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1-10-09 00:00:00| 人氣780|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星河實驗室4:努力又真誠的認輔老師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本篇文章中會提及個案,使用「他」這個字時,是表示個案這個人,而不表示其性別。

     系上大四的課程規劃,有一門叫做「個別諮商實習」的課,需要我們至校外的國中學校練習與個案進行晤談,意思是前往彰化縣的國中學校,請他們將輔導室的個案派一些給我們。這個課程的設計,是希望我們在尚未成為正式專輔老師或諮商師之前,先去實務現場磨練,練習與青少年個案工作的同時,也要更精進個人在專業技能上的成長和視野。

     在系上學的大多屬於心理學的理論基礎,比較少有能夠實際運用理論技巧的機會。雖然本來就知道學以致用是難事,然而在大三、大四開始接觸實務工作後,才震驚於輔導工作的推展有困難度且費力,會遇到的難題也比想像中要多太多太多了。

     大四在校外國中接的個案是我的第一個個案,儘管有些同學或學長姊在大三就會開始自己在外接案,但因為我當時對於進行個案工作比較沒信心、也擔心自己仍不夠專業可能會傷及個案,一直等到大四因課堂上的需求,才帶著忐忑的心情踏入個別諮商的領域。

一、 與個案相處

     第一次接案,想說來接個自己比較擅長的議題好了,便向國中端說明自己想要接「生涯議題」的個案工作。沒想到,最後拿到個案資料並與該校專輔老師討論時才知道,令個案感到辛苦的潛藏因素不只是生涯層面,這令我心生畏懼。「才第一次面對個案吶!」、「我真的可以嗎……」、「欸怎麼辦,我的個案有點棘手……」,心中產生了很多擔憂和煩心的念頭,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做好,感覺自己好像什麼都不會就要開始接觸陌生的實務工作,焦躁感如影隨形。雖然看似是不得不的開始,但其實我很想去做這件事情,也想把個案工作做好,才會有那麼多的緊張、焦慮。我很在乎這個工作,我希望自己能確實做些什麼,渴望個案能從我這裡得到一些什麼。

      萬萬沒想到第一次晤談就碰到個案情緒爆發,雖然我表面鎮定地繼續談,但其實心裡覺得非常慌張,也感受到自己還有很多的不足,結束第一次晤談之後,有一種「好像出大事了」的心情。但我沒有因此而打退堂鼓,開始循序漸進的和個案建立關係、探討事件和感受。

    「哇個案這星期又……」每次接完案回到系館之後,我常常是癱軟在系館的椅子上,邊回想個案跟我說的事情邊說不出話來。「為什麼會這樣?」我總是在想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生在個案身上?」、「為什麼這個個案是我的個案?」,前一個問句是很心疼個案,後一個問句是在思考自己和個案的關係,翻來覆去翻來覆去,我了解到這不是我用思考就可以解決的疑問。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當我看到個案慢慢卸下心防、不再防衛時,於我而言這是非常大的鼓勵。

     第九次晤談時發生了太神奇的事情(基於保密原則,沒辦法於文章中詳細闡述事件),使得我有點不知所措,當下還是冷靜的提出我的觀察並持續與個案對話,在走出晤談室之時我覺得自己好像成功了!心裡激動地想著:「我也有這麼一天嗎?」就在這一天,我離個案又更近了,害怕和緊張仍然是有一些,但那時候真的好快樂,真切覺得自己學得的一切很有用,也深刻感受到個案的信任和坦率,更明白自己先前的鋪陳和努力終於有所回報。

    上學期的最後一次晤談,我利用牌卡去做總整理和回饋,個案與我的感動程度都是難以言喻的,在晤談室內的我又驚又喜(基於保密原則,沒辦法於文章中詳細闡述)。回到大學進行同督分享的時候快樂得不得了,「啊啊啊我真的成功了吧?」、「啊啊啊啊這不是做到了嘛!」,歡呼吶喊出心中的喜悅後,反而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安靜的那一刻,我知道這是我和個案互相影響、努力共創的果實。

