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1 09:48:02| 人氣8,46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常常,我想起那雙手》範文選(二)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常常,我想起那雙手》範文選(二)

[PDF] 翰林國文贏家首選  9801基測國文試題評析

98-01.基測作文評析

題目:常常,我想起那雙手

說明:在成長過程中,或許有那麼一雙手,常常出現在你腦海。它可能是親人的手、老師的手,是農夫、畫家的手;也可能是乞求的手、掙扎的手,是撫慰、指引的手⋯⋯。每當你想起那雙手,心中就充滿感觸。請寫出那雙你常常想起的手,以及它帶給你的感受、影響或啟發。

    寫作此文,不要只描述手的外觀或使用太多空泛的形容詞,更重要的是那雙手背後的故事,以及它給人的感受或影響,從具體事蹟,細微情節的描寫,才能讓評審老師印象深刻,進而得到較高的級分。杏林子曾用「鐵砂掌」描寫她的母親,筆調生動詼諧卻又溫馨感人,翰林國文將本文收錄於二上習作作文中,是一篇值得參考的範文。

    母親有一雙大手。年輕時,母親是三鐵健將,練就了她孔武有力的手勁。結婚後,她用這雙手做飯洗衣,抹地擦窗子,真是乾淨俐落,又快又好。但在孩子眼中,對這隻手又怕又敬。它代表權威,代表家法。哪個不聽話,根本不必費神找棍子,一巴掌下去,屁股上馬上暴起五條指痕,夠你繞著屋子跳半天呢!

母親的手有一點很奇特,那就是掌心呈現赤紅色。有位懂得手相的朋友說:「這是硃砂掌,主貴的。」我們在背後不服氣地嘀咕著:「什麼硃砂掌?簡直是鐵砂掌。」母親也確實是主「饋」的,她給我們煮了一輩子飯。

但是就是這樣的一雙手,在我病了二十多年後的今天,她照顧我,扶持我;近幾年不能走路後,也只有母親抱得動我。她也了解怎樣抱才不會觸痛我的關節。有一次,我們去教堂聚會,但那天母親腰痛的老毛病發作,父親有意代勞,想試著抱我上輪椅。母親說:「不行,弄痛了她,比我痛還難過!」

我常想:多虧上帝給了母親這雙「鐵砂掌」,堅強地支撐起這重重苦難的家庭。

(杏林子《杏林小記》,臺北:九歌出版社)

www.worldone.com.tw/pdFile.do?pid=987&file=education/education_987.pdf

 

「常常,我想起那雙手」98年國中基測作文題目 | 中山女高創意與設計教室

http://arttaiwan.com/?q=node/2285

陳麗雲老師(violet--yun)語文天地: 常常我想起那雙手

常常,我想起那雙手~(本文錄自手稿影本,未經刪改)

    「沙——沙——」每天每夜,在凌亂的工作桌上,有一雙手,辛勤的刻著。

    父親的職業總是引起許多人的好奇心——有一個作畫家的爸爸該是多麼羅曼蒂克的事啊!多數人認為,我們家必定有著巴洛克時期富麗堂皇的裝潢,登門造訪的,都是些文人墨客,或者,十天半月就要到音樂廳接受一番藝術的洗禮。然而,我們家只有「沙——沙沙——」的聲響,日日夜夜,都是「沙——沙——沙——」。

    父親是以版畫為主業的藝術創作者。每當金屬製的畫具和鋼板、蝕版、木版、塑膠版相遇時,一派和諧的交響樂便開始演奏了。首先登場的是較粗的筆頭,他們像吹出第一樂章主旋律的單簧管,清楚分明的勾出輪廓。接著是粗細適中的圓頭兒繪具,他們像弦樂家族細說每首曲子般,用心地傳遞著每一幅畫的故事,使線條更加生動,讓精髓具體呈現。最後出場的是極細的針筆,他們像末段激起高潮的定音鼓,在畫中,他們扮演的是光影的魔術師,給灰暗的角落帶來恐懼和不安的氛圍;或者,給春光明媚的大地帶來生命和成長的喜悅。我真不敢相信,父親活像是舞台上神氣的指揮家,以那雙富有想像的手,為大家帶來視覺的饗宴。

