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1-05-27 06:00:00| 人氣52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沙漠回看清禁月] 第二十八章 傾城之吻

第二十八章 傾城之吻

 

作者: 冷擎

「快!快點往下澆!」義勇與官兵們不停在瀛州城四面城牆上澆水,天寒地凍的瀛州城牆被澆了水,慢慢凝固成冰,一層一層澆灌之後,冰越來越厚。厚冰蓋住的城牆,除了不容易爬上來之外,也可以強化城牆的堅固性。四個城門的千斤栓,也都加了四根大木頭上去,這樣子就難以從內部打開,也不容易被從外面撞開。契丹軍戰鼓仍然敲著,圍而不攻。中午時分,所有人都盼望著契丹十二萬主力部隊繞過瀛州城,無奈的是,這十二萬人連同之前韓貪狼、蕭破軍剩餘的六萬多人,將瀛州城團團圍了起來。

 

處於瀛州城西邊的祁州城已經投降,蕭破軍將自己所有的部隊調來堵住了瀛州城的西門。韓貪狼的三萬多部隊,堵住了南門,蕭太后與遼聖宗的十二萬軍隊,分成兩半,六萬堵住北門,六萬堵住東門。不就是個小到不行的瀛州城嗎?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歷史也沒說明,但蕭太后就是要跟這小城池死磕到底。真要追究原因,也只能說,這座小小的城池上掛著墨家兵者的帥旗,就像當年用盡辦法也要搞死楊業一樣,墨家兵者的存在,對於蕭太后來說,實在是眼中釘,肉中刺。

更何況韓貪狼在這邊跌了一個跟斗,契丹大軍的威風盡失,除了踏平這座只有三千人的小城,把墨家兵者抓起來祭旗,沒有其他方式可以解心頭之恨!

 

運氣特差也就罷了,朱悅的心情真是涼透了,目前城中能作戰的部隊,正規宋軍傷亡了兩成,只剩下兩千出頭的兵力,義耳幫眾因為擔任後勤,損失比較少,還維持著兩百人左右。但是就算湊齊了兩千五百人又如何?圍攻瀛州城的契丹軍隊,至少有十八萬,這幾乎是七十比一的懸殊比例,上天對這座城池似乎特別殘忍。最終這山城的命運,大概就是被蕭太后攻破,逃不走的人都抓起來斬首祭旗吧?

 

歷史上不是沒有以寡擊眾的例子,秦朝末年,項羽在鉅鹿之戰打敗章邯,這是五萬人對上四十萬人的戰役,比例是一比八。西漢末年,劉秀在昆陽之戰打敗王莽,這是兩萬人對上四十萬人,比例是一比二十。東晉初年,謝安、謝玄在淝水之戰打敗符堅,這是八萬人對八十萬人,比例是一比十。三國時期的赤壁之戰,周瑜打敗曹操,大約是五萬對三十萬人,比例是一比六。張巡與安祿山叛軍的睢陽之戰,大約是七千人對十三萬人,比例是一比二十。就這麼盤點下來,可以知道當前的朱悅與獨孤漠有多大的困難了。歷史上從來沒有過一比七十的懸殊比例還能獲勝的,這座小城中沒有西楚霸王項羽,更沒有謝安、周瑜這樣的將才,只有初出茅廬的小烤鳥朱悅。唯一的希望,就是撐過最困難的前幾天,如果朔州的援兵能在這一兩天到達,內外夾攻可能還有點機會存活。

 

如今,朱悅怎麼算都算不出來獲勝的可能性,冷兵器時代,打仗是一刀一槍對砍的,就算把每個人的戰鬥力發揮到極限,作戰雙方軍隊人數比例還是有上限的,這個上限數字我們都猜得到,就是一比二十,換句話說,最多就是一個人打二十個人。蕭太后既然已經來了,表示蕭七殺,蕭破軍與韓貪狼都在城外,也就是雙方都有武功高手,這點算是勢均力敵。墨家兵者並沒有投降的選項,只能戰到最後一兵一卒為止,從前面盤點的戰爭史來看,能以寡擊眾的最上限比例最多就是一比二十,目前瀛州城是一比七十,就算作夢也知道,跟本不可能有機會。

 

獨孤漠捏著黃金的小雞小鴨,看朱悅久久沒說話,臉色凝重,大概也知道他心情已經跌到了谷底,起身溫了一些酒,拉著他的手說道:「先不要想了,喝點酒,你是不是讀一些《孟子》,比較能穩定心神呢?」

「還是你身體內的陰毒又發作了,導致頭很痛,是嗎?」

 

「不是的,剛才下城樓的時候,我看到城內的老百姓,眼神已經開始出現恐懼了。」朱悅緩緩說道:「我在猶豫一件事情,必要的時候,如果城內起了騷亂,可能得殺一兩個帶頭作亂的老百姓來遏止城內的恐懼。」

「殺這一兩個人,需要我親自動手,不要讓你們背負殺害老百姓的罪名。」

人們最難熬的,就是逐步走向死亡的這段期間,城內的軍民會心慌意亂那是當然的,就算西楚霸王人在這裡,老百姓也感受不到一絲一毫勝利的機會。唯一撐起這座城池的,就只有墨家人視死如歸的信念吧?

 

「愛惜老百姓的將軍啊…」獨孤漠低頭喃喃說道:「你這樣一說,如果他們抓祁州城的老百姓來殺給我們看,那麼我還真的不知道會不會情緒失控衝下城去跟契丹軍一決生死呢!」

 

「嗯,本來我也很擔心發生這種事情,不過認真想了一下,按道理來說應該不會殺祁州老百姓,可能等一下蕭太后陣勢擺好,就會開始精神喊話。」朱悅放下手中的筆抬頭說道:「例如說,投降就可以免死,循祁州老百姓前例投降之後一切照舊等等…我們城內的老百姓在如此大的壓力之下,聽幾天也就會有人相信的。」

 

「小烤鳥,你這樣說我也感同身受。就拿我們當初在冀州城救出惡智方丈那一戰來說好了,那時候你沒有威信,要不是阿青拿劍逼大家選邊站,否則惡智方丈可能在那一天就兵解了。所以,遲疑的民眾,前頭遇到狼,害怕退卻的時候,後頭要是來了老虎,心中惦量之下,還是寧可向前跟野狼拼命,畢竟活下來的機會比較大。還是需要有恐懼作為壓力,殺掉幾個臨陣退縮的人,否則無法團結一心。」

「你不是說,這小小的瀛州城,城牆是這北方防線上最矮最薄的,守軍是最少的,少到連朝廷都沒想派監軍來。不說喪氣話,我覺得只要我們齊心協力,一定可以度過這個難關的!你想想看,如果蕭太后用了全部兵力都還打不下來,怎麼還有威信能帶得動軍隊呢?」

「所以啊,換一個角度來看,上天給了我們一個機會,可以重挫蕭太后的銳氣,戳破契丹大軍無敵的神話,你說是嗎?」

獨孤漠就是有這種天然呆,明明一比七十這個不可能突破的數字擺在眼前,她還是可以忽略不看,堅持相信自己腦子中想像的勝利畫面。

 

