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6 18:00:00| 人氣59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小說】我討厭下雨天,我喜歡你 2-8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8 忍不住

 

  直到海邊行程時間差不多了,大夥兒紛紛排隊到化妝室換衣服。我看著身上孫秦的衣服繡著一顆小小的太陽,就像他一直待在我身邊一樣暖暖的,一點兒也捨不得將這件衣服換掉,我便直接套上褲子、將頭髮吹乾就走了出去。

 

  才正要往遊覽車走去,琳琳學姊便把我叫住了。

 

  「我沒記錯的話,這件不是孫秦的衣服嗎?」她看著我身上這件尺寸稍嫌大的衣服,伸手摸摸了衣角。

 

  「啊,學姊,這是孫秦的衣服沒錯……」

 

  「……你們是真的在一起?」琳琳學姊一臉詫異,似乎到現在才真的仔細思考孫秦說的話。

 

  我羞赧地低下頭,不曉得該如何回應琳琳學姊的質問,其實我們根本沒理由要騙她,不知道為什麼她不肯相信。

 

  她見我都不回答,稍微提高了聲調重申:「不管你們是真的還是假裝的,反正時間會證明一切的。」像稍早一樣,她說完自己想說的便頭也不回地走了。只是不知道這句話琳琳學姊究竟是對自己說還是對我說,我也不太明白她想要時間證明的是什麼事情?

 

  我帶著一知半解的心情上了遊覽車,後來我們到了一個大型的露營區,奇妙的是這裡的帳篷已經都搭建好了,快速把行李放好後,隊輔吩咐大家領取了食材,開始了晚餐的烤肉時間。食材很豐富,除了烤肉以外也可以用炒鍋做一些其他的料理。

 

  我清洗著食材,薏仁突然湊到我身邊,「欸,雷宇晰,妳不知道吧,孫秦他很會做菜喔。」

 

  「是喔?」

 

  「可惜妳跟他不同組,應該是吃不到了。他炒好的菜一端出來應該會先被他們那隊的學妹夾光吧,哈哈!」他頑皮地哈哈大笑。

 

  「喔……」我低咕著我才不在乎呢,但等薏仁走後,我還是悄悄轉頭看看第十小隊,孫秦果然擔起大廚的角色,處理食材快速不馬虎,他臉上認真的表情讓我暫時分了神。

 

  突然我頭頂的頭髮又被搔亂了,我抬頭一看,柚子學長淘氣一笑。

 

  「是不是很想換組?哈哈哈!」我狐疑著柚子學長怎麼整場活動都沒事要忙一樣,四處晃來晃去的,胸前的相機像裝飾一般。

 

  「連你都要挖苦我。」我嘆氣,鼓起臉頰,低頭一一將叉子插進食材中。

 

  「是覺得逗妳很好玩啊。」柚子學長邊說,也站在我旁邊開始動手幫我準備烤肉的食物。

 

  「柚子學長!」不遠處一位學妹倏地呼喊著他,「可以幫我開這個嗎?」她手上拿著沙茶醬,看起來面有難色。於是柚子學長放下叉子跟香菇,朝她走了過去。

 

  「欸欸,雷宇晰……」我轉頭過去,發現阿緯臉上瀰漫複雜的表情。「孫秦學長還在生我的氣嗎?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妳是學長的女朋……」

 

  「啊啊!沒關係啦!他不是真的生氣啦!」我尷尬地笑,希望他不要再把我和孫秦的關係說出來讓更多人聽到了。畢竟那時在海邊雖然有部分人圍觀,但真的聽到的人也不多。所以這件事情並沒有引起太大的騷動。

 

  「不過那個柚子學長,為什麼老是站在妳旁邊啊?他該不會是孫秦學長的情敵吧?」阿緯帶點八卦意味地說,「難怪那時候玩兩人三腳他們都要針對我。」

 

  我聳聳肩,「你自己問他啊……呵呵。」

 

  「妳這種型原來是學長們會喜歡的類型喔?」他語重心長地說著我聽不出究竟是褒還是貶的話,我的臉頓時三條線。

 

  晚餐時間結束後,我們圍著營火看著學長姐為我們準備的精采表演,直到時間真的不早了,大家才一一意猶未盡地去梳洗、回帳篷休息。

 

  而就在這時,我的重感冒魔咒似乎開始悄悄發作了,先是全身發冷,頭稍微暈眩。我拿出止痛藥,因為知道有海邊行程所以我帶著以備不時之需,吞下止痛藥後我獲得片刻安寧,便沉沉睡去。不知道過了幾小時,止痛藥的藥效似乎退了,我頭痛欲裂,在凌晨時驚醒了過來,這時已經全身發燙。而我翻身的聲音驚動了躺在隔壁的庭甄學姐。

