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0-03-15 02:08:55| 人氣3,553|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旅奧小紀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因至奧地利開會之故,匆匆來去維也納大城與薩爾斯堡小鎮,簡單將幾日的心得記述如下:

 

一、維也納的咖啡館:

行前,好友再三推薦維也納的咖啡館不可不去,是故,一到維也納便先找咖啡館,依序去了幾間。其中最喜歡的是「歌劇院咖啡館」,窗明几淨,安靜、典雅、鮮花盛開、陽光充足,適合閱讀與寫作。最不喜歡的是「薩賀咖啡館」,服務人員態度傲慢,對小孩不友善,似乎自覺是皇族,將客人當作鄉民。一個以觀光為主,吃古蹟老本的城市,竟然如此對待客人,服務業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另三間咖啡館:「中央咖啡館」,情調古老,建築優美,蛋糕一般,咖啡無想像中好喝。「Aida」,新式連鎖咖啡,蛋糕咖啡歐蕾皆好,惟去時剛好中午,用餐環境熙來攘往,如速食店,無情調可言。維也納大學對面的「咖啡一天」,東西不難吃,但是幾乎在座每位學生都在抽煙,令人邊喝咖啡邊咳嗽,非常痛苦。

 

二、維也納大學:校園奇小,名人多,迴廊裡兩大長排的名人講座教授塑像,天黑時走在其內有鬼影幢幢之感。天氣超冷,地面結霜,校園抽煙者眾,煙霧繚繞,蔚為奇觀。大學食物簡單無味,學生人手一德國黑麥麵包夾火腿打發,此種天候與環境,無怪乎產生許多哲學家,精神分析學派如佛洛依德、楊格等皆產自維也納大學,其來有自。熱帶生活太過愉快,物產豐富,人們思想單純善良,截然不同的生活環境,當然也相對有不同的生活哲學。

 

三、維也納的古蹟:

維也納曾是奧匈帝國的首都數百年,遍地古蹟,既來之,則觀之。其中最不喜歡者有二,第一、教堂,每座教堂都金碧輝煌,建築雄偉恢弘,有巴洛克式、尖塔式、宮廷式,不一而足,一看便知帝國花太多人力金錢於宗教上,甚至為了宗教數度引發戰爭。人之假借神的名義擴張權力,莫此為甚。第二、黑死病紀念柱,竟以老嫗女巫做為黑死病象徵,由天使將之推落地獄,代表光明戰勝黑暗,上帝戰勝疫疾,污名化女性到極點。比較喜歡者為藝術品極多的被貝維德雷宮,相信春天繁花盛開將更有可觀,我們在三月造訪,白雪紛飛,另有蕭瑟的氣息。克林姆著名的畫作「吻」也收藏在此處,貼近看此作品,用色大膽華麗,觀者有目眩神迷之感,令人久久不忍離去。

 

四、歐鐵:

非常平穩舒適,讓人覺得物有所值,也讓我深深哀怨起台鐵的坑坑巴巴。由維也納至薩爾斯堡,沿途見到許多歐洲鄉村風光,是令人非常愉快的一段旅程。

 

五、古蹟之外的維也納

        喜歡百水老頑童的作品,也喜歡無污染且方便的電車,更喜歡中央市場很多元美麗的各種食材、海鮮、香料、織品。我發現我果然是不適合看古蹟的人,整個維也納最讓我喘不過氣來的就是古蹟,而古蹟之外的其他東西都讓人欣然。如,我雖喜歡貝多芬的快樂頌,但對於爬四層樓去看他的故居實在毫無興致,不像陳大牛對莫札特與貝多芬的故居住所興致高昂。

 

        莫札特也就算了,我自己一直都很喜歡費加洛婚禮與魔笛,且其博物館規劃得宜有電梯,參觀尚不致吃力。但貝多芬的音樂太抑鬱,不是我喜歡的熱情開朗或幽默機智的風格,而他的故居位於一棟古樓的四樓,樓梯則又陡又窄,一生因個性古怪不受房東歡迎而遷居無數次的貝多芬,在維也納這棟樓的四樓住最久,故而陳大牛堅持要上去看,膝蓋向來不良於爬樓梯的我,只好捨命陪君子,分三次才爬上樓,差點沒在貝多芬的故居樓梯上斷氣。      

 

 

六、薩爾斯堡研討會:

歐洲式研討會與過去參加過的美式研討會不同,美國的法學研討會動輒上百人,重在意念和新觀念的提出與交換,每人報告時間多不超過20分鐘。而此次參加的研討會長達三天半,不在大學舉辦,人數一場二十人,所有講者都被要求要聽其他人的報告,每人要報告近一小時,並對他人報告提出問題,交換意見和各國經驗,參與者人人壓力極大。此種方式的優點是可以深入瞭解各議題,也有較為充分的時間,但缺點是一旦遇到報告題目無趣,甚至報告者有語言或口音上的溝通障礙,便令人十分如坐針氈。三天下來,對許多不同國家的人權法治及法社會學、哲學議題都有了基本的算是很有收穫。