「是啊,所以韓貪狼難免在蕭太后跟前面子掛不住。既然蕭太后決定用全部兵力攻打我們,表示她想示範給所有將領看,看她是如何輕鬆地拔掉這座小城。」朱悅也同意獨孤漠的想法:「相對的,蕭太后既然圍住了瀛州城,就必需要拿下我們,否則契丹軍隊內部也會因為懷疑她的決策開始離心離德。」

 

「俗話不是說:『主帥無能,累死三軍』嗎?」獨孤漠頑皮地笑起來說道:「我倒是有個想法,我們只要讓契丹軍覺得蕭太后是『無能的統帥』,那她就得在『退兵』與『軍隊造反』這兩個選項之中選一個,是不是這樣呢?」

獨孤漠的思考總是走直覺與感性,與朱悅理性分析的個性截然不同。但有些時候,光是用數字來決策有可能面臨窘境,需要有人跳脫這些,換個思路來推演。不過呢,換作是別人想跳脫絕對的數字,幻想能用三千人擊敗契丹二十萬大軍,大家都會覺得好笑,不是瘋了就是病了。但這種話從獨孤漠口中講出來,卻沒人敢笑,單單想像她在城上殺人的狠勁,契丹大軍懸賞金額排名第一的「彩色的鬼」這個稱號當之無愧。

但是,江湖上人講的「八風不動」,契丹人口中的「彩色的鬼」這兩個渾號,她都不喜歡,就沒有人能幫她想個詩意一點的稱號嗎?

 

「啊!」朱悅突然抱住獨孤漠,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害她失聲叫了出來。朱悅興奮地說:「果然還是女人才能對付得了女人啊!我太執著於兵力的懸殊差距,把戰場拉到了我的心中,忘記了我們真正的戰場,要設定在蕭太后的心中!」

「蕭太后擔心契丹自家人叛變的程度,只怕遠超過想要征服大宋朝的程度呢!」

 

「麻二哥不老是說,咱們大宋朝,都把自家的將軍當賊,打勝仗了給一點點獎勵,怕將軍驕傲,打敗仗了就一夥人落井下石。六郎大哥都差點被蕭七殺給打死,還要被貶為庶人。」獨孤漠繼續說著她的直覺:「同樣的,契丹將軍們彼此爭功,互不相救,應該也是蕭太后故意造成的,這樣才能避免將軍們抱團產生一個造反的主謀啊。這種權謀的事情,娥姐姐常常不經意就跟我說了,怎樣提防將軍傲慢啦?如何調教大臣聽話啦?」

「雖然沒見過蕭太后,可是我總覺得她跟娥姐姐是一個樣的女人…唉,這樣說吧,娥姐姐說,一個女人要讓幾千幾萬個男人服服貼貼,是得要精心設計各種手段,才能樹立威嚴的…。」

獨孤漠之所以直覺認為,蕭太后對於自己的威信有不安全感,應該也是娥姐姐的心理投射的關係,或者這樣說吧,她還真的是用娥姐姐的個性來想像蕭太后的。她出入大宋皇宮時,大多選擇夜晚,一定要是白天的話也會在臉上塗一層粉,弄醜一點,算是故意避嫌。

 

不經意說出這些權謀話,看到朱悅瞪大了眼睛像是看到暗黑獨孤漠的樣子,她把手放在朱悅手背上搖了幾下笑道:「小烤鳥,你別擔心,娥姐姐的話我也只是聽聽而已,沒當真的。」

是嗎?義耳幫上上下下服服貼貼的,不也都是震攝於獨孤家無情的劍嗎?

 

岔開話題講講獨孤漠為什麼要臉上塗粉扮醜才進皇宮看姊姊?南唐後主李煜本來寵倖皇后大周后,但是後來大周后生病了,她的妹妹小周后來探視。李煜見了小周后,覺得她姿色更甚姐姐,於是就納入後宮。這事情被大周后撞見了,她深受打擊,最終因此病死。李煜雖然懊悔,但是,我們可以推測,就算他知道大周后會因為他喜愛小周后而病情加劇死亡,他肯定還是要將小周后納入後宮的。

 

這故事娥姐姐跟她說過,她也聽出來是什麼意思。對獨孤漠來說,她寧可選擇親情,也不想奪走姐姐的愛情。娥姐姐怎麼說也比獨孤漠大了十來歲,大周后也剛好比小周后大了十來歲,獨孤漠只希望自己能跟娥姐姐到老都是好姐妹,所以就多了一層心思來避免不必要的問題。可是娥姐姐與獨孤漠不同,她為了獨佔宋真宗的寵幸,必要時,是會割捨親情的。娥姐姐可以為了佔有權勢而不擇手段,獨孤漠不行,她無法拋下內心的情義。出於直覺,她認為蕭太后與娥姐姐是同一類的人,都是不擇手段一定要爭到「我來下棋,你們都是棋子」這個權力的人。

 

但是獨孤漠常常想不透,人是因為割捨不下情義,所以才變成別人的棋子嗎?還是因為對於掌握權力這件事不夠執著,沒把權利放在情義的前面,所以才變成棋子呢?

 

是不是,要能夠對自己的棋子冷血,對敵人的棋子無情,同時,對搶奪下棋這個權力的敵人極端殘忍,才夠資格成為下棋的人呢?世界這麼大,有趣的事情那麼多,她也搞不懂,霸住棋盤真的那麼好玩嗎?還是內心真的需要這一方棋盤,而不需要外面廣闊的世界呢? 

小時候不明白的事情很多,總覺得長大以後就會懂了…沒想到長大以後,不明白的事情更多,不只弄不清楚別人想甚麼,也弄不清楚自己要甚麼?

 

「哈!剛好你提到了麻二哥,咱們陣營中最懂女人的就是他了!走!我想到該怎麼做了!咱們叫麻二哥來跟蕭太后罵陣吧!」朱悅拉著獨孤漠,喜出望外地說道:「別人我還不敢說,但這天底下應該也只有麻二哥才治得了蕭太后!」

獨孤漠還沒弄清楚朱悅的用意,就被他拉著跑進醫療營帳,找到了柴青城,要他換上一套新的衣服,三人上了東門碉樓觀望。此時契丹軍隊還在佈陣,天空的雪持續飄著,戰鼓也沒有停止,不過遠方唯一靜止的是兩架有著大型移動營帳的八駿馬車,黑色的營帳鑲著金邊,八匹駿馬也都是純黑毛色,但蹄子上有白毛,明顯是八匹白蹄烏千里馬,兩架馬車就是十六匹。這種千里馬十萬匹中只能找到一匹,能這麼浪費用千里馬來拉馬車,應該是要襯托出馬車的王族氣息與契丹國力的強盛吧?

