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12-09 00:00:00| 人氣394|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星河實驗室18:原來我比自己認為的更愛你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我人生中的代表團體

每年只有這種時候能夠名正言順的大膽想念你。

        每年的四月和十二月,是最能夠向別人談起你的時候,四月是生日,而十二月是你離開的時節;失去你後的每年這兩個月,都令我不勝煎熬,想起你的時候總是難受,感覺自己沒能拯救到你、感覺自己彷彿成為了你的負擔。但你明明正大光明的向我們說過:「我感受到你們永遠都會愛著我。」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才認知到,原來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是沉重也厚實的,有時候日暖風和,有時候椎心刺骨。

        SHINee是我追星十幾年以來,最喜歡的團體沒有之一,從2009年的一首〈Ring Ding Dong〉和育兒綜藝節目《Hello Baby》開始,隔著電視螢幕我們相遇,五個有朝氣、有團體感的大男生,在我心中開始有了舉足輕重的位置,每次回歸我都追著舞台看,每次出專輯我都讚嘆著我們閃(註一)果然是外貌與實力兼具的團體。SHINee是獨樹一幟的指標,成員會自己作詞作曲、自己設計演唱會服裝、自己設計專輯封面、每個成員都有個人曲,成員的個人色彩都很鮮明,但同為一個團體的時候,又把SHINee的色彩打造得淋漓盡致。成員也曾在節目上表示:「如果大家走在路上,看到一個東西,並形容它是SHINee色彩、SHINee風格,會讓我感到很開心。」SHINee如同團名,出道已經十四年,依然屢屢獲得佳績、是許多後輩的榜樣和嚮往。

        還是學生身份時,每天的課業壓力和待辦事項,逼著我鮮少允許自己休息,但通常在回到家後的半小時,我會在沙發上邊吃水果或零食,邊看舞台。那段時間我什麼都不用想,發著愣、盯著電視,心想著有一天如果能坐在演唱會現場、搖舉著應援手燈,我大概會哭吧,光是隔著螢幕我都覺得激動。你們就是一直支持我的能量,看見你們的時候,總是會鼓勵我堅持、激勵我努力,看見你們,我就有動力再多堅持一下。

        我是SHINee WORLD(註二)的身份廣為人知,身邊的朋友如果有去你們代言的店買東西,會送我印有你們的周邊商品,如果在街上遇到你們的人形立牌,會拍照傳給我看;甚至於高三階段,那年的回歸歌曲我已經滾瓜爛熟,是讓同學聽得清楚我哼歌時韓文發音的程度。喜歡你們的心,在學生時期完全隱藏不住,歌單裡也佈滿著各張專輯的收錄曲,但後來在學校實習的時候,雖然知道主動和學生聊追星,會拉近與學生的距離、能和學生建立關係,但我從沒向學生提起過我喜歡你們,因為對我來說現在的你們太珍貴了。

 

      「過於在乎或是喜愛的,都是不願意拿出來和別人分享的。」-溫如生。

(註三)

 

二、你人生中的代表日

     「即使伸出手 用盡全力伸出手 也無法觸及你 以為靠近了 心動地呼喚你 卻沒有回答 你似乎是絕對無法觸及的」-SHINeeSelene6.23 你和我的距離〉歌詞

        接獲消息的時候,我待在大學學校宿舍裡正要去洗澡,是親近的表姊傳來的新聞,說你因為憂鬱所苦而結束生命,當時正在醫院搶救,我想著:「應該是假的吧。」、「哪裡來的假新聞?」、「是哪個白目媒體?又炒新聞。」隨即離開了房間前往淋浴。回到房間後,新聞報導越來越多,我沒能凝視自己的震驚情緒,反而是帶著面無表情的臉色,滑著手機看訊息,是事實。

        大學同學擔心我的狀況,從她在二樓的房間走下來關心我、送我一顆布丁,我含著眼淚收下了;媽媽那時也傳訊息給另外一位同學,請她多關照我的狀況,畢竟死亡侵蝕你的那一天,並不是什麼特別的節日,平凡的十二月中,緊繃的學期末,悲痛消息傳入耳梢,我當晚卻還是睡得好。這是我逃避和否定的證據。