 

研討會的餐會與休息時間,同時也聽到許多歐洲學者對各自高等教育有不同的憂心,一位英國學者便表示,其於德國攻讀博士後至倫敦任教,但英國許多老師在全球化下,被其他國家(尤其是美國)挖角,使得英國成為美國的師資培育場,為英國高等教育目前必須解決的問題。想到台灣目前亦面臨此問題,高等教育不考慮市場行情,無法與業界甚至其他國家的學界競爭優秀的師資留任。人才流失為經國之大忌,台灣高等教育環境這幾年極差,陳大牛與我如不是為了理念,是很難留在這樣辛苦的學界環境,回業界的念頭仍偶爾會出現,但總是因為學生的表現,讓我們覺得仍有可為,於是又留了下來,想不到其他國家亦有類似情況。

 

當全球已經成為一個流通的市場時,台灣必須趕緊改善學術環境,如繼續此種不同工但同酬,且僅重發表不問其他的制度,只有加速人才流失的速度。

 

另,與會的幾位歐洲學者表示,歐陸式高等教育模式以競爭力觀之,在近年來確實面臨很大挑戰。歐洲的高等教育重在學生的自我探索和成長,博士可以念個十年,學校或指導老師也不會給予太多指導或意見,許多學生和指導老師可說一點也不熟。這種作法的好處是學生可以自己慢慢找到適合自己的方向,但就現實而言,這樣放牛吃草的教育方式太緩慢、太放任、太無章法、也太強調抽象思考,缺乏國際市場觀,這對於他們的學生進入全球化市場是不利的,因此各國已經紛紛改變作法。

 

一位德國學者表示,過去德國人念大學可以隨心所欲,想念多久就念多久,不畢業或休學數年再回來唸書都無妨,但目前許多德國大學均已經規定僅能念三到四年,碩博士的修業期限也都開始有所限制,而大學教師的教學研究當然也因此有所改變,過去大學正教授可以拒絕指導學生,甚至不寫任何學術研究文章,想開什麼課或想做什麼研究都可恣意為之,但現在逐漸有所規範,即便正教授亦有研究壓力。而土耳其的學者也說,該國的幾所優質大學,已經強制有些課程需以英語講授,甚至要求要外文發表,大勢所趨,不得不然。

 

會後還有許多功課要交,包括修正自己的文章,以及評論他人的文章,看來我又有許多寫作要忙。

 

薩爾斯堡小鎮風光我十分喜愛,湖光山色以及許多精緻的建築和小店,充分展現山城風情,難怪電影「真善美」在此處取景拍攝。現在是此處的觀光淡季,白雪靄靄,寒風澈骨,但竟有十幾場研討會在此同時舉行,小鎮利用學術來吸引遊客、繁榮經濟,不能不說也是一奇招。

 

 

 

**後記:

 

小包未來如果要留學,除非他要念藝術、歷史、音樂或烹飪,否則我不會建議他去歐洲留學。但歐洲是極適合遊學之處,有深度的文化與悠久的歷史,有複雜的種族問題,也有宗教的爭議,人生如能夠有一段時間在此居住,深入瞭解幾個歐洲國家,會使看世界的角度更多元。

 

此外,雖然歐陸目前有仿效美國的趨勢,但是我和陳大牛並不贊成全美式的法學教育模式,美國教育有美國教育的問題,去美國唸過書的人一定心知肚明,達爾文主義的資本模式也不是我贊成的教育典範。台灣的法學教育必須走出自己的道路,才能在全球的法學市場中存活。為此,我仍願意繼續留在這個環境極差的台灣學界,和我的學生我的同事們,一起努力。

 

 

台長: 凌台大
人氣(3,553) | 回應(3)|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曾是學生
親愛的凌台大,我曾經是你的學生,在課堂上坐在台下看著你神彩飛揚。

意外發現這個新聞台,上來看後就常在此流連,重溫當你學生的感覺。相信現在的你仍如當天教書一樣有幹勁,充滿活力,也發現當了媽媽的凌台大,多了過去沒有的母愛光輝。總之,很喜歡這個新聞台,謝謝你持續不斷的書寫。
2010-04-06 00:23:21
林怡潔
最近好嗎?我第一年教書也忙翻了,看了你最近文章很受鼓勵,加油!
2010-04-12 01:53:45
凌台大
親愛的怡潔,

真高興看到你的留言,
第一年教書光備課就要花好多時間,
我完全瞭解,
台灣這幾年學術大環境不好,
要在教學研究和服務間取得平衡,
是很需要智慧的。

我也還在學習,
而且年中要提出升等,
故最近非常忙碌,
暑假有空歡迎你來新竹看看,
你還沒來過我新家呢!

照顧身體,保重。
2010-04-12 11:03:4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