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12 18:00:00| 人氣63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小說】我討厭下雨天,我喜歡你 2-1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1 系籃經理

 

     □□

 

  即將開始大學生活的我和小貝忙著一些新生報到程序,沒想到我們竟有幸能從國中同班到大學。也因我和小貝互相有個照應,當我和爸媽提議想靠著打工存下的積蓄和小貝一起搬到市區去租房子這件事,即便我們就讀的大學其實離家不算太遠,爸媽也欣然答應了,畢竟十八歲了,也該成為獨當一面的大人了。

 

  我和小貝沒有辭掉在咖啡店的工作,只是班表時間做了些調整,小茵和小桑店長也多聘了幾位工讀生能互相調整上班時間。這對我和小貝來說彈性更大了,不僅能有穩定的打工收入,也能自由安排打工時間以外的娛樂活動。

 

  「妳一定要把這隻臭貓也帶走嗎?平常都是我陪牠欸,牠會想我。」哥摸著此刻躺在牠腳上呼呼大睡的太陽,想必他捨不得與太陽分開。

 

  「我在哪太陽就必須在哪。」我一邊打包著太陽的家當,一邊回應。

 

  「這句話從一個雨妹口中說出來還真諷刺啊。」

 

  我和小貝在市區挑了一間兩房的房子,距離我們要就讀的大學交通方便,生活機能也很優質。薏仁和孫秦用機車來回載著我們的行李,甚至待在我和小貝的「新家」一起整理,我們都對於接下來的生活非常期待。

 

  一起吃完晚餐後,薏仁和孫秦就先回家了。我和小貝坐在客廳,把剩餘未擺放好的家具、行李再稍作整理,再過兩個禮拜就開學了,興奮之情難以言喻。我們真的要成為孫秦的學妹了。

 

  「啊,對了,妳有接到學姐打來的電話嗎?下周的新生茶會,妳會去嗎?」小貝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停下手邊的動作。

 

   「我是有接到一個學長打來的電話,不過那天我要跟孫秦去看電影,所以我跟學長說我不會去。」據學長所說,新生茶會是開學前一、兩周學長姐為系上的新生舉辦的,目的是在開學前可以先和未來的同學彼此交流,也可以藉此了解有關學校和系上的事情。

 

  「哦,好吧。那我就自己去囉!」小貝看起來倒不在乎我參不參加,畢竟她從小就很獨立,無論做什麼事都是自己決定了就去做。爸爸媽媽很早就離開人世的她,從小是被奶奶帶大的,自從她的奶奶過世、哥哥去外地工作後,高中時期就開始自己住了。

 

  新生茶會那一天,小貝穿上那天去夜市逛街新買的衣服和褲子,化了妝,顯得眼睛更圓更大了,俏麗及肩的頭髮勾在耳後,正好露出閃亮的耳環。她這副神采飛揚的模樣,令我寬心不少。我不知道前男友給她的傷痛究竟多深──她沒再提,我也就不過問,但至少現在看來,她已經把自己打理好,隨時準備迎接下一段緣分。

 

  小貝出門後不久,孫秦也到我們家樓下,我搔搔太陽的下巴後,就出門去了。

 

  「今年的迎新我們系會跟妳們的系會合辦,所以我們可以一起玩迎新活動。」孫秦邊吃滷肉飯,邊笑著說。

 

  「真的嗎?」

 

  孫秦點點頭,「通常我們工科都會找商科的系會一起辦迎新,這樣男女生比例比較差不多才好玩啊!很多工科學長都趁迎新活動物色有沒有合得來的商科學妹,也算是另類的聯誼活動吧。」

 

  我禁不住心中的期待感,想到剛開學不久就能和孫秦一起參加迎新活動,就更興奮了。但想到這樣孫秦也會接觸到更多商科的學妹,心裡不禁吃味。

 

  下午我和孫秦一起去看了電影,還到市區去逛了街,吃完晚餐才回到家,打開家門,小貝已經在客廳看電視了。

 

  「啊,約會的女人回家啦!」她賊賊地笑,這傢伙真的很調皮!我坐下來後,她像機關槍似的不斷跟我分享有關茶會的一切,她似乎認識了不少同學和學長姐,也有留下彼此的聯繫資訊。

 

  終於講到一個段落,我看她也有點累了,以為這話題到此為止,沒想到她又開口:「還有一個叫柚子還是什麼水果的學長,長得超帥的耶!他是系籃的學長,所以學姊問我要不要當系籃經理,我就幫妳也一起報名了。」小貝吃著樓下炸物攤賣的薯條,轉著電視台,漫不在乎地說。

 

  但聽見的話卻讓我很在乎,「呃,什麼?」

 

