

「嗷!嗷!嗷!」他用力揮動手上的妖刀,像是要趕走周圍無數圍繞著他螫刺的蜜蜂:「快停止!不要再搖了!我說停止,你聽到了沒有?」

「停止!」

 

刀刃上的「青鋒」光芒閃爍明滅不定,隨著惡靈揮動,飄出了許多小小的火星,應該是很快速,但是旁觀者會有一種慢動作的錯覺。妖刀像是仙女棒點著那樣,從一開始小小的火星噴發,很快地散出大蓬大蓬的煙火!

 

「你們自由了…」對著空中逐漸盤旋而上,消失於無形的火星,光天略為欣慰地說:「這世間人類所打造出來,用來拘束靈魂的『妖刀村正』,刀刃的青鋒,確實神佛都沒辦法擋下。」

「然而,最堅強的堡壘,只能從內部攻破…你可曾聽說過,『四面楚歌』的故事呢?」

 

「咖噹!咖咖!」

憤怒的惡靈扔掉了手上那把像是燒光了的仙女棒似的村正,只剩下刀柄的村正滾在地上發出了金屬與水泥撞擊的聲音。

 

「嗷!嗷!」惡靈仍不認輸,抓著劇痛的腦袋吼叫著,身體也開始崩裂,本來劇烈噴發的綠色毒霧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木炭著火之後噴出的點點火光。

 

「我恨!嗷!嗷!我恨啊!」惡靈像是快燒完的木炭,身體裂成好幾塊崩碎在地上,畢竟是執著於怨念的惡靈,即使將要滅度回歸六道輪迴,也還是不死心地嚎叫著。

 

「不愧是光天大定阿修羅,能斬殺神佛的『青鋒』都奈何不了你!」兵器使接過光天遞給他的攝魂鈴,由衷讚嘆道。

 

光天只是微微點頭,看著兵器使消失之後,收回結界:「黑幕結界,關閉!」

 

黑暗的空間迅速消失,回到現實世界的光天,看到展覽大廳上已經有醫護人員來來往往救治被刀砍傷的傷患,而那個拿著妖刀砍人的瘋子,已經被警方用拘束衣綁在擔架上,正準備要抬走。

 

碎了一地的玻璃中,那把妖刀村正的實體仍然躺在冰冷的地上。

 

妖刀的靈體已經離開了…這把刀,作為展覽品已經不會再害人了。

 

光天走過去握著刀柄把刀拿起來,欣賞著刀身上的花紋,突然從亮銀色刀身的鏡射倒影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烏林答?!

 

他神情緊張地回頭張望,鏡射在刀身上的那個女子,真的很像烏林答!

 

在他背後的地上,一個護士扶著昏倒在地上的另一個女職員—就是剛才被劫持當人質的那個女孩,沒有其他人!

 

他再回頭,刀身上的鏡射已經變成了兩個女孩,烏林答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光天忍住心臟劇烈的衝撞,發抖著蹲下來,看著昏迷不醒的那個女孩,還有正在照顧昏迷中女孩的護士…兩個都不太像…

 

他試著碰觸了一下護士的肩膀,那個護士嚇了一跳,回頭狠狠瞪了他一眼,口氣兇狠問道:「這位先生,你碰我幹甚麼?」

「有甚麼事情你直接說就好,不要毛手毛腳!」

 

「我…我是這個受傷的女孩的朋友…」

沒有感覺,如果這個護士接觸過,或者周遭有烏林答靈體的蹤跡,剛剛碰那一下應該我就會有反應。

 

差點被當成色狼,無奈之下只能撒個小謊。

 

「哼!那好,你先幫我扶著這個女生,我去找人拿擔架過來!」護士滿臉狐疑地下命令,把昏倒的女孩交給了蹲下來的光天,確認他抱住了之後,迅速起身到外面叫其他人進來。

 

唔!

這悲傷的感覺!

眼淚,眼淚怎麼控制不住,不停地流下來呢?

 

才剛碰到這女孩的肩膀,一股熱流穿過全身!

這麼深沉的悲痛…烏林答的身影像是跑馬燈般流過腦海。

 

朦朧的視線中,光天看著昏倒女孩胸前掛著的職員名牌:「國立故宮博物院,文物修復三課,修復專員,姚晦。」

 

雖然這女孩長得不像烏林答…

然而…這哀傷的感應不是假的!

沒錯,烏林答的靈體一定在這女孩的周圍出現過!

所以,我…我才會禁不住…身體自己感應到了悲傷!

這是遇見烏林答靈體所產生的「悲慟反應」!

 

「好了好了!你讓開!」剛才那個護士帶著人推著有輪子的升降擔架過來了,他先是接回了光天手上的昏迷不醒的姚晦,跟其他護士一起把她抬上擔架,迅速推向救護車。

 

留下雙手仍然抱著空氣,怔怔出神的光天…他的眉宇依然哀傷,可是,雙眼卻有了精神。

 

終於找到線索了!

這個名字叫做姚晦的女孩,一定接觸過烏林答的靈體!

 

「晦晦!晦晦!」一個戴眼鏡胖胖的中年女士在大廳裏面的擔架之間跑來跑去,邊查看邊大叫:「你們誰看到我們家課員姚晦啊?聽說她被瘋子砍了好幾刀?!」

 

一個警衛小跑步過去跟她說:「洪課長,護士說你們家課員姚晦沒事,應該是驚嚇過度昏倒,剛剛送上救護車…」

「挪?那邊那一輛救護車!」警衛指著門口正要關上車廂門的那一輛:「姚晦剛剛被抬上那輛車了!」

 

「唉唷!就說那把刀有惡靈附身,館長就不信,偏偏要展出!」洪課長邊走邊罵道:「這下好了,事情鬧大了吧!」

抬頭瞥見救護車已經準備要開走,她又連忙大吼:「欸!那輛車,等等我,我是傷者姚晦的主管啊!」

 

護士急忙叫停了救護車,打開車門讓洪課長爬上去,才開始鳴笛開走。

 

「文物修復課…修復專員…姚晦…」

 

光天遙望著鳴笛離開的救護車,也沒有想要擦拭控制不住的淚水。

 

我本來以為淚水已經流乾了,本來以為成為阿修羅就不可能再流淚…

 

八百年了,再相見的時候,我應該說甚麼呢?

 

她還是跟年輕的時候一樣嗎?

 

思緒如潮水一波一波洶湧而來,光天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在故宮這邊待久一點,順便鎮定一下心神。

 

所以,地藏祢沒有騙我…看守靈泉的代價,就是幫我找到烏林答…我終於快要找到她了!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6,198) | 回應(0)| 推薦 (9)|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西門町靈泉傳說 |
此分類下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10.物縛靈的腳印
此分類上一篇:[西門町靈泉傳說] 本傳開始前的閒聊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