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5-03-14 14:31:43| 人氣11,652|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博士生的獨白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讀博士,對我是一件意外。大學時,我一心一德,想要去花東當少年庭的法官;然而後來陰錯陽差地出了國讀書,由此便走上一條不一樣的人生道路。別的博士是怎樣我不敢胡亂替代發言,我只能就自己的經驗來說說我的感受。

博士生過的是一種看似自由、實則緊張焦慮的生活。自由,因為沒有修課的壓力,緊張焦慮,因為正因沒有修課,沒有人規定妳要念什麼?怎麼念?所以自己要給自己功課。

曾經有朋友問我,你們博士都在讀些什麼東西?是的,這真是一個大哉問!有時候我們也很想知道我們到底要讀哪些東西。

要念什麼東西?其實取決於妳到底要作什麼樣的研究?也就是,妳到底博士論文要寫些什麼?然而要回答這個問題,不先念點東西,卻又不能知道。而這就是博士痛苦的地方之一。

妳可能一開始滿懷夢想的想要寫A問題,但是真正開始念了有關A的種種資料後,妳可能發現實際上A這個問題和妳想像中是不一樣的,真的寫下去,不但沒有答案,也不一定適合妳最初希望的改革理想。此外,妳也可能在念A問題的資料時,發現另一個有點相關的B問題更有研究的價值,於是便開始檢索B問題的資料,一頭鑽進B的研究中,然後在B的資料中又發現C其實也很有趣‧‧‧,最後,所謂的研究「開花」就是這個樣子。

大部分的博士生在經過初期的修課階段後,會和指導老師商量到底要研究什麼東西。常發生的不幸情況卻是:妳感興趣的議題,妳的指導老師未必有興趣;妳的指導老師有興趣的議題,妳卻覺得枯燥乏味;好不容易找到你們兩人都有興趣的議題,卻發現沒有足夠的研究資源或資料。簡言之,一個博士論文的題目,往往是一種妥協的結果,是一個妳的指導老師願意指導,妳也不排斥研究,又有足夠資源使妳能順利寫完畢業的東西。

博士生的另一個痛苦,在於必須不斷強化自我的約束力。由於博士的中後期大體上是不修課的,如果妳已經習慣於餵養式的學習(老師教、老師給作業、妳作作業、通過考試),要達到自我約束學習,是需要頗大的調適和努力。開書單,訂寫作計畫,寫dissertation journal和閱書心得,定期和老師會面,是我自己的方式。雖然也常常發生進度落後的情況,不過大體上我的自我約束還算可以。

和老師的相處也是一件大功課。指導老師的指導方式千奇百怪,簡單分成兩類:緊迫盯人型和放牛吃草型。由於博士是件四五年以上的浩大工程,指導老師和妳對不對頻,委實事關重大。

我的指導老師是緊迫盯人型,很嚴格,也很具權威感。我曾被老師講到當場差一點就掉眼淚,也曾經因她不滿意我的寫作進度而感到萬分沮喪,她甚至反對我婚後搬到陳大牛的住居地,因為她認為我的讀書進度會受影響,我就是應該要關在綠色森林裡讀書、讀書、再讀書,於是我的婚姻便成了兩地分隔的生活;然而,我的老師卻也是我在D大的媽媽,她關心我的生活起居,婚姻交友,我在美國的一年三節(生日、感恩節、聖誕節),有一半是在她家裡和她全家一起過的。截至目前為止,我覺得還能負荷她的緊迫盯人,而且也覺得和她的相處是我在美國很難得的、我很珍惜的經驗。然而緊迫盯人型的老師未必適合每個人,我有朋友就是因為受不了緊迫盯人的老師,最後選擇轉學、另謀出路。

放牛吃草型的老師大概佔指導老師的多數,由於美國的教師評鑑嚴格,競爭激烈,每位教授都非常忙碌,所以對博士生的指導,會因為自己的教學及研究而有季節性的變化。博士生要學會配合老師的時間,對於放牛吃草的老師,一知道他有空,要立刻抓住每一個可以問老師問題的機會,以免下次再見到老師,又是一個學期之後的事。放牛吃草型的老師,也不一定適合每個人,尤其是對自我約束力不佳的人,放牛吃草的結果可能是畢業的遙遙無期。