 

契丹當時也認為自己應該要擔任中原的正主,按照五行終始說,他們是繼承後晉石家的政權。而後晉政權號稱自己是「金德」,由金生水來推論,契丹就是「水德」。五行終始說是從戰國時代開始流行的,當時秦國自稱是「水德」,顏色是黑色,據說咸陽的宮殿全部漆成黑色,並且建造在幾百階樓梯的高台上。荊軻要刺秦王的時候,帶上了燕國的猛士秦舞陽,秦舞陽看到了黑色壯闊的秦朝宮殿,卻嚇得腿都軟了,反而只有荊軻泰然自若,可見黑色對於人心理天生就有壓迫感。後來漢高祖打敗了秦國,因此用土剋水的說法,西漢就是土德。再來則有點混亂,宋朝因為是從後周所生,後周為木德,木生火,所以宋朝就是火德。可能這下大家就發現了,契丹的水德是剋制宋朝的火德,應該這也是契丹蕭太后認為天命站在她這邊的原因吧?水德的服飾崇尚黑色,出征為了討吉利,搭一輛黑馬車,將士的戰袍都是黑色為主色再搭配其他顏色,就是為了要順應水剋火的天命。加上契丹人仍保存著唐風,黑色的戰袍鎧甲,宛如唐太宗李世民當年最精銳的部隊「玄甲軍」。

 

玄甲軍是李世民最精銳的部隊,常態編制大約五千人,都是千中選一,能以一敵百的猛士。因為身穿全黑色的鎧甲,所以稱為玄甲軍,玄指的就是黑色。類似我們現代的特種部隊,玄甲軍戰士能擔任騎兵,刺客,步兵,甚至間諜。我們熟知的門神,秦叔寶,尉遲敬德,都是玄甲軍的統帥,關鍵性戰役都是靠玄甲軍來突破的。玄甲軍戰袍全黑,並不只是耍酷展示用的,他們有多麼厲害呢?以著名的虎牢關戰役來說,三千五百個玄甲軍就破了竇建德十萬大軍,大約是一比三十的懸殊兵力差距。所以我們可以想像,當秦王破陣樂開始演奏的時候,玄甲軍就會衝入敵陣,痛宰對手,音樂結束的時候,戰局勝負已定,秦王凱旋而歸。

 

柴青城聽朱悅說要讓他扮諸葛孔明,興奮地換了一襲華服,搖著摺扇,端坐在東門的碉樓上,面前的桌上擺了一張古琴,還有一爐香正在焚燒著,左右兩邊是宜修、宜笑裝扮的童子。本來獨孤漠是不希望宜修上來的,因為前天才受傷,根本還沒好,但是她吵著硬是要來,不想錯過柴青城主演的空城計,因此獨孤漠也只能戴上面具,站在她旁邊。朱悅自己則是扮作小兵站在柴青城身後給他支招,李延渥與史普也分站兩旁。

 

孔明這扮相還非得柴青城來不可,現在城裏面最從容的就是他跟獨孤漠兩人。要獨孤漠女扮男裝也是可以,可是獨孤漠就是沒有柴青城那種公子哥兒的痞樣,無法放得開,不要臉地說一些打情罵俏的話。朱悅自己則是壓力山大,只能強作鎮定,沒辦法瀟灑從容起來。還是得要看破生死的柴青城才能原汁原味再現諸葛孔明。既然決定了,戰場不再瀛州城,而是在蕭太后的心中,那麼這場戰役的主帥,就只能是開封城的花癡之王柴青城才能擔任。

可是…雖然大家都相信兵者,但這種腦洞大開,荒腔走板的奇招,真的能一箭穿心,逼退鋼鐵女王蕭太后嗎?

 

「小朱啊,你怎能確定剛才射出去的箭書,蕭太后看了就願意來城下談談呢?」柴青城一面彈著琴,一面問道:「而且,你知道小柴柴我只願拜倒在大美人的石榴裙下,我們都沒見過蕭太后,萬一她是個醜女,那我小柴柴可是會當場不幹的喔!現在我都有點後悔,剛才沒想清楚就答應你了。」

「都聽說她是冷酷嗜血,手上有疤,鋼鐵意志的女王,小柴柴我東想西想,怎麼想像,這蕭太后還只能是一個身高一丈多,全身都是冒出青筋的肌肉,眼神有如十殿閻羅,說話聲如洪鐘的破魔金剛呢?這麼說吧,要我比喻,那就是個『女張飛』。」

 

「麻二哥,雖然我在契丹期間未曾見過蕭太后,但是蕭太后當年可是契丹第一美女呢!你且想想看,本來她是跟韓貪狼訂下娃娃親的,後來卻被遼景宗看上,硬是搶過來當皇后…你說她是個『女張飛』,這可能性應該是沒有的。」朱悅也沒敢在獨孤漠面前多稱讚其他女人,他深知獨孤漠也傳了祖姑姑獨孤伽羅那個巨大的醋罈子,只能點到為止。

「我是拿瀛州城當賭注,如果她有必須拿下瀛州城的壓力,就會過來談。反之,她要是對於能否打倒我們並不在乎,不過來談的話,那我們也就不需要太緊張,應該一兩天她們就走了。」朱悅看著諸葛亮打扮的柴青城,有些想笑地回答道:「而且,按照契丹的文化,收到了挑戰書不理會,就是懦弱的表現…蕭太后是鐵娘子,不至於不來」。

 

正說著,兩架胡帳馬車中,靠後的那一輛走出一行人,為首的是一名女子,身穿黑色戰袍,鑲金鎧甲,頭戴黃金鳳冠戰盔,後面跟著同樣服色的應該是她的兒子遼聖宗,再來是幾個將軍,同樣是黑色戰袍,只是鎧甲樣式不同。蕭破軍大家都看過的,走在一行人最後面,他的前面是一個魁梧如同大熊一般的將軍,顯然就是蕭七殺了。蕭太后領著一行人,後面跟著百來位職階不等的將軍騎馬來到東門城下,一字排開,聲勢頗為浩大。

 

城樓上,柴青城還自我陶醉般自彈自唱著李白的「少年行」:

 

五陵年少金市東,銀鞍白馬度春風。

落花踏盡遊何處,笑入胡姬酒肆中。

 

蕭太后也不打斷他,聽完柴青城唱罷,略帶笑意問道:「你就是墨家兵者朱悅?」

 

心中覺得眼前這個墨家兵者瀟灑風流,一身貴族氣質,訝異他竟然領兵打仗也不含糊。這幾天硬是頂下了韓貪狼的進攻,還燒掉了他一座營寨,這是之前從沒有過的事。韓貪狼運籌帷幄,用兵沉穩,深謀遠慮,專門幫契丹軍啃硬骨頭。小宋朝的癭相在朝廷上奸計迭出,整個小宋朝廷沒人能敵,韓貪狼幾下就將癭相玩弄於股掌之間,還差點讓小宋朝皇帝吃蘿蔔乾吃到駕鶴西歸,中秋夜更是把小宋皇帝殺了個措手不及。但墨家兵者就在瀛州城這裡,給韓貪狼栽了大跟斗,蕭太后早就想見見是什麼三頭六臂的人物可以讓韓貪狼這麼吃鱉?

 

柴青城一揮摺扇,笑容可掬地回答道:「正是在下!」

「想必太后對於在下所提議的,拿瀛州城做賭注這想法感到有興趣,對吧?」

一手還撥著琴弦,話聲雖落,琴音嬝繞,硬是把這個戰場化成了開封府的五星級酒樓。雖然琴音與場面非常違和,不過既然戰場在蕭太后心中,柴青城自然知道,沙場上這些打打殺殺只是蕭太后做做樣子,他這風雅的琴音,已經透入蕭太后心中。

而且他在城樓上,看到契丹第一美女蕭太后果然明艷動人,絕色世間少有,身穿戎裝自信煥發,別有一番風韻,花癡心大爆發,自然更是來勁了。如果來的蕭太后姿色平平,只怕他就懶得說話了。

 

「你要怎麼賭?條件是什麼?」蕭太后微笑著說道:「拿一座城池當賭注,這概念夠豪邁,所以我推測兵者是個明白人,能說得上話。」

 

這一笑又讓柴青城癡了,即使開封花魁,也不如蕭太后這冰雕的美人瞬間綻放的風情。這下子朱悅是不是失算了?柴青城整個人有如酩酊大醉般,魂兒都飛了。不是說要征服蕭太后嗎?

