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12-10 06:00:00| 人氣65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龍玦] 57.心中有愛所以走火入魔

57.心中有愛所以走火入魔

作者: 冷擎

當時漫天王帶領起義的草寇軍深夜偷襲突厥人的時候,左賢王第一時間就跨上馬帶著自己的護衛親兵向龍城方向逃竄。倒不是說他膽子太小,在草原上混日子這麼多年了,他之所以能活到現在,還不就是一個「逃跑」的本事了得。

 

突厥人善於進攻,可是不善於防守,也沒有在營地周圍搭建城寨,挖陷坑溝壕的觀念,大夥兒都是一門心思,反正敵人來了我們能打就打,不能打就逃。

更何況現在靠近龍城,白天還在挖萬人塚,有許多突厥人以為是地獄之門半夜打開跑出怪物來,連抵抗的鬥志都沒有,個個爭先恐後想逃離這個鬼地方。所以當左賢王騎馬開溜的時候,整個探險隊裡面大多數的突厥士兵也跟著左賢王一齊逃命。

 

一群人狂奔了快半個時辰,衝進了龍城正中央荒廢的大祭壇裡面,才勒馬休息,清點人數。過沒多久,趙德言也帶著李淳風來到了祭壇這邊跟左賢王會合。

路上李淳風一直在找梟解語的下落,可是夜色昏暗,加上趙德言不停催促,也不住安慰說:「梟姑娘那麼機靈,應該早就跟著前面的左賢王逃到龍城裡面了!」半信半疑之下,他也就跟著來到龍城大祭壇。

可是找來找去,問來問去,每個突厥人都搖頭,左賢王也說沒看到梟解語…畢竟大家都顧著沒命狂奔,誰也顧不了別人。

 

心裡面莫名其妙燃起了不祥的預感…

會不會梟蠻子受傷了呢?

在那麼多不明來歷的人還是鬼的圍攻之下,武功再高也是會被亂箭射成蜂窩吧?

有沒有可能中了暗箭,她現在正渾身是血在地上掙扎呢?

是兒歌裡面說的,十二個亡靈從地獄爬出來,把她抓走了嗎?

萬一是甚麼很兇猛的怪獸,咬斷了她的手還是腳的…鮮血一直噴…

唔…怎麼辦?越想越可怕…越可怕就越往壞處想…

 

找不到梟解語,李淳風越來越急,越來越荒亂。

雖然他也沒弄清楚偷襲營地的到底是人還是鬼?是怪獸還是來迎接的十二個亡靈?

不管是哪一種情況,心裡面一種不好的預感不停的膨脹…

雖然說他知道身上的龍角金刀會放大幻想與妄想,可是他就是只不住擔心,不停地來回踱步,走到祭壇前張望。

雖然說陸陸續續有零星的突厥人逃出來,可是沒看到梟解語的身影。

 

「李大人,你先坐下休息吧?晚上看不清楚,又兵荒馬亂的,不過就是一個女人嘛?等找到了龍玦,你要多少女人本王給你多少!」左賢王看李淳風這樣子驚慌失措,好心出言勸告。

 

不過就是一個女人?!

不…你不了解梟蠻子對我有多重要,天底下的女人沒有一個比得上她!

 

沒想到左賢王這句話卻點燃了火藥桶,李淳風再也控制不住內心的狂亂,憤怒像是爆炸時巨大的香菇雲那樣在腦袋裡面升起,吞噬了他的理智。

此刻左賢王並不知道自己剛剛扔了一顆炸彈,正喝著馬奶酒壓驚,還跟侍衛示意,也給李淳風來上一壺,先喝酒緩一緩,沒必要替女人擔心。

 

不常生氣的人,真正要爆炸的時候,也還是沉默的。

 

李淳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生氣,就是對於左賢王那句「不就是一個女人嗎?」感到莫名卻極度的憤怒!

 

眼前瞬間一片漆黑,糟糕!