  「就是我們系上籃球隊的球隊經理啊!幫忙借場地跟安排比賽的那些鎖事,反正大一應該很閒嘛,我們現在咖啡店的班表不是也重排了嗎?嘿嘿。」她擺擺手,我越聽越傻眼,她還不罷休,又做了一個調皮的表情,補了一句:「還可以幫學長擦汗跟遞水瓶呦!」

 

  「我……」我完全沒有想替學長擦汗!辛家貝這個可怕的女人,心裡在想的事情真的常常讓人捏一把冷汗。

 

  「啊!我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了,這件事妳應該會比較有興趣。」小貝擦擦手,終於停止吃薯條。「學長姐說,我們的迎新活動是跟孫秦他們系合辦的耶!孫秦有跟妳說嗎?」她放大音量,似乎非常驚喜。

 

  「哦,有啊,他最近也開始在忙迎新這件事。」

 

  「哇!那這樣你們可以一起參加迎新耶,好好喔,唉。」她的情緒突然從驚喜變成羨慕忌妒恨。她總是這麼喜怒無常。

 

□□

 

  很快地就開學了,班上的每個人都是全新的面孔,商學院科系的關係,女生人數占滿全班四分之三。小貝因為參加過茶會,和其他同學幾乎都見過面,藉此機會,小貝也順便把我也介紹給她們認識。

 

  「妳參加個茶會怎麼搞得全班妳都認識啦?」我有些吃驚,就連在班上寥寥無幾、好似沒有存在感的幾個男同學,小貝也幾乎叫得出名字。

 

  「人脈關係要從基礎打起啊!」小貝理所當然地說,「對了宇晰,學姊昨晚有跟我說,今天系籃的球員們第一天練球,因為也有大一的新生,要彼此認識,所以我們晚上七點要去球場會合喔!」我睥睨著她,突然覺得她很適合去做經紀人那類的,幫我把行程都排好了。

 

  這時候教室外突然湧起一股騷動,幾個比同班同學更生的面孔頻頻往教室內看,交頭接耳地討論著什麼,直到有一個人終於走了進來,對著一位同學說:「妳是二號嗎?我是妳大二的直屬學姊……」她講了幾句自我介紹的話,然後遞了小禮物給她,兩人就這麼開啟了對話模式。爾後,陸陸續續門外的學長姊都進來認直屬學弟妹了。

 

  教室裡的人突然多了起來,我無法一一觀察每個人,只覺得這場景很有趣。讓我比較有印象的是,小貝大三的直屬學姊是個美人胚子,也是介紹我們成為系籃經裡的人,叫做庭甄。庭甄學姊有一雙美麗的丹鳳眼,頂著一頭俐落的黑短髮,加上獨特文青的服裝打扮,渾身散發一種古典美,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氣質,實在無法不引人注目。

 

  而我大二的學姊也有來認領我,她說叫她抹茶就可以了。

 

  「偷偷跟妳說,我們大三的直屬學長,很帥哦!」抹茶學姊和我聊著聊著,聊到了大三的學長去了,「我還是新生的時候,他都沒來認我,男生是比較不會做這種『認直屬』的活動啦,直到『家聚』那一天,我才正式和他見到面,那時候我根本都不敢跟他說話。哈哈。」

 

  「抹茶學姊,請問什麼是家聚?」我不解地提問。

 

  「嗯……大一到大四同個號碼的直屬構成一個『家』,『家聚』就是四個直屬一起聚餐,由學長姊招待大一新生吃個飯聊聊天,大概是這樣囉。」她停頓了一下,「說到這個,我也要找個時間約妳和學長姊來家聚啦!我們可以再多聊一點,很高興有妳這個學妹!」

 

  後來因為上課鐘響了,匆匆和抹茶學姊留了通訊方式,就結束這場對話了。抹茶學姊給人很親切的感覺,我不由得開心了起來。

 

  晚上和小貝吃了晚餐過後,就赴約到學校的球場去了。遠遠地看到庭甄學姊對我們招招手,旁邊有些球員坐在地上聊天,有些已經在球場上打起球來。

 

  我和小貝邊聊著天邊往庭甄學姊的方向走去,一個閃神,我被地上的水溝蓋絆到,霎時跌坐在地上,屋漏偏逢連夜雨,此時遠遠飛來一顆籃球,「啊──小心──」我向著聲音的來源望去,而那顆籃球,不偏不倚地,砸中我的額頭。

 

  「噢……」我揉揉自己被球K中的額頭,小貝也蹲下來察看我的傷勢。我只覺得眼冒金星,腳踝感覺麻麻的、額頭摸起來熱熱的。

 

  「妳沒事吧?」我再次張開眼睛,看到一個褐色頭髮、額頭流著汗珠、雙眼皮大眼睛、挺鼻子、長得滿帥的男生正皺著眉看著我。

 

  我搖搖頭,繼孫秦後,幾乎沒有男生的容貌讓我像這樣看呆了,兩人的五官都一樣獨特,拼湊起來的是兩張氣質不同卻同樣具有魅力的臉蛋,但孫秦散發出來更多的是可愛與親和,而眼前的這位,著實是英俊。

