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7 06:00:00| 人氣36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65.山珍海味也比不上這一口蟲湯

65.山珍海味也比不上這一口蟲湯

 

作者: 冷擎

哼哼,還說沙漠冥蟲有多厲害?

「算了,會被小角色殺死的也都是小角色,應該不用本姑娘出手了!」看著被漫天王、歷山飛兩人聯手用「那一招」命中,僵直發抖噴血的沙漠冥蟲,梟解語嘆了一口氣。

不覺說話間,武林至尊的孤高感又佔滿了全身,此刻自己就好像站在最高的山巔,唯一能做的事情除了向太陽挑戰之外,這世界上再也沒有人能跟自己過上一招半式。

 

「啊!!」

「嘩---!!」

就在她轉身要走下台階的時候,奴隸、突厥士兵甚至連懸崖上的草寇軍都瘋狂尖叫起來!

 

猛然回頭,心中既是吃驚又是驚喜。

此刻漫天王、歷山飛兩人竟然被沙漠冥蟲的觸鬚捲住舉得高高,像是要把獵物甩暈那樣甩來甩去。雖然沙漠冥蟲身體上被開了兩個流血的洞,但是對於直徑十幾丈的大怪物來說,這兩個小洞一點也不算甚麼…

剛剛會僵住應該是受痛了,就像我們被蜜蜂螫也會僵住那樣子而已。

 

「梟蠻子!妳要不要出手救一救漫天王、歷山飛他們呢?」站在台子下方的李淳風也緊張地大叫:「遲了他們就會被吃掉的!」

 

哼!

這根本就是婦人之仁,這兩個人死了活該,如果他們不死,還不是會用草寇軍把我們堵在山谷裏面活活餓死?

饒是如此,本姑娘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被草寇軍困住?

即使被困住了,九曲龍尾也無法施展的情況下,那些個草寇軍也擋不住小色狼的幻星術吧?

慢著!差點就忘記重點了…

重點應該是,這兩個活人誘餌已經成功把沙漠冥蟲引誘出來了,等著本姑娘動手收拾啊!

 

「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

「龍閃!把沙漠冥蟲剁成肉條!」

雖然眾人大呼大叫山谷裏面異常吵雜,梟解語清亮的聲音卻像是突然間有人彈琴那樣子格外清楚。一列銀色的燕子瞬間從天而降,從懸崖上面草寇軍的眼中看起來,像是一張青藍色光芒織成的大網緩慢地降下來,罩在沙漠冥蟲的大嘴上面。

 

是緩慢嗎?

可能是錯覺吧?

幾乎就在一瞬間,從底下奴隸們的角度來看,沙漠冥蟲像是開花一般,縱向被切成了一條一條的肉條,每個肉條的周圍都還微微泛著青藍色的光芒。

 

所有人都還不明白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

應該說是看見了想像不到的怪事,整個山谷瞬間安靜無聲。

漫天王、歷山飛兩個人在觸鬚被切斷的時候甩飛出去,撞在山壁上滾落到草坪,意識還清醒的他們一拐一拐地跑到了接近梟解語的台子這邊,畢竟此刻出手救命的正是這個野丫頭。

 

副作用來了!

大絕招過後的鮮血消耗也是瞬間反應在梟解語身上,眼前一黑,極度反胃想吐,她兩手緊緊抓著台子的木頭欄杆,但也支撐不住緩緩蹲下身子。上回在南坨山施展這個大絕招對付大蜘蛛的時候,因為被九曲龍尾吸血過多,當場就昏迷過去。

這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能挺過去?

九曲龍尾的詛咒,是要拿鮮血來作為交易代價的!