     比較熟悉個案工作後,下學期輕鬆了很多,不用重新花時間認識新的個案,也仍記得個案發生過的事件。即使如此,我還是常常找專輔老師跟助教姐姐討論、釐清,但我在同督分享接案困難的時候根本用不到五分鐘,因為我很明確每次晤談的目標,也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做。在持續的陪伴和開始給予個案練習之際,疫情卻毫不留情的來了,來得毫無預警,明明只剩下三次就可以結案了。真可惡!這樣的話該怎麼收尾呢?我想只能寫信了吧,我寫了四頁的信告訴個案,未來的他能夠做些什麼,以及我對他的觀察和反映。面對下學期的晤談沒能有完整的實體結尾,好可惜啊!明明只要再三次,再三次就可以好好跟個案說再見的,實在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陪伴個案兩個學期,儘管下學期末受到疫情的打擾,沒辦法跟個案之間有比較完整的結案流程。但只要回想自己從一開始的緊張害怕,到經過不斷與個案建立關係、跟個案一起走過高低起伏,以致於後來個案漸漸放下防衛、願意傾訴、有幅度的進步,這些點點滴滴的細節,都是非常令我感到雀躍和洋溢成就感的。

二、 與別具深意的獎狀相遇

     國中學校端幫我們在縣政府那邊申請績優認輔教師,起初聽到消息的時候,覺得「我居然做認輔工作可以做到拿到獎狀欸,國中學校端好隆重地看待我們的實習啊!」這張獎狀是以鼓勵和肯定性質出發,用以支持我們這些剛從相關科系畢業的學生,在領域內能繼續熱情工作和奉獻所學。

      當國中學校端請我們提供牛皮紙袋要準備請縣政府寄發獎狀的時候,我感到很興奮,在大學能拿到的獎狀已經少之又少,能在最難拿到獎狀的學生時期末得到縣府級別發的獎狀,是很珍貴又難得的。尤其這張獎狀和以往最大的不同是,這並不是我們多會念書得來的,而是我們很努力、真誠的和個案工作,回到大學端也沒有間斷的與同儕督導、與學長姊督導換得的,之於我而言是更有意義也更想珍藏的獎狀。

      在教育實習期間的某一天,負責人在群組問大家有沒有收到獎狀,有幾個同學在群組回應說他們收到了,讓我一下子打起了精神、撐起了眼皮,揮別在學校實習那副疲憊的身子,提著上揚的尾音跟我正要出門倒垃圾的爸爸說:「爸,記得順便幫我看一下信箱有沒有我的東西喔,認輔老師的獎狀好像來了。」

      我爸拿著平整的紙袋進家門,我也不疑有他的接過紙袋,邊笑著跟我爸說話邊打開它,在看見整張獎狀的那一刻,我好想哭好想哭,獎狀上居然有摺痕?!從小到大我沒有一張獎狀有摺痕的,每一張獎狀都是我那麼那麼努力換來的,為什麼最被我重視、珍惜的這一張竟然有摺痕!!瞬間,我才意識到這一定是我爸在拿紙袋的時候看到紙袋被摺到了,他知道我看到會很難過,所以才把紙袋平整的拿給我,我感受到他不僅了解我且貼心地為我著想。

      然而,生氣又傷心的情緒湧上得很快,比我想像的快太多了,本意上是不想哭的,因為當時已經有點晚了,可能會影響到當天的作息時間。但是我實在是太難過了,怎麼就偏偏有摺……痕……,摺痕,對的,就是有摺痕,想著想著已經停止的眼淚就又不自覺地掉下來了。這是我近期哭得最傷心的一次,也顯示出我有多麼的重視和掛心,這可是我第一次獲得專業領域相關的獎狀啊,怎麼可以有摺痕!?

      我開始詢問同學們的獎狀是不是也被摺到了,想要知道到底是郵政系統還是我們社區警衛的過錯,也在腦中盤旋著還有沒有能夠補救的辦法,用已經紅腫的眼睛和抖動的雙手,激動的打字詢問在同一間學校接案的同學。沒想到好幾個同學跟我說他們的也有摺痕,而且有的比我的獎狀更加嚴重,我並沒有要用「同學他們的獎狀折損程度比我的更嚴重」這樣令人難過的結果來安慰自己,畢竟傷心和悲傷,或是任何情緒,都是不可能拿來比較的。當下我的重點並不是誰的獎狀被摺得更嚴重,也不是哭能不能解決問題,而是「我很難過,我正在真誠的難過。」

