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4 18:00:00| 人氣35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小說】我討厭下雨天,我喜歡你 2-2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2 男生心裡想的事

   「學妹,妳是不是不太舒服?」他略帶關心的語氣,似乎看出了我的不適。

 

  「對……啊,我是說,沒有啦、沒事。」我又是點頭、又是搖頭的,手時而擺動、時而搔頭,把自己也搞糊塗了,柚子學長倒是看得挺明白。

 

  「再怎麼說都是我的籃球打到妳,我帶妳去醫院檢查一下吧?」

 

  我馬上擺擺手,「不用這麼麻煩啦!沒有關係……」

 

  柚子學長像在思考什麼似的,蹲了下來,與我平視,「之前在球場也有人被籃球打到頭,因為沒有馬上去做檢查,也沒有好好治療跟休息,後來才發現是腦震盪,造成了很多後遺症呢,像是腦出血啦、短暫性失憶……」他說的口氣倒是挺輕鬆,我卻聽得愣愣的。

 

  「……好恐怖喔!」聽到學長的故事,一旁的小貝比我還擔心,「宇晰妳就去看醫生吧,不要拖太久比較好。學長,雷宇晰就是這樣啦,愛逞強!需要人拖著她走。」小貝突然對著學長說,又在爆我的料了……這小妮子到底站在誰那邊啊!

 

  「走吧。」學長在我來不及反應之時,一把將我拉了起來,「喂,何庭甄,我載學妹去看醫生,先走囉。」他對著學姊喊,接著頭也不回地離開球場。

 

  「你別把學妹吃掉啦。」庭甄學姊從後方大喊,其他人笑成一團。

 

  我被學長拉著走,暈眩感更是深刻,他高大的背影幾乎擋住我的視線,搖搖晃晃地走著甚至沒發現原來已經到機車棚了。學長的手在我面前晃呀晃的,「還行嗎?安全帽就要麻煩妳自己戴上囉。」

 

  我點點頭,接過學長遞來的安全帽,「謝謝。」拿著這頂安全帽,我想起了上次孫秦也是帶我去看醫生,我記得他溫柔地替我戴上安全帽,帽子扣起的瞬間,他的拇指輕碰到我的臉頰,然後微微一笑,給我十足的安全感。

 

  柚子學長發動機車,我尷尬地不知道將手放在哪裡才好,最後只好捏著自己的手。這時候又想起孫秦了,被他載著的時候不用思考手要放哪,抱緊他就是了。有時候甚至會不小心躺在他肩上就睡著了……啊,好想念他啊……

 

  「學妹在想什麼啊?我不會把妳吃掉啦。」柚子學長突然開口,他說話的聲音打斷我的思緒,我怔了一下。

 

  「沒有啦。」總不能說我在想男朋友吧?那會多花痴的感覺呀?「對了學長,你們不用籌備迎新的活動嗎?」

 

  「要啊,但球還是得練,誰叫我們有個惡魔球經?」他淺淺一笑,不用問也知道他指的是庭甄學姊,「但再忙也沒多久了,距離迎新活動不到一個月囉。嘿嘿,終於快結束了。」學長聽起來挺開心的。

 

  「學長是很期待迎新趕快結束嗎?你不喜歡迎新嗎?」

 

  「當然,因為這是個吃力不討好的活動啊,而且這次跟別系合辦,感覺就像一場大型的聯誼會,要特別留意學弟妹的狀況和安危,怕大家都玩瘋了,哈哈。」

 

  我想想,倒也沒錯,孫秦是工科系,男生居多,而我們是商科系,女生佔大多數,兩系合辦的迎新,就像孫秦說的,根本就是一場「聯誼」。我期待和孫秦一起參加迎新,但想到這場即將到來的大型「聯誼會」,卻又默默為受歡迎的孫秦捏一把冷汗。

 

  「啊,這麼說起來,我想我知道學長不喜歡迎新的原因了。」

 