        那時的我18歲,是剛踏入大學的大一學生,你27歲,是歌壇不可草草略過的歌手。你留下了那麼多安慰我們的歌,卻好像沒有一首能安慰到你自己;事發的當晚,許多你身邊的人哭倒在地,各國的粉絲傷心欲絕,有幾個站姐(註四)也被死亡席捲,當時拍攝《Hello Baby》的孩子哭到睡著,社群媒體爆炸了,而你的世界卻安靜了。後來才知道,其實你到最後一刻還是照顧著所有人,等自己的演唱會開完了、成員們的行程都結束了,才讓這一刻發生。

        以前在演唱會或粉絲見面會上,大家常常笑你是愛哭包、小話嘮,你淚流滿面的樣子牽動著我們的心緒,但你從來不在我們面前避諱,而是將這樣的自己展示出來,其實你早就已經透露出蛛絲馬跡。你身上的紋身和ig發文,足以使人看見憂鬱症對你痛下的毒手,黑狗(註五)的標誌其實只要你穿稍微寬垮一點的上衣,輕而易舉就能看見,這讓後知後覺的我們痛徹心扉,自以為是你的後盾,卻沒能及時看見你的無助。

        世界上討論憂鬱症的文獻和理論那麼多、世界上從事心理治療的人那麼多,卻沒有一個能扶起你的悲傷,你的離開是這個世界的損失,不是你的錯。

        2018年成員們回歸的時候,上節目說了四個人都有接受心理諮商,我也接受了,本來走進晤談室的理由不是因為你,但因為走進了晤談室,我才意識到你的離去對我的生命刻下了無可抹滅的印記,也才感受到原來我一直很依賴著你,背叛感和罪惡感油然而生。強烈生活的痕跡,讓我每次想起你的時候,情緒總是複雜,沒有辦法交代清楚,而現在的我想要把你定義為全世界最溫柔的人,你直到最後還是把溫柔給了別人。

 

三、除了每一天之外,都不想你

        到現在還是會覺得,多麼可惜啊,沒能早點去見你。

        目前來說,身邊的人其實沒辦法陪伴我想你,因為大家看到你的影片的時候也會很難過,明明那麼熱情洋溢又才華顯露的藝術家,誰都很難接受你的離去;我想這同時意味著,你對於大家而言的重要性和意義,你對我們來說是特別的人,你總是閃耀著光,拉著我們往前走,我們也總是仰望著你,依賴著你的步伐。所以我通常都偷偷想念你,在屬於你的日子裡,自己看以前舞台的影片、聽以前的歌詞也唱以前的歌,只有每當屬於你的日子來臨,我才能光明正大的跟別人說,我正在想念你,可是其實我想說的是,我一直都很想念你。

        我總是一個人想你,因為沒有人可以懂我對於你的感受,但沒關係,因為在我還不那麼認識自己之前,我也沒意識到自己原來這麼愛你。其實我身邊有些人還沒辦法接受四個人的舞台,我生活的時候,其實會刻意避開你的照片不看、刻意避開你的歌,因為你作為藝術家的一切,都能勾動我的心情,就算你不在舞台上的一切,也一直備受牽掛。

        你的離去對很多人來說都很難受,已經過了五年,我才能慢慢述說我和你之前的故事,以及我曾經不斷不斷的被你拯救。不知道你看到現在的世界會不會覺得很絕望,還是這個世界總是讓人混亂不堪,也總是讓人無能為力,而你早就已經知道。

        如果全心全意想念你的話,我的整個生活會失去秩序,所以在生活中偷偷的、偷偷的想你的時候,眼淚不整齊的滑落是司空見慣的場景,但我覺得還能夠想念你,也代表著我想要帶著一直被你指引和影響的自己,前往更遠的地方。那裡可能會有很多迷茫的個體,也有可能是一些需要光亮的迷霧,我去盡我自己最大的努力,讓世界與痛苦共存的忍受力提高一點,首先第一個需要更進步的是我自己。