    父親是以版畫為主業的藝術工作者。在寒冬寂靜的夜晚,他用那細瘦的手拿起畫筆和孤獨搏鬥;在溽著燠熱的午後,他用那雙滄桑的手拿起繪具向疲累掙扎。一筆一筆,他把青春的神彩和飛逝的光陰刻了下去;一橫一豎,他把年少的健康和燦爛的夢想畫了上去。有多少天真的幻想和陳舊的畫紙一起被收進了櫥櫃?有多少尚未實踐的旅程程不成熟的作品被一同棄置?常常,我想起那雙手,本該是向天空競逐的那雙手,卻只握住了皺紋,卻成了為這個家附出的一雙手。

    「沙——沙——」日日夜夜,在凌亂的工作桌上,有一雙手,辛勤的刻著。

http://violetyun.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06.html

http://violetyun1.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08.html

http://m2.takes.tpc.edu.tw/05xoops/modules/news/article.php?storyid=430

ayeyarmoon 

98年國中基測滿級分作文,被評審團認為寫得最好的一篇,以有專業寫手的功力,國中生ㄝ!

http://ayeyarmoon.u.amalay.cc/blog/

 

基測滿級作文:常常,我想起那雙手 (本文錄自手稿影本,未經刪改)

基測滿級作文:常常,我想起那雙手(本文錄自手稿影本,未經刪改)

http://blog.udn.com/hsuehtsu/3010628

 

一篇基測作文常常 , 我想起那雙手和大家分享  崇德光慧 讀經論壇

主題:一篇基測《作文常常,我想起那雙手》和大家分享

作者: bilook 於六月 08, 2009,

    我從孩子補習的地方拿到幾篇文章,是此次基測作文滿級分的大同國中曾孟祥同學寫的。

    老師請他們根據當時寫作的意境,再重新寫一篇讓同學觀摹。

    其中有一篇,我覺得其文筆與風格相當特殊,國中生能有如此的文學涵養與生命體悟,實屬難得,從其用字遣詞如此的深遂優美,表達的意義深遠,發人省思。我覺得這樣的文章值得一看再看,特與各位大德分享。

作文題目:常常,我想起那雙手

    惟舉足則心切,每思量而感懷,心投淵而神往,願承茲以膚將來。

    是手也,或有時而悲濟,或有時而赫威;或有時教喻,或有時而慈慰。非同時而專功也。繼大人之德而發能仁之行,憮含識之苦而通亙劫之光。下撫能破無明幽障,上舉能應眾感佈祥;垂抒則安隱有情於怖海,持臆而廣演牟尼於火宅。四恩中尊,德極無上;欲報之深,昊天罔極。誰能於斯,另作譊言。

    伏以某之冥昧,障深垢重,迷執狂慢。幸怙尊之不棄,執我手而誨之諄諄,撫我頂而慰之徐徐。安我心於眾難之急湍,拭我淚而抒廣其心門。每每舉眼則仰華掌兮華顏,閉目則見雲手兮日心。知愚背之不安,又語大士而來聽。開千手眼,振十八臂,令我無畏於惑境,啟我智月兮多聞。手舉予願而遙招,光除迷網明大地,破長夜之昏暗,成無盡之密意,使無間得停息,灑甘露而施益。噫吁是手,不可言盡。

    故每瞻視則痛心疾首,俯仰而頓見昔非。盡發覆藏,慢執沫滅,錐心慚愧,哀絕雨淚。能仁垂手摩頂,軟言相慰,聽予懺悔。濟我之怖畏,洗我之恥惡,憫我之無明,而救脫之不倦。然而凡愚不肖,心暗行頑,朝立而暮忘,旦成而夕失,背諄諄之慈誨,棄偕攜之悲音。舉心動念,時生粗惡;行止坐臥,皆為亂逆。使垢患累增而不熄,沉浮怖流之淵藪。故惟今慚愧,再申懺悔,願施哀憫,令我心堅不畏怯。

    常聞其言:『何方有眾,不善粗惡,五逆忤背,乖失天常,我即入彼。何方有眾,貧窮困苦,疾病厄難,衰勞憂慮,我即入彼。為令眾有得究意樂。虛空界盡,眾生及業煩惱盡,我此誓願無有窮盡。』是願之深,悲之切,寧可極乎?寧可忘失乎?寧可不憶乎?

