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8 12:00:00| 人氣57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小說】我討厭下雨天,我喜歡你 2-4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4 宣示主權

 

  「阿晰還好嗎?」孫秦的眼神流露出關心,「等很久了嗎?我來晚了?」

 

  一看見他,我便鬆懈下剛剛的千頭萬緒,上前窩在他的懷裡,我小聲輕呼:「你沒來晚,是聚餐提早結束了。」我將他抱得很緊,緊到自己都快窒息。

 

  「怎麼了?誰欺負我家阿晰嗎?」孫秦感受到我力道加大的手勁,拍拍我的背,輕撫我內心的翻騰。

 

  每一次、每一次,無論在哪個場合、什麼時候,只要他存在,都令我如此安心。他幾乎什麼都不用做,光站在那兒看我一眼、碰我一下、說一個字,似乎就能夠撫平我的所有不安與恐懼。

 

  我沒再回話,僅是擁著他。原本我還能聽見車子的呼嘯聲和路人們的腳步聲,最後,吵雜的聲音越來越小,小到趨近於零,沉靜得只聽見孫秦的心跳聲。他的手輕拍我的背。

 

  我終於鬆開手,望著眼前這個大男孩,「孫秦,你真的是我最最最最最喜歡的人了。除了你以外,我都不會動搖的……我……」

 

  「阿晰,我知道、我知道,噓。」孫秦似乎察覺到什麼,沒等我說完便打住。

 

  我望向他,我知道自己絕對是喜歡眼前這個大男孩的,很喜歡、非常喜歡、最喜歡。但是柚子學長說的話卻讓我心神不寧,甚至有些挫折,就像是做了虧心事一樣使人喪氣。

 

  「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不會把我丟掉嗎?」

 

  「我怎麼可能捨得把妳丟掉。到底怎麼啦?要跟我說嗎?」他溫柔的語氣使我全身麻木。

 

  「……我跟柚子學長說我有男朋友了,但是剛剛他說……」思考了半晌,我鼓起莫大的勇氣,「他說:『結婚以前都可以和平競爭』,你覺得這句話的意思是……」

 

   「……」孫秦聽完,馬上收斂起溫柔的眼神,他對這句話似乎頗有成見。沉默了半晌,才突然開口說:「果然不能放心李宥植那傢伙!我才不會輕易把阿晰讓給他!」他雙手搭著我的肩,眼神挑釁地說:「他以為很簡單嗎?叫他放馬過來啊!」

 

  我總感覺我似乎不經意挑起了兩個幼稚大男孩間的隱形戰爭,又覺得眼前這樣著急的孫秦十分逗趣,雖然說他的反應也證明了他非常在乎這件事,但他對著我激動什麼?像個孩子一樣,我默默在心裡發笑。

 

  「啊你現在是在吃醋嗎?好可愛呦──」我捏著孫秦的臉頰,他噘著嘴。「其實……我不太確定男生這樣說真的就是代表他喜歡我的意思嗎?」

 

  「他都這樣說了妳還懷疑嗎?阿晰真的是呆瓜!」孫秦冷哼一聲,輕敲我的頭頂。

 

  看著眼前這個為情敵而感到不安的孫秦,我的內心卻感到特別滿足。

 

  孫秦送我到家門口後,輕吻了我的額頭,「先是楊泯皓,再來又是李宥植,阿晰不能再給我更多驚喜了,知道嗎?」

 

  我傻笑著,我又不能控制別人的心思,更何況孫秦之前也是有個讓我感到焦慮的情敵小晰呀!只是他自己沒察覺而已。是不是還有其他我看不見的情敵現在還不知道呢,這一回我們算是扯平吧。

 

     □□

 

  幾天後輪到了我和小貝值日系籃經理的日子,我們一起抬著球籃、水瓶和醫藥箱到籃球場。和別系的友誼賽開始後,我和小貝並肩坐在場外看著球賽。小貝重溫著前幾天我和她分享的那些柚子學長對我說的話,不禁又賊賊笑了起來。

 

  「雷宇晰妳身上真的很多新劇本欸,而且為什麼角色剛好都是顏值這麼高的?妳到底上輩子燒了多少好香啦?」

 

  「什麼新劇本啦……」我望著籃球場上正在打球的柚子學長,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居然連他都看上我這種平凡的女生。也許只是我剛好是他的直屬學妹、剛好他的球打中我,才讓他和我的接觸多了一些,條件好的女生比比皆是,我到底是哪根蔥啊?

