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15 20:34:02 | 人氣(81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文革當年》批鬥父親 傷痕忘不了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這裡本來是一座廟宇。中國文革期間,人被迫害成殘障,文物也被破壞成廢墟
* 記者 楊羽雯


一九七六年十月十四日,中共中央宣布粉碎「四人幫」,中國社會上頓時進入許久未見的歡騰;鮑元愷所做的第一件事,把夾在書皮後背的爛皮膚—他在文革時被毒打潰爛、結痂後脫落的一層皮膚,親手燒掉,告訴自己從此告別這段人生最苦難的時刻。

鮑元愷目前任教於中國廈門大學,他是知名作曲家,是中國音樂教育界極受肯定的學者。

從作品開闊渾厚的格局中,很難發現鮑元愷生命中曾有著他所形容「被出賣整肅,充分感受到人性醜惡卑鄙面」的黑暗經歷,包括批判自己的父親,他至今不忘當時苦難,深感這輩子欠父母的太多。

文革命開始那年年初,正在中央音樂學院就讀的鮑元愷要進入共青團,組織要求他必須與家庭劃清界線(父親是國民黨,母親有海外關係),並在入團的支部會上批判自己的父親。「我不知如何批判,於是父親用我的口氣,寫了一篇『批判鮑向群』的材料寄給我,要我照著念就是…。」

鮑元愷畢業時,正是六七年文革鬧得最兇的時候,他和不斷遭到批鬥的畫家舅舅住在北京。六八年春天,父親拖著病軀從天津來探望他們,卻親眼看到愛子被人抓走,回家後便因心肌梗塞過世。鮑元愷以莫須有的罪名,被打成「現行反革命」、「五一六分子」,先是關在音樂學院半年,後來送到天津葛沽農場「隔離」四年半,五年時光,等於是在大學求學的日子。

他說,當時挨的打,是一群年輕人帶著強烈的階級仇恨所為,其中還包括他的學長,親自揪著他的衣服審罵,並責令關押。「這人現在是知名鋼琴家,而且是以文革的受害者面目示人」。

雖然關在農場裡,生命充滿著絕望,但也有經歷人性良善的一面。鮑元愷說,當時看守他的學生、也是音樂學院的學弟,他們利用自由出入的便利,偷偷從天津的舊貨市場買來一把吉他,變成他教了廿多個在隔離室裡工作的學生,他以吉他代替鋼琴,為同學補習和聲。

曾經,鮑元愷遇到一名新來的軍人排長,此人到任後,犯人開始解禁,可在有人監視的情況下,出室活動。後來他跟著排長下湖撈魚、煮飯,逐漸得到有限的自由。一次,排長帶他到天津看病,路上經過一片玉米地,排長隨手摘了兩個準備燒火烤玉米;農民大吼追出來揪住排長,抄了番號去告狀,不久排長就被送到北部前線挖戰壕去了。事後才知,解禁是排長自作主張,被調離則是因為「敵我不分」。也因為這場際遇,兩人成為莫逆至今。

鮑元愷幾年前回到農場,當年駐地老樣未變,只是空無一人。他曾經撈魚的湖已成了水上遊樂園,那是當年受不了整肅的學生,選擇人生終點的安眠地。


【2006/05/15 聯合報】

台長: 台北光點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