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11 00:21:46| 人氣36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Sorry, I love you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編劇真的很厲害,特別是最後一集,太可怕了,讓我格外震驚,當小允對武赫說他只是媽媽忘不了親生兒子的替代品的那一幕開始,我的眼淚就沒有停止過了。最後一集,電視裡的每個人都在哭。電視機前面的我也是,抽抽搭搭個不停,衛生紙上臉上都是眼淚鼻涕,感到心酸與沉重。面對那麼重的恨,突然必須要輕輕地放下,裝作沒有發生過,也不讓更多人知道這個秘密,特別是世界上最重視的人,車武赫注定要獨自擔負著如此沉重的命運。

奧黛麗的司機大釧哥,也是一切罪惡的推手,把雙胞胎拿去孤兒院丟棄,心有愧疚地問武赫在國外過的辛不辛苦,武赫說不辛苦,因為要回來找可憐的媽,因為貧窮而不得不把孩子送給別人的媽,因為活得有希望,所以不辛苦;他又問他那是不是已經找到媽媽了,武赫回答:沒有。說的都是違心之論,因為真正的痛是說不出來的痛。這段讓我覺得實在是太高明了。

武赫的對白:上帝,我在此向您承諾,在我的餘生,如果有這名叫做宋恩彩的女子陪伴我,那麼,我將會放下一切的憎恨,安靜地閉上我的眼睛。當他如此祈禱時,我們明白他是想要放下的,原以為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的了,可是出現了天使般的恩彩,撫平他心中的傷痛,讓他嚐到一點溫暖。觀眾在這裡可以因為武赫被安慰而得到一點滿足。可惜快樂短暫。

他跟在母親身邊,不停地想試探,全心全意注視著耀眼的母親,想為媽媽做點什麼,保護她,卻得不到母親的一丁點垂憐,只換來親生母親毫不留情的責罵與打從心底的討厭,一樣身為媽媽的兒子,一個是鑽石般閃耀的巨星兒子小允,和被當成垃圾一樣遺棄的兒子武赫,形成無法忽視的強烈對比,後照鏡裡頭媽媽溫柔的唱搖籃曲給小允聽,慈愛地撫摸小允的臉,鏡子裡面的媽媽還有充滿母愛的歌聲,是他後來在對抗死神已經筋疲力盡時的慰藉,可惜的是,這樣的愛,他一次也沒得到過,反覆試探只得到一次又一次的受傷打擊終至絕望,於是深深的愛變成了恨,不得已走上報復一途。

和背叛愛情的雅梨瑩都同樣選擇了報復,用盡心機手段,要讓當初背叛他們的人過得悲慘,和他們一樣不幸,也都真的如願重重傷害了自己的弟弟妹妹,也都後悔,然而不同的是,武赫沒有重來一次的機會,面對虎視眈眈的死亡,他用盡餘生,只盼望母愛的降臨,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遺棄孩子並不是母親的主意。這是他的悲劇。

有一天媽媽突然來訪,還帶了好多漂亮的衣服給姊姊,好多好吃的東西,像一個真正的好母親一樣,疼惜地摸著孩子的臉,讓他感動的幾乎要原諒了,沒想到這一切都只是為了要他健康的心臟,當希望再次破滅的時候,這次,什麼都不剩下了,也許就是因為一直懷抱著一絲絲的希望,所以才會那麼痛苦,反覆不已。為了這該死的希望。

我覺得對劇真的把武赫渴望母愛的那份心意好細膩地刻畫出來,比起之前也讓我哭的很慘烈,邊看邊喝水的藍色生死戀,更多了一些悲劇人物的特質,以及在命運前的卑微與脆弱。

原罪與懲罰,就好像劇中的記者爺爺,他自始至終都把一切看在眼裡,不停地闡述著事必有因因果報應的觀念,我也在劇中的每個角色都看到了罪與罰。

女影星奧黛麗愛上了有婦之夫,生下的小孩在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被無情地拋棄了,由武赫的觀點來看我們才知道,原來有這樣成長背景的小孩,心裡的創傷是如此巨大,但即使受到如此大的傷痛,仍然阻斷不了親情的思慕,武赫不像一般被領養到國外的孤兒,憎恨遺棄自己的親生母親,咬著牙忍受養父母的虐待也想回國尋找自己的媽,賺很多的錢給她,為她蓋一棟漂亮的房子,買漂亮的衣服給她,買牛小排給她吃,其實那是他的自圓其說,只是這樣的夢在回國後見到母親豪華的大房子以及母親眼底流露的深深厭惡之後,一下子就破碎了,也許生為禁忌的孩子就是他必須償還的債,就如同恩彩背負著父親的罪孽,在武赫以自殺式的車禍結束自己的生命之後,恩彩第一次這麼完全地,完全地掌握並且主宰著自己的生命,以前她想盡情地握住大叔的手,看著大叔,可是被小允絆住,也被大叔驅離,她最後終於可以像她之前那樣盡情地對大叔說我愛你那樣子追隨大叔的腳步了,再度踏上初次見面的澳洲土地,回憶一起走過的地方,末了,來到大叔的墓前,輕輕地躺下,泥土底下躺著的就是那麼體貼的大叔,大叔就又再次那麼靠近了。

她希望大叔不再是孤零零的一個人,她是用全部的愛去溫暖這個得不到愛的可憐的孩子。因為恩彩的灌溉,讓武赫不那麼可憐。

憎恨與原諒,就在那麼一線之間,原本笑容是那麼燦爛的小允,發現自己對恩彩的愛之後,因為不想失去所以變得那麼醜陋,讓人都要忘記他原本是個善良的人了,可是他選擇原諒了武赫,告訴武赫一切,他只是武赫的替代品,最後武赫也以奉獻自己的心臟原諒了他,就像一對真正的好兄弟,我想,武赫一定是希望小允能夠繼續盡責地擔任這個位置,一個他沒有福氣享受的位置,因為不願讓不知情的母親再次承受這種失去的痛,他放棄醫治的機會,他選擇主動迎向死亡,把秘密帶入土中,讓活著的人繼續若無其事的活著,不感到痛苦。

除了對於恩彩,只能說對不起,我愛你。這個世界上唯一用寬容的愛去包容他的女子,在命運的桎梏下,也只能說我本來想給大叔很多東西,但是似乎我能帶給大叔的只有傷痛而已,對不起,我愛你。雖然是這麼悲傷沉重無法自由飛翔的愛,但也許就是因為這樣,他們對彼此的心意才更能突顯出來,死亡的陰影加諸在他們的未來,就不像一般的韓劇慣於辯解,忙於澄清解釋誤會,我很欣賞在這一點不多加著墨的手法。

恩彩當初對武赫說,大叔死了以後我只會感到痛苦一個月,之後就會忘記了,後來我才知道那只是安慰武赫的話,原來大叔死了以後,她那麼痛,他們都強忍著痛苦要讓對方快樂,雖然看到恩彩最後用茱麗葉的方法殉情,覺得很公平很溫暖,所有的痛苦好歹不是大叔一個人承擔,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還是心痛得不得了,沒有辦法說服自己不感到悲傷。














台長: Serena
人氣(36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視賞析(綜藝、戲劇、影集、節目)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