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28 19:20:02| 人氣878|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看戲碎碎唸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兩廳院20週年的春季,邀請來一位日本「國寶」級戲劇大師和他的演出。不少人都慕大師之名而來,達到所謂品牌行銷的效果。我早早買到最便宜的票,因為我對品牌的仰慕小小的,不太高;何況我一個月要看的節目不少,經費有限。

看完以後不欇於大師名號的年輕人大膽說他們怎樣不喜歡,有勇氣。我覺得有時從厭惡的情緒裡也可以閱讀到什麼:無比精緻的品質是中年人會覺得可貴的(因為他們知道那底下要下多少功夫和光陰去琢磨),四平八穩的表現方法則是年輕人容易感覺厭煩的。

仔細想一想,的確是漂亮的東西,但如果說擊中心靈是假的。劇本本身是經典,表演很精緻,舞台技術很乾淨,有可看性,但是導演心中的激情,壓抑著,不明言。我逕自揣測六零年代末成長的日本青年,可能比村上春樹稍年長一點吧,經歷年輕時代粗糙、猛烈、不惜一切求變的革命洗禮,漸漸變成消費時代的雅痞老頭。他們現在其實不是革命而是品味的象徵了,然革命時代的集體騷動、激情、非理性還是深深烙印在心的底層,或者作為一枚代表不背叛青春的印記。像以充滿迷人個人主義氛圍的成長小說而成名的村上春樹,中年後突然去寫一本奧姆教地下鐵放毒事件的長篇採訪紀錄。而鈴木忠志也選了希臘戲劇家尤里匹底斯的酒神女信徒,改編成酒神藏身不見,專注論述信眾和不信眾的辨證的一部戲--他們始終無法不凝視群眾並企圖探究群眾心理。

很多人看了以後都說迷惘,即使我不求甚解,也確實在戲結束時有種:啊?就這樣?的感覺。群眾運動的善惡利害本來就沒有標準答案,我可以理解作者為什麼不說盡,刻意留白。可習慣重口味快節奏的現代觀眾,有多少耐心聽老智者諄諄娓娓說一則無解的習題?

起音穩穩的,中間淡淡的,結尾平平的,刻意不下重拍,或者不敢下重拍,我感覺到作者只是極其謹慎地凝視,不願遽下結論。也許我也有相信戲劇應該盡可能反映真實的古板想法,而現實本來就難以一刀兩斷黑白善惡好壞,有時寫起來半遮半掩留有餘地讓人摸不清楚是在攻擊還是歡呼。我也不由自主寫過很多讓人看不懂的東西,大部分塞進我的抽屜裡;少部分被導演推磨著要濃縮、加強、加重(雖然寫給別人的東西我都事先經過一層簡化處理)。不過我不是大師,我都相信我的語焉不詳只是青澀不夠成熟的證明,缺乏膽氣的猶豫,想法龐雜失去重點的蕪亂。

我一直想把最乾淨的東西練出來,雜音自己收藏著就好,但是到目前為止,我製造的好像都還是雜音。

台長: 酷月
人氣(878) | 回應(4)|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weiwei
哈哈哈~
我們握握手吧!
原來在地創作者的共相是如此相似。
我也是個「言行不一」的人,
做出來的作品總是&quot不好看&quot,
卻又在虛心受教中,自鳴得意。
我們聽著大師的單音,
口中喊著自己的雜音,
幸運地正涉過一個時代....
2007-03-29 10:17:25
酷月
想的跟想表達的 想表達的跟真正表達出來的 永遠都有距離
創作必須時時面對這距離
檢討這距離
試圖控制這距離
這些我總覺得不足與外人道也
但最近突然覺得也許應該跟別人分享一下
減輕創作的孤獨感
2007-04-03 16:34:37
觀眾是多元的集合名詞,
拆開來看,同樣是有著個人喜好的個體。。。
有人喜歡雜音,有人喜歡單音吧,
倒不見得哪個好。雜得漂亮也不簡單呀!

留言晚了,可能讓我的聲音顯得小,呵
2007-04-17 17:02:13
版主回應
不會 歡迎
2007-04-18 13:47:38
mikado
可惜鈴木忠志先生的這個「日本「國寶」級戲劇大師」這個封號是中正文化中心為了宣傳而自行認定的「山寨版」。在日本没有人用「國寶」之類的詞來稱呼他的。
2009-08-08 04:45:3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