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16 01:51:38 | 人氣(41,21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執業律師 靠專業累積錢脈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律師以服務取勝,服務得好不好,看客戶的風評和委託人的信賴
* 何蕙安

大律師代表知名企業或人士出入法庭,辯才無礙,走路有風,是很多人羨慕的工作。成為知名的律師,社會地位提高,待遇自然豐厚,是對法律有興趣的社會新鮮人可以努力的目標。

薪資是律師事務所不能說的祕密,只有理律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林恆鋒大方的表示,理律一年發17個月薪水;整體而言,一個新進的律師月薪約有5萬到6萬元,再視有無其他證照、學歷與工作經驗而調整。


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玲玉強調,律師的待遇都是由自己決定,依工作時間、工作品質與人際關係決定,有人一個月做120小時,也有人做到200多個小時,收入自然有差別。

萬國法律事務所的律師待遇,收入分為月薪、年資獎金與工作獎金。執行長郭雨嵐強調,進事務所久了,月薪通常不是重點,年資獎金加工作獎金遠大於月薪,才是常態。

律師較為人所知的,會按時計費,若表現好,客戶就會常指定合作,因此時數也反映質量,收費標準就代表能力與資深程度。以理律為例,新進的律師每小時4,200元起跳,資深律師5,500元,顧問8,000元,而合夥人以上至少9,000元,每年再經合夥人推薦,表決是否調升。寰瀛法律事務所則保留按件計酬的收費方式,遊戲規則不太相同。

郭雨嵐認為,律師本身屬於專業職,並無所謂升遷,但部分事務所內部仍會依律師的資深程度分級。以萬國為例,分為律師、初級合夥律師、合夥律師、資深合夥律師與創所律師,通常初進事務所三到五年就是初級合夥人。之後,依事務所的政策和需要,拔擢優秀的律師升合夥律師。

而國際通商,則分為律師、資深律師、合夥律師與資深合夥律師。陳玲玉強調,國際通商是重表現的美式事務所,會破格用人,有些律師才作三年,感覺上卻有五年經驗。

林恆鋒強調,理律不會從單一案件來論斷律師的表現,只有從最底層爬上來、從小被挑剔到大的人才最安全,所以理律不太會有空降的合夥人,至少要經過七、八年的磨練,畢竟看過100個合約跟1,000個合約的律師絕對有差。

理律的合夥人,並沒有人數限制。林恆鋒認為,以理律為例,晉升為合夥律師,是值得新進律師奮鬥的目標,能成為合夥人,絕對是優秀律師,可能是能見度很高的明星,也可能是因為專業在國內數一數二,或是內部整合能力強,有卓越貢獻而晉升為合夥律師。總之,合夥律師的必備條件,是在風險控制、人際關係、行銷能力、處事成熟度、信賴感等方面,都能獨當一面。

如果想進國際通商,除了具備研究所畢業、外語能力的條件外,陳玲玉面試時一定會問:「喜歡獨處還是與人相處?」陳玲玉解釋,因為律師和人關係密切,如果不喜歡人,會很痛苦,若求職者回答喜歡獨處,她通常不會考慮。

至於如何選擇事務所,郭雨嵐認為各有利弊,大事務所專業分工,但表現也會有所限制,小事務所雖然沒專精,但接案沒設限,比較能看到社會現實全貌;大事務所的待遇不見得比較豐厚,小事務所也會用高薪聘人,所以要看自己的感覺,最好要找到志同道合、欣賞的夥伴一起工作,比較快樂。

李元得強調,律師這一行,強調個人特色,不一定是事務所的品牌,有不少原來在事務所任職的律師,累積到一定客源後,就出來開業。


■ 達人經驗談》潘昭仙:快考照 做業界名牌車
* 何蕙安

在國際通商工作超過27年的合夥律師潘昭仙,最近才剛升為資深合夥人。剛進國際通商時,她還是一個小法務助理,靠著「人是需要一點刺激的」動力,往上爬升至法務主任,接著更進一步升為合夥律師。

潘昭仙回想她的律師生涯,是一連串的陰錯陽差、誤打誤撞,大學聯考時為了迎合父親的期待,隨興填了幾個志願,沒想到就上了中興大學法律系,當時她只求成績可以低空飛過,畢業後根本不敢去考律師,覺得自己連題目都看不懂。但最後仍鼓起勇氣去考公務員與司法官,結果通通沒上,試了好幾家事務所也槓龜,後來輾轉進了國際通商。

她在國際通商當法務助理,從學著用英文寫信、寫案子,被改的亂七八糟開始,一待就是12餘年。從助理、專員、高級專員,一路高升到主任,有了專屬的辦公室,薪水也不差,生活很安逸。

在國際通商,只要是法務寫的文件,不管大小事,都要經過律師蓋章才能出手,有時小事不好意思麻煩資深律師,就會找新進律師幫忙。潘昭仙回想當時,看著年輕的律師不斷進來,有些人搞不好比她還不懂,經驗也沒她豐富,但卻有權在她寫的文件中塗塗改改,讓她有些不服氣;加上當法務助理的朋友也考上律師,潘昭仙開始想,到底要不要去考律師執照,鼓起勇氣試了兩次,成功成為律師。

從法務主任變律師,工作態樣增加許多,從只負責商標,擴充到公平法、消費者保護與公司法務,也開始要上法院、看合約、給意見。不過,她始終認為律師只是一個工作名稱、一頂帽子,不特別偉大,要怎麼做還是看自己,最重要的是取得客戶的信任。

20多年前潘昭仙剛到國際通商時,發生了一件小事令她難忘,她無意中在卷宗看到一封外國客戶寫的信,嚴厲指責某位律師把他的名字拼錯,質疑該律師連這種小事都做不好,那有可能做好大事?

