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3-06-01 00:00:00| 人氣3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林甄:療癒,平凡人間的英雄之旅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小檔案:

    林甄,科技大學退休講師,熱愛身心靈的探索學習和花草植物,堪稱「花癡」。目前是瑜伽老師、芳療老師,從練習瑜伽開始自我療癒的旅程,聽從內在聲音,一路玩耍,終於讓自己在年近六十時候,享受童年快樂。

親愛的創作坊大小朋友您們好:

    還記得嗎?曾經20222月的春節時候,和大家分享,我如何從大學中文系老師,一路學習瑜伽、氣功、催眠,並於2008年開始學習芳療,斜槓成身心療癒的追尋者和陪伴者。

        1.疼痛,渴望療癒

    這段人生之路的轉向,和我的成長歷程與教學生涯有著緊密的關聯。我兩歲多時父母便離異,由爺爺奶奶撫養長大。爺爺是深受日式教育的小學校長,管我很嚴,經常用台語數落我「沒路用」!奶奶脾氣也不好,飇起氣來順手就會抓起菜刀嚇人。我很小就學會生火燒竈、抹地、洗衣,小學五年級開始做飯燒菜。手忙得像阿信,心裡滿是單親孩子的孤寂與自卑。還好,有一院子的植物和一屋子的書陪我。

    記得,八歲那年,有一天爺爺不知道為什麼又暴跳如雷,嚇得我躲到後院,蹲在地上一直哭。也不知哭了多久,我抬起頭,看到眼前一欉繁茂的植物,淚水突然止住,心裡想著:「人生怎麼這麼苦啊?」我擦擦眼淚,告訴自己:「我要用微笑減少這個世界的痛苦。」

     從那時候開始,我見到人,嘴角就經常掛著微笑。之後,生活中孤寂的我躲進了文學的世界,慢慢變成了一個傷春悲秋、葬花泣淚的浪漫文青。父親在我七歲時再娶,後母就像童話裡的後母,禁止父親回來看我。大概是潛意識想逃離爺爺的家、躱開可怕的後母,我研三便和大學、研究所都是同班同學的前夫步入禮堂。沒想到,婚後剛懷上身孕,公婆卻遇到財劫,經濟一下變得困窘。幸好研究所一畢業,幸運找到教職。

    19909月,我開始教書,學習如何當老師、孕養腹中的孩子,同時和落難的公婆一起生活。婚前的我,為了逃避現實,一直躲在文學縹緲的雲端;公婆財務上的鉅變,卻逼使我落下地來,面對月月得錙銖必校的困窘。還好,童年阿信般的錘鍊,賜予我柔韌堅毅的特質。新生命的來到,就如淒風苦雨中從烏雲間隙透出的陽光,為全家帶來希望與歡樂。

    那個懷孕前只有41公斤纖弱瘦削的文藝少女,在一年內,迅速切換為人妻人媳人母人師四重角色。這個改變,是比單親生活更嚴峻的挑戰,讓我體驗到人無可估量的生命潛能。現實生計,驅動前夫和我一起並肩奮鬥,陪著公婆突圍,把生活慢慢安定下來;老二和老三,也接連在婚後的六年內相續報到。然而,公婆心中傾家蕩產的傷痛一直沒有平復,尤其是婆婆,失去所有財物的憾恨、憤怒與悲傷,常常化成刀鋒利劍在和我同處之際漫天揮舞。我可以體會她內心的苦楚,但那股巨大的負面能量,卻一直把我往外推。我想逃、想躲閃,每次要進家門前,總要在門口先深呼吸三次,穿上心理能量的防禦衣,才敢進門。

    還好,我任教的學校----新埔工專(現在的聖約翰科技大學)成了我的避風港。在台中長大的我,和大海相隔迢遙。從沒想過有一天會來到這北海岸的世外桃源,而且一待就是25年。這裡有一望無垠的海景,許多教室都能望見台灣海峽;海面上來來去去的大小船隻,襯著藍天白雲,宛若一個個白日的夢幻。黑沉沉的夜幕下,抓小管的漁船,瑩瑩點點的光照,沿著海岸串成一條美麗的珍珠項鍊。