驚覺入魔的他,嚇出了一身冷汗。

沒時間害怕了,他大叫:「快點放我出去!我要去救梟蠻子,我不能被困在這裡!」

無盡的黑暗,連回音都沒有,他只知道自己瘋狂地亂叫,最後跪倒在黑暗的空間裡面,無助地哭泣。

不只失去梟蠻子,你連自己都失去了…

 

突破了自制的臨界點,龍角金刀的魔性自動接管了李淳封的身體還有心思,就在那一瞬間,李淳風發現自己從極度的焦急憤怒中冷靜下來了!

可是,另一個自己,也就是入魔的那一個李淳風,已經藉這機會佔據了他的身體,把他原本的心智靈魂關在另外一個黑暗的空間,甚麼也看不到,只能聽到這個入魔的李淳風開始發號司令:「左賢王,我命令你現在就派人去找回梟蠻子,如果你不聽,我把你們通通殺光!」

 

「不!不是這樣的,怎麼會遷怒其他無辜的人呢?」

他萬分著急:「開口請求左賢王派人回頭找梟蠻子就可以了,怎麼會用命令的呢?」

被困在漆黑空間中的正版李淳風開口大叫,雖然知道這樣抗議沒有用,可是不能不阻止那個霸佔了自己身體的那個魔性李淳風把壞事做絕啊!

 

噗通一聲,左賢王手上的馬奶酒掉在地上,整個人像是看到鬼一樣眼睛睜得超大,嘴巴「啊!啊!啊!」直叫卻講不出半個完整的字來。

其他的士兵們也注意到了李淳風容貌的轉變,在月光下,他的臉像是罩上了一張黑色的網,斑斑駁駁一塊一塊的黑色色斑布滿了整張臉。比起那張臉還可怕的是,整個人散發出一股陰寒的魔性氣場,所有人不是看呆,就是嚇得倒退了幾步。左賢王應該是驚嚇過度,嚇得走不動了,想倒退幾步也沒辦法,只能趴在地上發抖。

幾個膽子大的侍衛拚死衝上來將左賢王架起來搶救回去,生怕下一刻李淳風會撲向左賢王把他活活殺死。

 

「我…我們趕快逃離這個鬼地方吧!這裡有魔鬼!」本來今天晚上被莫名其妙偷襲已經夠讓人心慌了,現在李淳風又入魔,士兵們有人開始崩潰大叫。

這麼一叫,就像是有人扔了石頭砸破玻璃,把所有人都嚇壞了,哭爹喊娘地紛紛拉著韁繩翻上馬背,「快逃命啊!」就想趕快逃走。不少人還因為手軟,腳軟爬不上馬,跌在地上痛哭。

 

「不要慌!」

「這事情我來處理!」

唯獨趙德言仍然是一張撲克臉,鎮靜地大聲喊道:「諸位將士不要驚慌,我們大夥兒聽李大人吩咐就沒事了。」

他翻身上馬,迅速指了幾個平日跟自己比較親近的突厥兵,下令道:「你們幾個跟我來,我們回頭找梟姑娘,把梟姑娘送回來給李大人就沒事了!」

說完,自己一馬當先離開大祭壇,往本來駐紮的山谷,也就是發現萬人塚的那個山谷方向飛奔。被他點名的幾個突厥士兵,先是愣了一下,見趙德言已經騎馬離開現場,也快馬加鞭跟著追上去。

 

李淳風此時仍不罷休,念動九字真言,「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隨手亂指將二十八個星宿都降到了突厥士兵身上,號令他們出發尋找梟解語。

看李淳風帶著被他點名的二十八個突厥士兵策馬離開,左賢王才「哇!」地一下把剛才喝的馬奶酒吐滿地,摀著胸口不停喘氣。

 

****

 

 

可惡啊,本姑娘今天不怎麼想殺人,沒想到你們苦苦相逼…

 

「不要躲了,妳已經被包圍了!」

「乖乖出來就饒你一命,如果再躲被抓到當場殺掉!」追殺梟解語的士兵,摸黑在矮樹叢中拿刀亂揮亂砍,不停吆喝喊著。雖然跟梟解語還有一段距離,不過照他們搜索的方向,很快就會到達她躲藏的地方。

 

遠方傳來更多的馬蹄聲,「會不會是突厥士兵整頓好陣形,回頭反攻了呢?」梟解語心中一陣歡喜,稍微移動一下身子從樹葉縫中查看…

 

完了!

