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1-07-02 12:06:24| 人氣1,44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日劇【仁醫】也是很敘事的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對於他人「不假思索」的行為,我們是如何看待,又是給出怎樣的標籤,日常生活的分秒裡,我們能覺察自己所作的一切「論斷」,並且明白這些對他人的批評與標籤,將以隱微的方式框限住我們的起心動念與行為嗎?

  【仁醫2】最終話裡,有一段的劇情提到倒幕後的「大政奉還」,終結了德川家的政治勢力,許多自認過去拿著幕府俸祿的武士們,決定誓死效忠將軍並進行復辟工作,於是江戶城內有了「彰義隊」,美其名是為了維安秩序,實則挑釁當時已掌握實權的薩摩籓,兩方人馬最後還是激烈決戰。

  南方仁醫生成立了緊急醫護中心,卻眼睜睜看著這些被他費心急救後的「彰義隊」隊員,前仆後繼地回到戰場,彷彿求死才是他們最後一戰的目的。

  他感到非常的無力,質疑自己根本是一無所救!

  他想到自己從2009年的東京,因為替未婚妻的腦瘤手術失敗而頹廢沮喪,乃至一連串因緣地時空穿梭回到1868年的江戶,眼看已經六年過去了,可是他的疑問始終沒有得到解答,為什麼他從生死邊緣所救過的人,最終卻還是一個個都死了?

  為什麼?

ˋ

  以相隔140年的超前醫療技術,是幾乎沒有救治不了的病人,但為什麼他們還是一個個都死於事後的意外呢?

  「到底上天在告訴我什麼訊息呢?」他陷入痛苦地質疑著自己是否還有私心,所以才會讓上天出手消抹掉他的一切努力。

  無限自責、懊悔,自問無答地持續質疑著自己,這是南方仁在江戶六年來反覆的折磨。

  終於,他的自疑自問有了柔軟的解,但反諷的是,他的生命幾乎要走到了終點。他的腦瘤已經嚴重到危及生命的程度,除非他能再度回到2009年的東京,否則以當時的技術,是完全無法開腦的。

  劇中女主角一直很清楚,南方仁鍾愛著2009年的未婚妻,也一直希望在江戶這過去時光,努力扭轉造成未婚妻腦瘤與手術失敗的前因,然後回到不屬於她的未來。她很糾結,也曾希望他能永遠都回不到未來,他倆可以就此成家立業,擁有屬於他們最庶民的歲月靜好。只是,眼睜睜地看著南方仁被腦瘤所逼,身體承受極大的痛苦,她終於在私心與成全所愛之間,選擇讓南方仁回到未來。

  只是,她畢竟是人,當她放下了個人的私愛時,她的身體也跟著死去了,以一種自己也意識不到的自殘念頭,放棄了生命的喜樂與希望,她願意就此死去,死於此刻,一個南方仁離去的時代,一段無可宣說的未來。只是,這都只在無可覺察的潛意識裡,叛變!

  她在彰義隊與薩摩軍交戰的危急時刻,為了喚回同屬德川家臣的哥哥不要作無謂的犧牲,奔赴最前線卻被流彈所傷。即便送回南方仁的緊急醫護站救治,但她看著南方仁幾次倒下與痛苦掙扎,更是心意篤堅地希望南方仁回到2009年的東京。

  於此同時,她也不支倒地,她的傷口患了綠膿桿菌,病且已經到了危及生命的程度。

  南方仁知道,在當時病沒有藥物來救治,除非女主角自己能找回求生意志。

  他只能悉心地照顧著發燒並陷入昏迷的女主角,並且在自己的死亡與她的死亡之間,無助且困惑地凝視著死亡的面孔,相異卻交疊著。

  終於,昏迷多天的女主角悠悠地醒了過來,氣若游絲地陳述著她的夢境。

  「我在仁友堂(醫院)到處找你,卻怎麼也找不到你的身影,我很害怕,到處問人,最後我告訴自己,你已經回到了2009年,這樣很好,雖然再也看不到你了,但是你的腦瘤就可以被妥善醫治了。」