 

  「宇晰學妹嗎?睡不好嗎?」庭甄學姐輕聲說道,她伸出手想關心我,沒想到被我的體溫嚇著,「妳發燒了嗎?」她趕緊坐起身子,開啟手電筒,伸出手背測量我的額溫。

 

  「學姊,我想我應該再休息一下就好了。」

 

  「不行,妳是發燒不是一般感冒!而且溫度好像有點太高了……必須趕緊去掛急診。」

 

  「可是……」我虛弱地說,我並不想給大家添麻煩,畢竟現在時間可是凌晨啊……

 

  「妳別動,我去找人幫忙。」庭甄學姐說完便握著手機起身到了帳篷外。

 

  我在睡袋中昏昏沉沉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覺得體溫不斷地升高,對於身邊的騷動已漸漸失去感知。庭甄學姐再次回到帳篷時,多了一位高大的身影,我沒看清楚是誰,但我感覺自己被快速地抱了起來,我四肢無力地靠著這個胸膛,呼吸心跳因發高燒而不受控制地加快,沒過多久就聽不見任何聲音了。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我的手機被整齊地放置在床邊,一看時間我才發現已經是早上十點多了。我坐起來,發現自己手上打著點滴,流了一身汗,身體已經退燒,頭痛也舒緩不少。這時護士剛好過來,「啊,妳醒啦!現在好多了吧!再觀察一陣子,過中午沒其他症狀的話就可以出院囉!」

 

  「……好的,謝謝。」我還沒搞清楚自己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柚子學長就出現了。他拎著一袋食物,跟護士寒暄幾句後,便走到我旁邊。

 

  「雷宇晰!妳要把我嚇死了……妳昨天燒到快40度妳知道嗎?」他見我醒來了,鬆了一大口氣,隨即在我旁邊坐下,將那袋食物遞給我。

 

  「先吃點東西吧,聽說妳喜歡吃玉米蛋餅、薯餅跟奶茶。」

 

  我望著那袋食物,就如柚子學長所說的,是我最愛的早餐搭配。

 

  「你怎麼知道……」

 

  「還會有誰?孫先生早上聽到妳凌晨時被送急診,擔心死了,但是因為他是隊輔,總召不同意讓他來看妳。」柚子學長翻出和孫秦的對話紀錄,他們早上講了一通五分鐘的電話。「他特別交代我妳喜歡吃的早餐,還請我好好照顧妳。呿!誰要他吩咐啊!我自己就可以做得很好好嗎!」他突然孩子氣地冷哼了一聲,我看得一愣一愣的。

 

  「所以昨天晚上是柚子學長送我過來的嗎?謝謝學長……」我虛弱地說。「我本來想說,我再休息一下就會好的,不然會很麻煩大家……」

 

  「妳別開玩笑了好嗎!妳昨天的體溫燙到可以煎荷包蛋耶。」他又搔亂了我的頭髮,有些生氣地說。

 

  因為身體還沒完全康復的關係,這次我任由柚子學長弄亂我的頭髮,沒有力氣去整理。我俯首,「噢……這樣我害柚子學長今天沒辦法玩迎新了耶……對不起……」

 

  柚子學長見狀,再次伸出了手,靜靜地替我將頭髮整理好,就像在收拾被自己弄亂的玩具一般。他一改平時開朗的語調,溫柔地說:「學妹不需要道歉,何庭甄昨天晚上去找總召求助的時候,我剛好在旁邊聽到,是我自願跟總召說要帶妳來的,反正我也剛好是機動組。這個迎新也是因為有學妹我才覺得好玩,想到妳掛病號,我怎麼會有心情玩?」說到最後,他又補充了一句:「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孫秦一定也是這麼想的吧。」

 

  沉默了半晌,柚子學長又說:「總召有說妳如果身體狀況復原得差不多,請我直接把妳送回家休息,不用回去迎新了。」

 

  「嗯?我們不是搭遊覽車來的嗎?要怎麼回去?」

 

  「我跟道具組的同學借了車,等等開車載妳回去。妳可以欣賞我開車的側臉,我不介意妳移情別戀,哈哈哈!」

 

  我被柚子學長逗笑,他這樣幽默風趣又好相處的性格,配上那張完美無瑕的臉蛋,實在值得比我更好的女孩子,但他卻願意付出在我身上,我根本就不值得他這樣對我好的,想到這裡我臉又垮了下來。

 