 

  「啊──」

 

  籃球場上突然間發生了一陣碰撞,我看見柚子學長和另一隊的球員分別側倒在地上。比賽暫停,庭甄學姐趕緊上前查看柚子學長的傷勢,看來手臂跟小腿各有輕微擦傷。為了球賽繼續進行,我們系換上另一位替補球員上場,柚子學長則退到了場外休息。

 

  「我還要繼續替比賽計分,簡單的傷口消毒妳們應該會吧?要請妳們幫李宥植處理一下傷口哦,麻煩了。」庭甄學姐輕聲地吩咐,我和小貝戰戰兢兢地起身去拿醫藥箱。

 

  「欸欸雷宇晰──妳知道吧?我會暈血,傷口可不可以交給妳處理……?」小貝拉著我的衣角,小小聲地說,她確實有暈血症,每個月的生理期都要和自己打一場心理戰。於是我只好扛下這個處理傷口的差事,儘管對象是令人敏感的柚子學長。

 

  我蹲在柚子學長身邊,深呼吸一口氣,盡量避免和學長眼神交流。

 

  「我先幫學長做基礎的傷口清潔跟消毒,等等結束後學長還是去一趟醫院請護士包紮比較好……」我打開醫藥箱,開始認真替柚子學長清理傷口。過程中學長沒發出半點回應,倒是有一股視線一直盯著我看,我狐疑地抬起頭,學長果然沖著我微笑,我不自覺地停止擦藥的動作。

 

  「……學長正經一點啦。」我羞赧地低下頭。

 

  「嗯,這裡有紗布跟繃帶吧?學妹就順便幫我包紮就好了,麻煩妳了,謝謝。」醫藥箱裡,確實正大光明地躺著紗布跟繃帶,他笑道,而我沒得拒絕。

 

  「……學長該不會只是想省掛號費吧?」我悶悶地說,「那好像應該要付我掛號費的。」

 

  「哈哈哈!」柚子學長爽朗地笑了,他總是這麼笑著。「妳就是這麼可愛。」他伸出另一隻大手搔我的頭頂。

 

  我躲開學長的手,冷靜地把被學長弄亂的頭髮整理好。

 

  「學長的傷口不痛嗎?」

 

  「學妹的力道很輕,沒怎麼感覺到痛。」

 

  「我沒替人包紮過,包得不好的話,先請學長別見怪了。」我拿起紗布和繃帶,專心替學長包紮。

 

  「學妹做得很好啊!反正也只是小擦傷,很快就會好的啦。」柚子學長一派輕鬆地說。其實他這樣的個性,實在沒理由讓人不喜歡他。但我只會把柚子學長一切的好分類在屬於友情的那一塊,因為在愛情那塊,目前已經被孫秦深深佔據了。

 

  比賽結束後,系籃隊長召集球員對今天的比賽做簡單的檢討會,我和小貝也留下來聽,但時間滴滴答答地過去,庭甄學姐見時間也不早了,便對我和小貝說:「看來還沒要結束的意思,妳們就先回去吧!剩下的我來就好。」庭甄學姐就像大姊姊一般照顧著每一位球隊經理,我們微笑點點頭,便收起包包往出口走去。

 

  「喲!」走到半路,不遠處便傳來一聲呼喊聲,我和小貝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是孫秦和薏仁。

 

  「欸──孫秦來籃球場宣示主權囉,顆顆。」小貝嘻嘻笑,回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柚子學長,他的方向正好是面向著我們,但似乎沒有發現這裡的動靜,神態自若地聽著球隊隊長說話。

 

  其實我有和孫秦說好,每次系籃練球結束不用特地來接我,畢竟小貝沒有人接送,我和小貝一起結伴回家比較好。因此他們兩人出現在這裡,確實是讓我有些意外。

 

  「妳們終於結束了,我來接阿晰,也找薏仁來載小貝。我們一起走吧!妳們想不想吃宵夜?」孫秦一見到我便牽起我的手,笑得左臉頰的酒窩顯而易見。

 

  「好耶,我剛好有點餓。」小貝蹦蹦跳跳,開心地答應了。

 

  「……欸,以後需要我載妳的話,隨時跟我說。」薏仁的聲音似乎比之前沉穩許多,這樣的語氣使他整個人看起來有點古怪。他說著似乎是喃喃自語、又像在對著小貝說的話。

 

  「真的嗎?你之前不是都嫌我麻煩?」

 

  「之前嫌妳麻煩是因為妳那時候有男朋友,啊妳單身就不麻煩了啊。難道妳又交了男朋友了嗎?這麼快嗎?是誰啊?」薏仁冷哼一聲,突然不知怎地又激動了起來。

 

  「是沒有交男朋友啦。但是怎麼會有人心甘情願想當個工具人啊,哈哈哈!」小貝爽快地笑了起來,聽見小貝這麼說,薏仁皺緊的眉頭也鬆懈下來。

 