  「嗯?妳知道?」柚子學長似乎對這個話題很有興趣。

 

  「因為柚子學長的長相太受歡迎了,你可能會被一堆學妹圍繞吧,要應付大家想必很累。」我想到孫秦,就大概可以猜想柚子學長的處境了。說著說著我們兩個人都笑了。

 

  「這種話自己說出來很奇怪啊,但妳猜對了。」他淡淡地笑,我們接著又聊了其他的話題,意外地居然聊得挺開心。

 

  醫生說我只有輕微腦震盪,會頭暈、視線模糊是正常的,這幾天多喝水、多休息,避免劇烈運動,三天之內沒有其他症狀的話,就沒有大礙。我鬆了一口氣,「柚子學長,幸好沒有你說的那麼嚴重。」我握著從診所盛裝的水杯,聽話地喝起水。

 

  「喔,其實那個故事只是掰的,不然怎麼說服妳來?哈哈哈!」他笑了起來,我則站在原地發愣,怎麼我盡是遇到一些調皮的人呢?

 

  「……喔。謝、謝謝學長……」我將頭低下,嘴巴微鼓,頓時覺得自己像個傻瓜。

 

  「誰叫妳一臉不舒服的樣子,在球場時我就注意到了,來看個醫生也好啦!畢竟是被我的球打到。」

 

  我恍惚地點點頭。他突然向前傾,微彎腰,對我伸出了大手掌,摸摸我額頭上的紅腫,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近距離嚇著,不由自主地退縮。

 

  「真不好意思,害妳要頂著這個包。改天請妳吃個飯吧?算是給妳賠罪。」他的手還在我的額頭上,我瞪大眼睛,他離我好近、太近了啊──他的雙眼無法讓人凝視太久,太堅定、太危險了……

 

  我又後退了一步,讓頭直接離開他的手掌,「不、不用啦,學長帶我來看醫生就仁至義盡了……」我越說越小聲,現在是什麼情況?怎麼我心跳又加速了?

 

  學長終於縮回手,站直身子,聳聳肩,爽朗地笑了。

 

  出了診所後,小貝剛好打來關心我的狀況,說她已經回到家了,因此學長決定直接送我回家。我們從學校出發到診所的時候,聊得那麼輕鬆愉快,反而回程時卻瀰漫一股奇怪的氣氛,我想學長講的話跟舉動應該都沒其他意思,但卻莫名讓我不知所措。

 

  「妳住這啊,我以為大一生都住宿舍呢。」學長機車停下後,抬頭看了一眼我和小貝租的公寓。

 

  我沒有多回應,微微向學長鞠躬,「學長謝謝,晚安。」關上大門時,我看見柚子學長笑笑地向我揮揮手。

 

  「雷宇晰──」一進家門,小貝朝我大喊,又嚇了我一跳。

 

  「……幹嘛?」我轉過身,看見小貝雙手叉腰,看起來有點吃味,卻又那麼逗趣。

 

  「妳是帥哥磁鐵嗎?孫秦就已經很夠了,現在又來一個柚子學長!」她氣噗噗地說完後,突然像洩了氣的氣球,一股腦兒地倒在沙發上,喪氣地說:「好羨慕喔──」我傻眼地看著她,這女生真是奇怪啊。

 

  「我和柚子學長又沒怎麼樣……」

 

  叮咚──

 

  剛好站在大門邊,我順手將門打開,是孫秦。我倒吸一口氣後,整個身子頓時鬆懈,不假思索地上前抱住他。他似乎被我嚇著,「阿晰、阿晰,先讓我進去吧。」他拍拍我的背,寵溺地摸著我的頭髮。進了家門後,他狐疑地問:「辛家貝倒在沙發上幹嘛?」

 

  「雷宇晰、雷宇晰今天被一個學長載走啦!而且還是個大帥哥!」小貝不甘心地說,這下我向孫秦解釋也不是、衝去打小貝也不是……辛家貝這傢伙,剛剛不是她催促著叫我趕快和學長去看醫生的嗎?

