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1-06-26 21:33:14| 人氣1,384|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另一個,世界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一次進上海電影院,就獻給了義大利電影。

  【另一個世界】(Another World)由年輕的義大利男演員西爾維諾˙穆奇諾(Silvio Muccino)兼任男主角與導演,描述28歲還依賴富裕母親資助的男子,在生日當天無力又厭惡地難以拒絕著眾人為他狂歡的慶祝方式,他幾乎是狂歡中孤單地冷冷地看著眾人喧囂的一切,終於拾起父親在肯亞的病危通知書,決心去探望二十多年沒見面的父親。

  沒想到,等他趕到肯亞時,父親已經住在加護病房,卻留下了一個八歲的同父異母弟弟給他,而他成為這位黑白混血弟弟的唯一法定監護人,因為這孩子的母親也早已過世!
  
  怎麼辦呢?!

  他很憤怒地對著社工人員咆嘯,表明他無法接受這混亂的一切,他恨透父親在他八歲那一年趁著教他騎腳踏車的放手那一刻,突然離去,等他轉身回頭看父親,缺少撐持的他孤獨地摔倒在地,然而,他的痛不是一時身體上的皮肉擦傷,而是父親從此完全淡出他的生命,他深深感到被遺棄的絕望,之後冷酷又高貴多金的母親則堅持送他去瑞士的昂貴寄宿學校,讓他從此註定在沒有注視的溫度、擁抱的柔軟、膚觸的人世裡,失溫。

  他的人生注定是頹廢地在灰敗世界裡,只憑著一張張支票與母親維持關係,卻轉身在羅馬豪奢的生活裡,孤島著、懸浮著、飄移著。

  他無法與任何人連結,即便每次約會看著那美麗的舞者女友,病態又自殘地吃了東西,再灌上一大瓶開水,然後轉身去廁所催吐,繼續整理好一切,回座又若無其事地吃著甜點。

  他將一切冷冷地看在眼裡,卻好像缺乏了些什麼,也許是屬於人貼近的溫度,他只能隔著一層安全無感的膜,在內在敘述的獨白裡只啟動條列與邏輯式的左腦,以事實描述的方式詮釋著眼前近乎病態的女友:「有一種人吝於說出我愛你,總是選擇隱閉的地方,嘔吐、清洗自己,然後在若無其事地回來,優雅地演戲!」

  如同片頭一開始,以男主角第一人稱的內在敘事,看著周遭一個個人,都跟他無關似的…他只願意用左腦思考,並以此作為避免受傷的庇護所,他拒絕自己任何情感、知覺的涉入。

  他冷眼獨白地說著…
  有一種人,習慣給別人很多壓力與任務,卻從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
  有一種人,喜歡在別人面前演戲,掩飾他的空虛與自卑,然後再躲起來哭泣…
  有一種人,慣性地總是討好你,讓你完全依賴他,他就是要向你證明,你永遠是離不開他的…

  他可以清楚地看著所有人,但卻是無感與充滿左腦條列、冷漠與批判敘述著外顯的一切,於是,在他生命裡「所有人」等同於「沒有人」(everybody is nobody),無足輕重、無關緊要、毫無干係的與我無擾!

  他不僅跟別人毫無連結,就連對自己也是這樣隔閡著。

  電影裡,他是這樣內在自我描述著:「有一種人,什麼都無所謂,也沒有任何趣味,對於別人喧囂的邀請感到深痛惡絕,卻沒有膽量去拒絕…」

  這是他面對友人為他開的生日派對,既無力迴避,卻又得強顏歡笑的自我說服。

  他,如此無能為力地詮釋著眼前的一切,包括身體裡頭的另一個自己,以某種適當且安全的距離,冰封!

  只是苟活於人世!

  因為童年被突如其來拋棄的傷痛無法化解,再加上母親刻意的疏離,讓他發展出迴避的依附模式,經常在人際關係裡切斷依附系統,避免自己去感受來自身體的感覺與諸多情緒,保護自己不再有被遺棄與落空的痛苦,於是,他的內在敘述與對人我之間的生命敘事,是完全左腦所發展出來的定向思維,這是一種適應模式,好讓自己在一切都無可預期的人際關係裡,然自己先無感絕望地再也不會失望了!