    是故我今悲念世尊,慚愧立願。如是手作大雲以濟眾苦,我亦如是。惟是手出雷音而壞厄障,我亦如是。惟是手起獅吼演究竟一乘,我亦如是。如所行願不盡,必繼斯手膚含識。

    圓滿功德釋迦王,緊多羅手佈慈光,決定海印施無畏,唯怙能知我心方。

如是感念,辭難喻情,願作大乘能仁手。慚愧俯伏,泣禮再三。

http://bbs.read.org.tw/index.php?topic=2687.0

http://bbs.read.org.tw/index.php?action=printpage;topic=2687.0

 

想起那雙手/回憶已逝外婆  記者蔡維斌/報導‧攝影

聯合學院好讀周報  想起那雙手/回憶已逝外婆

「常常我想起的那雙手,撫慰我許多創傷,當我跌倒時總會適時伸出…」雲林縣永年中學學生曾譯嫻考基測寫作文時,描寫已逝外婆的愛,當場飆淚,淚水甚至讓文字暈開,監考人員大為吃驚,百般安撫,才讓她邊拭淚邊寫完文章。

「從沒看過感情這麼豐富的孩子。」林姓監考員見到曾譯嫻淚灑考場,以為她寫不出作文題目「常常,我想起那雙手」而哭,撿起沾滿淚水的試卷,才知她是因寫到傷心處而飆淚。

既然考試規則沒規定情到激動處要扣分,所以就讓她流著淚完成作品。

曾譯嫻接受訪問,談到外婆又飆淚,「外婆脾氣不好,大家都很怕她,和她生活4年,發現外婆其實是一位充滿愛的女人,我8歲時,外婆在睡夢中撒手人寰,至今每想起外婆,總還會觸動心坎,不由自主地哭。」

「譯嫻很會寫文章,刻畫親情更細膩,她的心思超乎年齡很多。」導師劉重佐說,他常和學生在文學世界裡分享心情,中外名著、影片包羅萬象,班級像是文學殿堂,有人擅寫人情、有的愛科幻小說,向陽、余光中的詩都是孩子最愛。

談起淚灑考場,曾譯嫻收拾起淚水,俏皮地說,當時想到外婆慈祥身影,無法忍住心中悲情,才哭了起來,「幸好監考員還能懂得我的心」,她只流淚沒有違規,因此沒被處罰。

 

邊哭邊寫的文章:我想起阿嬤的手  天主教永年中學國三和班 曾譯嫻

淚灑考場的譯嫻,談起外婆眼眶不禁又濕了,這是那篇充滿感情的文章,供大家參考,因為是考後請她憑印象默出,可能與原文有些出入。

 

    小時候,爸爸媽媽在外地辛苦的工作,無法時時刻刻、無微不至的照顧我,那時外公去世也兩年多了,住鄉下的外婆閒著無事,便主動接下照顧我的責任。我很慶幸,因為這樣,我有了機會細細品嘗與外婆的記憶和懷念她那雙手給我的溫暖。

    離童年也有段距離了,記憶斷斷續續的,卻讓我更加思念外婆。外婆在別人眼中,總是兇巴巴的,其實不然。記得有次我不小心跌倒了,她趕緊衝到我身邊,扶起哇哇大哭的我,用她粗糙的手,替我拂去我臉上的淚水,再用那雙大手,將我攬進她溫暖的懷抱中。右手輕拍著我的背,用粗粗卻令我安定的聲音說:「阿孫乖,阿嬤惜喔!」這時若被村莊裡的人看見,他們總會取笑著說:「嫻嫻啊!阿嬤對你最好喔!你爸爸如果跌倒哭了,她只要吆喝一聲,沒人敢再吭一聲!」那時候的我才不理會他人的妒笑呢!繼續賴在外婆的懷裡,貪戀著她懷裡的安全感。