 

更大一隊的士兵從地獄之門那方向跑來,前面還有騎馬的前鋒將軍帶領著…這樣看少說也有三五百人吧?

九曲龍尾要砍這麼多人,得吸我多少血啊?

 

不行,死都不能被抓!

 

上回我還在漫天王嘴巴裡面塞泥巴,他那個恨意只怕沒這麼快消停,我要是被他們抓到,肯定是被活活剝皮折磨死!

可是在這個情況下,要想逃掉很不容易,因為只要自己開始在樹叢中移動,很容易就會被士兵們從搖動的樹枝樹葉還有發出的聲響判斷出自己所在的位置的。

怎麼辦?

 

此刻她腦中突然浮現一個念頭,從前九曲龍尾曾經寄宿在很多的人身上,有些歷史上的大將軍,大元帥可能都因此身懷絕技,可是…其中應該也有很多人是因為在戰場上過度使用九曲龍尾,結果被吸血吸成乾屍而死的吧?

 

死是沒有甚麼可怕,但以本姑娘花容月貌,死成乾屍的模樣才嚇人吧?

 

「第一小隊堵住這邊,第二小隊從那邊包抄,大王有令,誰抓到左賢王,誰就封鄭州王!」馬背上的將軍經驗老道地指揮著:「你,你,你…還有你…去準備放火的材料,要是左賢王遲遲不肯出來,就放火燒他,逼他出來!」

 

慘了!要是真的放火,本姑娘就真的死無葬身之地了。

可是這些士兵是眼睛長歪了還是近視度數太深?

怎麼把我看成是左賢王了呢!

本姑娘站起來也只到左賢王的肩頭,更可惡的是,明明左賢王是個大胖子,寬度至少有本姑娘四倍寬,厚度也有本姑娘三倍厚…

怎麼也不可能錯把苗條的本姑娘當成左賢王吧?!

就衝這個瞎了眼的將軍,本姑娘非得教訓一下這些莫名其妙的人不可!

 

欸?他們要抓的人是左賢王,不是隨便一個路人甲。

如果他們發現本姑娘不是左賢王,或許會願意放過我也說不定?

 

「且慢!」心下主意既然決定,梟解語果斷地從藏身之處站起來,先是釋放出郡主的氣場,雙眼凌厲地掃視這些沒腦袋不長眼的農民武裝士兵,然後擺出招牌的罵街茶壺姿勢,指著馬背上的將軍質問:「看清楚了,本姑娘只是路過這邊,不巧看到你們打打殺殺的,才躲進草叢。我不是左賢王,你們看錯了!」

趁這些沒見識的鄉下人被自己強大的郡主氣場鎮攝得目瞪口呆,全部像是瞬間被冷凍住的木頭人的大好機會,梟解語昂首闊步,用郡主離場的姿勢,走回到山路上,然後轉身大搖大擺離開現場。

 

正在追捕左賢王的這些農民草寇軍,還有馬背上的將軍,被突然從樹叢裡面冒出來的少女嚇到了!

