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4 12:37:59 | 人氣(1,40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馬金體制》無以統合國民 致國家競爭力下滑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放眼綜觀政府改革的全新面貌,早於2008年7月14日由前監察院長王作榮先生說明完畢;所念所為與蔣故總統大相逕庭

WEF評語:拉高排名 得加強政府效能 
* 經濟日報╱編譯任中原/綜合外電 2014.09.04

世界經濟論壇(WEF)在全球競爭力報告指出,台灣要拉高在全球的競爭地位,必須致力於提升政府效率杜絕貪腐,提高勞動市場的彈性,並鼓勵婦女加入職場

 報告中指出:「台灣排名第14;排名下降兩名。台灣在亞洲四小龍中,排名第三,落在新加坡及香港之後;過去六年來表現相當穩定。顯著的強項包括國民創新能力(全球排名第10,下降兩名)、高效率的產品市場銷售(第11名)、世界級的基礎建設(第11名)及優質的高等教育(第12名)。

 WEF說,為提升競爭力,台灣需要進一步強化各種制度性的架構(排名第27),這方面的品質因政府內部效率不足(排名第29)及各種形式的貪腐(排名第31)而被削弱;而且勞動市場存在一些處理效率不足及僵固性,也亟需解決(排名第32)。台灣與亞洲其他國家一樣,應鼓勵並協助婦女參與職場(排名第89),此將有助於提升競爭力。」

 在競爭力排名的三個評比大項中,台灣在「基本要求(占20%)」大項維持5.7分(滿分為7分),全球排名由去年的第16名升到第14名;「效率提升(占50%)」大項的分數由5.2降到5.1,排名由第15降到第16;「創新與成熟因素(占30%)」大項分數從5.2降為5.1,排名從第9大降到第13。

 報告中並針對外資在台灣做生意時可能遇到的各項問題進行調查,結果發現最常被詬病的問題依次是「政策不穩定」(有20.4%的受訪者點名這項問題)、政府官僚體系效率不彰(19.1%)、缺乏有效的創新能力(15.6%)及勞動法規約束性高(12.8%)。

 

王作榮:馬應找年輕輩組閣

王作榮認為應該找朱立倫這般年輕一輩的組閣,為國民黨培養人才,將來馬英九不做了,才有後起者可以接棒

國民黨大老、前監察院長王作榮,一向作風坦率、快人直語,他接受自由時報專訪指出,馬英九上台至今,「做的不成樣子」,由於未能「通情達理」,造成政不通、人不和。其中,內閣根本找錯人,他認為應該找朱立倫這般年輕一輩的組閣,為國民黨培養人才,將來馬英九不做了,才有後起者可以接棒。

監委不是部屬 院長只能簽名蓋章

記者問:您最近發表文章對準監察院長王建煊有許多直言不諱的批評,可否更深入的談談?

王作榮答:王建煊太熱心做事了,但他沒有進入情況,其實監察院長這個職位,是沒有太高地位的,監察院原來是民意機關,院長是委員選出來的,現在不是民意機關了,因此是「派」為監察委員並為院長,不是派為院長,連「任命」兩個字都沒有,是服務性質;至於監察院職掌,是從立法院權力分一點出來,但又分得不清楚,本身權力就很有限,所以王建煊他搞錯了。

監察院長只能管行政,監察委員辦案排班有一定的秩序,不能插隊,查案不能查了再查,但沒有期限,可以查一年、二年;還有委員會討論、通過。最後報告送到院長這裡,院長一個字都不能改,只能簽名蓋章,這才是院長的本分,監委不是你的部屬。你看王建煊講話,好像科長管科員一樣,像對小孩子訓話,說我要如何如何,這是不對的。

我看到王建煊又說他要充分利用審計權,他忘記了審計部是一個獨立行使職權的機構,名義上屬於監察院,實際上監察院不能管它的,審計長有任期制,這六年內,他像法官一樣,除非他犯法,否則你不能碰他,他自己做主,哪裡可以去指揮他?門都沒有!