    冬天,外婆總是笑我是冷血人,因為我的手總是冰冰的。外婆總是邊笑邊用她的大手溫暖我的小手。

    小時候只知道外婆對我好好,晚上總是煮人參湯替我暖暖胃才哄我入睡。大了之後才知道這是外婆的貼心,為了替我調養身子,人參再貴也要買給我吃。

    外人眼裡的外婆是善變的秋天、是嚴酷的冬天;在我的眼裡,外婆卻是永遠是溫和的春天,和舒爽的夏天。

    後來,爸媽想帶我回都市念書。我抵死不願順從,因為我總有預感好像會再也見不到我最愛的阿嬤了!最後,還是被強押上了車。

    果然,隔年爸爸便接到鄉下來的電話,告知我們外婆在睡夢中安詳的去世了。我哭了好一段時間,甚至和帶我離開阿嬤身邊的爸爸媽媽大發了一場脾氣。

    回了老家整理外婆的遺物時,赫然發現──外婆親手織給我的手套,意思大概是要它繼續我溫暖我的手吧?

    可是我卻好想念那雙溫暖我童年的大手。

http://www.udnstudy.com/edu/edu06/edu_e6_09.asp

 

udn校園博覽會 - 基測情報站  陳玉美顧家 捨北一女讀彰女

陳玉美顧家 捨北一女讀彰女  【聯合報╱記者鄭文正/彰化報導】

    彰化縣竹塘國中卑南族原住民學生陳玉美,第一次國中基測成績可望念北一女,尤其寫作測驗「常常,我想起那雙手」,她想到有次把母親氣得掐住她脖子,但又能及時轉為理性,「那前一秒令我恐懼的雙手,我還是牽起它」的情節,拿到滿級分。她說,回想起來有時還會感動莫名落淚。

    竹塘國中陳玉美儘管第1次基測已有387分,但她仍繼續練習課業,寫模擬試題,希望能在二次基測拿到更好的成績。記者鄭文正/攝影

    陳玉美說,那次她跟母親吵架,自己無理取鬧,剛好她母親也有很多事情心煩,兩人情緒失控,突然母親情緒發作,雙手掐住她的脖子,她也嚇到了。

「一個患有精神方面疾病的人,雙手掐著我的脖子,但她突然轉為理性,沒有繼續出力,克制住大腦行動,這是一種母愛的行動,雖然前一秒鐘令我恐懼的手,但我還是牽起它,此時,我懺悔的淚,潸然而下…」,真實寫出她的家庭及求學情況,得到閱卷老師肯定,給了滿級分。

    陳玉美說,她看到寫作測驗題目時,就想到這段情節,迅速醞釀情緒,真實寫出內心感受。她知道那次是她不對,所以當下馬上跟母親道歉,母女兩人相擁而泣。

    陳玉美的家境清寒,祖父罹患帕金森氏症,父親又高血壓中風臥床,家裡僅靠母親幫人撿雞蛋,一個月賺一萬多元微薄收入,養育他們三姊妹。

    陳玉美利用空檔幫母親撿雞蛋,但她上課認真,事前預習,事後複習,這次國中基測成績考387分,寫作測驗拿滿級分。

她的分數雖可享原住民的加分15%後,成績已經「破表」,可望申請就讀北一女,但她想用自己的實力,加上離鄉遠途念書,怕家人無人照顧,又考量家庭經濟,一度想讀高職。

    校長蔡永發、教務主任黃仲平等人,都覺得她念高職太可惜,多人輪番鼓勵她念彰女,將來考公費醫學系,就可以醫術幫助更多人,對生病的家人有幫助,她也決定聽校長等人建議,決定念彰化女中。【2009/06/09 聯合報】 http://mag.udn.com/mag/campus/printpage.jsp?f_ART_ID=198665

 

udn校園博覽會 - 基測情報站  陳玉美顧家 捨北一女讀彰女

陳玉美顧家 捨北一女讀彰女  【聯合報╱記者鄭文正/彰化報導】

    彰化縣竹塘國中卑南族原住民學生陳玉美,第一次國中基測成績可望念北一女,尤其寫作測驗「常常,我想起那雙手」,她想到有次把母親氣得掐住她脖子,但又能及時轉為理性,「那前一秒令我恐懼的雙手,我還是牽起它」的情節,拿到滿級分。她說,回想起來有時還會感動莫名落淚。