現在到底是誰被征服了?大家不用看都明白。

「明人面前不說暗話,現在瀛州城中就兩千五百人,敢問太后自認為幾天可以拿下這座城池呢?」

 

陣前當著所有將軍的面這樣問,蕭太后還能有什麼選擇?當然只能回答一個豪氣干雲的時間。她伸出右手,用食指比了一個「一」,斬釘截鐵地說道:「不用多,就一天。」

 

「哈哈哈!好好好!」柴青城笑著站了起來,瀟灑地指著東門碉樓上的一面銅鑼說道:「一天之內,只要是契丹將士任何人敲響了這面鑼,瀛州城立刻開城投降,隨妳處置,如何?」

 

「很好,你倒是頗有自信,以為可以抵擋住哀家麾下二十萬契丹猛士的進攻。就算是諸葛再世,也不至於這麼狂妄吧?」

「再說說你的條件吧?但我歹話說在前頭,要想叫我退兵是不可能的事!」

太后雖然講話冷如冰霜,可是那醉人的容顏,小柴柴我真是三生有幸啊,能在這冰天雪地之下,巧遇契丹第一美女。柴青城還真的把朱悅交代的事情扔到九霄雲外了。

 

「同意,退不退兵這是太后妳自己的決定,我的條件也很簡單,超過一天無法敲到這面鑼嘛…。」

「在下見太后如此美艷絕倫,即使在大宋朝也是傾國傾城,內心早已為妳傾倒。如果能將這城池守住超過一天,可否一親芳澤,讓在下吻一下臉頰呢?」

「太后一顰一笑,明眸皓齒,沉魚落雁,這座瀛州城怎樣都要為太后傾倒才行啊!」

 

柴青城此話一出,城頭上的宋軍紛紛大笑起來。底下的契丹軍則是咬牙切齒,尤其是蕭七殺,更是按耐不住,心中一股惡氣不知該往何處發洩。

 

這種話也只有柴青城才能講得真心誠意,蕭太后在政治圈中打滾,自認識人無數,真的假的,黑的白的一看便知。但這墨家兵者不但冷靜鎮定,沒把兵臨城下這二十萬契丹大軍當一回事,談笑自若,還特別風流多情,情話講得句句是肺腑之言。柴青城情真意切,不是騙人,蕭太后並非淫亂的人,心中卻也不排斥,只是尋思道,莫非他們早就有所準備?我喊出一天內攻下瀛州城,似乎中了他的詭計?讓這粉嫩粉嫩的貴公子吻一下臉頰是無妨,麻煩的是,滿朝文武大臣做何感想?擁兵自重的貴族只怕又有所不服。這會影響到統治的威信啊!

 

看了一眼東門上正在專心彈琴的柴青城,這般英俊瀟灑,氣質非凡,比之契丹男人那種雄壯威武又是另一種感覺。給他吻一下如何?

唉啊,想到哪裡去了?

 

才正想著,城頭上的宋軍開始喧鬧,守將李延渥帶頭,不停高聲叫著

 

「卿卿燕兒,一親芳澤!」

「卿卿燕兒,一親芳澤!」

 

李延渥越叫越是興奮,似乎以為宋軍要對蕭太后一親芳澤的代表就是他了。當然這劇本算是照朱悅的安排來走,這幾句是剛才朱悅寫給他的,之前跟宋軍說好了,原本是要罵陣,可是柴青城一下子把朱悅交代的事都忘了,許了一個一親芳澤的心願,朱悅只能臨機應變,要大家跟著起鬨就行。

 

蕭七殺首先受不了這種調笑,燕兒是他才能叫的,這些宋軍這般亂叫,連他這樣的大男人都覺得噁心,馬上對蕭太后拱手道:「啟稟太后,這墨家兵者無恥下流,末將這就上城去,摘了這冒失鬼的頭下來祭旗!」

私底下蕭七殺也是燕兒燕兒這樣叫蕭太后的,但是在陣前還是需要依照階級禮儀來進行,只能稱呼太后,不能隨便輕慢。所謂關心則亂,如果蕭太后與其他將軍都不在場,那麼蕭七殺就不會這樣心浮氣躁了。

 

一旁的蕭破軍提醒道:「大將軍且慢,宋軍只是嘴上厲害,俗話說:『會叫的狗不會咬人。』,你就讓他們狂吠幾聲吧。末將提醒一句,你看這城頭上戴面具的那個女子,前天才放倒了我十來個曳落河。你就這樣殺上去,固然大將軍武功是我們契丹第一,但是我估計一時三刻也無法分出勝負。」

這陣前一列的將軍裡面,蕭破軍可以說是比較超然的,不像韓貪狼與蕭七殺兩人都特別在意蕭太后的觀感。

 

「妳看這雪景如此美麗浪漫,都說美人肌膚勝雪,」見太后笑而不答,柴青城彈了一會兒琴,抬起頭,手仍然隨興撥弦,款款深情,痴痴地對太后說道:「太后彷彿是從這純淨的雪中走出來的美人,出於雪又勝於雪,眉間英氣既冷如冰霜,入我心頭又惹我斷腸。」

「『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在下願用一座城池換一個吻,太后這般矜持,可讓在下等得心焦了啊…。」

獨孤漠心裡覺得好笑,麻二哥這女人癡,天下少有,更絕的是,講這話的時候,他是真的動情的。要不是她知道麻二哥對每一個美女都是如此犯癡,否則也真就答應當他的正夫人了…。獨孤漠對於愛人有獨佔慾,別說分享,自己的男人跟任何女人說笑她都吃醋,多看一眼都不行。朱悅也看出獨孤漠醋勁特強,世間少有,不過他儒家君子思想根深蒂固,男女授受不親,行為特別謹慎,不巧就正對了獨孤漠的基本要求。

 

韓貪狼則轉身拱手對太后說道:「啟稟太后,這墨家兵者狡猾異常,又是個不要臉的無賴,我們是不是現在就不理會他,微臣願意做為先鋒,親臨陣線督軍攻城!請太后下令,微臣不用一天,一定拿這冒失鬼的腦袋來祭旗!」

墨家兵者來這種香豔刺激的談判方式,韓貪狼這輩子還真的沒見識過,看太后的表情似笑非笑,竟不排斥也不覺得噁心,心中也頗感不快。尤其兵者那雙眼,講情話還搭配表情,手上隨興撥著琴弦,還真是個撩妹老手。韓貪狼也是閱人無數,但就看不出來這墨家兵者有任何說謊不誠意的地方,於是也莫名其妙心浮氣躁,就是覺得噁心!噁心!噁心!有點違背他謹慎的本性了。雖然韓貪狼曾經在契丹上京與柴青城、朱悅打過照面,不過當時柴青城與朱悅臉上也有蠟裝易容,所以他並不認得。

 