至於說要查巴紐案、鐽震案,他沒有分清楚司法調查與監察調查,監察調查只能限於公務員違法失職,這兩案假使牽涉到政府官員,可以查,如果沒有,就不能查;現在檢察機關已經在查了,監察院就不太需要去查,只能告訴檢察機關快點查,不查,我就查你。所以,我說監察與司法混淆,就是這個道理。

他又說,先查綠的、再查藍的,這話不對嘛!應該是根本不提藍綠,只需說社會所關切的案子,我要查一查,讓社會耳目一新,表示監察院會做事。

王建煊也說要找學者專家研究強化監察院功能,甚至修憲、修法,他恐怕做不到,原因之一,這部憲法的設計不錯,各方面互相牽制,也有其理論基礎,不能憑自己想法就來修憲,否則隨便一碰,就碰到別的機關、別的條文;其二,他已經把立法院都得罪光了,立法院不理他,怎麼修憲?

總之,王講話太多,卻沒有進入情況,將來是會有些困難的。

監院現有機制 即有廉政公署功能

問:你曾任監察院長,你對他有何建議?

王:如果他來看我,我會告訴他,照規矩做事!你頂多是讓這個院長很清白,監委也都很清白,監委如果犯案,送司法機關處罰;監委的案子,可以打商量請他快點辦,但不能指使他如何辦。

我在監察院兩年多,做了很重要的事情,成立監察調查處,以特種考試選取了一些人,有建築、工程、法律、會計、環保、醫藥各種專家,因應各類案子專業的需要,另外我也加強財產申報處,這兩個處搭配在一起,就是廉政公署,監察院不能再成立廉政公署,監察院就是管這些事的嘛!只要好好運作現有機制,就可發揮廉政公署的功能。王建煊應該督促這些單位有所作用。

另外就是監察院的行政是否應更有效率的問題,過去效率很低,風氣也不是很好,我曾經整頓一部分,但兩年多的任期太短,王建煊應該繼續把這個問題搞好。

馬搞全民政府 找各黨派像大拼盤

問:您對馬先生的指教更犀利,出發點又是什麼?

王:我是深藍的,也是國民黨員,亦會投他的票,因此支持歸支持,批評歸批評,必須先聲明一下。

他做的不像樣子!這五十多天,完全看不出有什麼重大政績、重要改革拿出來?不是講成果,五十天要成果當然不可能,起碼要有目標,但是沒有,是空的。

還有用人,奇奇怪怪的、年紀大的、成就不堪的,還搬出來,早知道馬英九是這樣子,我就上來找位子了!哈!找這些人沒有用,徒然增加麻煩。

又如,監察與考試院提名,找些台聯、民進黨、無黨籍的,搞得亂糟糟的,這些都是違反政黨政治的,也是破壞民主政治,更是分裂國民黨。

他有個口號叫「全民政府」,把各黨各派的大雜燴找來,一拼,弄得像個大拼盤一樣。我們吃飯的時候,沒有人特別欣賞拼盤的,一定是欣賞某個特別的菜,不會說你這個拼盤拼的很好!

你把你共同奮鬥的人放棄掉了,這些人跟你,為的是什麼?當然是享權力,現在你成功了,只有自己享權力,把大家摔在一邊,我就跟你造反,跟你鬥,現在就有這種情況,所以他自己製造敵人,製造內部敵人,這會失敗的。

所以,做為一個長輩,我必須講話。我在台大法學院教書時,他是學生,沒有直接教過,我現在教他。現在才剛開始,希望他聽了有所改變,將來能有好結果,這對台灣才好。

問:您是經濟專家,馬政府現在處理得對不對?