 

  我急得跳腳,對著孫秦搖搖頭,「不、不是啦──唉喔,辛家貝!」我轉向小貝,惡狠狠地瞪著她,小貝說得沒頭沒尾的,這下我跳到河裡也洗不清了……我不顧一切想上前去抓那正在竊笑的損友,孫秦卻一把將我拉住。

 

  「阿晰的額頭怎麼了?」孫秦對於剛才小貝說的話絲毫不在意,或者說,直接忽略了?他只顧著關心我額頭上那塊紅腫,頓時有些佩服他這種「無他」的境界,非常高超。

 

  「就、就被籃球打到啦。」我下意識地用雙手把傷口遮住,孫秦將我的手拉開,仔細審視了我的額頭。

 

  「怎麼弄的?」孫秦歪著頭,更想知道的是我怎麼會受傷,而不是質問和柚子學長有關的事,於是我只好將事發經過告訴孫秦。神奇的是,即使頭痛的症狀並未消緩,我還是能清楚看見孫秦的臉龐,那樣安定,視線也不再模糊。

 

  孫秦聽我敘述的過程中,有一度眉頭微蹙,但很快就恢復。我聽見他深呼吸又吐氣的聲音,好似想壓下內心正在醞釀的情緒。

 

  「你生氣了嗎?」故事說完後,我垂著身子,喪氣地說。雖然和柚子學長發生的一切都在預料之外,但也是事實。

 

  「……原來真的是李宥植,難怪剛剛在門外看到他騎走,我還以為我看錯了。他是阿晰的直屬學長啊。」他若有所思地說,我這才想起為了籌備合辦的迎新活動,兩系的學長姐應該多少有交流過?那孫秦和柚子學長理論上應該是互相認識的。

 

  孫秦面無表情,接著說:「打到阿晰的頭已經罪不可赦了,居然還碰阿晰的手,甚至把我的阿晰載走,實在是太太太不應該了。」孫秦一一細數柚子學長的「罪」,我不由得流了一身冷汗。

 

  「對不起……」

 

  孫秦卻一如往常溺愛地摸摸我的後腦勺,「笨蛋阿晰,又在亂道歉了。」他認真地說,「我沒有生氣,受傷時有人帶妳去看醫生,確定傷勢沒大礙,真是太好了。但是……」他像是鬆了一口氣,卻又好像有話沒有說完。

 

  「但是以後如果有發生這種事,要先讓我知道,好嗎?我指的是妳受傷或者有人對妳獻殷勤這類的事。」孫秦的眼神有些嚴肅,語氣卻又如此溫柔,這樣的反差感使這一刻的他顯得魅力十足,我吞了口水,愣愣地答應了。

 

  不過……獻殷勤?我笑了出來,覺得大驚小怪的孫秦特別有趣,為避免誤會更大,我趕緊擺擺手解釋,「喔,柚子學長沒有別的意思啦!因為他的球打到我,他只是想確認我真的沒事才安心,就這樣而已。」

 

  後來小貝說要去洗澡冷靜一下,就先回房間了。她像是受了多大的內傷一樣,神情浮誇地離開現場。我起身想去裝點水喝,孫秦也跟著站起,伸出手將我拉了回去。

 

  「怎麼了?」

 

  「李宥植還有對妳做其他『踰矩』的事嗎?」雖然這句話分明是個疑問句,我卻怎麼聽都是肯定句,似乎早已被他看穿,我只要直接回答「做了什麼事」就好,而不用回答「有沒有」。其實我以為這話題已經結束了,沒想到孫秦似乎非常在意的樣子。 

 

  「喔……柚子學長他……」我欲言又止,不曉得該不該說,「其實他還有摸我的頭啦……不過他好像只是想要看清楚我額頭上的包而已,誰叫那個包剛好在頭上……呵呵……」我邊想了一下當時的狀況邊用自己的手摸自己頭上的傷口。但每講一個字,孫秦的眉頭就皺得更緊,搞得我越講越心虛……我說錯什麼了嗎?