    有一次課堂小考,我在教室裡轉著圈圈踱步,忽然看見一道彩虹跨海橫空而出,我狂喜地大叫一聲:「彩虹!」孩子們被這劃破寧靜的聲音嚇著了,抬起頭費解地看著我。我也愣了一下,隨即激動地說:「你們轉頭看,海上有彩虹。幸福吧,彩虹陪你們考試!」

    學校成了我的海角樂園,每回到學校,就是一趟大自然的朝聖之旅、站上講台,就是一個詮釋經典內蘊、淨化心靈的療癒。更幸福的是,學生們很可愛。雖然他們在課堂上不見得專心,可是不知為什麼,也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很多孩子會在課後來研究室找我聊心事。從和爸媽的相處狀況、單親問題到經濟困境、感情、人際關係,問題五花八門。起初,我專注地傾聽,在能力範圍內,盡力給他們陪伴引導。當時校方正好成立教師成長團體,請學生輔導中心為老師們開設一些和心理諮商輔導相關的課程。我在那些課程中收穫不少,也對諮商輔導的領域興味盎然,開始涉獵身心靈的書籍。         2.瑜珈,引領追尋

    2000年,我教書十年,最小的女兒將近四歲,家中經濟狀況也逐漸好轉。但是,和公婆之間幽微的情結以及為了家計超時上課的疲累,在身心上開始出現一些症狀。失眠、緊張、焦慮,全身緊繃、腰酸背痛。心房期外收縮、視網膜破裂,有次肺部發炎指數飆高到被要求住院治療。

    有一回,腰痛到沒法走出家門上課。那段時間,前夫幾乎每週要帶我去中醫診所做一次推拿。我知道自己積壓太多情緒,不時在身心靈的書籍中探索,試圖找尋出路。只是,文字上的心智思維,似乎未能發揮太大的作用。不過奇妙的是,每當字裡行間出現「瑜伽」,這兩個字就像鼓棒般敲開我心中一條玄秘悠遠的小徑。那種觸動神秘而美妙,如同看到彩虹般驚喜。

    為了挽救即將崩潰的身心,我決心去學瑜伽。試上了好幾個老師,終於在救國團找到了啟蒙老師----何似蘭。23個年頭過去了,第一次上課的感受仍然銘印心中。那一次課程,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寧靜祥和。第一次,有人用安定和緩的音聲引領我調整呼吸、伸展身體、把感官收攝回內在。整堂課,就只是安靜地和自己在一起。現實生活中所有的紛擾壓力,全然消失無踪。我很詫異,竟然有這樣的上課方式,並且在心上許了一個願:「我也要成為這樣的老師!」

    就從跨入那個教室開始,我幾乎沒缺過一堂課。瑜伽把我帶上一條重新認識身體、連結身心靈的道路。在持續不輟的練習中,我的身體開始經歷一連串自然療法必經的好轉反應。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回尾椎痛到舉步維艱,但我仍忍痛上課,只是更加小心地覺知痛處的狀態。我相信何老師的瑜伽動作非常和緩,而且著重的是呼吸和動作之間緊密的覺知連結,絕對不會導致肌肉骨骼的傷害。我意識到這是國中騎腳踏車摔倒受傷的病灶正在被氣血逐漸打通療癒的好轉反應。憑著這信心,無論身體狀況如何,我堅持著每週一次的瑜伽課,也為自己留下一段身心連結對話的時空。終於,瑜伽大大改善了我的睡眠品質,止住身體健康急速下滑的頹勢,不需再靠推拿緩解。現在回想起來,真是感恩內在智慧的引領,讓我在療癒之路,選擇了以瑜伽作為起始:先修復身體,覺察呼吸和身心的關聯。這使我能更自覺的去連結靈性導航系統,走向認識自己、重建生命的道路。