王:台灣的經濟情況不是外界想得這麼糟,基礎還是很健全,當然有困難,就像一個人傷風了,病治好了就好了,用不著驚慌,陳水扁執政八年,並沒有垮,還在繼續進步,我們有很多錢,我們的勞力很優秀,知識很高,技術一學就會,這是外國人都欣賞的,而工資不是很高,我們還有資本家,不只大企業,也包括小企業,什麼爛的國家都可以去賺錢,我們的基本設施,交通、電力都很好,在這些條件下,經濟活力就很強,要站起來很容易。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有停滯性的通貨膨脹,原因是外來的,油價與重要原物料上漲,這不在我們的控制範圍內,但是我們可以適應它,油價漲一點,對弱勢團體負擔不起的,應該給他補貼幫助;食物漲價,影響民生,需要反映成本,但應該充分供應,使其不能囤積居奇,把制度建立起來,以渡過難關,價格的結構慢慢也會適應到新的環境。

現在資金流通太多,銀行錢太多,這也是造成物價上漲原因,前幾天彭淮南調整利率、銀行準備率,這個調整是對的,但是金融政策的效果不是很大,要是金融政策產生很大效果,會發生經濟衰退的問題。

對劉內閣失望 連問題都說不清楚

在這樣的情況下,真正的經濟政策應該是用財政政策,財政部應該檢討一下,把社會上多的錢,以發行公債來吸收,會增加政府利息負擔這是應該的,然後政府要想辦法把錢用出去,否則會經濟衰退,例如做公共工程建設。

台灣現在最重要的是治水,前一陣子稍微下點雨,南部就淹了一大片,做為一個現代的國家,台灣這麼小,這麼有錢,你還讓一些人住在那淹水的區域,這成了什麼樣?這是政府的責任,用這些錢把沿海一帶、南部地區的水患治理好,同時就業也增加了。此外,鄉村的道路,也可派人到全國去看一看,把窮鄉僻壤的交通做好,這就是真正為人民謀福利。再加上全國的綠化,配置旅遊設施,使假日時,鄉下人到城裡買東西,城裡人到鄉下休閒,相互交流,這就是生活樂趣。現在的經濟若照這樣做,我很樂觀,因為台灣的基礎很好。

至於股票的事,劉兆玄說要弄多少錢去股票市場,這是胡扯,台灣的幾百萬股民,合起來的資金力量你想有多大,你拿那點錢去對抗,不是開玩笑嗎?市場機制和人的身體一樣,慢慢會調整過來,你要給它時間。

個別的股票,反映公司的發行狀況,整個股票市場,反映經濟的真實情況,另外一方面,也是社會心理現象,這是沒有理由的。

當然對馬政府失望,這是其中一個,唉!這個馬政府,連說明一個問題都說不清楚,所以我才會提出內閣要改組,這完全沒有惡意,只是坦白講話。

政不通人不和 馬會害到台灣人民

問:你認為內閣選錯人了嗎?

王:確實人選不當,這是整個內閣的問題,我若是馬英九,我會找朱立倫這輩的人,原因何在?我要為國民黨訓練後起的人,必須給他們歷練的機會,起碼要找十個五十歲左右或以下的,有點政治經歷、很有才幹、品行好的,讓他們來當部長,給他們磨練、養望,這樣馬英九不做了,才會有後起的人。這樣做,一方面士氣大振,黨內大家覺得有前途,一方面培養一批人出來,將來要什麼人有什麼人,應該這樣做才對。

但馬英九卻沒這樣做,搞了這些人來,連話都講不清楚,死氣沉沉的。

問:這是不是掌握權力者的人性,不喜見後面有人上來?

王:所以我才講馬英九是「萬綠叢中一點紅」,三千寵愛在一身,家裡過分寵他、讓他,自然讓他有一種心理狀態,人人為我,我為自己,事事有我,我不會錯。這樣的人,沒有權力還好,有了權力,就是獨裁。你仔細想,馬英九現在的作風,就是獨生子的個性。有人說我講得過分了,我是看太多了,才發出這個感慨。

他是個哈佛博士,但書念得不好,念書要通,如果通了,就會反省,會學以致用,致用到社會、國家,首先就要通情達理,才能政通人和,尤其掌大位的人,不通情達理,即政不通、人不和,就失敗了,這會害到老百姓,馬英九現在就是這個樣子。

為了台灣著想,為了二三○○萬台灣人,馬英九應該深自檢討,過去那些不通情達理、奇奇怪怪的措施、用人,必須要改過來,這些肺腑之言,希望「馬迷」們不要罵我,儘管逆耳,卻是個九十歲人的忠言。(自由時報記者鄒景雯/專訪)

