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8-10-27 14:54:32| 人氣831|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暗戀也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少,我終於承認自己一直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那是緣自於對你的暗戀,以及我無法許自己悲傷的蠻橫。

 

  十幾年前,動身去美國的臨行前深夜,我為了護照的事情,寄宿在台北朋友家,你突然打電話給我,隨意地聊了一些,後來竟然牛頭不對馬嘴地插了一段話。

 

  「只有男生能讓我感到不安與緊張……」你囁嚅地說著。

 

  我先是愣了一下,感覺心中被人重擊了一下,不是那種銳器刺傷撕裂的疼痛,卻是有更具大的窒息感的喘不過氣來,但是又不確定發生了什麼事。

 

  「喔~我知道了!」我沒事般地說著。

 

  我聽見電話那一頭的你,大大地紓緩了一口氣,可以想見你心上一塊食頭落了地似的像孩子般笑了開來。

 

  為著你的這一份壓力釋放,我突然有種感覺,好像接下來的一切都該是如此輕鬆自在,甚至是得將我們過去那一段,像剪輯影片般地徹底剪掉,燒毀。

 

  好像,原本你就該像孩子般地天真自在著,而我有責任保護你的一切。

 

  「沒事的!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我開始自我暗示著。「我們只是像朋友一樣,沒事的!」

 

  我已經不記得接下來我們談論了什麼,只是,在掛掉電話之後,我竟然在友有人的客廳裡歇斯底里,喃喃地重覆著:「沒事的!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現在想來,我的創傷壓力症候群爆發,應該就是從當時開始的。

 

  少,我很感激你的坦白,但我自己卻陷入了一種無可名之的自責,以及引發的自責變造成我自己困在創傷壓力症侯群裡,甚至維持了好長的一段時間。

 

  「我不該愛上你的!」無數次我對自己咒罵著。

 

  彷彿,暗戀你這件事凸顯了我的豬頭,感覺自己愛上你,已經對你形成了一種騷擾似的,若從理智上來說,也是屬於一種戀愛對象的誤判。

 

  這樣的情況就像《仲夏夜之夢》的荒誕愛情,只因為三色堇的汁液被惡作劇地點入眼睛,所以才會產生一連串混亂的際遇。

 

  但,我的愛情失格不是因為三色堇,卻是自己缺乏一種戀愛的嗅覺,或者是挑選對象時的內在篩選機制。

 

  我無法原諒自己愛上你!

 

  這與世俗或連續劇裡演的愛上了不該愛的人不同,那多半是跟社會價值與婚姻狀態有關的杆格,但我的失格卻好像挑戰自己的內在判準機制,我連一點點的人類生理本能都當機似地,完全無厘頭了!

 

  向來習慣性自責的我,面對自己的暗戀未果,以及你的坦白告知,我實在無法說服自己,在愛戀對象上,就連一點點感知能力都沒有,我何來愛人的能力呢?

 

  我開始自恨,卻來不及,甚至沒能讓自己有一點點悲傷的空間,但卻僅僅是無限惡毒地咒怨自己。

 

  我怨恨自己,騷擾了你的世界,又或者八婆似地誤闖,對你造成極大的不尊重。

 

  真的,從你的坦白之後,我從未有機會傷心,或者連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卻只是忙著讓一切看起來都像沒發生過什麼事似的。

 

  沒發生?!

 

  就是讓自己很努力地演得像從沒愛過你似的。

 

  隔天,你請我去吃日本料理的紙鍋,我記得站在復興北路與民生東路轉角處等你開車來接我,不知暗地裡演練了幾十遍的誇張笑容,以及想破頭地在腦袋裡搜尋冷笑話,為的大概就是讓一切看起來沒發生過什麼事似的。

 

  那樣的舉止好像閩南語劇裡的蔡閨,鼻樑上掛著不成比例的黑框眼鏡,然後說話時用極度誇張的鼻音,盡情搞笑地讓人忍不住噴飯。

 

  彷彿,女丑的姿態成為自己面對你時的唯一姿態,除此之外我無能為力。

 

  坐上你的車,搞笑地說你開的車竟然有自動綁上安全帶的裝置,簡直像要把我勒死似的,當時我還真的白吊眼睛、吐出舌頭,露出一臉吊死鬼的模樣。

 

  我一路賣力搞笑著,連走在人行道上,不小心踢了個人孔蓋邊緣,重心不穩地幾乎要跌個踉蹌,幸好你出手穩住了我,但我在嚇出一身冷汗時,還是不忘繼續用力想著下一個笑話。

 

  好累!但我就是停不下來,還是亢奮地扮演著讓一切若無其事。

 