 

「梟蠻子,妳怎麼了?」站在台下的李淳風見狀,知道這是瞬間被九曲龍尾吸走大量血液的反應,連忙在空中用劍指畫了一道「神農治百病符咒」,甩向台子上的梟解語。

青藍色的符咒迅速融入了她的身體,看起來解除了她頭暈目眩的情況…可是並沒有補血的咒語,只是能保持她暫時的清醒罷了。

 

還沒完…還有地底下的腸子跟內臟,老娘今天拼老命也要把這條蟲刨乾淨!

「龍閃!把沙漠冥蟲地底下的部分像劈柴那樣劈開!」

這個命令應該描述得夠清楚吧?

銀色的燕子從高空直接俯衝,鑽進了沙漠冥蟲的肚子深處。

很快地,帶著四散的惡臭,沙漠冥蟲的內臟碎片不停地從地上那個大洞噴出來,噴出來的內臟碎片像是巨大噴泉那樣噴得整個山谷四處都是,山壁上也黏滿了噁心的碎肉。

 

「好了!小色狼,接下來交給你…」

咬牙硬撐著的梟解語,用盡力氣自己走下台階,扯住李淳風的袖子,話都還沒講完,人就昏倒了。

李淳風已經有過處理的經驗,知道這是失血過多導致的昏厥,先是畫了兩道「神農治百病符咒」給她貼上,然後扶著昏到的梟解語靠在台子下方的木頭柱上,這邊比較陰涼,可以避免太陽曝曬。

 

「嘩…!」

「太厲害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隔了半天,觀眾們才完全明白眼前的沙漠冥蟲已經被剁成肉醬了…

「嘩…!」

歡呼聲此起彼落,連山坡上對峙的草寇軍與突厥士兵都互相擁抱慶祝。漫天王神色凝重地用刀挑起了散落在地上像是肥豬肉般的沙漠冥蟲的肉條,臉色陰晴不定,似乎是掙扎著,接下是要與梟解語為敵?還是想辦法攏絡她加入草寇軍呢?

 

由於草寇軍人數佔優勢,加上堵住了山谷的出口包圍了趙德言帶領的突厥小隊與奴隸,在梟解語解決掉沙漠冥蟲之後,當然就順理成章把山谷裡的這些突厥人與奴隸當成俘虜,當場繳械並且派人監視。李淳風整門心思都在暈厥的梟解語身上,也沒想用幻星術降下星宿殺出重圍,跟著突厥士兵、奴隸們一起被監視著。

 

夜晚時分,昏倒的梟解語終於眼皮動了幾下,守在一旁的李淳風也鬆了口氣,趕快把準備好的大補湯端上來。

「梟蠻子,來,喝一口湯!」

李淳風舀了一大碗濃湯,吹到溫度適中了,餵了一口給稍微有點意識的梟解語:「如何?這是趙六他們按照突厥秘方花了兩個時辰煮出來的肉湯喔!」

「味道很棒吧?」

 

雖然說剛暈倒清醒過來的人,味覺是很遲鈍的,可是這湯…像是在口中散發出無限的滋味。

唔…這麼好喝的湯,這輩子第一次喝到?!

本郡主從小在王爺府上吃過的山珍海味實在太多了,但就沒有任何一樣比得上這一口湯的滋味…

要怎麼形容呢?

很像是用幾百隻嫩雞燉煮之後,用絲綢將湯汁裡面的細渣撈除,然後再放豬骨進去這個清雞湯裡面再熬煮之後,再濾除血渣甚麼的,最後用上等的香料加下去,用陶鍋熬煮,直到湯汁裡的水分變少,湯汁到了最洽當的濃度…

小時候看著家裡面的廚娘一道又一道複雜的工序熬煮著自己想喝的那一碗湯…

不知怎麼地,眼淚不停地掉下來…戰火毀了那一切的幸福…

雖然李淳風這個濃湯是最好喝的,但是好後悔,也好想念,記憶裡的那個味道。

 

「我說的沒錯吧,這個湯很好喝,我剛才已經吃了三大碗湯,整個人都精神起來!」李淳風沒注意到梟解語雙眼垂淚,應該是因為夜色昏暗的關係吧?