排名退 國發會:公民運動頻繁 
* 聯合報╱記者余佳穎、胡宥心/台北報導 2014.09.04

最新全球競爭力報告台灣排名十四,較去年下滑兩名,國發會認為,排名退步和近兩年公民運動頻繁多少有關;圖為抗議群眾攻占行政院,警方驅離,完成任務精疲力盡。
 
瑞士世界經濟論壇(WEF)昨天公布全球競爭力報告,台灣排名十四,較去年下滑兩名,是二○○八年來最差成績。國家發展委員會認為,總排名退步是因近來國內公民運動頻繁,受訪經理人對台灣整體經貿環境、政策有疑慮。

元大寶華經濟綜合研究院長梁國源說,安定社會環境與經濟發展的確有正向關聯,「但應該要想為什麼會造成不安定,解決問題,才是更重要的議題。」

 梁國源表示,經理人覺得政府效率不彰「不意外」,「看教改就知道」。他說,「既然如此重視指標,就應該深入研擬弄到好,投注更多心力,包含教育改革、稅制等,都有改善空間。」

 中研院副研究員黃國昌則認為,WEF報告指政府表現持續低迷,細部指標像是浪費公帑由卅八名惡化到四十三名、對政治人物信任度從上年度的廿五名退步到卅名;「創新」項目,從第八名下降到第十名,退步主因就是政府欠缺有效提升產業創新政策,導致產業依賴大量且利潤低的商品,「難道這也要推給太陽花學運?」

 國發會經濟發展處研究員謝中琮表示,評比中問卷資料占七成,調查期間是今年一至六月,並採取去年問卷加權平均,「難免會受到這兩年公民運動影響。」

 不過謝中琮補充,由於評比國家數、細項指標算法略有更動,若按新方法計算台灣並沒有退步。例如這次下跌最多的創新與成熟因素,過去採用美國申請的專利權數,但去年開始改為聯合國會員專利統計,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國這項等於是「空白」。經反映後,WEF調整計算方式,但對台灣仍然吃虧。
 

廖正井:競爭力下滑原因之一 馬令人失望
* 聯合晚報╱記者程平╱即時報導 2014.09.04

瑞士世界經濟論壇公布2014全球競爭力排名,台灣從從12名滑落到第14名,是5年來最差,國發會認為,國內公民運動頻繁,會讓受訪經理人對台灣整體經貿環境、政策有疑慮。

 對此,國民黨立委廖正井表示,說競爭力下滑與學運沒關係是騙人的,但要說影響很大也是騙人的。廖正井並說,他近來去中國訪問,發現台商原本對馬總統期待很大,但現在變成失望,種種因素都會影響我們競爭下滑,台灣要引以為戒。

 至於年底縣市長選舉,國民黨在多個縣市出現分裂危機,廖正井說,國民黨很笨,黃景泰只要撤銷提名,在基隆開放投票,不影響國民黨的形象就好,為何還要提名謝立功,這讓黨員很難過。廖正井並說,身為國民黨員,目前的情勢發展讓他非常憂慮。


讚蔣經國遭綠譙 柯文哲:藍綠應和解
* 聯合晚報╱記者蕭照平╱即時報導 2014.09.04

無黨籍台北市長參選人柯文哲,日前在臉書發文讚許前總統蔣經國,引發獨派團體與綠營人士不滿與抨擊;今天柯文哲受訪表示,也許大家有不同想法,但應該試著了解與認識對方。

 柯文哲今天上午前往台北南門市場拜票受訪時表示,他不是刻意發表有關藍綠的言論,而是心中想到什麼就講什麼;他還說,台灣社會不該是個分裂的社會,「大家也許有不同想法,但是大家(應)試著去了解跟認識對方。」

 柯文哲提到昨天去看電影「軍中樂園」試映,坐在他旁邊的觀眾在最後哭得唏哩嘩啦,用來說明藍綠之間不是超越,應該是和解,柯文哲說,希望大家可以試著了解對方,尊重大家彼此過去的情感,一起往未來努力。

 

比京隨筆/亂局中 歐盟年輕世代崛起
* 聯合報╱布魯塞爾記者蕭白雪 2014.09.04

四十一歲的義大利外長墨格里尼接下歐盟外長重擔引起討論,法國內閣改組新任的三位部長年紀都在四十歲以下。年輕新政治明星的崛起,莫非是股新時代潮流?

