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03 16:12:31| 人氣937|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看舞]熱情馬祖卡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Masurca Fogo / Pina Bausch

我不是一個注意服裝的人,但她的舞總會讓我注意到衣裳。巧克力膚色的女人穿嫩粉紅,淺蜂蜜膚色黑長髮女人穿著朱槿花樣,牛奶色皮膚的女人穿紫羅蘭......。不管甚麼女人穿細肩帶洋裝,好像都會流露出一種花朵般纖細脆弱的氣質,並且一個個看起來那麼甜美可口: 草莓冰淇淋、麥芽糖起司、香草奶霜凍......;至於她們的心——這些女人的心並不”可口”,可以說彆扭到難以消化。

男人們則一律半正式穿著,襯衫、西褲,看起來冷靜優雅。淺白襯衫男人群中,友一個矮個子,穿深紅襯衫,好像一枚斬釘截鐵的頓號,全體加起來是一條長長的句子。雪白如冰的舞台,有如參加文明派對的舞者,令人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孤寂感。

為什麼?這明明是關於愉悅的一支舞啊。

我想像一個住在北方國度,在咖啡館長大的女孩,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寂寞特別深,她對愛的渴求特別強。她外表蒼白脆弱,讓人忍不住想要保護她,但沒有人能真正燙暖得了她的心。她對含藏在愛之下的一切雜質:暴虐無情殘酷背叛欺騙,那麼敏感,那麼戒慎恐懼,令人不禁想問:難道一定要追求晶瑩透剔、純淨到不行的東西嗎?那種東西人間有嗎?

在她看來,許多人,不管看起來多成熟、多世故、多麼俊俏,都是給不出愛的成年人。

她旅行來到溫暖的南方,看到男人和女人公然調情,滔滔不絕傾吐著愛的呢噥,毫不扭捏做出愛的動作。她凝視:是真正的愛?還是像遲暮美人炫耀她年輕時代贏來的一串串口哨,那種類似紅氣球般的虛胖?

一個行進中的年輕男人的俊美側面,吸引住她的目光,她不能說這是愛,但愛的記憶因此紛紛翻湧。無法付出行動的愛,隨口說說的愛,哪一種比較誠實?再深沉的愛如果只存於想像和臆測,一旦坍方了,就徹底坍方,寸草無存,猶如一場幻夢。相反的氾濫於表面的愛情,至少還有愛的形式和姿態和殘影,不斷地說、不斷地演、不斷地捏捏扭扭,也總有那麼電光石火的一瞬間是真的吧?

溫暖的南方,人們縱情逸樂、徹底釋放、歡笑和愛來得如此容易。她的一雙眼睛卻繼續在冰雪中滑行,看一對對慵懶的海象,擁抱,活著,吃著,睡著,然後,花開了。再開。再開。

為什麼在如此泛溢濃豔情慾的歌聲和放鬆反叛的嘻鬧之中,妳還是覺得如此寂寞難當呢?心中對愛的記憶到底是怎麼來的呢?是誰在生命一開始就給妳掘下這麼深的井?

這是一種致命的殘缺,一種必須仰賴別人無法自行痊癒的可怕疾病,她緊閉雙唇,發誓永遠不說明這種殘疾,然而她的舞蹈,一次又一次地洩漏她的病症,更奇異的是,所有看舞的人,都在同時發現自己也罹患上同樣的絕症了:愛,永遠都不夠。

台長: 酷月
人氣(937)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joe
看完這篇後的好幾天
忽然想起
你不是說你耍酷買不到票嗎
2007-10-06 20:32:06
coolmoon
一個朋友因為加班無法來看,就把票給了我,所以就是有緣
2007-10-09 14:25:38
謝謝酷月
妳這篇安慰了我在作品中沒有看到的
2007-10-17 12:29:1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