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3 12:07:30 | 人氣(171)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身為職業小說家》村上春樹

推薦 1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身為職業小說家》村上春樹
(108.8.4)
沒有要當小說家,只是好奇除了小說之外的村上春樹
《身為職業小說家》看見屬於他,不同階段的心語
一本不規則的天馬行空
跳飛、學習著,他做小說家的「習慣」。
我想任何一個文字記錄著,必有如後記般回首前塵的稚嫩和當下
這情緒只有自己了解和收藏的懂得
持續筆耕屬於自己不同階段的天馬行空。
(隨筆摘記
p35,我再度走向更個人的領域,決定在那裡安身立命,也就是書本、音樂和電影。
p38,無論時間和經濟上幾乎都沒有「享受青春時光」的餘裕,只不過在那段時間衹要稍微一有空閒,我就會拿起書來讀,不管多忙生活多困苦,讀書和聽音樂對我來說始終都是不變的巨大喜悅,唯有那喜悅是別人都無法奪走的。
p48,在寫小說時,與其說有「正在寫文章」的感受,不如說更接近「正在演奏音樂」的感覺。那種感覺我現在還珍惜的保持著。換句話說,與其用頭腦寫文章,還不如用身體的感覺寫文章,保持節奏,發現美好的和音,相信即興演奏的力量。
總之在深夜裡廚房桌上,以新獲得的自己的文體寫小說時,簡直就像得到新工作道具時那樣,興奮的心怦怦跳,非常快樂。至少我在30歲前所曾經感受到的心的「空洞」般的東西,似乎已被好好的填滿了。
p51,我還清楚記得三十幾年前的春天下午,在神宮球場外的外野席,有什麼從天上輕飄飄的落在自己手掌心的感觸,在那一年後,也是春天的下午,同樣的手掌上也記得在千馱谷小學旁撿到受傷鴿子的體溫。而且每當我在想「寫小說」的意義時,經常會想起那些觸感。對我而言,那些記憶意味的是,相信自己心中應該擁有的「某些東西」,並且夢想那是可以培育的可能性,自己心中還留有這樣的觸感,真是太美了。
寫第一本小說時所感覺到寫文章使得「愉悅」「快樂」,現在基本上沒有改變,每天早晨醒來到廚房泡咖啡,注入大馬克杯,拿著馬克杯到書桌前坐下,打開電腦(有時很想念稿紙
和手寫),然後開始思考「好了,接下來該寫什麼」這種時刻真的非常幸福。
p111,我想當小說家的人來說,首要條件就是要讀很多書。為了寫小說,必須以親身體驗去理解,所謂小說基本上是如何成立。
尤其在年輕時期,能儘量多拿起一本書來讀都是必要的。不管是什麼小說,無聊的必要的,總之要接二連三繼續不斷的讀,要儘量讓很多故事通過身體和跟許多優秀的文章相遇。有時候也和不優秀的文章相遇,那會成為最重要的作家,對小說家來說,那些成為必不可少的基礎能量。扎實的打好底子。
其次,比實際動手寫,更優先要做的。應該是養成對自己所看到的事物,現象,仔細觀察的習慣。
而且對此東想西想,儘量去思考對事情的思維和價值,卻不必要快速做判斷。結論的東西儘可能保留,甚至刻意延後。讓事物的模樣當成素材=原料,儘量以接近現狀的形態,鮮活的留在腦子裡,儲存起來。
不要太早下「是黑是白」定論,有時出現新的要素時,或許會來個180度大逆轉。
總之我的頭腦裡備有這樣大的文件櫃,在每個抽屜塞滿。所謂沒有脈絡的記憶。
在我寫小說時,需要的時候取出,浮現那影像。
收在腦內文件櫃裡的資訊,就成為任何東西都替代不了的豐富資產。
p305,把自己放在被動的態勢,可能是想抹殺自己,或讓自己接近於無,以便對方的「模樣」可以儘量自然,也就是能以文本原原本本的吸進來。我能瞭解那一點,是因為我自己也常那樣做,儘量讓自己的動態壓低,以便能接受到對方原原本本的模樣。集中精神傾聽對方所說的話,消除自己的意識流動之類的東西。以便能真正認識別人。



台長: jean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