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1-03-24 06:35:55| 人氣5,588| 回應31 | 上一篇 | 下一篇

甘蔗的滋味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生活就像甘蔗,是一節一節的,那些甘蔗的莖節既難咬又無味,但一個莖節過了以後,就有最甘甜的汁液..........................

 

 

 

地震、海嘯、政變、戰爭,

這是一個災難的年代。

我在第一時間聯絡上在台灣和日本的親友,

彼此慶幸我們仍呼吸著,

所愛的人仍然存在。

 

我深深理解台灣的踴躍捐輸,

除了慈悲大愛外,

我們還在怵目驚心中,帶著一種補償。

台灣和日本的地理環境太像,

生活文化有太多的共通,

當電視上播著海嘯席捲東日本海岸的小鎮時,

我們彷彿看到的是台灣的漁港在剎那間被淹沒。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是日本東岸而不是台灣,

我們只能慶幸大自然和天意沒有選擇要台灣受難,

而對於正逢苦難的人,

我們不由自主產生一種他們代了我們受過的悲憫。

我捐了三日的所得,

錢不多,但總是我的心意,

然後我寫了懺悔的信給你。

 

過去兩年我不記得生活是怎麼過的,

我們連靜靜的擁抱的時間都沒有,

若天災人禍降臨,

我想我會為了這兩年沒有好好擁抱你、

沒有告訴你我有多愛你而永遠遺憾。

我在Skype裡流著眼淚跟你說,

未來我會稍微放慢腳步,

讓生活過得有品質一些,

要把多一點的時間放在我所愛的人身上。

 

你說很高興聽到我這麼想,

你還說我每天這麼頭也不回的往前衝,

讓你總覺得是看著我的「背影」在生活。

我一下破涕為笑,

什麼背影啊,

我又不是朱自清的爸爸。

 

我的身份太多,

加上包包之後多了一個媽媽的身份,

這是多麼重要的角色,

是我從來沒有想過會加在我身上的角色,

也是我學習起來最辛苦的角色。

寶寶是很奇特的,

不論你多麼關心他,

不論我待他多麼嚴厲,

他總會想念媽媽、比較習慣找媽媽、

常撒嬌的對象還是媽媽。

我想,那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母子連心。

 

我已經兩個月沒有抱他了,

幸賴科技進步,可以和他視訊。

不過每次聽到他在視訊的螢幕上說:

「我要去媽媽那邊」,

還是讓我屢屢漩然欲泣。

我想著,前兩年我忙得一塌糊塗,

生活用煎熬兩字形容都不為過,

忙過升等之後又立刻出國,

目前在這裡可以專心唸書、比較悠閒的生活,

可是你和包包卻又不在這裡。

 

你聽出了我的不安,

問我是否吃過甘蔗?

然後說了從我們認識以來,

最最動人的情話。

你說:

生活就像甘蔗,是一節一節的,

那些甘蔗的莖節既難咬又無味,

但一個莖節過了以後,就有最甘甜的汁液。

你說過去的那兩年是我的「甘蔗節」,

而我現在,就應該要好好品嚐甘蔗的甜美,

其他不要掛心。

 

親愛的陳大牛,

我曾看過一本書說女子一生有兩次投胎,

一次是出生時,一次是結婚時,

在這個父權的社會,兩次投胎論講的非常貼切。

一個有大志的女子,

若原生家庭重男輕女不願好好栽培女兒,

往往在學業和事業上容易被犧牲掉,

就像許多台灣的阿嬤們,

年輕時書讀得比任何兄弟都好,

但被迫要中輟學業去工作,

以支持家裡的男性往上爬。

但即便原生家庭支持,

若一個有大志的女子不幸嫁給了一個父權保守的丈夫,

則先前受到的所有栽培及心中的大志,

便只能不斷被減縮。

我何其有幸有一對願意栽培我的父母,

有一個雖不無委屈,

但願意看我「背影」並以我為榮的丈夫。

 

災難讓人驚心,也讓人反省。

我們一起啃咬那甘蔗堅硬的莖節,

也要一起品嚐甘蔗汁的甜美。

未來,我會走慢一點,

會在轉彎處記得回頭,

會在人生的路上,

牽著我們的包包,

和你並肩同行。



台長: 凌台大
人氣(5,588) | 回應(3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徐宗華
有計畫過人生是一件好事,但是把握當下更是重要。年過40再回交大上課,剛開始有一種少小離家老大回的感覺,機械系82級畢業後未曾回到學校,直到去年暑假。後來也釋懷了。從學習中回饋到工作以及國考上實在獲益良多。再者,我的刑訴成績有及格,感謝老師精采的上課內容,雖然每次上課都是皮皮剎。最後,祝老師在美國一切順利,鋕雄老師與家人安好! 學生徐宗華
2011-03-24 08:52:38
凌台大
宗華,