不,應該說是被她散發出來的,像是自家老婆那種拿著掃把菜刀,一哭二鬧三上吊,硬是要拚個死活的氣勢給鎮住了,一時之間所有人腦筋一片空白。

 

但也沒過多久,馬背上的將軍就清醒了,他指著梟解語離去的背影大吼:「抓住她!嚴刑拷打逼問她左賢王的下落!」同時又指揮其他人:「你們繼續給我搜,說不定這只是左賢王調虎離山之計,別讓他給騙了!」

 

「殺~~!」

「抓住她!」

「殺~~!」

號令剛下,像是被解除冷凍,士兵們發現自己手腳可以活動了,提著刀紛紛往梟解語這方向跑過來,可能為了掩飾內心的恐懼吧,一群人不停地大喊大叫。 

 

才走出十來步的梟解語,知道這回是躲不過了,被抓住肯定是死,搖頭嘆了一口氣,摸摸右手臂上的九曲龍尾說道:「你要是覺得我的血好喝,是不是可以考慮今晚這場惡戰先少喝一點,缺的血先記在帳上,每天攤一點喝,這樣如何?」

「我要是能活命,我這個如同香醇美酒的極品少女血,還可以讓你喝上個十幾二十年…如果你覺得這主意還可以,那我們就開工吧!」九曲龍尾當然不會說話,只是閃過幾絲青藍色的光芒,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聽懂她再說甚麼。

 

也就這麼一點耽擱,前前後後馬上都被武裝草寇軍堵住了。百來個人將冷笑著卻又凜然不可侵犯的梟解語團團圍住,不停有人喊著「殺啊!」「上啊!」「你死定了!」「納命來!」但就是沒人敢繼續上前一步,深夜裡在這荒郊野外出現這個謎一般的少女,在眾人眼中看起來,有種不知是人還是鬼的莫名恐懼。

 

「全部都是飯桶!」馬背上的將軍大喊:「通通給我上!誰先抓住她誰的功勞就是第一!」

 

「哼哼!有種的放馬過來!你們這些混帳東西,就算是給天打雷劈,本姑娘還不解恨!」什麼東西嘛,三更半夜對一個弱女子苦苦相逼,小心讓雷給劈死!

 

話聲未落,「轟隆!」一陣巨響,一道閃電突然間破空出現,照亮了在場所有人驚駭的臉龐。

馬背上的將軍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逕直被這從天而降的閃電連人帶馬劈中!

如此近距離接近閃電落雷的威力,有人嚇得扔了兵器,抱頭蹲在地上,也有人只是呆立著,像是突然間魂不附體,連顫抖都忘記。

「轟隆!」「轟隆!」「轟隆!」

閃電像是意猶未盡,更像是恨意未消,連續劈在已經連人帶馬都燒焦冒煙的屍體上。

這種殘暴的死法,頓時又給這一大群農民士兵籠罩上了更強烈的恐懼與內心壓力。

終於,有人頂不住內心的害怕,轉身就逃,一路大叫:「見鬼了!」

「地獄亡靈出現了!」

「媽啊!我不想死啊!」

 

空氣中瀰漫著閃電燒焦屍體的臭味。

連梟解語也極度震驚,巨大的閃電與爆炸聲之中,她也不自覺地蹲下來抱著頭…

等閃電稍歇,她才抬頭看看周圍的情況…只見圍困著自己的這些士兵連滾帶爬,像是一大群螞蟻老巢被端了,慌不擇路滿山遍野亂竄。甚至其中大多數連站起來都忘記了…也有可能是嚇到不敢站起來,因為誰也不知道下一道閃電會劈在哪裡?

 

「欸!這是哪一招啊?」看著自己手臂上的九曲龍尾,摸一摸還砰砰亂跳的心口,梟解語也被這一陣連續的閃電給嚇到了,滿腹狐疑地自言自語:「這太厲害了,這招不會要喝我幾十年的血才能把債還清吧?」

本姑娘當年在荒山野嶺裡面逃亡的時候,見過的閃電暴雨也不少,但還真的沒見過這種非得要把人碎屍萬段不可的劈法。

 

哇哈哈哈!

能操控這種規模的閃電,本姑娘應該不只是一代宗師,而是武林至尊吧?

詭異的災難現場,少女仰天狂笑更增添了恐怖的氣氛。

台長: 白目族長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