 

     「你留下的那些美麗話語 化為一首詩 成為一首歌 這聲音會傳送到你所在的地方 我們都知道會到達的 星星消失的話 一切就會被遺忘嗎? 將珍貴的你擁入我懷中 不會結束 直到這故事的最後一頁 我們一起將它填滿」-SHINeeOur Page〉歌詞。

 

借用隊長寫過的話,你是我生命中最棒的藝術家。

     「辛苦了,真的辛苦了,謝謝你,做到這樣已經很棒了。」(註六)

 

註一:SHINee在華語粉絲圈中,通常會以「閃家」、「閃」、「閃團」等等來簡稱。

韓文中,會以「我們xxx」來稱呼親近的一方,比如說「我們爸爸」、「我們媽媽」,表示與對方的親密。粉絲稱呼自己喜歡的藝術家時,也常用使方式稱呼喜歡的團體或藝人,以表示自己的喜愛。

註二:SHINee的官方粉絲團名稱,可縮寫為SHINee.WS.W.或是Shawol,意思指音樂世界將由SHINee引領,整個世界都會屬於SHINeeSHINee的音樂終會照耀到每一個人。(說明內容取自: SHINee World_百度百科)

註三:照片取自SHINee隊長溫流ig

註四:「站姐」的意思是,平日用專業攝影機拍攝藝人照片的粉絲,有些站姐會管理粉絲專業,是韓國追星文化的特殊現象。

註五:「黑狗」一詞出自於英國首相邱吉爾:「心中的憂鬱就像隻黑狗,一有機會就咬住我不放。」,現多為代表憂鬱症之詞。

註六:取自鍾鉉遺書。

註七:除註三之圖片外,其餘照片皆取自網路。

台長: 文學樹
人氣(394)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教育學習(進修、留學、學術研究、教育概況) | 個人分類: 星河實驗室 |
此分類下一篇:星河實驗室19:請儘管呼吸
此分類上一篇:星河實驗室17:讀作生命,寫作小多

依雯老師
【星河實驗室18:最愛的韓團,最深的遺憾】
根據健保署最新統計,去年台灣有63.8萬人就醫獲診斷為憂鬱症,以約3成患者有就醫推估,全台近200萬人有憂鬱症、近800萬人受影響,光是看這個數字,便令人憂心不已,尤其15到24歲,以及65歲以上的族群,則分別以88.2%、63.7%的成長率數字,居10年增幅前兩高,顯示在台灣,青少年與高齡憂鬱症患者正急速增加,長此以往,我們將會面臨什麼樣的處境和未來呢?
即將送走2022年的此刻,子瑜也透過這個月的專欄追憶她一直深愛的韓團SHINee,及深受憂鬱症所困最後選擇倉促離世的團員鍾鉉,子瑜除了表達身為SHINee忠實粉絲的自己最深沈的想念與最愧疚的遺憾之外,也想透過這樣直面自我情緒的文字內容,讓更多人學會關注自己也關注身邊的人,竭盡所能使這一類無法改寫撼動的憾事能再少一些。
子瑜正視悲傷的同時,也在悲傷中逐漸找到自己渴望做到的事:「如果全心全意想念你的話,我的整個生活會失去秩序,所以在生活中偷偷的、偷偷的想你的時候,眼淚不整齊的滑落是司空見慣的場景,但我覺得還能夠想念你,也代表著我想要帶著一直被你指引和影響的自己,前往更遠的地方。那裡可能會有很多迷茫的個體,也有可能是一些需要光亮的迷霧,我去盡我自己最大的努力,讓世界與痛苦共存的忍受力提高一點,首先第一個需要更進步的是我自己。」
看來,子瑜早已將這些年在彰師大輔諮系所煉製的魂魄深植心底,並內化為本能,那是她人生的重要使命,也是她深愛世界的證明。
2022-12-09 09:13:4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