  至少,是他先拒絕了自己、所有人與全世界,他至少還覺得有某種自我掌控的安全感。

  沒想到現在他多了一名弟弟,不僅是血源上的一半相同,而且他還得在現實生活裡擔任起監護人的身分,他激躁地想逃,他要馬上搭飛機回羅馬,逃離這突如其來的生命連結!

  「這一切事件已經無可改變!」他甩頭而去。

  不顧女社工在身後苦勸,她情急嘶吼出:「是的,事件無可改變,但我們可以改變!」

  但他還是決定不買父親這個在親情上藕斷絲連的帳!

  最後,女社工使出殺手鐧,揚言控告他遺棄罪,他無可奈何地決定放手一搏,冒命開車載著同父異母弟弟,去找他唯一的外公,燙手山芋般地解決。

  路途中,他們的車拋錨在荒郊野外,為了安撫哭著要找爸爸的弟弟,無限惶恐地在狹小的車廂裡過夜,他使盡各種方法,卻發現弟弟在極度疲倦時,喃喃地自我安撫覆述著父親生前說的床邊故事:「有一個小精靈,因為他個子實在太小了,所以隨身都攜帶一個哨子,提醒別人不要踩到他!有一天,天使將他抱起來對他說:你不小,你是美麗又可愛的…」

  「你不小,你是美麗又可愛的…」他無意識地跟著覆述著,有一種熟悉連結到他同樣八歲的那年,父親也是說著同樣的床邊故事。

  他隱微地發現,自己與眼前這小人兒,竟有著溫熱柔軟的連結,那是因為一個已經死去的父親,在他離去與到來的臨界,也讓眼前兩個活著的同父異母兄弟有了異樣的親密。

  一夜過後,他們搭上巴士千辛萬苦地抵達小村莊,卻發現孩子的外祖父,竟大罵孩子是雜種,還詛咒孩子在孤獨中死去。

  為此,他只好無奈地帶著弟弟回到羅馬,卻也「破壞」了與女友之間的冷漠平衡,三人共同居住在一間屋子裡,自此在脫序裡逃避、防衛、否認、怪罪彼此,終於退無可退地逼著自己往痛苦裡探去。

  原來,男主角與女朋友都有各自的傷!

  看似眼前的八歲小男孩剛遭逢失親劇變,以及面對陌生環境的缺乏安全感,而他們兩人是負責照顧他的成年人,卻沒想到,小男孩的痛苦與困境,卻投射出他們倆人長期隱晦且積鬱的創傷。

  男主角是被父親突然遺棄的自我羞恥與罪咎,以及內在恆常對象的喪失,他缺乏一個注視他存在的目光,他看不見自己存在的位置與必要,他既感覺不到自己被放在某個人的心裡,也無法感受自己被人看進眼裡,那是一種被愛的認證,他是完全地缺失一份依附。

  至於那位患有厭食症的女主角,同樣也是小時候在母親病逝之後,獨自承受孤獨與被突然遺棄的傷痛,然後看著因為喪妻而無法平復的父親,冷漠且逃避地作不了一位父親,她有了被雙重拋棄的痛苦:「父親過世後,我反而更輕鬆了!反正再也沒人會突然離開我了!」

  這也是一種被遺棄感,於是自絕於人群,蜉蝣般地活著。他們倆人都有迴避依附 (avoidant attachment),他們慣性地不啟動依附迴路,不讓自己有需要的感覺,並且切斷所有腦幹以下的身體感覺神經,就讓自己像一只木頭人,或者更確切地說是超合金鋼,自我感覺強大的堅毅著。

  他們倆人的同居關係,就只是相互的取暖,誰也不願承認彼此需要,並總在深夜裡自我游離,誰也不再需要誰的孤立。男主角是獨自開車在街上漫遊,而女主角則是在浴廁間催吐。

  沒想到,這八歲小男孩的出現,逼他們得去面對自己當年的傷,特別是在小男孩大哭大喊與急得尿失禁時,他們倆笨手笨腳地急於安撫,卻又苦無對策,完全不知道八歲孩子真正要的是什麼?!