看她一口接一口,一下子就吃掉兩大碗,所以又得意地說:「王二、趙六他們很久都沒有吃肉了,今天托了妳的福,每個人都吃到撐,還做了木頭架子掛滿了肉條,說是要做成肉乾帶著吃…」

 

託我的福?

也是啊,要不是本姑娘除掉了沙漠冥蟲,只怕每天晚上都有人中了它的迷魂術變成喪屍被吃掉吧!

話說回來,小色狼說的甚麼「做了木頭架子掛滿肉條…」

哪裡來的肉條啊?

 

「啊!」

梟解語突然間明白了:「這是蟲湯!才不是嫩雞嫩豬燉的湯!」

急急忙忙想坐直身體,可是失血過多才動一下就眼冒金星…

 

不是跟小色狼溝通過了嗎?

蟲是雞跟鴨吃的,不是給人吃的!

噁!

我還吃掉兩大碗…

更別說吃了那麼多肚片了…

原來那是蟲肉,不是肚片。

唉唷!眼看小色狼這麼殷勤一片好意,實在罵不下去…

 

吃了就吃了,已經很飽了,以後遇到甚麼好吃的還是不要問來歷好了,這世間上說不定越噁心的東西越好吃。想到這裡,梟解語沒氣地偏過頭:「我很飽了…剩下的你就吃掉吧…」

喔!差點忘了…

她又交代:「你先用清水把我喝湯用的勺子洗乾淨吧?」

「你別想趁機會用我的勺子喝湯吃我口水…」可能是聲音微弱,也可能是昏昏沉沉想睡,李淳風沒有聽到,早就拿著同一支勺子津津有味地吃起蟲湯。

 

草寇軍這邊陸陸續續投入大量的人力,在山谷的另一邊挖出了大坑,將清理出來的沙漠冥蟲的屍塊扔進大坑裡面。連夜趕工之下,原本沙漠冥蟲所在的那個地方已經可以看出是一個巨大的洞穴。洞穴像是一個漏斗的形狀,向下通往深不見底的的深淵裡面。

在火把的火光照映下,可以看到這個原本是火山口的大洞,周圍的牆壁螺旋形地被鑿出了粗略的樓梯,屍塊不停地從樓梯底下被搬上來。

這個粗糙的樓梯應該就是當初中行說緊急埋藏龍玦時用人力鑿出來的…

而這個有樓梯的火山口更證明了這邊就是埋藏龍玦的地方,也就是詩歌裡面提到的「地獄之門」。

 

「李大人!大王有令要你到地獄之門協助尋找龍玦!」天色才剛亮,就有傳令士兵來到面前傳達漫天王的旨意,很明顯地他急著想要找出龍玦…

當然了,應該也是要趁著梟解語還沒恢復趕快挖掘,否則等她恢復了,任誰都不是她的對手。

「那個女的也要帶過去!」傳令兵指著仍呼呼大睡的梟解語說道。

很顯然,漫天王仍然相信著當初李淳風信口雌黃說的,只有梟解語能避免被龍玦的法術所影響,其餘的人都不行。

 

「小色狼…我們是要去哪裡啊?怎麼感覺你一直在繞圈子往下走呢?」

「是要下山了嗎?」梟解語昏昏沉沉中持續聞到臭味:「而且,這地方好臭,像是廁所的味道。」

 

「厄…漫天王要我們幫他找出龍玦,我們現在正順著沙漠冥蟲所在的洞穴往下走,這邊確實很臭…畢竟沙漠冥蟲把這洞穴當廁所已經有一千多年了吧?」

背上背著梟解語,李淳風緩步走下樓梯:「這裡到處都有骨頭碎片,也分不清楚是哪種動物的骨頭…」

「所以詩歌裡面說的沒錯,是用白骨堆積而成的地獄之門。」

樓梯本身還濕漉漉的,幸好石頭表面粗糙不會打滑,否則還真怕不小心滑倒直接掉到深不可測的洞穴裡面。

 