      眼淚已不再是一點一點的滑落,而是我需要用大把衛生紙來接住的那種瀑布等級的洶湧淚水,在記憶裡我很少這樣哭,那是如此真實的讓我感到難過。「我可以表達我的難過。」我對自己這麼說,不管身邊的爸媽說什麼,我就是一直在哭,那時候對我來說,自己的心情、情緒是最重要的,這是我大四這一年培養出來的新能力—重視自己的此時此刻,我知道只要我哭完就好了。讓我哭就好,當下的任何話語對我來說大多沒有用,眼淚就是一直掉,而我也沒有刻意去停止。

      被摺到的獎狀給我的感受是:這張獎狀不被保護、不被重視,彷彿我們這一年來的努力在別人眼中是如此一文不值。爸媽看到我那麼難過,一直跟我說把獎狀護貝起來可以讓獎狀看起來比較好一點,摺痕可以幾乎看不到,也有同學傳訊息給我說了網路上將紙張撫平的方法。然而我卻一直在猶豫:我是要找一個方法來把摺痕弄得不明顯一點?還是去接受這張獎狀就是已經被摺到了呢?

三、與摺痕共生

    我把獎狀擱置在客廳的桌上幾天,不去動它,偶爾會看它一眼。

    抒寫這篇文章的時候,聽著網路上不知道是誰翻唱的Post Malone的〈circles〉,我把這張獎狀放在旁邊,讓它陪伴著這篇文章的誕生。我看著紫色邊框、黃橘色基底的獎狀,靜靜地躺在我身邊的桌上,看著它,我仍然有一種為自己感到驕傲的感覺,又有點想哭了。

      但,這一次是因為我打從心底的讚許自己做得好,是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列印在獎狀上的自豪感喜極而泣。回想起自己哭得傷心的那個夜晚,亦為自己能夠真實的表達、宣洩情緒感到榮耀,我是非常不擅長表達自己情緒的人,身邊的人也很少看過我哭或大肆表達情緒。而在收到獎狀的那個夜晚,我誠實的面對和接納自己的情緒,這讓我朝著自己往前邁出了一步,我距離自己更近了。除了更認識自己,把自己放在心裡更重要的位置之外,亦看見自己非常自動化且認真的情緒反應,這是最最珍貴的。

     撫摸著獎狀上的摺痕,這是屬於這張獎狀的紋理,如同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會有屬於自己的粗細線條。對的,獎狀還是有摺痕,而且摺得扎實、無可抹滅。在和他人聊起這件事情時,我收到了很重要的回饋,對方說:「會不會這是在告訴妳,諮商除了美麗的一面,妳也需要與很多的傷痕、復原共處呢?」這樣的訊息讓我開始喜歡這張獎狀,它漂亮、大雅、質樸、平凡,它有傷痕且它完整,跟它的擁有者一樣。

     我還沒能夠完全接受這張獎狀上的摺痕,也還是會覺得好可惜啊!現在偶爾會拿著這張獎狀在客廳或房間走來走去,感受著字裡行間的意思,想念著一心一意的自己。我同時告訴自己:獎狀是附加的,我的努力和真誠是我自己感受得到的;當我清楚自在做什麼的時候,就沒有人可以用獎狀或其他任何形式來定義或框架住我。

     我做得很好,無論是面對個案或是與有折痕的獎狀共處,我都是最棒最勇敢的人。

台長: 文學樹
人氣(780)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教育學習(進修、留學、學術研究、教育概況) | 個人分類: 星河實驗室 |
此分類下一篇:星河實驗室5:著迷於魔法的麻瓜
此分類上一篇:星河實驗室3:追逐考試的我

依雯老師
每一張不是因為考試成績優越而得的獎狀,背後都藏著一段深刻的生命銘刻印記。那些我們越是重視珍惜的事物,越是希望它能如自己想像中的那般被每一個人慎重以對。
在閱讀子瑜這一篇〈努力又真誠的認輔老師〉文章時,不禁心生感慨,且響起做每一個選擇、採取任何行動,都要更用心、更努力的警鐘。這學期和創作坊孩子們共讀《詩品‧沖淡》中的詩句:「飲之太和,獨鶴與飛」,或許最能描繪閱讀子瑜這篇文章的心得。
一隻飛翔的鶴,牠能夠展翅飛越,從來都不只是靠著牠自己的力量。同樣的,一隻鶴在張開雙翅遨翔時,必然也擾動了一些什麼,牠影響的從來都不會只是牠自己而已。正如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看似是一個無比自由獨立的小個體,然而我們的每一次選擇、每一種作為,都牽動了某處我們不一定確切感知的近處與遠方……
2021-10-09 00:20:0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