    竹塘國中陳玉美儘管第1次基測已有387分,但她仍繼續練習課業,寫模擬試題,希望能在二次基測拿到更好的成績。記者鄭文正/攝影

    陳玉美說,那次她跟母親吵架,自己無理取鬧,剛好她母親也有很多事情心煩,兩人情緒失控,突然母親情緒發作,雙手掐住她的脖子,她也嚇到了。

「一個患有精神方面疾病的人,雙手掐著我的脖子,但她突然轉為理性,沒有繼續出力,克制住大腦行動,這是一種母愛的行動,雖然前一秒鐘令我恐懼的手,但我還是牽起它,此時,我懺悔的淚,潸然而下…」,真實寫出她的家庭及求學情況,得到閱卷老師肯定,給了滿級分。

    陳玉美說,她看到寫作測驗題目時,就想到這段情節,迅速醞釀情緒,真實寫出內心感受。她知道那次是她不對,所以當下馬上跟母親道歉,母女兩人相擁而泣。

    陳玉美的家境清寒,祖父罹患帕金森氏症,父親又高血壓中風臥床,家裡僅靠母親幫人撿雞蛋,一個月賺一萬多元微薄收入,養育他們三姊妹。

    陳玉美利用空檔幫母親撿雞蛋,但她上課認真,事前預習,事後複習,這次國中基測成績考387分,寫作測驗拿滿級分。

她的分數雖可享原住民的加分15%後,成績已經「破表」,可望申請就讀北一女,但她想用自己的實力,加上離鄉遠途念書,怕家人無人照顧,又考量家庭經濟,一度想讀高職。

    校長蔡永發、教務主任黃仲平等人,都覺得她念高職太可惜,多人輪番鼓勵她念彰女,將來考公費醫學系,就可以醫術幫助更多人,對生病的家人有幫助,她也決定聽校長等人建議,決定念彰化女中。【2009/06/09 聯合報】 http://mag.udn.com/mag/campus/printpage.jsp?f_ART_ID=198665

 

一顆蛋的世98年基測作文考我想起那雙──yam天空部落

98年基測作文考題:常常,我想起那雙手

leoleo0922 在天空部落發表於一顆蛋的世界 小品札記 June 3, 2009

    5月23,那天在巨江上班,下午聽到基測作文考題,思索了一下,回到家裡,便動手完成這篇文章,不要問我裡面真實性如何,反正就是一篇文章囉!好或壞,請路過的人評價囉!

    開著車,他的雙手是我的方向盤,帶我一次又一次的遊覽台灣;拿著鍋鏟,他的雙手是我的餐廳,炒出一道又一道的佳餚;拿起筆,他的雙手是我的老師,教導我一題又一題的數學,他的雙手,他的愛,我的爸爸。

    小時候,爸爸大大的手,牽著我小小的手,他說,要帶我玩遍全世界的遊樂園、看盡全世界的景色;隨著日子,爸爸的手越來越小,他說,要帶我一起走過人生、一起走過喜怒哀樂;那雙手,就是我的人生。

    我想起那雙手,長長的手指,厚厚的手掌,掌中的滄桑,是他不希望我跟他一樣的地方,他常說:「手粗,是勞碌命!」;但是,他的勞碌是他最甜蜜的負擔,也是我最心疼的地方,總是水裡來火裡去,在油水之中炒出他最自信的美食,還會學漫畫中的人物俏皮的說:「料理,是為了帶給人們幸福」!雖然,這樣的幸福帶給他的是,手指間的紅腫與一個又一個的燒燙疤,他也從來不以為意。

    常常,我想起那雙手,那雙為了家庭奮鬥的手,總是領著我向前邁進,即使遇到再多的挫折,他總會握起雙手鼓舞著我,希望我越挫越勇;那雙為了照顧家人的雙手,即使歷盡辛勞,他也希望用他的手,打造出幸福快樂的家庭。

    常常,我看著我的手,希望我也能夠跟他一樣,掌握著自己的人生,用自己的雙手,拼出世界的輪廓;用自己的雙手,開出人生的窗扇。我想起那雙手,那雙手的主人;雖然他已經不在我的身邊,但是,每當我看著我的手,就會想起他辛苦的模樣,就會想起他為我所做的一切。

    傳承,是一種精神態度,他給了我,由我的手,繼續……。

http://blog.yam.com/leoleo0922/article/21365477

 

[美好的作品]常常,想起那雙手  〈聽見一隻手〉

  讀德國詩人里爾克,你會聽見一棵樹,來自《致奧菲斯的十四行詩》第一首,第一小節:

那裡升起過一棵樹。哦,純粹的超昇!

