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1-05-04 21:28:26| 人氣2,384|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相招來助我的好運到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許多時候,玄妙地身心震撼之後,只能後事之師地去回顧與歸納,甚至是細微地想思與懸念,到底是怎樣的連環爆,才促成了自己的一切好運到?!

  這次利用復活節回台灣,主要是大學同學們的善意與愛,促成了我在畢業十九年之後,真正允許自己去看見愛、感受愛與接受愛,4/23一天一夜的活動,我被所有的直心與故事陪伴,覺得溫暖極了,我在心中一遍遍默念: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謝謝你,然後在同學的成全下,打開心輪,全心擁抱與感受屬於同在的一份溫度。

  4/24友人Abby帶著她家的三個孩子與我們母女三人,在緊湊的時程下,一路開到竹子湖採海芋,眼睛裡收納的一切是母土的美與自然的溫柔,而心眼裡則是全然浸潤在愛裡的。我告訴她,真的謝謝她給我們這麼美的禮物,也是我們在世界一站站流離時最溫暖的牽動。

  中午孩子用餐時,Abby毫不吝嗇地拿出即將要出版的四個系列約二十本,可能即將要出版的兒童繪本書與我分享,並且充滿熱情地告訴我她的創作心情,以及她透過繪本最想傳遞給讀者的是一份笑聲。她說,每一個筆觸的瞬間,他都凝凍了一份笑聲在裡頭,希望讀者能夠收到。

  當下,我聽了很感動,因為我記得在去年暑假閱讀她許多繪本草稿時,她還是羞澀與不太好意思地危顫等著我的評語,然而,十個月過去之後,我發現當下的她竟然是熱情全開地為她自己的繪本說話,很是信心與歡喜地向我解釋那每一線條的深意,並且眼睛發光地點燃了我的另一雙眼睛,真正看見那繪本背後的許多生命能量。

  當場,我真的是被撼動了!

  到底,一位創作者要準備好多久與多少,才能勇敢地為自己的作品說話,甚至是大聲且直白地告訴每一個人:自己到底想給出什麼呢?

  我不僅即刻地告訴Abby我對她十個月前後的觀察,以及歡喜地給她鼓掌與讚許,我也誠實地告訴她,這麼多年來我一直躲躲藏藏的原因,原來是我還不清楚自己真正能給讀者什麼?正因如此,我才不敢為自己的作品發聲,於是,每當有人讚許與出版社找我談出書計畫時,我不是虛偽地謙稱自己沒本事,就是很怯弱地乾脆躲藏起來。

  感染了Abby想傳遞一份笑聲的熱情,我即刻問自己:到底想給讀者些什麼呢?

  一份陪伴的溫度!

  溫度,就是那天在竹子湖共振出的答案。

  我希望自己寫作時,是全然地打開心輪,讓每一個字都是有溫度的,就像一枚枚的紅泥炭火,也讓整個故事偎著一份暖,就在最悽寒苦雨的幻象人世與事件糾結裡,讓人還有一份渴望,就像在晚來天欲雪的寒冬裡,走進朋友家一起圍著炭火取暖與喝茶的幸福。

  來訪的想望裡,有溫度。
  屋裡的等待中,有溫度。
  相互的凝視中,有溫度。
  陪伴的同在中,有溫度。
  會心的微笑裡,有溫度。
  
  溫度,的確是我想透過文字,帶給自己與感染所有人的。於是,我終於清楚,為了這份溫度,我自己就不可能躲藏在陰暗處,更不能在文字間若即若離地閃避,當然,也不能規避每一次碰觸到疼痛處的淚水直流。