  「學妹快點吃早餐啦!不要一直發呆。」他替我打開了早餐盒,遞給我,「是說我想不透妳怎麼會突然發燒,早上聽孫秦說,妳有一淋濕就會重感冒的體質?這是什麼怪體質?連玩水都會?」

 

  「我也不知道啊……從小就這樣。而且我只要身上沒有帶雨傘的話,那天就會下雨喔!」我像在分享著自己的特殊技能,驕傲地說著。但一說完,我便察覺不對勁:「學長,我的行李呢?」我看著病床旁只放著我那個小小的隨身包。

 

  「妳的行李會請何庭甄幫妳整理,小貝應該會幫妳拿回家吧,不用擔心啦。」

 

  「我擔心的不是行李啦……是我現在沒帶著傘……」我苦惱著,「我怕今天會下雨,害大家不能玩遊戲。」柚子學長聽我這麼說,好像覺得我太浮誇了,可見他真的沒見識過雨妹的功力。

 

  柚子學長接著提議要不等早餐吃完我們就趕緊北上吧?我想也好,只要我離開這個城市,至少可以降低百分之八十的降雨機率吧。於是一過中午我們便辦理了離院手續,柚子學長甚至直接替我繳了住院費用,也不收下我遞給他的錢,我只好悄悄將錢塞進他的外套口袋中。

 

  我們驅車一路向北,也閒聊了不少事情。中途柚子學長說他肚子有點餓了,所以我們下了高速公路到市區找吃的。我這才突然想起早上柚子學長買的早餐只有我的份,自己卻不知道吃了沒有?昨晚送我到急診室肯定也沒閒著,更沒有床躺,不知道有沒有好好休息到?今天又要開車載我回家,想必很累。這樣吃力不討好的差事,他卻自願扛下而沒有怨言。

 

  「學長,這頓午餐我請你吧,謝謝你幫我這麼多。」

 

  「真的假的?這麼好?我剛剛點了很多欸!妳真的一口都不吃嗎?」柚子學長拿起筷子準備開始吃東西。

 

  我搖搖頭,用手肘撐著桌子,「學長吃就好,你昨天晚上忙著照顧我,應該累壞了吧。」

 

  「妳啊,要多補充青菜,增強抵抗力。」柚子學長突然往我嘴裡塞了一口青菜,礙於菜都已經碰到我的嘴巴了,我只好呆呆地張口吃了進去。

 

  「妳最好自己拿筷子吃,不然我會一直餵妳喔。老是擔心別人,自己都不顧好,妳這個毛病要怎麼治啊?」

 

  聽學長這麼說,我只好摸摸鼻子,自己夾起桌上的小菜吃。

 

  我們吃完這頓下午兩點才吃的「午餐」,一走出店外,天空竟變得烏雲密布,好似再過幾分鐘就要下雨一樣。幸好我們現在已經離開了孫秦所在的城市,小貝剛剛也傳訊息告訴我他們那裡天氣晴朗,要我放心。

 

  "只是孫秦今天EQ超低的,我都想換去薏仁那一組了啦"看著小貝的訊息,我便打開與孫秦的聊天視窗再向他報一次平安,雖然我知道除了確定我已經退燒以外,他更在乎的是自己沒辦法陪在我身邊,反而要靠柚子學長幫忙。

 

  「好像真的快下雨了,大概再半小時的路程就會到妳家了,快上車吧。」柚子學長望著天空,拍拍我的頭頂。

 

  我坐上汽車副駕,稍微調整了一下坐姿,等待著柚子學長發動汽車。

 

  「學妹,安全帶。」柚子學長發動了汽車,並提醒我要繫安全帶。

 

  「喔,對!」不常搭汽車的我沒有養成一上車就要繫安全帶的習慣,我向右轉去拉安全帶,卻發現有點卡住了。我該不會把它弄壞了吧……

 

  「他這台是老車,安全帶有時候會卡卡的。」柚子學長邊說邊側過身來替我喬了一下安全帶,不出幾秒他便成功將安全帶拉了出來。

 

  「學長,謝……謝……」我向左邊轉過頭去,想和柚子學長道謝,沒想到直接撞上柚子學長的鼻子,此刻我們的臉龐沒有距離可言。差點就要碰到鼻子以外的地方了……我嚇得趕緊彈開身子。

 

  「學長對、對不起……」

 

  「……」柚子學長表情有一刻僵硬,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妳這樣會害我忍不住……」

 

  「什麼?」

 

  柚子學長突然鬆開了好不容易才拉出來的安全帶,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手將我拉向他,我還來不及看清楚他的五官,甚至來不及出聲說話,我的唇就被他的吻覆蓋。

台長: 艾瑞兒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