哦,奥菲斯在歌唱!哦,耳中的高樹!

萬物沉默。但即使在蓄意的沉默之中

也出現過新的開端,徵兆和轉折。

  如果你相信生活除了痛快和苦楚,如果你相信道場毋須在深山,如果你相信處處是教室。過往的經驗告訴你,教師本該用心,更是用耳朵比用嘴來得多的職業,雖然現下不得不說得多,但一旦有了那無法再逆的體驗,有了知道聽的心,那麼在不得不多說工作場域,你尚且知道將世界作詩來讀。

  春假後這星期你教〈背影〉,三個班,七○三high,七○二更high,七○一也high。你和學生談到生命的重要時節,因為印象深刻而反復溫習,訴諸文字時就會寫得多,情節就會細緻得多,因為時間彷彿暫停,待你描摹。所以朱自清看父親在月台費力的爬上爬下,用了那麼大的段落,交代那麼多細節,好像電影裡的慢動作特寫,他的突然淚眼,竟把他父親的愛看得清楚。

  那日課程告一段落,課程提到象徵,也提到人生重要的,愛的片刻,你在三個班問同樣的問題:

  誰分享父母親愛你的時候。

  或者,朱自清用背影代表了他對父親的種種感受,這背影讓他起了許多聯想,什麼東西讓你也想到父母親對你的愛?

  你在三個班望見不少隻舉起的手,在七○一聽見一個關於手的故事。

  小正是個活潑如悟空的小男孩,這日很難得的大作分享,他很好動,不是學術型的孩子,甚至常給人鬧場的感覺,如果不是基於這樣的體認,很容易忽略他:

  忽略一個人的聲音,就是忽略他的生命有其尊嚴此一嚴肅事實。

  你認真聽他。

  小正說:「我的父親是汽車修護員,他為了一家人,手總是弄得很髒…」他的眼睛似乎帶著些光,但接下來的語句的確讓人對他改觀,「有次他參加妹妹的親師會,妹妹嫌他手髒,他就一直洗一直洗手…」他的話語到此停了下來,你卻為他的心靈捕捉到的畫面感到震動,而這個班,也是的。耳朵迴響著那樣的聲音,同時也重複了小正最後一句:

  「…一直洗一直洗的手。」

  眾人耳裡升起的,是一雙手。為愛而髒,為愛而不斷搓洗的,努力的手。這天七○一有種突然的沉默,因為其中一個人分享了很特別的故事,大家用了耳朵,在這樣的沉默中,有些事在發生,在轉折。這個故事成了下一課〈謝天〉學習單裡的引子,讓三個班都讀到,而那天不得不對他說:

  「你的故事讓我覺得今天活過。」

  之後你也分享了母親的手,為寫銀漆書法而受藥蝕的手,撫你育你的無畏的手,曾經也是少女青春亮潔的手,為母則強的手。

  然後,你試著與學生分辨,象徵,這國中生難懂的修辭,具體的東西讓人聯想起許多情緒和想法;分辨比喻是借彼喻此,是用一個東西介紹另個東西;分辨借代,原則是部分代替全體,像是給人起綽號一般的,給世界起綽號。這些似乎都重要,適合填空,選擇,問選項對錯。

  事後孩子的回饋,你知道許多人感動,你知道他們學到更重要的東西。

  語文本是生命的表達,是通向人心的道路,你知道他們聽見小正的手,你知道即使尚不能分辨背影如何是個象徵,卻知道他們懂得朱自清淚眼是怎麼回事。

  而懂,有時是比愛更難的事,自然是比解題更重要的事。

  奥菲斯在歌唱!哦,耳中的手!

http://blog.jajh.tp.edu.tw/blog/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5446&blogId=4368

 

參看──《常常,我想起那雙手》範文選

如何寫《常常,我想起那雙手》

《常常,我想起那雙手》習作範文

「常常,我想起那雙手」作文怎麼寫(相關新聞與參考範文)

「常常,我想起那雙手」作文怎麼寫(相關新聞2

台長: 度凡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