    之後,又歷經幾位瑜伽老師的指導,也在梅門李鳳山師父門下練過平甩功、養生氣功,學習養生保健的基本觀念。而後,2005年,機緣巧合,我遇見恩師----佘雪紅老師。當時佘老師的教練場和救國團、中華瑜伽學會合作,共同開設瑜伽師資培訓的課程。我是在救國團上洪熙娟老師敘事治療課的休息時間,發現這個招生訊息。心中的鼓聲再度響起,於是,興沖沖打電話給佘老師,走上成為瑜伽老師的圓夢之路。

    那個階段的我,一直吸引學生來到我身邊。有時一下課回到研究室,一群孩子排排坐等著我。一兩個有狀況的孩子,更是只要我有課,就會來報到。在家裡,我也會接到不同學生的求救電話,訴說他們不肯在人前曝光的心事。只是,在陪伴這些孩子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常常無法真正同理他們;親和的表面下,隱藏著批判與嫌惡,有時也缺乏聆聽的耐心。

    我覺察到自己的內外不一致,既困惑又惶恐,更不知該如何協助他們解決難題。然而,他們需要我的陪伴,緊抓著我。我感覺自己都快滅頂了!只好更努力地閱讀身心靈的書籍,報名義務張老師的培訓課程,還去參加福智的《菩提道次第廣論》研討課和王天興老師的一系列身心安頓課程。不管是音樂治療、藝術治療、敘事治療還是心理劇……只要有空,我就報名。   

    孩子們對我的信任與交託推動著我不斷向內探索。好長一段時間之後,我才明白自己的內心世界傷痕累累,內在有一個強烈渴望愛、需要愛的小孩。原生家庭與成長歷程強烈影響著我!而那一路被載入心識,確信不疑的信念與被潛意識收藏的負面情緒,正是顯化命運的主宰。然而,要直面往昔的傷痛、發現自己愛的匱乏,以及領悟自己在關係中帶給別人的傷害,需要莫大的勇氣。如果不是碰到那些把我當救生圈的孩子,我可能一輩子都沒有機會追根溯源,療癒傷痛。         3.整合,擁抱祝福

    幸運的是,佘老師的瑜伽師資培訓找來了花精、中醫、塔羅、占星、內在兒童整合、內觀、人格九型、解剖學、復健等身心靈領域的老師為我們上課,並且親自開設兩年心法課程,把身心連結的方式,一回回在身體的伸展與體位法練習過程中,引領我們體會覺知。我才驀然覺察,自己過往所知的身心連結,只停留在表象的層次。

   「當你無法做到某個體位法的時候,會有什麼想法和感覺?你會羨慕旁邊的同學可以做到,會因為自己做不到而滿心挫敗,責怪自己嗎?」 有一次,老師提問。接下來的提醒,讓我好驚訝「我們其實可以疼疼那無法扭轉到某個角度的腰,或盤不起來的腿。告訴他:『親愛的,辛苦了!是我讓你太過勞累,讓你這麼緊繃僵硬,謝謝你為我的付出,請原諒我的疏忽,我愛你!沒關係,我們慢慢來。』」

    這是我從來不曾想過的方式。在那之前,如果我做不到,心裡會對做到的同學既羨慕又忌妒,同時夾雜著對自己不滿的失落與挫敗感。這個心態,曾經讓我因為逞強,一度練到兩條腿後側嚴重瘀青。老師大概怕我們忘記,經常問我們:「當你身體的某個部分酸痛、受傷,不舒服的時候,你要怎麼對他說話?」接著便示範如何和身體對話,並說明身體某個部位的疼痛和心靈狀態的關聯性。我從一開始害怕被點名回答,每次都想逃離現場,到慢慢學會了,跟上了。