  我首先要讓自己與文字有了溫度的連結,才能真正地在陪伴讀者的當下,有了最自然的貼近與觸動,然後是讓溫度圈成了暖的氛圍。

  Abby教會我這一份創作的初心與熱情所在,自己所不足的,立刻添了材薪慢慢加熱中。

  當天回到台南,與母親分享同學會的感動,以及與Abby對談的種種,還有更多零極限的實驗心得,母親聽得喜味滋滋,兩人聊到夜深,那種感覺簡直就是浸在蜜汁裡的感覺。

  而後,母親提醒我父親的七十歲生日快到了,我們最好別做得太絕情,多少表示一下才不會招致他到處去跟人抱怨與哀嘆的誹言流語。

  雖然每次母親都有點強迫我們姊弟三人要對感覺跟我們不親的父親,表示一些什麼,甚至是很負面地用親族的輿論壓力來威脅我們不孝的後果,認為表面功夫敷衍一下,至少比被眾人罵還要好,這每次都會讓我更加反彈,而有更叛逆與違逆母親心意的冷漠舉止,我們每次的結果都是慣性地以父親以前如何待我們,我們就如何以牙還牙來回應,但這次就在母親又開始轟炸機似地碎唸,也幾乎要讓我快抓狂地做出非理性決策的同時,我很幸運地有零極限的陪伴,就只是一遍遍地默念: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謝謝你。

  很玄妙地,我心服氣順地讓靈感帶引我作下決定,幫父親安排了一次慶生宴,有他最愛吃的牛排與哈根達斯的冰淇淋蛋糕,更雙手奉上大紅包,這讓他更是開心地開車載我們去爬山與市區觀光。更不可思議的是,就在爬烏山的途中,我竟然可以跟先生談到父親的優點,以及我到底繼承了他哪些基因,以及共同面臨的人生困境與盲點。

  這一份敞開,是連我的腦袋、心智都來不及回應的,彷彿是槍鳴霎時一響的揭竿起義,腦袋是那迂腐顢頇的滿清政府,根本來不及反應這叛變,等回神都已經是改朝換代的清新,全面接管的是靈感的民主清新。

  我竟然願意認證父親的優點與努力,更能夠毫不隱諱地直視自己這麼多年一直逃避與慣性驅使的許多非理性作為,這真的是一份翻天覆地的全新視野,自己只能由靈感帶領著,一步步重新認識這陌生卻又熟悉的實相。

  就在爬到烏山山頂時,我們享用著鬆餅與咖啡,我跟身旁的父親說,自己剛剛跟先生的對談,我說自己與先生分享說很幸運繼承了他不斷吸收新知,以及願意去嘗試新事物的好奇與勇敢,這才讓我雖然全職做了十三年的家庭主婦,還能更新心理學的各種療法與知識。

  當下,父親有些駭然,第一次被我如此直心且當面地讚美與認證,而且還是從生命升起了感激,我知道這種被人感念的覺受對他而言是陌生的,但我看得出來他非常高興與交噢,並且隱隱地接受自己。但是,我發現自己的收獲卻是好像被人暗助而不自知的蘊釀驚奇中,其實,就在我感念父親的當下,自己也認証並且接受了自己,雖然這些年我跌跌撞撞看似找不到生命施力的所在,但是,在眼睛不可見的內在世界哩,我是真的在積蘊能量當中。

  於是,這份存在的認證與感念,是雙方面的加持與反饋,繼續共振出更大的能量。只是,這一切都還在不可說且無可覺察的階段。

  而後幾天,母親告訴我說5/6無法陪我們從台南坐火車北上,因為她10日還要去門診,因此就由我父親跟我們一起搭火車,他會在楊梅下車到大弟家幫忙幾天,之後再由母親接力。當場,我其實有點困窘的,覺得在長達三小時的車途中,真的不知能跟父親聊些什麼,這麼多年來,我們姊弟三人幾乎是從同年目睹家暴的恐懼,轉而一種漠然,不僅抗拒親近父親,也拒絕做父親的孩子,好不容易見上一面似乎逃避著正眼直視,即使說話也是對著空氣,打電話回家時最不想的也是聽到父親的聲音,現在竟然要我跟父親同坐一個車廂,說實在的,真是違逆了我的慣性。

  怎麼辦呢?