雖然已經是白天,可是洞穴底下還是很陰暗,每隔一段距離就有士兵拿著火把,傳令兵來到洞穴底部,也點了一根火把交給李淳風,然後進入底部一個天然的洞穴。

就在傳令兵引火要點燃另外一根火把的時候,李淳風抬頭看向天空,這個火山口的深度很深,應該有十幾層塔樓那麼高的深度。火山口底部這個洞穴很大,高度大約有兩三個人的高度,地勢微微向下傾斜,傳令兵拿著火把走進去,見李淳風沒有跟上,停下腳步回頭等了一下,等李淳風看清了周遭的環境走進洞穴,才又繼續向前走。

 

謎語的下一句是:「在看到十二個亡靈列隊迎接的瞬間,宮殿隨之開啟」,這又是甚麼意思呢?

在進入向下斜坡的洞穴前,李淳風是有點猶豫的,因為這邊的地面上,牆壁上都是滿滿的蛆蟲…看到這麼多蛆爬在牆上,裹足不前是很自然的反應…

幸好梟蠻子這時候還在昏睡,不然她肯定瘋狂尖叫,說甚麼也不肯進這個噁心的洞穴。

 

除了蛆,還有蟑螂…但是李淳風也注意到,這邊還有蠍子…

有點像是大城市的下水道,四面溼答答髒兮兮的環境下,蛆蟲、蟑螂吃著沙漠冥蟲的排泄物,然後蠍子又吃蟑螂,蛆蟲…偶而也看到老鼠迅速竄過去…也會看到用來釣魚的紅蟲類的生物…。

 

就這樣走了一段路,來到一個平坦但是寬廣的大洞穴,漫天王、歷山飛、魏刀兒還有十幾個草寇軍在這邊等著。李淳風停下腳步,只見漫天王投射過來凌厲的目光,嚴肅質問:「不是只找李大人、野丫頭過來的嗎?怎麼還帶了另外一個人?」

 

甚麼?另外一個人?

我沒帶人來啊?

李淳風順著漫天王的目光回頭,發現趙德言竟然出現在自己身後…

怎麼回事,我都沒發現他跟過來啊!

「小的不知道…小的也是現在才發現有這個人跟著。」原來傳令兵也不知道趙德言跟過來了,害怕漫天王降罪,拼命想找理由開脫。

 

「漫大俠,這位是突厥的蘇尼,趙德言大人,應該是因為左賢王有令要他保護我,所以才會跟著下來的…」李淳風怕漫天王動手殺了趙德言:「既然我們的兵器都被你們拿走了,而且我背上的梟姑娘仍然昏迷,多一個人幫忙也是好的,對吧?」算是急急忙忙想出了一個理由來搪塞。

 

漫天王猶豫了一會兒,也沒再說甚麼,把頭轉過去看著遠處正在用刀子敲打洞穴裡面四散的石頭柱子的歷山飛。

魏刀兒帶著更多士兵拿著火把進來,圍繞著這個大洞穴站好,此時才看到,原來洞穴的另外一頭還有好幾個洞穴出口…

等於說進來這邊只有一個入口,可是卻有至少五個出口…

明顯是一個天然的迷宮。

火光也同時照亮了大洞穴中間的石柱,每一根石柱都粗糙不堪,算了一下有十二根,錯落在大洞穴中,並沒有排列整齊。反而是歷山飛遠遠端詳了一陣子不請自來的趙德言,僵硬的表情似乎想到了甚麼?

但是那個表情中又帶著萬分的不確定與懷疑。

台長: 白目族長
人氣(364)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龍玦 |
此分類下一篇:[龍玦] 66.被吊死的苗疆乾屍
此分類上一篇:[龍玦] 64.現成的活人誘餌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