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17 09:58:42 | 人氣(2,41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李登輝、吳念真暢談讀書與生死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高齡九十的李登輝,每天仍然孜孜不倦的讀書。最近他讀的是科學上的難解習題,也想為台灣的能源問題找出對策
* 田習如/整理

李登輝首度向媒體打開他占地驚人的書房和圖書室,在同樣嗜好閱讀的導演吳念真提問下,我們得以一覽他畢生閱讀的歷程和心得、了解他的哲學思考和關心議題,更隨著他跟上時代的新知與世勢。

六月十四日典型的夏日午後,名導演吳念真所主持的「這些人那些事」網路廣播節目,邀請前總統李登輝以「讀書」為主題進行一場對談,熱愛閱讀的李登輝在接到邀訪時十分興奮,他對身邊的幕僚說,「大多數人都只想找我談政治,只有吳念真這年輕人要來談讀書,真是罕見。」

李前總統要求將錄音現場改到他平日很少公開的書房,平時居住在台北市士林翠山莊的他,為了準備這場對談的資料,特地在前一日上午就攜帶近日經常閱讀的書籍到桃園大溪的鴻禧山莊別墅。當日午後,在工作人員抵達時,九十高壽的李前總統已然神采奕奕的到門口親切握手、招呼每一位到場者。

許多人都知道李登輝熱愛讀書,不過看到他首度對媒體開放的書房與超大書庫,仍令人敬佩不已,他收藏的書十分博雜,從哲學、政治、經濟到文學的書籍所在多有。而且他之前已將經濟類的一萬多本藏書捐贈台大經濟研究所,成立了「李登輝圖書館」。李登輝還透露,他在台大就讀時曾與何既明(多年的醫界好友)等三個台大同學一起開二手書店,地點在中山北路一段,當時李登輝自己就曾拿出八百多本舊書來賣。

讀書啟蒙在兒時「從小就想當讀書人」

李登輝帶領大家參觀書房與圖書室時,吳念真特別感興趣的是李登輝擁有一千多冊日本出版的《岩波文庫全集》,以及總數高達一一九冊由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出版的《世界經濟學名著翻譯集》、《台灣文獻叢刊》等,尤其岩波文庫出版的書籍涉及文史哲、科學等廣泛領域,是李登輝自青少年時期培養閱讀興趣的起源,吳念真感嘆說:「台灣為何沒有人要出這樣的文庫?」李登輝則幽默地回答說:「你要鼓勵財訊集團多出書啊!」

以下即為吳念真與李登輝兩人,以最流暢的台語對談主要內容:

吳:我感覺到目前為止的台灣政治人物,真正最認真讀書的就是你。你讀書的興趣最早從什麼時候開始?

李:最早是在國民學校的時候,因為我老爸做警察,我六年的國小換了四間學校,剛交了朋友就又要搬家了,所以沒有朋友只好讀書,開始的時候看小說、雜誌、《少年俱樂部》那些書。

我記得那時有四年是住在三芝,一年大約到台北旅行一次,有一次我跟老爸要四塊錢,那時候是很大的一筆錢,我說要去台北買一本《兒童百科全書》,他責怪我怎麼這麼多錢的事情出發前一晚才說,我以為沒機會了,但隔天一早要去搭車前,他就來敲門給我四塊錢。

這是我真正讀書的開始,兒童百科裡面的知識非常豐富,我記得那本書有著紅色封面、大大本,那本讀完喔,厚......好像全世界的事情都知道了,那時我就體會到增加知識是人的願望,讀書會讓人覺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所以要了解世事,知識最重要,但知識畢竟只是科學而已,所以讀書要進一步讓知識增加到一定程度,接著要變成自己內在的東西,產生智慧出來,才能面對問題,這是我認為讀書最大的價值。

三本書影響生死觀「儒教是中國的大問題」

吳:總統你經歷過一個大時代的轉變,從日本變成中華民國,從讀日文變成要讀中文,這個轉變當中,你覺得最困難的是什麼?

李:小時候的中國書雖然是用台語來讀,但不論《論語》、《孟子》我都在媽祖廟讀過,那些父慈子孝之類的理論老早就知道,所以沒有特別感覺,但是我在高等學校的時候讀很多中國歷史,尤其是鴉片戰爭後中國怎樣被人家欺負的那一段。我本來想要做歷史老師。後來當台灣忽然換成中國社會時,我感覺當時兩個社會的人(台灣與中國來的人)思考的東西差很多,我把它叫作文明的差異,所以就發生文明的鬥爭,像二二八事件。

我在日本時代一直讀到台北帝國大學,可說受到完整的日本教育,《岩波文庫》我大部分都在高等學校時代讀的,從希臘亞里士多德到盧梭等等哲學差不多都看過了。我讀的很多都是透過日本傳來的歐洲思想,其中最重要的思想就是生死問題。

人生最重要的就是生死的事情。我家裡人丁不旺,只有七個人,十六歲的時候阿嬤突然過世,我開始想人為何會死、死了又如何。後來我讀到對我一生影響最大的三本書,就是湯瑪斯‧卡萊爾的《衣裳哲學》、倉田百三的《出家及其弟子》、哥德的《浮士德》,這三本書都是在講人活著的意義,尤其《衣裳哲學》的第二部分讓我最受用,書中的教授歷經失戀、失去學校地位,到全世界遊歷、吃苦,但卻愈來愈悲哀,進入「永遠的否定」階段,後來了解到人的一切是怎麼回事,就進入「永遠的肯定」階段,人就能在現世中安身立命。佛教、基督教的升天也都是從否定一切到肯定一切。


