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02 00:08:18| 人氣704|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傷痛記憶的低語與迴響──《不會忘得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傷痛記憶的低語與迴響──《不會忘得了》

演出名稱:《不會忘得了》
演出團體:Vichama劇團
演出日期:2007/7/27
演出地點:牯嶺街小劇場

民眾戲劇在許多國家行之有年,在台灣的劇場界裡雖然較少聽見其聲音,但實際上民眾戲劇作為一種社會實踐已經走過不少台灣社區,如九二一過後,便有劇團前往災區幫助民眾面對災難所造成的傷痛。同樣地,此次從秘魯來台的民眾劇場團體Vichama劇團,亦是透過其作品《不會忘得了》呈現一段當地人的傷痛記憶。
《不會忘得了》取材自秘魯在1987年到1995年國內政治鬥爭時期,戰爭對安地斯山原著民的迫害,僅官方統計就造成65000人死亡,7000人失蹤。以此事件創作而成,全劇除了演員偶而發出的吶喊與低語外,幾乎沒有語言的成份,僅用演員的肢體呈現,像是連環圖畫一般,帶領觀眾見證這些被迫害者原本的生活歡樂,面對迫害者的抵抗與絕望,以及生命消逝的終期。
本劇若以台灣大部分觀眾所熟悉的西方寫實主義戲劇表演美學,要求演員情緒的真實,肢體動作的精準等標準加以檢視的話,並不會獲得太好的評價。演員的情緒相當地自我節制,點到為止;肢體動作也不夠俐落,在反覆的戲劇情境裡變化有限,甚至略顯粗糙。然而,質樸卻正好是其演出動人的地方。本劇採用的不是經過精煉的劇場語彙,而是反映情感記憶的手段,演員透過身體來實際反應那段時間裡人民所歷經的切身感受。角色失語,情緒壓抑,更有近一半的場次在事件上不斷重複,都在訴說著被壓迫者默默承受戰爭的殘忍對待,空襲、暴力、強暴等已然成為一種生活規律,種種情緒反映在表演上就成了一種單一卻深沈的氛圍。
然而,縱使創作者對這齣戲注入了深厚的情感,只用三位演員扮演低下貧民對抗著無形的壓迫者,全劇除了演員手中微弱的燭光之外,看不見救贖者,僅在末出現一位前來收屍(認屍?)的老婦人,民眾完全被孤立。這種敘事方式對該國家以及有類似體驗的觀眾而言可能會具有強烈的戲劇性;對我這名在台灣土生土長,從未歷經戰亂的觀眾來說,《不會忘得了》卻不是齣精采的作品。主要原因在於缺乏這些創作者所擁有的共同經歷,也無從想像戰爭與窮困的生活,所以欠缺與演出做直接對話的可能性,僅能從欣賞的角度,盡量減低美感距離去體會眼前的事件。
演出結束後,講西文的導演透過演員、台灣的邀請人,以西文到英文再至中文的雙重翻譯與觀眾展開對話。透過導演的說明,觀眾了解到《不會忘得了》的發生背景、創作意圖、甚至部分演出的意象意涵等。民眾戲劇雖然各家定義有所不同,但有一項很重要的觀念是民眾戲劇的共同根基:與觀眾的交流。本劇導演藉這種事後交流的方式拉近了觀眾與本劇的距離,若將演後座談亦視演出的一部分,《不會忘得了》確實使觀眾對於另一種自己不曾見證過的生活有所認知。不論對於遙遠的拉丁美洲了解有多少,觀眾對於義賣、捐獻的贊助也顯示其對於這場展演的肯定。
是否應該將民眾戲劇視為一種美學形式,或許很難理出個定論,較適當的觀看方式應是這個形式是否如其名般承載民眾的生活。《不會忘得了》以劇場美學角度來看確實有其不足之後,但卻在這些不足之中道出了民眾受到壓迫的苦痛,雖然那種生活對台灣的觀眾而言可能感受不甚強烈,不過仍達到了引介的效用。

台長: aleswang
人氣(704)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觀戲心得 |
此分類下一篇:家庭羈絆的浮光掠影──《布萊頓海灘的回憶》
此分類上一篇:社會關懷的大夢──《艾斯寧》

Amego
這個作品我是在香港看的,倒是非常有感覺哩。

我們的、香港的、中國的社會與文化中,其實有著類似的故事與情感。我們的先祖,都曾經歷經革命,都曾經被壓迫。看著他們的表演,想像、連結我們自己的故事與歷史,其實並不困難。

比較困難的是,許多的重複確實令人稍覺不耐。
2007-09-03 23:05:4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