  然而,白天裡的若無其事演出戲碼,晚上卻換了無限內咎的自責。如此不斷惡性循環著,感覺自己好像是一顆橄欖,被這惡性循環的輪反覆地壓榨著,幾乎要榨乾了。

 

  其實,在加拿大念書的那段期間,一開始我的精神狀況並不好,總是出現自言自語的症狀,經常坐在低溫的皇后公園裡一整天,就僅僅是對著地面笑著。

 

  許多時候,我就只是哭著,對著三十七層望向安大略湖的落地窗,一直流淚。那年的雪來得特別早,似乎天一下雪,我的眼淚就沒有停過似地。

 

  偶而,我出現了幻聽,好像有人在我耳邊說:「沒事的,這一切都沒發生過!」,又或者,我的記憶開始出現某種撕扯過後的尖銳鋸齒狀,那些過去發生的事變得有些扭曲,或者中斷,甚至不見了。

 

  過去回憶的影像變得斷斷續續,有的甚至出現不規則的斷層,我開始不相信自己,總覺得許多和你在一起的細節,好像都只是我自己妄想所編造出來的,甚至我根本也不認識你這個人,也許你也根本沒存在過。

 

  過去的那一段時光,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我越是無法理解,就越否認我們曾經相遇過。但在許多殘餘的記憶裡,又不斷提醒我關於存在,於是,我只能試圖將你的記憶一概抹滅,或者完全地抽掉、銷毀,才能避免自己落到徘徊在現實於虛幻的痛苦。

 

  我變得很無助,覺得生活裡的上一秒與下一秒接續,變得異常困難起來,因為自己不相信真實與虛望的界線到底何在?

 

  我還是不斷地自責,總覺得自己是表錯了情會錯了意。但往往在殘酷地咒罵自己之後,我又反像地蒐證,正明自己不是愛戀誤判的大豬頭。

 

  一些時候,我會回憶過去的那段時光,搜尋一些線索,特別是你對我的好,或者是很特別的關愛眼神,或者是注視裡的溫度,甚至是你指尖撫摸過我的臉龐的神祕膚觸,有一種輕輕放電的酥麻亂癢。

 

  「你是曾經愛過我的!你是努力過的!」有時我會莫名其妙地大叫出來,甚至在多倫多的深夜地鐵裡,我竟對著無人的車廂嘶吼。

 

  但繼之是更深的自責,我怎麼會愛上你呢?總覺得自己一定是在哪一個時間點上,作了錯誤的失準判斷。

 

  在這種反覆的過程裡,我有一段時間身心耗落地完全提不起勁來,許多時候是恍神地存在著,腦袋裡的記憶呈現失序與錯接,好像是我將那一段現性的過去,拿起剪刀來胡亂剪成一通,然後又錯位地拼接,甚至是過去、現在與未來都破碎了。

 

  白天裡的玫事,甚至是高亢地歡笑,其實都只是壓抑的結果,許多深夜裡我進入幻聽、幻視與幻覺,再加上淺眠的睡睡醒醒,混淆著夢裡的一切,有陣子我出現嚴重的沮喪與無助,甚至有種活在虛幻裡的不真實感。

 

  什麼是真實呢?

 

  其實,從來就沒有一件事真實過。


  特別是那一對你對我坦白的時刻,我一直都沒有認真地面對,卻只是慌亂地忙著處理自己該如何看起來若無其事。

 

  我太想讓自己若無其事了,或者,我過於妄想能讓自己快點從暗戀的情傷中〝好〞起來,為的是讓你不要感到負咎,也可以掩飾自己戀愛失格的〝錯誤〞。

 

  至今想起來,不允許自己悲傷,或者承認自己受傷了,甚至是壓抑淚水,都是讓我日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越加嚴重的因素。

 

  少,暗戀也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而造成這傷害的不是你無法愛我,卻是因為我自己沒有讓自己悲傷的溫柔,以及太極欲回復原狀的慣性衝動。

 

  你不會知道的,好長的一段時間,我們在友人聚會裡,我賣力地在你面前搞笑與歡樂,夜裡卻是陰鬱到了極點,有無數自殺的衝動。

 

  有時歡天喜地與你碰面之後,我竟在你離去時,轉身地嚎啕痛哭起來,並且全身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好長………

 

  一早,我看著日劇《心理醫生》,當女主角提到自己面對六年前的那場火災,面對男友驟逝,卻因為男友的母親在太平間裡要她早一點振作不要再悲傷,她竟真的完全不允許自己悲傷與掉淚,卻也埋下了日後承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因子。

 

  那一刻,我自己竟不自主地哭泣了起來。

 

  我想起來了,當你在深夜的電話裡向我坦白時,我真的一點眼淚也沒有,而且連悲傷都從未感受到,就只是努力地讓自己堅強與若無其事著。

 