不過不管是哪一種,博士生都難逃與老師相處的關口。剛開始,我們為因為老師的晚回信惶惶不安,左思右想,深怕自己哪裡研究的不對,惹的龍顏不悅(後來發現,老師不過就是出門去度假,幾天沒有check email而已)。慢慢的,也就練就一身「銅布衫」「鐵面皮」的功夫,開始懂得和老師稍微討價還價一下;另外,書漸漸念得多了,講話也能比較氣壯一些了。

博士生的人際關係也是很難的功課,由於沒有修課,加上大量的閱讀,博士生的人際關係是相當疏離的。不用上課,也就代表除了借書還書,不必去學校,那也就是不會見到同學(也可能事實上根本沒有幾個博士班同學,如,去年全D大就我一人再念這法學博士)。另外,沒有課,也等於沒有寒暑假日的區別。人家在上課,你可能在睡覺;人家放假去玩樂,你的進度剛好是得唸完一大疊的書。作息與別人不同,自然難有交集。博士生如果不想客死異鄉無人聞問,必須主動與新來的同學們接觸瞭解,不能過於被動等待別人來關心。大家都忙,而且妳留在該地的時間最久,能幫別人忙,就要盡力,不要覺得浪費時間或精力,因為藉由互相幫忙的過程,可以稍微彌補博士生自閉的環境,與真實的人群有接觸,而不只是每天掛在MSN上神遊太虛。

博士生的另一項挑戰是金錢。理工科和文科的博士生,大部分都有TA或RA可以做,雖然收入微薄,但也勉可餬口。美國的法科博士,學校能免除你一年一百多萬台幣的學費,妳已經要千恩萬謝了,生活補助是難上加難。此時必須自力救濟,努力找錢。僧多粥少下,當然競爭激烈。台灣政府的公費是一個管道,富爾布萊特獎學金以及國內外各學術基金會的獎學金,都可以一試。申請獎學金是一門大學問,以後有機會再來談。總之,開源是很重要的。當然,節流也重要。買書必要上網路各二手書店貨比三家,旅行可以用網路競標比較便宜的旅館(我曾用一百美金標到紐約百老匯大道上、號稱「特價三九九美金」的旅館;也曾用美金三十元,標到波士頓觀光區的三星級旅店),買家具、汽車、租屋,絕對要記得殺價(我曾經陪陳大牛去買家具,原來宣稱不二價的二手家具店,在我好說歹說磨了半小時後,六百美金的一堆家具打了八五折,當場省下一百美金)。讀書本身的壓力真的已經很大了,所以,要讀博士,在金錢上我認為還是要有一定的積蓄(也就是,要有獎學金或自己的儲蓄),寅吃卯糧的讀博士,要讀好實在很困難。

摸索論文方向的階段,有摸索論文方向階段的壓力;而像我,走到了寫論文的階段,那又是另一種辛苦。不過我發現,我抱怨比較多的,是森林裡無樂趣的生活,是離鄉背井的思鄉情緒,是兩地分隔一人的辛苦圖存,是希望早點畢業快快開始新領域研究的焦急。至於唸書這件事,因為一直都很喜歡,所以從沒抱怨過。何況,我也工作過,瞭解工作的勞苦,與在職場廝殺、必須養家活口的人相較,學生實在還算是輕鬆的職業了。最辛苦的時候,我常想:我是拿著社會國家的錢出來唸書的,不堅持撐下去,如何對得起納稅人的血汗錢呢?(後來無意中發現陳大牛也是這樣想的,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有時念不下書,我就去看一份英文報紙或英文電影(覺得算是給自己一天的進度交代 ─ 至少也有念到英文);有時文思阻塞、我就來寫些散文記事(對啦,就像現在我剛才就是該念而念不下,煩到最高點,故而決定把喃喃自語的東西寫下來);有時思鄉情重,我就去翻看越洋訂購的台灣雜誌,一邊看各類美食旅遊介紹,一邊開始狂列「返台必吃手冊」「返台必遊景點」‧‧‧

這就是博士生的生活,一點一滴,歲月便如此悠悠地過去。

這一年,我博四。

台長: 凌台大
人氣(11,652)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春藥哪裡買
挺好~!
2020-02-27 03:12:3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