  我的腦袋一直在找各種逃脫的方法:叫母親去跟父親說要嘛早一點去楊梅,不然就晚點去,反正就是不要跟我們一起搭火車;乾脆就不要去楊梅,反正大弟現在又沒呼叫人手;我去坐高鐵算了,因為父親會嫌票價貴而拒絕坐高鐵。

  腦袋算計了一整天,最後我算是無計可施地想到了零極限,就在最不舒適與抗拒與父親同行的感覺裡默念: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謝謝你。

  那我乾脆來跟父親分享零極限的生命實驗心得好了!

  當下,我整個被這個念頭給打到,有種被驚醒的感覺,這念頭怎麼會是從我腦袋裡出來的呢?或者,這是天外飛來的一筆!

  腦袋又是一陣暈眩,完全不可置信的,因為在我先前僵化的心智裡,可能認為這世界上,父親是最後一位讓我願意分享零極限的人,尤有甚者,我根本不認為自己會向他提有關零極限的任何一個字,更何況是我自己的實驗心得。

  我只能在驚訝、不可置信與怪異的感覺裡,繼續默念: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謝謝你,因為此刻唯有零極限可以回應這一切。

  夜裡,我跟先生提到欠缺栽培的父親,其實非常聰明,不僅能用最庶民的方式來解二元方程式,還會用自己的解題方式來處理雙層巴士的鈑金問題,印象裡他都是直接在鋼板上算數學,一大堆怪異的計算,都是他自己想辦法的結果。

  我覺得父親把自己的熱情與精力都放在不對的地方,所以才會讓他處處碰壁:家庭失和、投資失利、事故連連,甚至整個人生看起來都不那麼成功。

  這句話才剛講完,當下竟打到我自己,有那麼一秒鐘的矇,恍然醒來,才發現這句話原來是說給自己聽的。

  完全不用腦袋驅動的,內在自發地默念: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謝謝你。

  如果我願意找尋並提起生命的熱情,並將它放在最適當的位置去追求自己的夢想,那麼我的父親也能!我要從自己先做起!

  又是一份提點的靈感,醍醐灌頂般地流入我長期因為批判他人卻規避責任的心靈荒原沙漠裡。

  我認真地看著先生的雙眼,彷彿下了什麼決心似地告訴他:我要真正捧起我的熱情了!

  先生有些異樣地看著我,但是大概也習慣了我這陣子活了起來的模樣,就只是很沉穩地說了句:就去作,別光說不練!

  夜裡,我很敬虔地著手清除脈輪,果然發現自己的臍輪上烏黑一塊,卡死住地像攪了一團瀝青,我的眼淚慢慢流了下來,感到一陣拉扯,那似乎是我最習慣的自我抗拒,終於知道自己所有的能量,就是在自體裡相互抵銷,並且烽火燎原。徒然,我想到邀請宇宙大愛的透明水晶之光,從頂輪流入,幫助我削開這團滯濘,漸漸地,黃色如太陽的光芒,開始轉動了起來。

  我開始構思如何為自己的文字發聲,以及將熱情傳遞出去。

  隔天先生要飛到香港轉機到杜拜,陪先生去像口轉角處去吃早餐,提到自己在前一晚的脈輪清除工作,這麼多年來我內心暗自指責父親的,其實都是我自己所逃避,又必須去面對的,而我以為他需要改變的,就是我當下這一秒要勇敢。回到家裡我們利用短暫時間在餐桌上吃水果,並且與父母聊天,而我竟然福至心靈地分享了前一天晚上的零極限心得,意外的是,這比我先前預期在回到台北的火車上與父親提零極限,竟提前了四天!

  之後,接送先生到機場的巴士來到,先生跟父母道過再見之後,我繼續與父親分享零極限,感覺許多生命的能量一一被打開,又像掀開一盒盒的神秘禮物,讓我驚呼尖叫聲一次比一次大聲!