    就這樣,一次又一次的練習、感知和領悟,我終於明白自己為什麼在佛學班待不下去,為什麼無法真誠面對前來求助的學生。因為我連自己身體的傷痛都不知如何疼惜撫慰,也還沒學會「接納自己的不足,原諒自己的錯誤」。

    「慈悲」對當時的我而言,只是一個語詞,一個心之所向的境界。不過,光是這個領悟,就足以讓我在面對來求助的學生時,可以接受自己只是一個靜靜的觀照者而不是一個救生員,不用急著跳下水去拯救他們。很多時候,學生需要的不是解答或實際的幫助,而是接納、支持與陪伴。我想到孔子說的「修己以安人」----把自己身心安頓好,就是孩子最好的陪伴者。

    這層領悟轉化,以及瑜伽體位的鍛鍊,讓我身心狀況愈來愈好,思路靈活、勇於冒險。當時學校正面臨改制的變動,國文課程大量刪減,不足的鐘點需要老師跨出舒適圈,開設通識課程來補足。我勇敢地自願跳到生活類、人生哲學類,開設「探尋生命的活水源頭」、「生命的重建」、「幸福的修練」等課程,在瑜伽之後,我又好奇地學習催眠,並於2008年開始學習芳療,努力把在身心靈世界探索的方式經驗和領悟,和學生分享。

    儘管只是粗淺的皮毛,但我不再對自己吹毛求疵,只是盡力學習、備課、身體力行;帶著孩子們覺知當下,發現自己、探索自己、走上認識自己、回歸自性的內在旅程。我深深祈願,這些生命的學習可以是孩子們未來人生道路上持續啟動內在智慧的鑰匙,成為自己生命的主導者,而不是習慣與小我的奴隸。

    2009年,我試著整合瑜伽、催眠、芳療,為「新世紀婦女學苑」在淡水國小開設心靈成長課。每一回,我都帶上薰香燈或水氧機、放上心靈音樂,營造身心都可以放鬆的情境。

    之後,我連續在淡水國小上了將近8年的瑜伽,終於圓了成為瑜伽老師的夢想。後來,這些課程被我放進學校「運動健康休閒管理系」的養生紓壓選修課程。印象最深的,是課程結束前的「放鬆大休息」。我總是很快便聽見孩子們此起彼落的打呼聲,整個空間一片寧靜安祥。很多孩子下課後會來告訴我,那十幾分鐘的放鬆比一夜的睡眠更有全然充電、煥然一新的振奮。其中一個陸生,因為從小長期吃藥導致睡眠障礙,在課後走到我跟前,激動地說,「老師,剛才好神奇喔!我好像沉到夢裡去了!」那孩子一臉的幸福光彩,至今仍在我心間瑩瑩發亮。

     學期將結束,我在安心躺著放鬆的學生之間盤坐,進行催眠引導。在停頓的空檔,心間流漾出一股幸福感恩的暖流,讓我忍不住熱淚盈眶。能夠陪伴這些孩子,貼近自己的內在智慧與醫生,是多麼難能可貴的恩典。那個當下,我默默祝福祈願:在他們未來遇見生命困境的時刻裡,隨時可以在呼吸的覺知中,找回內在的寧靜與力量。

    有一回,一個年輕的男孩下了課,走到跟前,告訴我:「老師,妳的課程很充實,幾乎含括了初階的身心靈領域,是非常好的入門課。」

    好感恩這孩子理解我的用心。結合了身心療癒旅程的芳療課程,確實融會了自己這一路走來探索身心靈的方法與經驗,祈願有緣人能夠踏上這條連結內在智慧的道路。

台長: 文學樹
人氣(3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健康樂活(醫學、養生、減重) | 個人分類: 給創作坊朋友的信 |
此分類下一篇:張英珉:轉個彎,繼續……
此分類上一篇:黃文輝:從無塵室到兒童文學森林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