 墨格里尼在獲當選歐盟下任外交及安全事務最高代表後的記者會上,面對太年輕、缺乏經驗的質疑時,笑說歐盟現在越來越多國家領導人都還比她年輕。

 細數歐盟廿八國的領袖,其中十二人年紀在五十歲以下。全球最有權勢的女人梅克爾不久前才剛過六十歲生日,擔任德國總理已超過九年。她擔任德國婦女及青年部長時,不過才三十七歲。

 最年輕的愛沙尼亞總理羅伊瓦斯才三十四歲,義大利總理倫齊三十九歲;馬爾他的總理穆斯卡特今年四十歲,取代在盧森堡執政十八年的前總理容克職務的貝特也不過四十一歲;這四人都是去年底、今年初剛就職,等於都是在四十歲之前當上國家領導人。

 墨格里尼擅長社群網站對外溝通,可說是新一代政治風格代表。法國新經濟部長馬卡隆,今年三十六歲,十七歲時就跟大他廿歲的女老師陷入熱戀,兩人的愛情最後還開花結果,成為熱門花絮。

 不過,真正的考驗仍在於,大學、研究所都研究伊斯蘭政治的墨格里尼有沒有能力處理烏克蘭危機、還有近來讓歐洲同樣頭痛的中東、非洲各地危機。至於曾經在銀行業界促成雀巢集團併購輝瑞嬰兒營養品案,讓自己躋身富豪之列的馬卡隆,能否提出讓法國經濟振衰起蔽的新政策,讓法國重返大國地位,讓新世代仍是夢想可以成真的時代,才是年輕政治新秀的真正挑戰。


中韓FTA 壓縮台灣貨貿談判的利器
* 聯合報╱特派記者汪莉絹/北京報導 2014.09.03

經濟部長杜紫軍昨天在北京表示,中國與南韓的自貿協定(FTA)預定今年底完成談判,由於台灣與南韓產業相近,將對台灣產業造成衝擊。

 他表示,希望中國與南韓結束FTA談判後,兩岸完成貨貿談判的時間不要晚於六個月。

 杜紫軍說,如果今年底中韓完成自貿談判,可能很快要進入實質降稅,當中國企業把將要給台灣訂單轉給南韓後,還有半年試水期;如果超過半年,訂單很難挽回。一旦我方企業訂單被南韓拿走後,要拿回來更困難,「所以不希望晚於六個月」。

 他也指出,兩岸貨品貿易今年底完成談判有困難,因台灣希望中國開放台灣具競爭力的產業,諸如工具機等,但違中共的戰略布局;而中國希望台灣開放農業等台灣弱勢產業,台灣不接受,雙方一直談不攏。

 杜紫軍前天率團到北京參加APEC能源部長會議,他表示,這次到北京很單純的參加會議,沒有其他額外行程。

 兩岸貨貿協議自今年四月停頓以來,將於十日在台北復談。談及貨貿協議進展時,杜紫軍表示,今年底完成兩岸貨貿談判是有困難。

 他說,首先是兩岸貨貿談判已停頓五個月,此次復談後,雙方要先對以前談判內容進行回顧,才能以為基礎往下談。其次,兩岸服貿協議卡在立法院一直未通過,中方一直有疑慮,同時也關注兩岸監督條例內容的發展,因此中方對貨貿是否應進入實質談判,一直存在疑慮,對貨貿談判有些耽擱。

 最重要的一點是,兩岸貨貿談判的實質內容,存在突破困難。杜紫軍表示,台灣希望中國開放的產業是台灣有競爭力的,而這些高戰略價值的產業是中國要長期發展的,例如工具機,台灣很有競爭力,但中國布局成果顯著。其他諸如汽車面板石化等,以往都是台灣的強項,現在都被中國策略性取代了。