城頭上朱悅將韓貪狼用契丹語給太后稟告的內容跟柴青城講了,支招道:「這韓貪狼似乎也急了,我們就再下點猛藥,讓他更難看些!將軍浮躁,軍心就亂,我們更有機會能撐過這一仗。」

 

柴青城會意,停止了撥琴,拿起了摺扇搖了幾下,說道:「大丞相擔任先鋒,願意身先士卒,浴血攻城,兵者我真是萬分佩服!心中也特別感到高興!」

「《孫子兵法》中說道:『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這幾天跟大丞相交手,真覺得大丞相用兵如神,在下也有四句心得點評一下,丞相且聽好了。」

他輕輕撥了幾下琴弦,先製造了一點氣氛,按照朱悅講的,自己加油添醋朗聲道:「首先,大丞相圍攻瀛州城,攻勢不痛不癢,還送了我十萬支狼牙箭,所以這第一句點評,叫做:『其縮如龜』!」

城頭上所有宋軍又都大笑起來,李延渥也跟著帶領大家叫著「其縮如龜!」。韓貪狼一時臉色一陣青一陣紅,氣得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只是大罵:「臭小子,你放屁!」不過宋軍的聲音更大,把他的叫罵聲給壓了過去。

 

「再來,神龍見首不見尾,今天才看到大丞相尊容,也從沒見大丞相身先士卒,親臨前線,更別說浴血奮戰了,所以第二句點評叫做:『膽小如鼠』。」宋軍馬上又跟他不停叫著「膽小如鼠!」此時蕭太后反而快要笑出來,韓貪狼的戰法她也清楚,可是從柴青城口中講出來,就是沒辦法生氣。但她也不做反應,心中盤算著,韓貪狼手握重兵,這幾天攻打保州,莫州,瀛州沒打下任何一座城池,已經損失四分之一人馬,理應究責。可是呢,就自己與韓貪狼的關係,實在也不好講他,講重了萬一翻臉不好,講輕了,他也不當一回事。如今帶著兒子親征,韓貪狼這第一仗就一塌糊塗,契丹貴族們私下都有些意見,讓柴青城講講他也好。雖然這樣會讓韓貪狼在全軍面前丟了顏面,但是如果韓貪狼不把螺絲轉緊,只怕接下來打的糊塗仗會讓全軍一敗塗地。

 

「還有,這南門的營寨,在下隨便點一把火就給燒了,所以第三句點評叫做:『燒光如火』,你說我講的對也不對啊?」宋軍馬上又跟著大喊「燒光如火」,邊喊邊笑,韓貪狼這三天攻城,彼此互有勝負,南門城寨燒光了,但人員損失並不多,顯示調度也得當,韓貪狼唯一倒楣的,應該就是遇上了墨家這群人吧? 

 

「夠了!你住嘴!我這是兵法,你懂什麼?我們彼此互有勝負,再給我三天,我肯定破了你這鳥城。」韓貪狼狼有點急了,深怕蕭太后信了柴青城的挑撥,連忙回頭對蕭太后說道:「啟稟太后,微臣的用兵之道您是知道的。微臣忠心耿耿,天地可鑒。這混帳墨家兵者就只是一張嘴挑撥離間,內心陰毒之極啊!」

蕭太后聽了,仍是笑而不答,這反而讓韓貪狼更急了。

 

當然,蕭太后也不是真要為難韓貪狼,除了讓他究責之外,也是撇清責任。南征不順利,並非蕭太后的決策不對,而是韓貪狼誤事。至於是否會損傷到韓貪狼的威信?他的威信是我蕭綽給的,他要是能兢兢業業表現好,隨時要給他威信還不簡單?所以,重要的是不能損及自己的威信,只要自己權勢還在,殺伐決斷在手,啟用誰貶抑誰都是我說了算。

反之,失去了權勢,蕭太后母子倆都會喪命,這可是一點都不能大意的。

 

可別說這是蕭太后自己亂想的,遼國開國皇帝耶律阿保機的皇后述律平,在阿保機死後以皇太后之名攝政,立次子耶律德光即位,原本的皇長子耶律倍只能出逃到中原,由後唐保護支持。耶律德光逝世之後,述律平仍然攝政,此時出逃的皇長子耶律倍的兒子,也就是述律平的孫子耶律阮在後唐的支持下自己稱帝反叛。皇太后述律平派自己的小兒子耶律李胡,算是耶律阮的叔叔去征討,不幸做叔叔的耶律李胡戰敗,耶律阮以勝利者姿態成為契丹正統皇帝,殺了一干貴族,軟禁自己的奶奶皇太后述律平直到她死。這耶律阮不是別人,正是蕭太后丈夫遼景宗的父親。也才前朝的事情,她也見過被軟禁的述律平的慘狀,心下賭咒立誓,絕不能步上述律平後塵,兵權與政權一定要牢牢握在手裡。

 

此外,還有更深一層原因,在自己丈夫遼景宗逝世前幾年,蕭太后的父親魏王兼尚書令蕭思溫,在打獵的時候,遭到刺客暗殺,至今都還沒找到兇手,顯然契丹貴族仍然有野心家潛伏著,不知道何時會對自己與兒子遼聖宗出手?

 

「講到這兵法嘛,大丞相確實用兵如神,那麼這第四句,我就不改了,原封不動送你『不動如山』,如何?」雖然韓貪狼反駁叫囂,柴青城也無所謂,畢竟平常在京城走動,見慣了王爺與富家公子們酒後互罵互毆的場景,而且天香堂的麻大李元昊更是脫韁野馬一匹,就這叫罵虛張聲勢的級數,他還沒把韓貪狼放在眼裡。

 

韓貪狼這才昂首挺胸,回答道:「兵者這『不動如山』我就收下了。對於這不動如山,我可是頗有心得,你那些陰謀詭計我已經都看穿了,你洗好脖子等著,明天就踏平這座鳥城,砍了你的人頭!」

他也是熟讀《孫子兵法》的人,知道不動如山指的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動,軍紀嚴整,陣型如同岩石一般,無法撼動,因此才會收下來又借題發揮。韓貪狼旁邊有副將帶著兩個女真人,牽著他胯下座驥的韁繩,就算不懂馬的人,看也能看出韓貪狼騎的是一匹異常名貴的千里馬。這匹馬高大漂亮,有著長長的鬃毛,身體是黑色的,可是映著陽光看起來,是紫色的。這種馬的名稱叫做「颯露紫」(讀音:薩),唐太宗召陵六駿中也有一匹馬叫做「颯露紫」。「颯露」兩個字是直接將中東或者印度的語言保留不翻譯,是獅子的意思。

 

儘管契丹人懂馬,不過千里馬也不是隨便養就可以的。我們講千里馬,乍聽之下覺得這馬很厲害,但是如果我們進一步理解,會發現千里馬是一匹「見不得其他馬跑得比我快」,心胸狹窄,個性傲驕又不服輸的馬,一點也不是乖乖牌,這種馬不好養。怎麼說呢?如果牠不喜歡騎著牠的人,要嘛就意興闌珊隨便跑跑,要嘛就是沒事噘蹄子摔你下來,所以其實是有危險性的。一般契丹貴族,會找抓來的女真人奴隸養馬,讓養馬的女真人跟馬吃睡都在一起,這樣子千里馬就容易駕馭多了。所以韓貪狼這匹馬,才會有兩個女真人牽著,以免牠一時脾氣來了亂跑亂踢,造成麻煩。