  難道他們都沒八歲過嗎?

  而這正是關鍵所在!

  不是他們沒有八歲過,而是他們在面對疏離的依附關係時,為求生存地逼迫自己早熟地像個小大人,將所有生命能量放在壓抑與遺忘自己的需求,然後子我說服著只要不有求於人,就會讓自己更安全與沒有痛苦。

  然而,創傷的所在,也正是能量取回的原點。他們倆人都在束手無策的惶恐裡,逼使自己走回當初創傷、鬱結,以及慣性防衛模式僵化凝固的所在。
  不僅如此,小男孩在學校被欺負、霸凌,讓他們得以家長身分到校親師懇談時,還得尷尬地面對老師念著小男孩的日記:「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突然離開我,他半夜都自己一個人偷偷地開車出去。我也好擔心她,她怎麼都不會餓呢?因為她都吃得很少很少,我很害怕她有一天會突然死掉!」

  當下,暴露了他們倆成人行為的脫序,卻反諷地也同時揭發了他們隱約錯認的傷,男主角行為複製著當年父親的不告而別,女主角則是以厭食自殘來預告與父親當年一樣的突發死亡。他們都無意識地複製了當年父親的行為,瞬間,他們轉向自己內在的看,既有八歲烙下創傷的那個孩子的無助與盼,也有三十多歲成年禁錮在防衛行為乃至出亡、自殺的行為,他們當務之急的,並非“解決”眼前這小男孩的麻煩,相反的,而是以溫柔解開自心那雙重的鎖。

  他們得凝視自心裡頭,那八歲孩子的困惑無助,與成人自以為是卻又無力可使的自殘行為,願意陪伴自己再次走過,所有的療癒才能因此開始!

  他們終於體會,八歲孩子需要的,不過是注視裡的溫度,那是一份被人看進眼裡的踏實與自我認證,並領會到自己是被人放在心裡的美好。於是,他們就僅僅是靜默地陪在小男孩身旁,陪他過著如斯平凡的一天,這是他們能給的,也同時是自己內在孩子能獲得的,一份時空脫落象限的及時的愛。

  劇末,男主角終於鼓起勇氣去尋找那高貴冷漠的母親,並自她手中拿回整盒關於父親的曾經,原來當年是母親執意要與父親離婚,並命令他離開羅馬,而他是一位溫暖的人,如同小男孩口中的慈愛父親,總是能夠貼近別人,溫暖每一個人的心。他在肯亞開了一所庇護中心,幫助失依兒童與婦女,讓他們有機會學習謀生技能與照顧自己,更重要的是,他從未遺忘過他那被迫離開羅馬所留下的兒子,而且他的照片一直被擺在父親的書桌前。

  發現真相,讓他有了愛的驕傲與勇氣!

  鏡頭跳接回到了肯亞的醫院裡,他在父親斷氣的病床上,終於完全釋放地對著父親喃喃說著:「痛苦與誤解終究要清除乾淨,這樣我們的心才能放下更多人笑著的臉孔,以及他們給的愛~」

  男主角在情緒化解過後,讓自己在意念的回溯裡,以愛跟父親珍重再見,也從此展開他更貼近自己的生命故事。

  很是觸動地,我也看見自己,那麼努力也同時收穫滿滿的。

  創傷的所在,也同樣是生命泉源的脈流。我一直這樣相信著,而自己能作的也就是溫柔地陪伴自己走回去。


  

  


 

台長: 品瑜
人氣(1,384)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敘事自療 |
此分類下一篇:似曾相識,暫停
此分類上一篇:位在坑道中央的選擇

Rosita

很仔細的介紹

童年的傷害可以影響一個人至深至遠呀!!
2011-06-27 20:17:30
版主回應

也同時是祝福的所在~
2011-06-27 20:35:0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