 

  「對不起啊,球沒有接好,飛出來砸到妳了。還好嗎?」他雙手墊在膝蓋上,持續著彎腰看著我的動作。他眉頭微蹙,眼睛好深邃,帶有一點點的憂愁。

 

  他這麼盯著我看,我竟感到不好意思,我再次搖搖頭,「沒、沒關係……」

 

  此時小貝站起身子,「學長幫我一起扶她起來吧。」他們合力將軟腳的我從水溝蓋上扶了起來,接著扶到旁邊的地板坐下。幸虧絆倒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口,只有小擦傷、感覺有點麻,休息一下就會好。但我的額頭卻腫了起來。

 

  庭甄學姊拿來備好的醫藥箱,「沒想到這學期第一個受傷需要擦藥的不是球員,而是籃球經理。」她似笑非笑地說,倒也不像要揶揄我,而大家聽了都笑了,氣氛緩和了不少。

 

  剛剛那位小貝稱為「學長」的人指著我,對著庭甄學姊問:「她也是籃球經理?」

 

  庭甄學姊聳聳肩,輕柔地幫我擦藥,嘴裡喃喃道:「她不只是籃球經理,還是你大一的直屬學妹呢。」她眼不眨一下,斜眼瞪了那學長一眼。

 

  我一聽,突然想起抹茶學姊口中「大三很帥的直屬學長」還有小貝口中那位「長得很帥的系籃學長」,頓時拼湊了起來,原來他就是我的直系學長啊。難怪抹茶學姊都不敢和他講話,這出眾的容貌實在太震懾人心了。

 

  「啊,妳就是茶會那天沒去的那個雷宇晰?」那位學長也像是拼湊了些什麼,對著我說道,見我點頭回應,他繼續說:「我是妳大三的直屬學長,李宥植,叫我柚子就可以了。」看他那一抹陽光般的微笑,我差點忘了現在是晚上。「我有打電話邀請妳來茶會,但妳拒絕我了。哈哈。」

 

  「喔,不好意思,就、因為有點事……」我搔搔頭髮,想到那天是為了跟孫秦約會才推掉茶會,突然覺得很尷尬,頓時害羞了起來。

 

  「沒事啦!今天這樣也算是認識了。」柚子學長開朗地笑了,拿著籃球回到球場繼續打球。

 

  「我說的水果學長就是他啦!沒想到竟然是宇晰的直系。」小貝在我身邊並肩坐下,一臉「好康都被妳佔去了」的表情,看著學長的背影發愣。

 

  「喔。」不知道是不是剛剛撞到頭的關係,這麼一坐定後,我才發現頭輕微疼痛,眼神有點無法聚焦、視線有些模糊。我摸摸額頭,感覺越腫越大包了,還有些發熱。

 

  過了五分鐘左右,其他球員和球隊經理陸陸續續來到球場,這才正式開始今天的主要目的。

 

  庭甄學姊首先開口:「因為有大一新加入的球員和經理,所以今天特地請大家來這裡一起見個面。等等每個人都自我介紹吧!」庭甄學姊突然微微一笑,「還有,我們系的籃球經理終於從三人增加到七人了,以後就可以輪流來協助練球的事……」她瞥了其中幾個學長一眼,「終於不用常常看到我了,你們應該最開心吧?」她挑眉,挑釁的意味濃厚。

 

  「怎麼敢!我們最尊敬您了。」深怕未來會沒有球隊經理似的,球員們無不瞎起鬨,說著庭甄學姊是系上最資深、最能幹的球隊經理、沒有她怎麼行之類的諂媚言語。

 

   「是啊、是啊,怎麼敢對您不敬……」聲音此起彼落,幾個大一新生看著這有趣的畫面不停呵呵笑。

 

  每個球員及球隊經理簡短的自我介紹後,球員們開始練球,庭甄學姊也交代了未來球經需要處理的事情。

 

  「我會把球經的值日排好,妳們就照著時間來和球員練球,如果有空的話我會盡量每次都來的。除了比賽之外,其他要做的事都很單純,放心吧。」庭甄學姊說的話,無論是每個字抑或是語氣,都流露出「能幹」的氣息。聽見她說會一起來,總教人安心許多。

 

  接下來的時間,庭甄學姊說反正這學期第一次練球,目前也還沒安排比賽,大概留一、兩個經理在場就好了,其他人可以先回去,這句話使我鬆懈不少。

 

  「小貝,我頭有點不舒服,我想我應該要先回去……」

 

  小貝還來不及回應,我身旁便出現一個身影,擋住籃球場的投射燈,視線頓時暗了下來。我轉過頭,向上望去,映入眼簾的是柚子學長。

 

台長: 艾瑞兒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