 

據說這匹「颯露紫」是因為韓貪狼的戰功,太后賞賜的,名貴之極,是數十萬匹馬中才有一匹的頂級超跑,比起幫遼聖宗,蕭太后拉車的白蹄烏,單一匹颯露紫,換八匹白蹄烏還有餘。這匹颯露紫他牽出來,除了顯擺自己恩寵超過所有將軍之外,也是擺明了說,真正契丹戰神在此。顯然他所言不假,如果不是遭遇到墨家人守城,以他打仗的本事,應該早就拿下瀛州城了。

 

讓韓貪狼發表完意見了,柴青城站起來搧了搧摺扇,故意懊惱道:「唉呀!你先聽我把話說完嘛…真是,雖然大丞相都收下了,我還是跟大家講講我對『不動如山』的見解。」踱了幾步,轉個身,回頭又朗聲說道:「這小小瀛州城兩千五百人,用了五萬人攻打,損失四分之一,然後又給燒了寨子,延誤了大軍南下的進度,上回到驛館亂抓宋使,結果逼宋使只能燒了來遠城大橋逃命,導致高麗戰局崩潰…。」

「可這大丞相的寶座仍然穩穩端坐著,沒見到絲毫懲罰,這不是『不動如山』還能是什麼呢?」

宋軍馬上又見縫插針,不停大喊:「丞相寶座,不動如山!」

 

這句話真的教訓到了韓貪狼心坎上,卻也分毫不差地把太后理應斥責韓貪狼的話都說到了。更糗的是,韓貪狼被柴青城用話設了套,自己先收下了「不動如山」,現在除了氣到發抖,別的什麼也都不能做,連罵柴青城放屁都不行,因為自己剛才已經驕傲自豪地說出了自己乃深深懂得「不動如山」的精髓。同時,說不出話來也是因為他冷汗直流,為了對蕭太后盡忠,他早把契丹貴族都得罪光了,現在日夜都需要重兵保護,還安排替身來蒙騙刺客,如果失去大丞相寶座,只怕立刻死無全屍。

 

朱悅有特別交代,要柴青城只損將軍,讚美太后,千萬別把蕭太后一起損下去。這方面算是朱悅多慮了,柴青城只要見到了美女,嘴上只會有甜言蜜語,即使這美女當他面前挖鼻屎,他也認為是美的。目標是離間契丹將軍與韓貪狼的關係,只要把嫌隙擴大,或許圍困瀛州城的契丹軍隊就會各自保留實力,變成一盤散沙。柴青城罵得韓貪狼灰溜溜地,恨不得跪在蕭太后面前請死罪,無奈人在陣前,不能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所以才沒跪下,只是自己擔心得雙腳發軟。

 

覺得這個有意思的墨家兵者說夠了,也該開打了,蕭太后英姿煥發地說道:「墨家兵者,想吻就讓你吻吧!我們契丹人最敬重猛士,你有本事在我們契丹猛士進攻下撐過一天,我又何嘗不能獎賞你呢?」接著轉身左右看了一下列隊的契丹將軍們,厲聲道:「哪時候開始進攻我們自己決定,進攻戰場統帥由大丞相負責,都督各路兵馬。」

交代了任務,她轉過身來,先是笑意盈盈地看著柴青城,突然神情一變,不懷好意地「鏘…!」一聲拔出了寶劍,由於用上了金剛指力,寶劍在手中仍然悲鳴不止。她運勁豪邁地將寶劍投入地面,三尺長劍一半沒入土中,突然又如冬天的太陽般,在冰天雪地下帶來溫暖,綻開明豔的笑容說道:「你要是贏了,我就策馬在這裡,憑你有本事下城來吻便是!」

 

蕭太后想明白了,攻打瀛州城多少天並不是重點,如何能維持自己威信才是第一要務。韓貪狼該挨的罵,剛才墨家兵者已經損過他的了,但他對內政,權謀,還有貴族之間的權力平衡非常重要,就再把他提起來吧?重用漢人出身的韓貪狼也是要讓契丹與中原的漢人看到遼國朝廷廣納賢才的用心,雖然契丹貴族不滿,權且算作是招納賢才的副作用吧?現在先做做死磕瀛州城的樣子,當作是南征中原的熱身,至於勝負,責任由韓貪狼去扛。更何況墨家兵者用一座城池來換一親芳澤,即使輸了,也無損契丹第一美女的面子。

 

「太后要在這邊待多久就待多久,只是兵貴神速,妳我兩人在這小小的山城纏綿久了,也不知道是否會壞了太后的大事?」

「且說這戰場上拼死的都是契丹將軍,勝了功勞都歸大丞相,敗了得自己摸摸鼻子吞下去,大丞相跟我一樣是漢人,這『不動如山』的決定,太后還得三思啊!」

 

柴青城這樣說,有如一滴水滴入了契丹將領這個混濁的池塘,很快地起了一圈圈的漣漪。蕭七殺本來就不聽韓貪狼的,現在韓貪狼被指派為戰場總指揮,他心裡面第一個不服,只是不好當面發作。加上柴青城這漣漪的推波助瀾,他更認為,如果出力幫忙打下這城池,功勞都算是韓貪狼的,兵力損失還得算自己的,實在太不划算了。兵貴神速,自己還是先繞過瀛州城,衝到黃河邊上,搶得首功才是正確。

 

蕭破軍本來是都聽韓貪狼的,但是契丹軍內規,戰爭開打就不會給將軍補充兵力,自己已經損失三分之一兵力,再幫韓貪狼打瀛州城做沒意義的損耗,只怕打到黃河邊上的時候,手上已經沒有可用之兵。如今自己戰功最高,已經連破兩座城池,太后與皇上都沒賞賜,不如機靈點,演個戲就好,韓貪狼自己的爛攤子自己解決。

 

此時貼身太監已經將蕭太后的坐騎的韁繩遞給了太后,她也是騎著一匹千里馬,全身毛捲捲的,也是黑色,雖然不知道契丹人如何命名,但是如果就外型而不管毛色的話,與唐太宗譽為神馬的「拳毛騧」(讀音:蝸)頗為相似。拳毛騧能跑,耐性很好,而且脾氣沒有颯露紫那般暴躁驕傲,所以太后自己就可以駕馭,不用安排女真人在旁邊牽著。

「謝謝兵者好意提醒,我心意已決,就不用再多說了!」說完,翻身上馬,策馬回頭就要走。左右護衛從太監手裡接過了石灰粉匣子,在寶劍周圍一丈方圓灑了一個大圈,也把劍鞘放進去。

走了幾步,似乎想到了甚麼,側身回頭冷冷地說道:「明天過後,不要說是敲響銅鑼,我軍鐵騎會踏平這座小城,如果你幸運沒有死在亂軍之中,我也會親自用這把劍送你一程!」

 

「且慢!太后這一走,只怕在下魂魄也跟著妳走了,」柴青城坐下彈琴,譜了一曲「鳳求凰」,隨著琴音唱道:「『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太后可留下信物給在下,以免在下一顆心都在太后身上,誤了鎮守瀛州城的大事,那麼太后也勝之不武啊!」

常人可能會覺得這柴青城這傢伙真是癡心瘋了,怎麼如此無賴,死纏著蕭太后,還彈情歌哀求信物呢?更何況太后都說了,城破之後要親自斬了他,難道他就一點都不害怕嗎?