 

  孫秦的大手掌突然也對我伸了出來,不偏不倚地覆在我的頭上。他微微彎腰,與我平視,大拇指輕緩地觸摸我額頭上腫起的部分,就像稍早柚子學長對我做的那樣。我吞了一口水,屏氣凝神地看著孫秦。

 

  「像這樣?」

 

  我瞪大眼看著他,然後點點頭。他怎麼能……完美複製當時的狀況?

 

  他深呼吸,緊皺的眉頭一點兒都沒有鬆懈。

 

  「妳知道男生對妳這麼做,代表著什麼意思嗎?」他眼睛定定地盯著我,絲毫沒有眨一下。

 

  我的頭左晃、右晃地,慢慢地搖頭。

 

  「過來。」孫秦突然將我拉向他,我愣得只能順從。在我還沒搞清楚狀況之際,他便吻住了。原本擺在我頭上的手順勢向後撐著我的後腦勺,大手掌輕仰起我的臉龐,拇指最後扣在我的左耳邊,另一手則牢牢摟住我的腰間。我根本沒太多時間反應,只能閉上眼睛,慢慢伸出雙手扶著他的雙肩,回應他的吻。

 

  這一個吻令我如痴如醉,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即使一語不發,唇與唇的交流間,感覺得出來孫秦似乎有些急躁、帶點霸道,卻深怕弄傷我似的,依然溫柔。

 

  終於抽離開了身子,我羞紅了臉,眼神迷惘地看著他,他的手還沒離開我的腰間,「這就是男生心裡在想的事,阿晰知道嗎?」這句話從他口中講出來,竟然嗅到些微生氣的成份。

 

  「哦、嗯……可是……」可是我感覺柚子學長真的沒那個意思啊。

 

  「沒有可是。」他鬆開摟緊我的那隻手,眼神堅定。總感覺他氣還沒消似的,都還沒瞧見他的酒窩呢,他輕吐一口氣,「我接下來忙迎新的事情會比較忙,妳要懂得保護自己,好嗎?」他字裡行間流露出的誠懇與關心,默默觸動我的心弦。

 

  「好啦……結果你還是生氣了,對嗎?」我應允他,卻喪氣地垂下頭,我竟然讓孫秦生氣了。

 

  「李宥植怎麼可以這樣碰我家阿晰?怎麼可以深情款款地摸妳的頭?」他一臉不可思議,竟然還腦補了劇情。

 

  「不是啊……我並沒有說『深情款款』四個字好嗎?」我笑了出來。

 

  「今天就當作是湊巧吧。但李宥植要是認真起來,我真怕阿晰會拋棄我耶。」他的氣似乎消了大半,終於肯讓左臉頰的酒窩浮現了。

 

  我伸出手揍了孫秦一拳,「我感覺是那種見異思遷的人嗎?」

 

  「我相信阿晰,但我不放心李宥植那傢伙。」他像想到什麼似的,突然賊笑了起來,「還是妳表示一下,妳有多喜歡我?嗯?」他挑眉,故意將臉頰向我湊近,作勢要我親他,我直呼別鬧了,用手將他掰開,他卻再靠近,將我整個圈起,我只好像個啄木鳥似的在他臉上啄了兩個吻。最終我們倆都笑得合不攏嘴。

 

  和孫秦交往以來,這還是我第一次感覺到他的急躁與憤怒,和遇到泯皓的感覺又不同了,是因為對象是柚子學長的關係嗎?剛剛那席話不知道是開玩笑或者認真的,他居然也有害怕自己地位不保的日子,我在心裡默默竊笑了一番,原來這個開朗的大男孩也會有心事啊,真是太可愛了。

台長: 艾瑞兒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