這件事給潘昭仙很大的警惕,她因此時常提醒自己,見微知著,後來開始變得「龜毛」,例如看到同仁在對外文件上用立可白塗改,她就要求整份重作,因為律師賣的就是「服務」,客戶拿到的「產品」不過就幾張紙,一份工工整整、跟一份塗塗改改的文件相較,客戶一看就知道誰有用心。

對潘昭仙而言,升遷是一門「藝術」,她曾遭遇同期的律師都升上去了,唯獨她裹足不前,當時她常想「我有比較差嗎?」但事後再回頭看,當時的她的確欠缺某些東西,也沒看到別人的努力。

潘昭仙建議,有心當律師者,應該要趕早考執照。就像一輛名牌汽車,大家看到是名牌,就會想坐上去,而一輛普通的車,即便性能跟名牌車一樣好,但大多數人除非是體驗過,不然根本不會上車。


■ 頂尖律師 要有五心
* 何蕙安

黑白相間的袍子,予人正反兩極的印象,但對律師而言,工作只是一邊幫人解決問題、一邊累積人生經驗。律師的待遇或許不錯,但壓力也極大。

「不是帶來千萬財富,就是讓人商機全無。」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的主持律師陳玲玉如是形容律師的工作。

萬國法律事務所執行長郭雨嵐律師則說,「律師有兩個主人,一個是法律,一個是客戶。」有些人可能一輩子處理一、兩次糾紛,但律師可是得面臨上百、上千次,這經驗的累積就像舞龍舞獅的「獅頭」,雖然是一層一層用紙糊上去的,但卻能刀槍不入。

理律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林恆鋒、寰瀛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李元德感慨,台灣人較欠缺法律風險的概念,習慣親力親為,等問題解決不了才找律師,卻不知契約白紙黑字訂下去,就已回天乏術,律師能幫的有限。如果能在決策階段就問律師,就像打預防針,能提前解決問題,避免事後進法院。

基本上,律師要「坐要能寫、站要能講」,林恆鋒分析,律師除了具備高度法律專業知識與經驗,邏輯也要強、思路清晰、文字運用嫻熟,能提供客戶有用又淺顯易懂的意見,而且在高度壓力下,必須能夠氣定神閒、從容的處理問題。

陳玲玉歸納,律師應具備「五心」條件:愛心、耐心、用心、清心與熱心,不能只做要收錢的事。林恆鋒則說,當律師要「外冷內熱」,外觀必須理性冷靜,不能比客戶慌張,但對人與事又充滿熱忱與關懷,用心挖掘制度問題,這也是律師容易在社會改革中崛起的主因。

律師還要有百折不撓的毅力,畢竟在法律的限制與盲點下,利益高度衝突,總有輸的一方。陳玲玉強調,律師要做到不管勝敗都心安理得,最高竿的是在打完仗後,還可以跟敵人握手言和。

陳玲玉覺得,律師的有趣之處,在於做愈久,看愈多人生百態,不管是商場爾虞我詐、事業夥伴的背棄,或困境翻身、順境逆轉,進而累積各種看法與解決方案。又如,看著自己的客戶,從小銀行變成大金控,自己無形中也隨之成長。

郭雨嵐認為專業難免會自以為是,律師的確容易展現「專業的傲慢」,需要時時自我警惕。

陳玲玉表示,律師不只過台灣時間,還要過紐約時間與倫敦時間,因此一定要家庭的配合與支持,所以她在面試外國律師時,會希望配偶能夠到場,讓配偶支持。

李元德以律師顧立雄曾在律師訓練所說的話為例:「所謂的頂尖,要讓人一提到某個領域,用五個手指頭就可以想到你。」,除了夠專業,對職業也要有使命感,要用心承受別人的託付,不要輸在疏忽;要關心時事動態,自我進修,讓自己進步、也跟得上腳步。

郭雨嵐認為,培養「有辦法幫人依法解決問題」的能力,才是邁向頂尖律師的道路,但這不容易達成,需要一輩子的努力。

一個好的律師,不單是提供客戶各式法律意見,更要提供策略與決斷,就像醫生,不會拿一堆藥給病人選,而是直接對症下藥。對陳玲玉說,好的律師也像是心理醫生,要能安撫客戶,她有客戶在焦慮時,一定要聽到她的聲音才能睡得好。

【2008/07/11 經濟日報】

台長: 台北光點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