 

蕭太后聽了並不氣惱,又掉轉馬頭回來,從懷中取出一方絲巾,交給了左右護衛,一箭射上城頭來。不知道為什麼,本來冷若冰霜的她開心笑了一會兒,才說:「你這無賴,贏不了我承認也就罷了,還來騙我一方絲巾?」

「也罷,刀劍無情,兵者好自珍重。」

話音未落,人已策馬奔馳,留下手中拿著絲巾的柴青城仍在癡癡望著她的背影。就算東門城下的寶劍寒光四射又如何?柴青城似乎認為,比起被大宋皇帝下詔毒死,能讓絕世美人揮劍兵解,是最適合他這長安少年的死法了。

 

雖然貴為太后,從丈夫死的那一天開始,她的感情世界也就是隻籠中鳥。所以,雖然契丹軍隊上下對於這無賴的墨家兵者咬牙切齒,唯獨蕭太后反而覺得這無聊的兵者癡得可笑,也癡得可愛。本來鎖上的,對於死去的丈夫遼景宗的回憶湧上心頭,再也不是那麼苦澀,痛苦,又回到了少女心的甜蜜。策馬狂奔只是不想讓大家看到自己的眼淚,應該是高興多於悲傷吧?

 

由於契丹將領心裡各懷鬼胎 又對韓貪狼不信任,甚至認為他只會打糊塗仗,所以當天下午,蕭七殺那面寫著「凜」字的帥旗離開了戰場,大約帶走了五萬人馬,其中應該大多數是騎兵,因為騎兵留下來攻打瀛州城不會有功勞。柴青城提點韓貪狼也是漢人,故意讓作戰的將士們心中產生了胡漢的分別,也讓現場指揮的許多契丹將領心中產生了不滿。將戰場設定在蕭太后心中,似乎有了效果,暫時瓦解了契丹軍隊的凝聚力。人都說,打仗抓賊親兄弟,無法彼此信任就無法打仗。此時,蕭太后如今已經被導引到權謀考量,而不是以戰爭勝負為第一,契丹軍隊就算個個咬牙切齒不滿墨家兵者跟蕭太后陣前曖昧,卻也不想為了只有「威」而沒有「信」的韓貪狼賣命。畢竟他平日主掌內政那種高壓寡德的態度,大家都只想出他洋相。

 

「麻二哥,你這脫稿演出,只怕要害慘了我。」回到校場上的大營,朱悅拍了拍柴青城的肩膀嘆氣道:「不是說條件是要蕭太后在攻不下這城池情況下,就繞過瀛州城嗎?」

「現在我就沒有把握說,蕭太后是不是會跟我們死磕到底了?」

 

「這個嘛…小柴柴我見到美人,就沒辦法控制自己,不過以我對於女人心的經驗來看…」柴青城一臉神秘地說道:「別的我還不敢跟你賭,但就女人心這回事,我可以跟你說,蕭太后頂多攻打三天,最遲第四天就會走。」

 

獨孤漠一臉微笑地打量著朱悅說道:「幸好這一親芳澤的餿主意是麻二哥自己脫稿演出,如果真是小烤鳥你的想法,我還真想讓你嚐嚐大內『鷹爪破腦』的威力。」

朱悅連忙拉著獨孤漠的手,以免她繼續放狠話,讓柴青城等一會兒拿來笑話自己。讓契丹兵再攻打十天他也認為能應付過來,要是激怒了獨孤漠,自己還真的不知道該怎樣解決呢!

 

「小醫者,我看蕭太后那女人個性強硬,如果真的瀛州城這釘子拔不下來,那你是從何確認,她願意放下自尊心認輸放過我們呢?」李延渥雖然不怪柴青城用瀛州城來換一個吻,但是看的出來頗為擔心。剛才士兵們似乎因為吃了蕭太后豆腐,又在陣前羞辱了韓貪狼,士氣大振,並沒多去想別的,只有李延渥身為守將,一顆心懸在那邊,還是掛念城池的安危。

 

柴青城甩開了摺扇,一手拿著蕭太后的絲巾,微笑道:「醫者,詭道也!」

「女人心裡面不外乎兩件事,其一是愛情,其二是兒女。」

「關鍵是,我們只要暗示她,這次南征是她要幫寶貝兒子打天下就可以了。」

「為母則強,她這麼拼命,還不就是為了死去的老公還有乖巧的兒子嗎?」

 

這樣一說,朱悅想起了自己的母親謝氏,再大的羞辱也承受下來,不就是為了自己嗎?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這樣我就明白了,我那媳婦打從生了兒子,家裡面就是兒子最大了,只要是為兒子好的事情,上刀山下油鍋也去做。」李延渥猛點頭,顯然這事情他不止感同身受,應該還有深刻體悟。不過想起了城上仍有重要的事情得處理,又連忙說道:「不好!契丹軍就要開始攻城了,我怎麼還在這邊磨蹭?該怎樣鋪陳讓蕭太后放過瀛州城,就再勞煩兵者與醫者,末將先告退了!」

 

營帳外猴魯搓著雙手走進來,後面跟著他兩個兄弟,見到了朱悅馬上雙手握住朱悅的手,哀求道:「小朱老子,有件事情不知道能不能請你幫忙?」

 

「如果我能力所及,當然盡力幫忙了,」朱悅一頭霧水,問道:「你先說說看是甚麼事情這麼著急?」

 

「前些天晚上火燒營寨的時候,遇到了十幾個我們完顏部的族人,都是被抓來養馬的。因為時間緊迫,沒辦法跟他們講太多,但是他們都希望能逃出來平安回到完顏部落。」猴魯一口氣說了出來,應該是想了很久,以至於沒怎麼因為漢語不靈光而卡住。

 

「那天你怎麼不順便帶幾個出來?」獨孤漠畢竟當時身在現場,比較清楚狀況:「我們的馬匹算起來,先救四五個出來沒有問題呢!早跟我說我也可以幫忙啊?」

 

猴魯搖搖頭說道:「不…不能救四五個出來,要一次救全部出來。」

「逃走了一個,其他的人都會被處罰,所以不能只救四五個,這樣子其他人都會被鞭打,餓肚子,關起來。」

「所以,小朱老子,是不是可以想想辦法救他們出來?」

猴魯這要求在當前可以說是強人所難,韓貪狼營寨被燒,現在雖然全軍都在南門外,可是戒備森嚴,還不知道該怎樣接近?而且,契丹軍隊隨時都會發動進攻,要去救出十幾個女真人,對於謹慎的朱悅來說,這太過於冒險。但怎樣拒絕猴魯呢?於私,他救過自己一命,於公,他們幫忙守住了蕭破軍的突襲,雖然身為將軍不能把情義放在決策中,可是,這小小的危城要能守住,情義這個羈絆可以說是除了恐懼的壓力之外,最能維繫大家團結的心理因素了。

 

