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8 18:55:03| 人氣6,022| 回應7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世代差異

推薦 0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一期的天下很好看。

坐在咖啡館進行審查工作,轉換心情拿出天下來閱讀,剛看了陳文茜女士的專欄就忍不住笑起來。

她在這一期寫「誰能從老太太口袋中掏出錢來」?評析世界各國的炒房、炒股、炒匯,多為富有老太太們的貢獻,因為經歷過二戰前後、經濟擴張又泡沫化、恐攻等一個又一個危機的大媽們,對任何人事物都不相信,唯一信任的就是握在手中的現金,老太太們絕不可能一路玩到掛,而是一路存到掛。願意將錢投資生錢,但絕對不會做任何增加消費的支出,什麼帶動消費措施、什麼文創小清新,都掏不了他們的口袋。日本還統計了,進入負利率時代,倒是有種產品賣得特別好,就是保險箱,因為老太太們怕銀行帳戶因負利率要被扣錢,紛紛購買保險箱,把錢提領一空,存家裡才覺得大安心。

雖知這是攸關國計民生的重大財經問題,作為財經刑法的學者應該用嚴肅的觀點來思索這件事,但我就忍不住邊看邊笑,因為在生活上,我常常體認到這種世代差異。

雖年輕時也算日入斗金,24歲就靠自己買了一台小車馳騁台北市,但我從未試過把一個月薪水揹在肩上走路,或將一間房子開在路上的行為,不是厭惡這種行為,是根本不曾有過這種念頭。我的包包從二十年前的第一個工作包到今日,都是3千元以內,筆電一台可以用四、五年,桌機前的正方形螢幕,還每每被學生拿來作為取笑的對象,說市面上再也找不到了,可以升級為古董。我的手機直到一年半前,還是鍵盤式。多數女性雜誌裡寫的名物、頂級化妝品、珠寶,我看完後著實無感。買過唯二可稱為奢侈品者乃戒指與手錶,但都是具有紀念意義才買之,如慶祝房貸清償大半或升等成功。

在我來說,每種物品有他適當的價格,即使我喜歡旅遊,長途必得想辦法坐至少豪華經濟艙,但旅遊必比價,標旅館,豪華經濟艙必善用里程數,這是種生活的態度,也是種生活的樂趣。但是,我常被老人家碎念「亂花錢」,「不會理財」。陳瑞仁檢察官有次跟我說:「志潔,你一定很會賺錢。」我乍聽十分得意,想他是種稱讚,不料他竟話鋒一轉:「我看你這樣花而沒有破產,想也知道你是很會賺錢的。」

咦?我是個很會花錢的人嗎?

仔細思考了一下,是的,我捐助公益毫不手軟,旅行喜歡住好旅館(當然是要用划算的價格,但是確實是好旅館無疑),書和雜誌一定用買的(我有潔癖狂,無法忍受書被很多人摸來摸去,一旦看完就捐給學校和圖書館,目前大新竹地區多間圖書館均受惠),學生或研究助理們在沒有正式工作前,任何吃飯、唱KTV、旅遊、甚至買書的支出都是我來買單,交換條件是他們的第一份薪水一定要請我吃飯而且地點由我來挑(這個作法很有效,他們為了有能力回報我,都十分認真讀書、努力地找工作),吃飯除了要口味合宜,更重要的要環境雅潔、安靜(受不了油煙和吵)。

然則,對我父母那一輩的人而言,吃飯是為了有熱量,穿衣是為了禦寒,不是一種享受。我常在要陪父母吃飯時,為了餐廳的選擇兩相衝突。林伯伯的最高原則是便宜好吃,菜色多樣,而我的原則是新鮮清淡、環境清幽。於是台式熱炒、風味小吃常常對上咖啡簡餐、蔬果料理,結果當然大多是我投降,於是總得一邊吃,一邊OS:天啊好吵,東西好油,這餐具到底洗乾淨了沒,隔壁那桌拜託講話不能小聲點嗎。。。。。到了某幾次林伯伯林媽媽投降時,看著咖啡館菜單上一杯120元的咖啡,就會忍不住自動換算:啊,一杯120元?這可以吃20顆水餃耶。。。