謝謝你,我現在也等於是工作一段時間後再回到學校,人都有不斷進修的需求。很高興你喜歡刑訴的課程,這學期是邱法官上課,必會帶來許多精彩的實務觀點。
2011-03-24 22:35:48
倖存者
剛從日本東京回來,地震實在太可怕,更恐怖的一點是地震的時間超長,雖然感覺東京的輻射問題還沒有太嚴重,但因日本經過核爆,被嚇過,所以日本人都很憂慮。
2011-03-25 07:40:47
Sophia
我很喜歡這篇文章~~
看到海嘯核災的事
也是想到要感激 珍惜歲月的靜好

說不上來為什麼
覺得這篇文章好想是寫給現在的我看的
很有感觸~~
所以 就不知所以然的和作者道謝吧! 哈!
2011-03-26 04:54:24
凌台大
謝謝你們的回應,今天我和幾位在此地的日本同學見面聚餐,他們都非常感謝台灣的援手,一再表達感謝。我想這次的大難給了日本很多的震撼與反省。

張愛玲與胡蘭成結婚的時候,婚書上就寫著:胡蘭成與張愛玲簽訂終身,願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小時候看到這一段,並不明白,那時候我談戀愛還是「水裡火裡一場愛恨」一派,常被當時的陳大牛取笑,說我會這樣期待愛情太幼稚,一定是還沒不曉得在水裡火裡有多痛。

結果我當然是自作自受,知道了水火的無情。

而如今再回頭看所謂的歲月靜好、現世安穩,才知安穩是如何如何難得、靜好又是多麼多麼值得珍惜的時光。
2011-03-26 12:53:20
ntu的超後屆學妹
版主,下次若再有此類機會,還是盡力安排全家一起出國研究吧。有時候我們以為單身會更能專心,可是家庭同事業一樣重要,而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某個友人在孩子僅有七八個月大時,出國研習四個月,回家之後孩子不會叫爸爸,此後他就不再一人遠行了。
2011-03-27 18:13:43
凌台大
親愛的學妹,

謝謝你,還好包包已經兩歲多,每天視訊還不至於不認識我。我和陳大牛是無法同時出國的,因為我們工作的機構如果兩人同時出國,人力會不足,這種工作上的自覺和對同事的尊重我們是有的,尤其夫妻同在一個系所,更應該以高度標準要求自己。

離開包包五個月是覺得他還小,且陳大牛和家人都可照顧他,若他再大幾歲,其實帶他一起出國增長見聞會更有意義。

正如同你說的,家庭和事業一樣重要,我拿富爾布萊特獎學金的機會一生也只有一次,不應隨意犧牲任何一種。

很遺憾您的同事發生這樣的狀況,但我相信每個人的狀況不同,是否單身會更專心,也是因人而異。我們會盡力做好安排。

也希望未來如你所言,有能夠全家一起出國進修的機會。
2011-03-28 07:23:56
kleiber
好像有偷聽的感覺...
但很感動
我沒吃過甘蔗
只喝過甘蔗汁
大概沒辦法跟我太太講出這麼動人的比喻...:P
2011-03-29 12:37:31
陌生人
雖然陌生人與凌台大素未謀面,但我仍掛念在美國進修的您!也很想知道凌台大目前進修的是財經刑法或者呢?
其實我是功利主義的。我很想知道凌台大的第二外國語為何?可否不吝告知?!
2011-03-29 16:10:56
凌台大
是的,主要在研究財經刑法,第二外國語是日文,但已經太久沒有念,荒廢許多了。另,其實覺得第一外國語也還有學習的空間,英文不進則退,所以要常以英語授課、寫英文論文來鞭策自己。
2011-03-30 00:29:07
陌生人
謝謝凌台大真誠的回應。那.......妳還有第三外國語嗎?
最近認識一個超優秀的朋友(史丹佛數學系,倫敦政經物理碩士),讓我重拾的對英文學習的喜悅(不知道是不是也出於功利?),也讓我意識到即使念法律英文還是太重要了!(可惜我決定離這位優秀的朋友遠去了~~)
2011-03-30 12:24:11
陌生人
不好意思,凌台大。我還想請問:妳覺得釋字617有沒有可能推翻?(最近釋字684大法官推翻了釋字382)
2011-03-30 12:45:28
凌台大
釋字617是我非常不滿意的一個解釋,明天剛好要去NYU參加一個研討會,裡面有一篇文章就在討論這個問題。