  南方仁心疼地看著她,終於鼓起勇氣將她摟在懷裡,而這是他們生命裡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當我看著你陷入昏迷的臉孔,我忽然懂了彰義隊隊員最後赴死的那種眼神。或許,他們不是被逼到走投無路的悲烈,而是有一種很美麗的幸福與希望。當心目中那個任何人事物都無法取代的東西要失落時,跟著它一起消失,或許也是一種常在的幸福。」南方仁充滿敘事精神地說著。

  他在有溫度的注視,以及柔軟的理解裡,融化了心智如刀殺斬,批評論斷他人「不假思索」行為的殺傷力,也將那一張張自是非他所貼上的標籤,撕下,乃至風中殘屑般地湮滅。

  在敘事裡柔軟對別人的看,也是一份對己向裡溫柔的看,看見自己力量的所在,以及生命連結的互即互入,我在你的生命裡,而你也在我的生命裡,於是我們能無所得與無所失地,勇敢地在每一次事件的現起時,清楚地覺知並提起步伐跨越。

  敘事之美,並不是為了療癒什麼人,治好怎樣的創傷,矯正出如何的新模式或行為,或者創造出特定的結果,相反的,這是一即一切的全有與全無。

  

  全無,是放下了小我的偏執、界限、二元對立、指責、判斷與防衛。

  全有,是在生命連結裡看見、懂得、敬虔、珍惜、生命流裡的共振,屬於所有人的所有。

  女主角聽了南方仁這番話,感覺自己的愛是被如此溫柔與敬虔地看見,夠了,再也無所求了。一生能被這樣有溫度的注視,感情能被如此地懂得,而這樣的注視與懂得能被如此「敘事」地說了出來,而這瞬間已是永恆,而在永恆裡時空象限便自我繳械與拆解,沒有過去、現在與未來,而她與相隔140年的南方仁就再也沒有分隔的距離。

  擁抱裡,敘事的美持續竄流著。

  南方仁霎時突然懂了,自己該如何回到未來,去帶回診治綠膿桿菌的藥物,這也讓他順利回到2009年的東京與得到妥善的診治。

  女主角解開了潛意識裡的自殘念頭,也因為那一小瓶的治療綠膿桿菌藥物而存活下來,她將愛跨過時空的坎,成為日後即便在沒有南方仁的明治新時代裡,也能將私愛的失落,化為對世人大愛的廣被。她成為一名小兒科與婦產科醫師,雖然終身未嫁,卻也愛心收養因乳癌過世的野風夫人的女兒¬─安壽,她知道安壽是所愛南方仁醫生的未婚妻(名叫未來)的曾曾曾祖母,正因為安壽的存在,才讓未來有了新生的可能。

  歷史被改寫了,又或者因為敘事的美學之力,主流的故事被更有力量的替代故事給切換開來,時空再一次被切割,即便是相同的2009年東京,還有另一個歪斜或平行的世界存在。南方仁醫生最愛的未來,因為曾曾曾曾祖母(女主角)在明治時代行醫的史料,而從醫學系轉念醫史,並因此與南方仁相遇,雖然她之後也因腦瘤而進開刀房,操刀的也同樣是南方仁,只是藉由敘事之美而切換多次時空的他,已經在生命的連結與清楚洞見裡,比另一敘事版本的他更有信心地為所愛開刀。

  完!

  【仁醫2】就此結束,留下許多人揣想著,還會不會有【仁醫3】或【仁醫4】…

  敘事,多麼美好呀!

  只要有敘事之美,我們便能在無可改變的生命事件曾經發生、接踵而至,甚至是無可遇見地撲面而來的同時,在突破主流故事的敘事框架裡,以無限深化的替代故事來貼近生命時向,這便是如斯淡定的時空之旅,不管是回到過去或未來,我們都能活出自己最美的故事。

  終於懂了,時空之旅毋須科幻,也不需時光機或出入口,只要我們能有覺察地審視自己過去的故事、覺察當下的故事說出,並且願意地與人連結地展開大我的未來,那麼我們都一直在時空旅行的。

  很美與有力氣的,因為敘事!

台長: 品瑜
人氣(1,44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視賞析(綜藝、戲劇、影集、節目) | 個人分類: 敘事自療 |
此分類下一篇:惡狠狠的
此分類上一篇:對照組的立判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