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28 23:20:55| 人氣67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自我的呢喃──《Happy Together》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自我的呢喃──《Happy Together》

演出名稱:《Happy Together》
演出團體:五校聯展之台大戲劇系展演
演出日期:2007/08/26
演出地點:臺灣藝術教育館

有一個很老套的說法是這樣,男人跟女人互為一半,唯有結合在一起才是個完整的人,雖然在性別意識高漲的時代,可能很多人不同意非得是陰與陽不可。不過,尋找自我的渴求似乎仍舊存在,至少在我身上、在《Happy Together》裡都可看到。
台灣大學戲劇系《Happy Together》是現實與虛幻同時體現的作品。某人被鎖在課後空無一人的教室,忽然出現另一人自稱是另一個「我」,是身體所容納不下的意識,存在於另一個世界,想要取得自己所沒有的身體。接著兩人展開了對話,建立起關係,探索彼此的世界,最後,某人接受了另一個我的提議,兩者對調了彼此的處境……
本劇的場景設計頗有巧思,實際在舞台上搭建出教室,並利用燈光、道具及音效等各元素,在一景到底的情況下暗示場景的轉變。也由於是像想與現實交錯,本劇的文本素材具有很高的自由度,編劇採用了不少曾經熱門一時的動畫、電玩元素,架構出全劇,接合度固然已經很高,但與篇幅較多的寫實對話相比的話,仍難免有拼湊的痕跡,但如此現象卻也不全然是壞事,好處在於給予導演和舞台各部門很大的發揮空間,有不少可以做特殊效果的切入點,實際製作出來的效果也有相當創意,「真三國無雙」一景的角色扮演就是最好例子(由天而降的武器跟落葉實在很有趣);可是作用於觀眾身上時,無形之中便有挑選觀眾的可能性。理由在於,若對這些素材沒有認知,不知道何謂「新世紀福音戰士」、「庫洛魔法使」、「真三國無雙」等,對眼前這些元素缺乏了解的話,可能很難會心一笑,或是因為少了背景概念感到莫名其妙。不過,編劇在劇本的脈絡之中也沒太大的意圖要去解釋為何採用這些東西,雖然仔細分析仍可找出背後的隱喻,但感覺上舞台效果的考量成分居多。從調度來看也可發現同樣的情況,雖然有不少的特殊場景,但亦有不少單純的兩人對話,沒有太多戲劇動作。這些對話過程,有時可看到導演似乎刻意把調度壓到最小,彷彿目的是要催眠觀眾,當然,戲劇節奏不穩定也是造成此現象的原因。
從上述元素來看,《Happy Together》是齣很主觀的創作,創作者不太有掩飾自身介入的痕跡,很直接地在朝觀眾發聲。本劇的主角也在劇情的推演之中嘗試著要補完自我,另一個「我」的出現,就如同給了他一個對鏡自照的機會,兩個主體處於相互映射卻又各自獨立的狀態,誘使主角思考自我的認定問題。全劇就透過一連串的事件,包涵了對彼此世界的模擬,認識身體等,不停地辯證「我」應該是怎樣,取得身體,也就是種確立自我的儀式。事實上,編劇對自我的認定為何並未明示,或者更精確的說,有無身體除了形式上的差別之外,似乎異同不大。一種可能性是種料理東西軍式的二分法,是要選擇存在著「心的縫隙」的現實世界,或是要到另一個不存有這種罅隙的自由世界,兩者之間不存在著中間的可能性。至於主角最後選擇放棄身體是否意味著自我補完,看來是讓觀眾自由心證。
客觀來說,若是這種主題有所思考的人,本劇能發揮很大的渲染力,反之亦然。《Happy Together》雖然涉及了「我」,理應是具有普世性的題材,但卻缺少了些情感的普遍性,這雖非是戲劇創作的必要條件,卻是能否引起觀眾共嗚的重要因素。一方面,想像世界的書寫略嫌薄弱,太多抽象的描寫,除了比武一段展示其吸引力之外,不太具有足夠的說服力使主角放棄身體。如果說,逃離現世是為了遠離孤獨的話,那麼同樣的,主角的孤獨也不夠明顯,雖然隻身被鎖在空無一人的教室是個強烈的意象。另一方面,確實那些鮮少被人納入戲劇的動、漫、電玩元素能夠很及時的將觀者納入戲劇幻覺之中,但在觀看的當下僅被當成是種戲劇手法在消費,很難感受到更深一層的涵意。自我辯證的對話又偏向冷靜、誨澀,情感的波動不多,雖然有不少輕鬆的事件來平衡氛圍,整體來說仍不易親進。
《Happy Together》架構出一個獨特的世界,創作者與觀眾處於若即若離的狀態,一方面有向觀眾發聲的企圖心,但焦點仍在放在自己要說的話,兩者之間雖是一體兩面,但本劇的狀況則是有先後之別,願者上勾。

台長: aleswang
人氣(67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觀戲心得 |
此分類下一篇:隨性的試驗──《下妻物語》
此分類上一篇:年少情懷──《畢業紀念冊》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