 此外,中國以台灣要開放農業為題材,以及一些勞力密集產業或資源性產業,諸如石材、陶瓷、成衣等,這些都是台灣較為弱勢的產業,我方不願意看到因大幅降稅,導致這些產品大量進入台灣市場,因此雙方談判一直未獲實質突破。雙方還需長時間折衝,才會有突破或進展。


IEK示警:中挺半導體 每年砸6,000億投產、搶人才
* 經濟日報╱記者簡永祥/台北報導 2014.09.04

工研院產經中心(IEK)昨(3)日示警,中國官方積極扶植半導體業,每年投入約新台幣6,000億元,相當是台灣半導體業一年的研發和資本支出,未來台廠競爭壓力不容小覷。

 日月光營運長吳田玉則認為,北京的作法是「短空長多」,但仍須提防人才西進問題。

 台灣國際半導體展(SEMICON Taiwan)昨日正式開幕,工研院IEK電子與系統研究組副組長楊瑞臨以「半導體產業於物聯網時代必須知道的五件大事」為題,發表演說。

 楊瑞臨估算,中國國務院編列的國家級晶片產業扶持基金高達人民幣6,000億元(約新台幣3兆元)。以五年期來算,等於一年投入新台幣近6,000億元挺半導體業,這個數字相當於我國半導體業一年的研發與資本支出總額,不容小覷。

 針對中共的積極動作,吳田玉則持不同看法。他說,扶植半導體產業對我國應是短空長多,短空主要是中國積極擴張產能,可能造成某部分產品供給增加,導致價格跌價壓力增大。

 他認為,任何危機也是轉機,從長線來看,中國力推物聯網、車用網、智慧電網等多元應用,將帶動更多的半導體需求,對台灣半導體業而言,一定也帶來更多的機會。

 

彭博專欄/普亭耍心機 停戰協議恐玩假的
* 經濟日報╱錢皮恩(Marc Champion)2014.09.04

 俄羅斯總統普亭與烏克蘭總統波洛申科已經針對烏克蘭東部停火的條件達成協議。這應該是天大的消息。投資人當然也如此認為;俄國股市行情收盤大漲3.5%。

 然而,不僅協議的具體內容未見公布,俄國方面還立刻為協議的價值打上問號。烏克蘭說,這是「永久停火」(稍後改稱「停火架構」)。普亭的發言人裴斯科夫則說,普亭與波洛申科只是針對如何結束衝突的問題交換意見。他又說,普亭無法同意停火,因為俄國並未捲入衝突。

 這聽來有如技術問題,也應該如此。然而兩人上個月26日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見面時,似乎也無法針對停火的問題達成協議。普亭當時說,停火與結束衝突「與我們無關。此事應由烏克蘭自行解決」。

 普亭立場尤其荒謬,因為俄軍在烏克蘭領土活動的事實不容否認。證據確鑿加上普亭一味否認導致德國總理梅克爾日前呼籲歐盟加碼制裁俄國。

 如果普亭不想眼睜睜看著俄國經濟受到嚴重打擊,他必須如愛沙尼亞總統艾爾維斯所說,承認俄國是這場衝突的當事國,同時以具體行動結束衝突。如果愛沙尼亞主導歐盟的制裁政策,一定會是如此。

 癥結是,普亭已再次找到在不改變目標或策略的情況下,把敵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的方法。他透過會晤波洛申科並聲稱兩人已達成協議的表態所欲傳達的訊息是:他不是停火的障礙。這足以使反對加碼制裁俄國的歐盟國家更振振有詞。普亭把是否停火的問題交給烏克蘭親俄民兵領袖決定。如果有意,他還是可使衝突持續不斷。

 只有當俄國想偃旗息鼓,停火協議才可能有效。民兵領袖最近才掌權,取代俄國前安全官員。這些新領袖無法控制補給線。許多情況下,是由俄國「志願兵」從事主要戰鬥。遑論在戰場上,烏克蘭無法與俄國正規軍匹敵。普亭是全局的幕後操縱者。誠如艾爾維斯提到烏、俄宣布停火時所說:我們等著看!

 (作者Marc Champion是彭博專欄作家/陳世欽譯)

台長: 台北光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