大法官的工作在捍衛弱勢者,強勢者是無須捍衛的,法律本來就是多數決,自然有立法者會去處理,刑法235給予司法和執法機關太大的裁量權,也有為罪刑法定原則。

617有無可能被推翻?這要看下一屆大法官的提名了。有無性別意識真的很重要,希望我們不要再有性別盲的憲法法庭。
2011-03-30 12:51:05
陳華大
身為一個剛回國不久的資淺學者,一方面要準備一些留學期間沒上過的新課程,要建立自己的學術地位,要應付工科大學升等的外文發表要求,外審時本國學者對TSSCI等中文發表要求,又要維持家計,再加上有個經常外出分身乏術、常身體不適的配偶,以及要陪他玩的小兒,的確也會有難以應付的時候。甘蔗的比喻,其實內心蘊釀已久。不過,留學的期間應該是甘蔗甜的部分,現在則是節的部分。至於下個階段,天知道什麼時候來臨。

幸好,佛的教誨使我認知:學者的聲望、地位,也只是暫時的,不可能永久持續。在地震、核能危機之下,一切的成就會變得微不足道。我們人生的努力,應致力於完成更具永恆性的事物。雖然努力的過程中可能需要聲望、地位、資源,但這些終究是一種手段、工具,不是目的。在實現志業的過程中,要能經常回歸本心,記得自己當初決定投身學術的初衷,才能抗拒誘惑,作「對」的事。回國這幾年雖然也遇過台北的名校來招手,但長輩們似乎難以理解:我並不是「吃不起肉」才改吃素的。

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心態,所以如此地與你同行。我們非常幸運,在新竹有好的同事,優秀的學生,良好的生活環境及教養資源。這樣的條件,台灣並非到處都有。我們需要審慎運用這樣的條件,化有涯為無涯,才能完成不只是個人的成就,而是志業的實現。
2011-04-01 00:22:08
陌生人
能不能請凌台大再推薦一下有關的書籍(之前妳是推薦Nussbaum的Hiding from Humanity)?
2011-04-06 12:37:15
陌生人
陳華大先生好像是念哲學的,很期待能多看到陳華大在這方面的論述喔!
2011-04-06 12:39:08
凌台大
最近在念:

Iris Marion Young - Respponsibility for Justice

很棒的書,Young 幾年前因胰臟癌驟逝,十分令人可惜,她的理論在我博士論文寫作時,給我很大的啟發,算是我無緣謀面的老師。此書為她臨終前致力創作的理論,討論美國貧富不均的正義問題,很值得看。
2011-04-07 02:48:19
陌生人
謝謝凌台大的推薦。因為您的推薦Nussbaum,讓我開啟了眼界。
2011-04-08 03:53:53
妳的ex-室友~
Dear~~
真真動人!! 看到陳大牛的"背影"之說我同時笑出聲眼淚也同時流出來
Enjoy the lovely Spring there! Go to the Church for Easter's weekend.
love,
Lois
2011-04-11 14:52:09
今日投書
http://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041200503.html

今天在中國時報的投稿寫得很好,
台灣法律人實在應該反省了!
2011-04-12 09:44:42
陌生人
佛的教誨?還是哲理?講經的師父說信佛求佛者若是做壞事說謊話,會比一般人造更大的業障下更深的地獄!佛經裡的話語確實是充滿哲理!
2011-04-14 03:43:40
凌台大
謝謝你們的留言,昨天得知政大法學院將於週末召開法學教育會議,若各位法律人如有空,還請盡量前往參加。
2011-04-14 07:31:15
珮禎
很感動的文章,小包媽一直是個很真心、感性的人。小包今年會回來上幼稚園,一家可以團聚,一家人平安快樂過每一天,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對了,你真是出名到連士院的的學妹都說久仰你的大名,學妹轉述說,你是傳奇性的人物,大學四年你拿了七個書卷獎,最後一個沒拿到是因為要畢業了沒書卷獎,你實在太厲害啦........
2011-04-17 08:32:25
凌台大
親愛的學姐,

謝謝你的士院學妹的稱讚。請代問學妹好。

也不知道我大學時在堅持什麼,很執著耶,而且還不是只要拿書卷獎而已,還得次次第一名才行,有次不小心拿到第二名,竟在書卷獎布告欄前面就哭了。我稱其為第一名成癮,當時真的很嚴重。