  「是看妳老是當他們的電燈泡才好心這樣說的,不然妳以為喔!呿!」薏仁將頭撇了過去,「妳想吃什麼宵夜?妳不是很喜歡郵局附近那間小籠包嗎?要吃那個嗎?」

 

  「喔──那間超好吃!我們去吃那個~今天有開嗎?」不知不覺他們兩個並肩走在了一塊,對於宵夜的話題沒有想詢問我和孫秦意見的意思,甚至我覺得即使我們不去,他們應該也沒差。

 

  「宋昱仁想追辛家貝。」孫秦揚起嘴角,在我耳邊悄悄說道。

 

  「……啊~難怪他突然變了一種樣子……男生談戀愛的時候都這麼隱晦害羞嗎?」

 

  「宋昱仁哪裡隱晦害羞啊!主要是看接收者的腦袋精不精明吧。我也覺得我當初追妳時表現得很明顯,偏偏那時阿晰的腦袋瓜都沒感覺到呢。」孫秦敲敲我的頭,對我微笑瞇瞇眼,用立意良善卻揶揄味十足的表情看著我。

 

  「……你又笑我呆!」

 

  「阿晰就是這樣才可愛啊!有什麼不好嗎?」孫秦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時小貝和薏仁突然回頭向我們走來。

 

  「雷宇晰──我剛剛發現我的錢包好像忘在教室啦!」小貝臉垮下來。

 

  於是我們四個人又陪小貝走回教室去找,幸好有人替小貝將錢包送到系辦,系辦公室也還沒關,小貝才順利拿回錢包。多折騰了半小時,這下我們終於再次回到停車場,真的要出發去吃宵夜了。

 

  「找完錢包我感覺更餓了,等等除了小籠包以外,我還要再喝一碗湯!」小貝呼喊著。

 

  「孫秦!薏仁!」此時我們被熟悉的聲音叫住了。

 

  我們四人一起回過頭,發現不遠處站著的人居然是柚子學長,看起來系籃那邊的檢討會剛結束,他也正到停車場牽機車。

 

  「……咦?學妹妳們怎麼也在這裡……」柚子學長的表情瞬間變得詫異,他的眼神特別聚焦在我和孫秦牽著的手上。

 

  「哦──嗨,李宥植,我來接我的女朋友去吃宵夜。」孫秦抬起我和他牽著的那雙手,善意地對柚子學長笑道,我瞬間漲紅了臉。

 

  柚子學長沒有回孫秦話,反而對著我說:「學妹,妳的男朋友竟然是孫秦嗎?」他瞪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你們怎麼認識的?」

 

  「對、對啊。」我尷尬一笑,「在我打工的咖啡廳認識的。」

 

  「靠……」柚子學長似乎刻意壓低聲音罵了一聲,但在場的人都聽見了。

 

  「再幾天就是迎新了,到時候見囉,阿晰肚子餓了,我得趕快帶她去吃點東西。不聊了,掰伊──」孫秦依舊是那張笑臉,但我聽起來卻覺得他特別欠揍。這樣真的沒關係嗎?而且,肚子餓的明明就是小貝……

 

  小貝憋不住笑意,不小心笑出聲來。

 

  「知道啦,我也要回家了,再見!」柚子學長的心境轉換倒是很快,大方地向我們道別。「宇晰學妹,謝謝妳今天幫我包紮傷口,晚安──」他特別用那隻受傷的手朝我揮揮,對我展開笑容,向是故意提起似的,講到了包紮傷口這件事。

 

  不等孫秦回應,柚子學長便轉身離去。

 

  「你他媽很北爛欸,這麼故意,李宥植應該會不爽吧?」薏仁看著柚子學長走遠的身影,拍了孫秦一下。

 

  孫秦卻沒有理會薏仁,直沖著我問:「那傢伙的手是阿晰包紮的嗎?辛家貝──妳怎麼不懂得幫阿晰避嫌一下!妳不是也是系籃經理嗎?」

 

  「靠北,阿辛家貝就會暈血吼──」薏仁擋在小貝面前首先回答道。

 

  「對啦!小貝會暈血,庭甄學姐要幫忙比賽計分,所以只有我能幫忙包紮了……」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孫秦癟嘴,最後孩子氣地冷哼一聲,「最吃虧的居然是我,可惡!」

 

  「好啦,我答應你除了包紮傷口以外,其他事情我都會幫你的啦!我很餓,孫秦大大可不可以趕快讓我們出發去吃小籠包了?拜偷──」小貝的肚子還真的發出了咕嚕聲,聲音大得我們都聽得一清二楚。

 

  「妳是豬喔?太大聲了吧。」薏仁的語氣恢復到之前那種痞子感,玩笑似地對著小貝說。

台長: 艾瑞兒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