無交集。

接著下一頁天下是龍應台重出江湖的新專欄,這次寫的題目是「你要我愛什麼?」大意是,她十分受不了動輒講「愛台灣」「愛某種團體」,覺得這種抽象受詞的集體愛有種歇斯底里的壓迫性。

我看了則是嘆了口氣,可憐吶,真的又是個世代差異。

龍應台女士成長的野火世代,是受了愛國主義的洗腦,長大後開始反思這種愛國主義的壓迫,於是崇仰理性、邏輯、分析,認為理性的乾燥和冷度才是面對民主法治的正確態度。哀哉,真是受了迫害的一個世代。

愛國有什麼問題嗎?是過去國民黨利用愛國主義、行迫害人權之事,才造成愛國這個詞被厭棄。怎會反過來,認為對於任何團體的支持和愛,就是盲目和激情?

人類社會的任何的改革,都是基於對抽象理念的認同,比如對弱勢階級、貧苦大眾、對土地的情感、對生而為人應負的使命。

若認為僅有對個人的感情,才是真正「理性的愛」,而對團體或抽象集合的愛,就是洗腦和壓迫的愛,這真是太小覷我們這一輩人。難道我們這麼沒有判斷力,會隨便被洗腦嗎?

我邊看邊感嘆幸而我在高中時期已然解嚴,所有書籍任我觀覽,所有戒嚴時期的禁書,我大概還沒有沒看過的。現今社會更趨開放,龍女士對於集體愛的無法忍受,真是恰恰反應出她的成長世代對感動、對愛、對熱情的禁錮與壓抑。

我從不吝惜於說愛,我愛包包,愛疼愛我支持我的人,愛我的學生,愛交大科法,愛我的家人,愛研究、愛教學、愛和我一起奮鬥的同事,愛新竹,愛台灣。這其中有對個人的愛,也有對抽象事物的愛,有對理念的愛,也有對團體的愛,沒有人洗我的腦,別人要洗也很難洗,我以愛個人也愛集體為榮。但若我這種心態,竟造成他人有種集體歇斯底里的壓迫感,那真是抱歉。

總之,看了這兩篇短文,心生感觸,深覺世代間的差距只能靠善解與包容來處理,沒有對錯。故為文如上。

台長: 凌台大
人氣(6,022) | 回應(7)| 推薦 (0)| 收藏 (1)|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布魯斯
哈哈,志潔,我現在都在比較我與「下一代」(就是現在學生輩)的世代差異了耶。
當然,即使是同一輩,也有很多差異。我選擇餐廳時,跟妳的風格似乎比較像。但旅遊時我雖然想住好的飛好的,但最怕「比價」,所以就變成隨便選。另外,我的書也幾乎都是買的,但不是因為怕別人摸過,而是......我都要畫線與折頁。一本書沒畫得五彩繽紛就覺得沒讀過...... :D
2016-03-09 09:14:52
凌台大
Dear 學長,是的,我們和學生也差很多,學生們現在都看線上,哪還買書還畫線。。。。。

雖然線上資訊有便利性,但我總覺得線上看常常是「瀏覽」,真的要進行深入的「閱讀」,還是要有實體書才行。這也是種世代間很大的差別。

或許過了二十年,書的本身也會變成一種奢侈品,是為了典藏或保存才會印行,其餘都會改為online了。
2016-03-09 09:45:11
果然會降息
2016-03-09 09:51:05
陌生人
凌台大老師,愛台灣一詞在台灣早已泛政治化,即使不同於愛國主義,但終究擺脫不了民族主義(?);至少,她不等同於您所說的愛包包,愛家人,愛朋友吧?
2016-03-17 11:56:16
凌台大
何必因為擔心被泛政治化而不說呢?我最愛的包包在這裡出生,也會在這裡成長,這裡當然是我最愛的地方呀!

看到沒有國家的香港,我就很珍惜我們有國家的幸福。
2016-03-22 01:07:02
陌生人
凌台大老師,我看到蔡墩銘教授生前接受訪問,他說:廢除死刑跟不要戰爭同樣重要,我心有同感。
2016-03-28 18:46:34
屈道剛
凌台大老師

起立鼓掌啪啪啪
2016-10-05 08:48:3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