  長期我所怨懟父親的,在零極限的練習下,變成了我自己的照妖鏡,並且轉化成為行動的能量;我希望意欲父親要去完成的,竟變成了我自己的生命藍圖,也讓自己有了施力的所在。

  再一次我認清了這世界除了自己之外,完全沒有別人,一切的一切都是布幕上的幻影,而電影投影機就在我的潛意識裡,由老舊記憶與程式一次次反覆地播放。於是,所謂承擔百分之百的責任,不過就是默念: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謝謝你,藉此請求宇宙大案將大腦裡的潛意識膠捲抽出,邀請靈感清新地進駐,為我上演一齣如實的美麗人生。

  在台灣的復活節假期尚未結束,但是,相招來助我的好運到卻洩漏了一截尾巴,被我意外地驚見,更是歡喜連連地感激著。

  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謝謝你!


  
  
  

台長: 品瑜
人氣(2,384) | 回應(5)|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給我一億也不跟人換的零極限生命實驗 |
此分類下一篇:對前男友說~
此分類上一篇:以孩子的撒嬌邀父母一起零極限

瑩瑩
感恩如此甚深心靈的分享

你 真的振動了我

對不起 請原諒我 我愛你 謝謝你
2011-05-06 11:39:01
版主回應
我在周六還有很深的撼動,連我都被感動了!
真的謝謝你,願意用動來告訴我,我很需要喔~
2011-05-08 21:50:17
宥子
我想謝謝妳誠心的分享
我也一直很不喜歡我的父親
卻一直找不到方法化解
很難平和得相處
我很挫折 但無法止住討厭的情緒

謝謝妳分享這一篇
我也要將 對不起 請原諒我 我愛妳 謝謝妳 用在我的生活裡
2011-05-22 23:00:13
版主回應
今天中午我上完德語課,在張愛玲住的常德公寓下的一家咖啡廳,也跟一位六十歲的美籍企業家分享我與父親的故事,他與父親是看似無法和解的關係,他父親也在五年前去世,而現在他與兒子則是疏離。我分享自己的故事時,我感覺他眼裡閃著淚光。
我們都有機會與自己的生命和解,就請給自己這樣的幸福權利吧!
2011-05-23 16:51:20
Rosita

"我們都有機會與自己的生命和解"
記住了,謝謝妳,我愛妳!!
2011-05-29 18:40:52
版主回應
是呀~
大和解喔~
2011-05-29 20:28:07
宇宙境心
感謝您分享這麼棒的人生故事, 生命要改變,就是要改變"不願面對的真相", 那是一種與現實的對抗,或心靈的拉扯, 相信很多人都妥協了, 而你卻選擇了面對, 故事精彩不在炫華的文字,而是來自內心的真心誠意,"一直最用心,永遠最好聽" ,相信已經很多人期待您的大作
2011-07-04 09:30:15
版主回應
哈~謝謝喔~
我相信自己期待的是與所有人一起完成生命的大作~
2011-07-06 22:43:19
amanda
看到你和父親的關係~~~讓我想到我和已去逝父親的回憶~~~~當時我還沒接觸零極限(最近才接觸)~~~
但我覺得接觸零極限讓我真的有一種清理的感覺~~~
不只是平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還有~上網找大家對零極限的心得時~~~意外的看到原來好多朋友和我有相同生活經驗~以前打電話回家~總是琢磨再三~很怕是父親接電話~而朱到要說甚麼~~總是問他吃飽了沒就轉 接母親~但~我慶幸他生病的那二年~我鼓起勇氣告訴他我愛他~~~人與人之間的溫度~打開了心~真的就感受到了~~~我現在每天都清理~~~感謝妳的分享~~謝謝妳! 我愛妳 !
2012-06-02 17:11:00
版主回應
也謝謝你的分享喔~

持續清理中!
2012-06-06 16:59:2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