「這恐怕有點困難,我們還是先上瞭望台看看吧?我想想有沒有辦法可以做到?」朱悅也不敢打包票,但也不能隨口就推辭,就算要拒絕,也得想過全局之後再來跟猴魯好好說明。既然這樣,他領著一行人上了瞭望台,放眼望去,四面的契丹軍隊黑壓壓密密麻麻的,光光看就覺得噁心加腿軟。而且韓貪狼為了要能突破攻城的困境,硬是趕造了十幾部小型的石砲,雖然威力不大,但是也有可能轟垮城門與城牆。瀛州城牆雖然不高,可是這種小型石砲還是沒辦法把石頭扔過城牆,顯然契丹的工程兵還沒有製造大型石砲的能力。四面的契丹軍並沒有設立營寨,而是直接紮營露宿,但這不一定表示他們不會久留。契丹軍隊與宋軍不同,他們習慣餐風露宿,即使沒有好的休息環境,也無損戰鬥力,反而宋軍比較需要安營紮寨,走越遠戰鬥力就越低。

 

遠方的夕陽餘暉映著雪景,朱悅拉著獨孤漠的手,見獨孤漠望著美景出神,也不打擾。似乎美景總是在危機時刻才出現?上次逃出君子之道的時候,也是彩霞滿天,現在受困孤城之中,天邊的落日依然壯麗無比。可能是,平日都沒有好好珍惜片刻的相聚,任時光悄悄溜走,總是在陷入困境的時候,才驀然回首,想要伸手抓住片刻的美景。這就是獨孤漠說的,剎那最為傷情吧?

 

猴魯倒頗有耐心,一直等到獨孤漠轉頭詢問他有沒有跟族人約定信號時,才開始講話,他回答道:「臨時沒辦法講跟他們講太多,只是說,兩道狼煙是三更去接應,三道狼煙則是四更。」

「你們看今天南門契丹軍隊的馬匹都在遠遠的河邊,而且看管不是很嚴,如果要逃跑的話,是不是今天最適合?」猴魯眼力好,一下子就找到了自己族人的所在,手指著遠方那些馬群建議道。

 

「小烤鳥,看樣子只能冒險賭一把,如果契丹軍隊認為我們今晚不會出城的話,我可以帶三兄弟過去接應。」獨孤漠看著遠方河邊的女真人與馬匹,繼續說道:「我是這樣想的,因為蕭七殺可能已經離開戰場,蕭破軍不會是我的對手,那麼如果只是接應逃跑的女真人,應該沒有很難。」說完,微笑看著朱悅,徵求他的同意。

 

朱悅了解獨孤漠,這種時候只能幫忙她把整個行動準備到周全,畢竟她都開口了,只是做球給自己,尊重一下而已,拒絕不了她的。他也只能動用墨家能動用的力量:「西邊的蕭破軍陣營看起來似乎不是很積極備戰,這樣好了,我們今晚也請義耳幫到樹林裏面設伏,為了避免還有甚麼武功高手出現,我也問問阿青,看他能不能陪著一起去。」

想好了計策,就剩下甚麼時候進行這個「搶救女真大兵」的行動了?

「至於何時行動,這樣吧,猴魯你等一下就放狼煙,四更天接應。這事情不要跟任何人說,就算李將軍也不能說,我擔心城裏面會有內應。」

 

獨孤漠高興地拉著朱悅的手,說要去找阿青問問看是否可以一起出城搭救女真人。朱悅就是擔心她這種性格,想盡力幫助別人,可是就沒怎麼在意危險,奮不顧身拚勁十足,如果阿青能一起去會是最好,比較有個照應。連續偷營兩次,會成功嗎?他現在認為,韓貪狼應該會採取嚴密防守的策略,因為任何損失對他而言都會成為笑柄。

 

****

 

阿青來到宜修的榻前,餵她喝完了藥,一下子整整她的被子,一下子坐著,一下子又站起來走,宜修看他如此怪異的動作,招手叫他過來坐在床邊,拉著他的手問道:「你是不是有事情要跟我說?怕我生氣?」

 

「…晚一點的時候,我想跟漠姐姐去偷營,兵者要我跟妳商量,但是我不知道怎樣商量?」阿青點頭尷尬地說道:「晚上還要吃幾回藥,如果我不在,叫別人半夜來餵妳也不方便。」

 

宜修看著阿青一付不知該如何是好的表情,心裡也覺得好笑,個性是沒辦法強加改變的,只怕這輩子也不太可能聽他講甚麼甜言蜜語了。自己總是認為,好的男人像沉香,黑黑醜醜的一塊木頭,甚麼味道都沒有,可是燒了之後,滿室清香,三日不散。可是女人心啊,難免還是會想要這男人能講些情話,多一些溫柔…看著他為了渡真氣,有一些頭髮都白了,為了他這種癡傻,心裡面也有許多不捨。這世間絕少有男人如同自己心裡面想像的那樣,要溫柔就溫柔,要專情就專情,要有成就就有成就的吧?要求太多,是不是自己幼稚?還是說,這些事情男人都可以做到,就看自己怎樣調教?

 

「這幾天我也想清楚了,你是真的對我好,但人就是老實,琢磨不出來女人要甚麼?」宜修微笑著說道:「成天照顧我,餵我吃藥,這樣是成不了將軍的,只怕連個糧草官都當不好。」

阿青仍然靜靜聽著,也不知道是不是聽得懂宜修嘰哩咕嚕講這麼多話?但他愛聽,所以也就微微笑著沒插嘴。

「小時候娘在村塾裡,每個人發了一根小竹竿,要大家想想看能拿來做甚麼?」

「我們女孩子想得多了,有人說可以做笛子,有人說是掃把,有人說可以當教鞭,籬笆…。」

「你就第一個站起來說可以做劍,第二個男生說做刀,第三個說是劍,第四個又說是刀…弄半天,小男生腦筋裡面只有刀跟劍,其他的空空如也。小時候腦筋裡面只有刀跟劍,你想想看,長大了還能多出甚麼來?只怕還是刀跟劍吧?」

 

阿青苦笑著說道:「我都忘了有這回事了。妳怎麼記這麼清楚?」

 

「你是我的劍童,你的事情我可是一筆一筆都記得清清楚楚。我也早就知道你八成都忘記了,只是沒事無聊時自己拿出來翻一翻,回味回味而已。」宜修抿了一下嘴唇說道:「漠姐姐把朱公子調教得好,你得多跟朱公子學習,凡事要跟我商量。」

說著,把阿青拉過來,在他臉頰上吻了一下,在他耳邊輕聲說道:「去吧,自己小心點,我等你回來給我餵湯藥。」

宜修沒管阿青的表情,又自顧自說了一堆話,等宜笑過來接替了阿青的工作,才放他出門去。

 

對於女人而言,如果選擇了一個愛自己的男人,就算他那個笨拙的愛無法滿足自己想要的那麼多,可是,是否我們能放下我執,用自己的方法來愛他呢?宜修一直想著,娘說的真對,男人腦筋就是不好使,拿到了竹竿就只想做刀劍,就算妳告訴他可以做笛子掃把,他想了一想還是回去做他的刀劍。所以,如果要讓這死腦筋的男人當上大將軍,那麼,宜修心理面反覆琢磨著,可能只得靠自己多用心,盡量往大格局去思考了。

 

夜裡,阿青與獨孤漠帶著猴魯三兄弟偷偷開了西門,一行人迅速往黑夜的樹林奔去。

台長: 白目族長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