後來經歷過許多人生的波折,回頭想來,那些對名次的執著,是對自己的沒有信心,太在乎旁人的評價所致。現在雖偶爾還會不時小發作一下,但我對「名」和「實」的想法已經和過去有了很大的不同。

不過那些第一名成癮的時光,也不全然沒有帶給我好處,習慣對自身仍有高標準的要求,也使得我在抗壓和敬業度上,有很高的能量。

但律己以嚴,難免也就會待人以嚴,我對學生和人性的期望常常太高,自己就會因此而受傷。畢竟不是人人都是凌台大,很多人的人生並沒有、也未必有能力有太高的自我要求。

如何學會放鬆和放慢,這也是我的人生功課之一啊!
2011-04-17 23:47:41
讀者
Iris Marion Young的書很棒
比什麼Mckinnon的書有深度多了
2011-04-24 01:48:41
性別研究者
楊格和麥金農學科不同,性別研究的流派不同,很難比較吧?
2011-04-24 04:49:59
anthony
雖然是很平淡的語句,但是卻讓人有曾刻骨的感受,人生真的像甘蔗,一節一節的走過,過了節就會甜美,真的好棒。
2011-11-11 20:12:47
凌台大
謝謝,小時候沒法體會這種感受,但是歲月教會了我們許多事情,包括珍惜,包括在困難的時候不絕望,也包括回首時的感恩、向前時的希望。
2011-11-14 21:34:39
余雪敏
[...一個莖節過了,就有最甘甜的滋液....]真是有智慧的說法!
搜尋素食餐,居然看到您的網站,很喜歡您感性的[非典型法律人]的文章,看了您在旗津、甘蔗的滋味、你、..深深的感動!感恩法學界有您春風化雨!
最後希望您與包包盡快團聚,孩子還小,應該每天看到媽咪的!
2012-06-28 11:28:53
person
生活就像甘蔗,是一節一節的,那些甘蔗的莖節既難咬又無味,但一個莖節過了以後,就有最甘甜的汁液........引自凌台大(未經老師允許逕為引用,先說對不起)


小時候甘蔗是糖廠的,小火車一節一節,甘蔗也一節一節,人生不也是如此,但人生是自己的,你要愈來愈甜或者慢慢變淡,你要硬啃或者磨練牙床,你想過什麼樣的生活,得想想...

想吃甘蔗,你得躲著保蔗員(那時我們叫”保警仔”),躲在滿是刺刺甘蔗葉的甘蔗園裡,啃的沙沙作響,而那鮮甜的滋味,豈是現代孩子所能領略。
甘蔗採收時,依稀是好冷的冬天,地上的霜靜靜的洒向大地,冷風凜冽的三四點清晨,是雞睡不著吧,叫聲此起彼落的,或者是棉被太硬,身子縮著,聽著村子裡大人們吆喝著,大夥要下田去採割甘蔗,先是「削蔗尾」、「攬蔗根」,用牛車運送到裝車場「疊台車」上,用「五分仔車」載至糖廠。
清晨的第一班小火車,冒著黑煙,吃力的往糖廠去,可以搭著小火車的最後一節去北港,是不必買車票的,軌道旁的北港溪水有酸酸甜甜的甘蔗味,進入糖廠才是香馥的甘蔗焦香,阿嬤說「第一傻,種甘蔗給會社磅」,但農夫不種甘蔗,能種什麼?種了甘蔗,還自個不能吃,吃了被保警抓到,還要罰錢,這就是那個世代。
從池糖裡挖起瀾泥,和著土沙,也可以玩的興高采烈,最後的戰利品就是一大堆泥土,把土做成小火車,放在板子上送往屋頂曬乾,這玩具是反斗城所沒有的,在五0年代,土火車它比樂高還夯。

我們跟在牛車後面,用力的抽甘蔗,一台車可以抽個幾根,玩具有了,零食也有了.
火車是一節一節的希望,甘蔗是一節一節的汗水,進入地磅,糖廠說幾磅就幾磅,和量米的米斗一樣,度量著自己的良心,別人的死活不在度量之內,而今糖廠没落了,清晨的吆喝聲消逝去,五分車成了觀光行程,只能憶起滿臉風霜阿嬤的輕嘆--第一傻….種甘蔗給…..。
我說第一傻是 //// 投胎來這節節人生給....

寫于2011/09/30
2012-12-10 09:22:06
凌台大
好感人的分享,小時候住在雲林,有很大一片糖廠,這樣的田野風光,我也經歷過,感同身受。
2012-12-10 12:25:3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