旁註:對黨來說,李主席在總統任內為國家貢獻了多少偉業,是要避提的(因為「還政於民」本非當年黨國權貴們心頭上的要務。先總統蔣經國故去後所遺下的權力真空,方是他們的重點);如同蔣宋美齡女士,在1960年代以後仍可經親夫總統蔣中正批准,自國庫接受鉅款而在美國紐約買豪宅之諸事要避提(國民政府的廉能即因孔宋家族於重慶時代享此特權而敗壞)。但在兩個避提之間,意義上對社會福祉有根本差異。這差異,使得國民政府派員回到抗戰期間的淪陷區去負責接收大任時,政要們各種驕奢
貪婪、封閉、結合黑金的作風引發各地望治的人民所不滿。這種不滿的風潮,加上裁兵東北戰略的錯誤,使民眾對國民黨的支持度減到最低,也成為國共戰爭於1947年全面開打後,共產黨於1949年勝出的過程中,最重要的資產。換句話說,黨之所以失去中國統治權,本因不僅在東北戰略的錯誤,而是首先肇因心態而失去了中國人民的支持。228事件中,也有外省籍人士被殺害,殺人者,不是流氓便是地痞;但是接著卻是台灣社會的清流人物被剷除。「為什麼?」小女子認為自由廣場的後門,應該改置為什麼?這四個字。黨一直避談當年為什麼是本省籍的流氓地痞殺了我們外省人,中央來臺官兵所宰制的主要對象卻是本省籍的社會賢達爾後白色恐怖的受害者則是不分省籍的;其中,人口比例略低於20%的外省籍人士,佔了當年白色恐怖案件總數的40%。可知,沒有李前主席當代推行民主改革,當年本省人和外省人會有多少比例持續支持本黨?綜觀黨國政要今昔的中心思想,誰倡議了人民要關注時政?誰鼓勵了青年要關心公共事務?誰強烈督促了黨所執政的中央與地方政府要以基層民眾為本?如果有,馬政府今日鬆散至此,在國會掌握了75%以上的席次,改革的重點是置於與中共的交往,而與中共交往的同時,人民生計卻未如預想地取得活路,且任由中國國臺辦副主任鄭立中在南部與農民直接交往。這些農民,原本是本黨支持者,中共一來,馬上轉紅。這種看鈔票辦事的事實,豈是用人民血汗錢去製作播送了政治宣傳影片後,就可能掩飾的?馬政府執政至今,小女子的國家元首將大位當成首都市長,以為頻頻下鄉進校園在公眾場合露臉合影握手就能席捲選票,結果換來了事實上民調的落後,換來了小女子一向所最抵制的親民黨的復甦。這些罪過,馬政府要負責任。這責任,小女子不同意以辦李這方式來吸回鐵票。李主席對國家的貢獻,遠大過於對黨國的,這是李前總統的政治偉業;特偵組要拒絕辦李的「君意方為王道。在撤告宋楚瑜之前,特偵組更要停止辦李。

 

鄭立中行程 國民黨智庫安排
記者曾韋禎、彭顯鈞/台北報導 2011.6.18

民進黨立委邱議瑩昨直指,中國海協會副會長鄭立中本週前往高屏助選的行程,根本就是國民黨智庫邀請、安排的,國民黨立委鍾紹和甚至在屏東農會總幹事介紹鄭立中時,搶著說:「鄭立中在中國的官很大喔,是比馬英九和吳敦義還要大的官」;中國官員率隊來台的統戰團,已隱然成為國民黨助選團。

「鄭是比馬吳還大的官?」

鍾紹和澄清他當時只是在農會總幹事介紹鄭立中時補充說明,鄭立中曾任廈門市、漳州市的市委書記,還當過福建副省長,整個福建人口多達三千八百萬人,比馬英九、吳敦義服務的台灣省總人口數還多。

邱議瑩昨召開記者會,拿出鄭立中參訪的行程表指出,鄭立中在十三、十四、十五日接連拜訪高屏基層;這其實是國民黨智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所邀訪的,還在規劃行程表下,註明羅志明及王進士是選區立委參選人,擬情商其全程配合拜訪;至於鍾紹和所陪訪的十五日下午則留白,讓鍾紹和自行安排行程。

邱議瑩質疑,國民黨對外聲稱,中國團是來台進行專業、農業交流,但實際上的行程卻是幫國民黨參選人助選;這位專在江陳會擔任先遣部隊的鄭立中,現在也是國共聯手介入台灣大選的前鋒嗎?國民黨應說清楚,到底為什麼邀鄭立中來台?為什麼參訪內容都由立委安排輔選行程?

立委蔡煌瑯強調,不管是總統還是公職人員選罷法,都規定外國人、中港澳人士不得介入選舉,中選會為何未注意每個中國團在台的行程,是否涉及違法助選?國民黨讓中國官員隨參選人四處趴趴走,久了中國官員還有隨行的需要?他們不會用自由行的名義自行造訪農民?國民黨的作為根本是引狼入室,若因此逐漸影響選舉結果,更是自掘中華民國的墳墓。

鍾紹和表示,他是幫屏東農民解決問題,才會為鄭立中安排參訪行程,帶他們接觸農會、產銷班。

台長: 台北光點
人氣(2,41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財經企管(投資、理財、保險、經濟、企管、人資) | 個人分類: 台灣百寶箱 |
此分類下一篇:在台最後一夜 柏林愛樂:一定再回來!
此分類上一篇:國民黨耳語:南方朔是綠的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