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2-11 22:08:27| 人氣20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旅行的渴望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總覺得身體裡面流動著憧憬流浪的熱情血液,要去花蓮班遊的前一晚,邊收拾行李邊想著明日的旅程時就雀躍的快飛上天。今年寒假特別冷,我卻實現了好幾個夢想。到苗栗美成家採草莓,泡溫泉;班遊到關山騎自行車,都是很久以前就好想好想做的事,告訴自己一定能成真。

班遊最棒的事就是和大家一起哈拉一堆沒有營養可是莫名其妙好笑的話,照照搞怪不顧形象的照片,最令我難忘的是昨天晚上一群人窩在男生房間裡講鬼故事,比去白玉瀑布夜遊還難忘,我雖然一直不小心沉入夢鄉,隨即又被尖叫聲與爆笑聲吵醒,可是還是記得毛骨悚然的感覺,最後歐貝鳳鳳千惠很笨,都被嚇到不敢回房間睡,只好四個女生睡一張床,霸佔了男生的一半房間,把握住天亮前的三個多小時努力補充睡眠,結果我隔天根本爬不起來吃早餐。

到七星潭牽了一堆本來不想下水最後褲子濕答答的人往大海的方向狂奔,等海浪捲上來才拼命的往回跑,看到大海不停地宣洩,興奮的大叫,害怕的尖叫,感到有趣的大笑,立志做個大海的孩子。還有騎協力車逛農場的時候,悠閒的騎去果園,到了寬闊的草地照相留念,以及和動物們搞笑(我只能說,男生真是太厲害了,我笑的臉頰都痠痛了),第二天我好開心,好喜歡出自於真心的大笑,感覺好自由。

也好自在。當個台灣女孩真是幸運,可以和女生朋友手牽手,嘰嘰喳喳地聊天說笑。會覺得很有力量,不怕困難。去苗栗的時候牽美成的手,和二黃泡溫泉,冷冷的天氣,溫泉池在飯店的頂樓,我們推開竹子做的窗眺望山色,那是一種很値得細細品嘗的美,一小方溫泉池裡霧氣瀰漫,轟隆隆的出水聲不停歇,而窗外卻是靜靜的,因為雨天的關係沒有過多遊客或小販的喧鬧,取而代之的是雨絲偶而斜斜地飄進來,冷與熱形成了一種不可思議的混合。

升學的路上,唯一持之以恆的就是讀書補習,總覺得不之不覺中流失了許多,喪失作夢的能力,失去勇敢。到現在還是一直被限制著,雖然說人總是需要一點外邊的限制,但是真的對這些圈圈感到厭倦與挫折,於是常常在還沒爭取之前就先退讓了,大概算學會妥協吧,可是總覺得不應該是這樣。這樣會讓我找不到方向,也找不到該堅持的那些必要。

打包行李的時候,我想像自己是個一身輕便的旅行者,隨時有出發的能力,旅行讓我補充信心與獨立,我直覺那是我的出路,所以我會拼命連續考了三次機車的路考,最後一次終於通過的那一刻開心的哭了,因為我認為那是一把鑰匙,象徵著獨立自主的資格,可以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趁現在願意流浪的時候,去旅行,也是一種幸福。










台長: Serena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20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