  楷恭介醫生(竹野內豐飾)建議女主角回到創傷的原點,允許自己放聲哭泣與悲傷,或許就是自我療癒的開始。

 

  「有時,告別的一連串的儀式是很重要的,不管是頭七、忌日、一周年祭、三周年祭,都可以慢慢幫助在世者去認真面對傷痛的課題,並在處理過程裡學習面對,以及給自己活出未來的希望。」楷恭介醫生說著。

 

  少,我哭了。


  我回到深夜電話的那一頭,讓自己不再那麼堅強地隱忍著,卻是放聲大哭了起來,就像一般失戀的女生一樣,很自然地傷心、流淚,甚至嚎啕大哭。

 

  很有趣的是,經歷了這個過程,我自己竟然有種釋放的輕鬆,原來不必裝得若無其事,是一件最自然幸福的事。

 

  少,我終於承認自己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但這不是結果,卻是自我發現與療癒的開始。

 

  或許,文字書寫是一種認知治療的方法,我開始修正自己的一些不正確信念,例如:暗戀你是一種對你的不尊重與冒犯,或者是自己內在的戀愛判準失調,其實暗戀本身是沒有對錯的,而你究竟有無曾經愛過我,或者我們那一段是否能稱之為戀愛關係,其實已經無所謂了,重點在於我能否從過去紊亂的信念系統,所造成的自我傷害裡,尋求一份新生的意義,以及更深切的愛人可能?

 

  另外,我也認真地正視自己的無端假設與自動化思考,過去我總是在你愛我或不愛我的兩極間,進行假設,然後推演出許多的可能性,並且在其中惡化自咎與自我憎恨的慣動作。漸漸地,我在文字的空間裡,放開這兩極假設的框架,也延遲著自己的自我憎恨慣性衝力。

 

  關於我的欲愛不能,也不再是一種無可奈何的結果,而更深切的意義,就是自己在面對看似無可為的狀況之下,是否還能領略出更多的生命訊息,以及讓自己獲得更多的深意?

 

  在文字世界裡,我為過去的那一段暗戀,進行一連串的告別式,以及頭七、一年忌、二年忌,並允許在每一個階段裡讓自己情緒釋放,也得以重整訊息,到最後得到一份愛的意義。

 

  少,想起了你深夜電話中的告白,我哭了起來,就只是如其本然地哭著,像所有失戀的小女生般,什麼都不多作想地嘤嘤哭泣了起來。

 

  能經歷這樣的過程,是自然且妥適的。

 

  這一哭,我讓自己有了年輕女孩的嬌憨,也有了青春的狂喜與憂鬱。那一年我所失落了,至今還是可以補齊。

 

  少,還是感謝你的坦白,但我也不再怪咎自己了,就連壓抑自己,拼命裝作若無其事,以致讓自己承受十多年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我也不會則難自己了。

 

  生命是慈悲的,總是讓我們在苦難之後,還能發現自己一直是被恩寵著的幸福。因為這份領略與相信,自我療癒也變成了一份甘甜的生命功課。

 

  少,謝謝你,你給予的這一段,我慢慢地學習著。

台長: 品瑜
人氣(831)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私之信 |
此分類下一篇:困在一個個房間的你
此分類上一篇:清夢,不擾人的

阿丹
抱抱
2008-10-27 17:47:13
版主回應
謝謝!
哭過後發現自己變得很輕鬆呢!原來,當個青春小女孩也是不錯的,當時真的想太多,也太世故了。
2008-10-27 18:03:22
行人
首先,謝謝你的文字。
將近兩年的時間,我一直困在一段失去的暗戀中。
是你的文字,給了我一種最深沉的安慰,我也曾經不允許自己悲傷,於是痛苦難耐,暗戀未果的痛,甚至無人可傾訴,因為對我而言,我不知如何說出口,也很難找到一個真正會同理的人吧?想在這裡留言,是因為看到你的故事,我感覺自己似乎能夠被理解,因此想在這裡留言,想對版主說一聲謝謝,謝謝妳將你的痛苦化做文字,撫慰與妳有著相似心情與際遇的人。
並讓我知道,原來,有這樣創痛的自己,也許是可以被理解的。
2021-08-08 15:00:58
吳品瑜
也謝謝行人過路的溫柔。
青春如此短暫,暗戀才因此慢慢無限延長。後來的故事是,原以為上千封寄不出的信,冶療癒了情求不得苦的悲傷,卻沒想到2017年,我的暗戀英年早逝,又再度面臨另一重的魔考。然而,我還安好~功課未竟,老實書寫著。
2022-11-14 00:49:5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