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3-01-30 16:56:31| 人氣26,887|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電影筆記】王家衛4:春光乍洩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春光乍洩》與王家衛其他的電影故事相較,顯得非常不同,雖然仍是出現了最典型的浪蕩角色,但這個故事似乎更加肯定了,人是可以離開這種狀態、而獲得一種穩定力量的。他不陷溺在一貫「活在當下,不需明天」的態度裡面,相反的,即使我們經常對生活感到無能為力,但還是值得去抓住些什麼、相信些什麼。從主題上說來,這是王家衛最光亮的一部電影,雖然在形式上仍維持著他一貫以來,華麗頹靡的風格。


2、何寶榮(張國榮飾)和黎耀輝(梁朝偉飾)是一對同志戀人,他們愛的熱烈,卻也時常彼此折磨、分分合合。他們需要換個環境而離開香港來到了阿根廷,何寶榮送給黎耀揮一只檯燈,上頭彩繪著美麗的瀑布,他們決意一起前往。然而兩人花光了所有積蓄,他們再一次分手,黎耀輝只好落地打工,何寶榮則當起小白臉,與當地人士鬼混。他們始終愛著對方,卻又無法和平相處。後來黎耀輝在打工之處認識了小張(張震飾),兩人開始一段若有似無的感情。小張要去世界的盡頭,給了黎耀輝一台錄音機,要他說幾句話,讓悲傷的心情可以永遠埋在那裡;黎耀輝則自己一個人去了瀑布。當何寶榮仍在阿根廷街頭,放縱尋歡飄盪無依之時,小張和黎耀輝已經決心回去自己的家。


3、《春光乍洩》的主題可以視為一個人如何找回在愛情裡迷失的自我,進而重新建立起崩毀的生活。而這個以愛情為主要表達的題材,最終又涉及了自我認同的問題,只是與《阿飛正傳》剛好相反,阿飛至始自終都無法跨越自己的情結,而黎耀輝則是與自己達成了和解——他獨自抵達了瀑布(雖然淚流滿面),更重要的是,他回家了。


4、電影開始,何寶榮對黎耀輝說:「不如我們重新開始吧」,由此建立了這個故事最重要的主題。隨著故事的發展,我們會一再看見兩人分分合合,他們一再地「重新開始」,但似乎都回到了原點。因此這個主題形成了一個迴圈,兩人重複上演爭吵、分手、相遇、乞憐、和好、再次爭吵與分手等情節,他們被封鎖在這個愛情關係裡,永遠到不了那個約定好要一起前往的瀑布、永遠找不到出口。


5、這個「重新開始」的主題,表面上看來屬於愛情的語境,然而真正重要的是,它逐漸過渡到內在的自我認同問題。電影最後,黎耀輝突然打了一通電話給他的父親,雖然一語未發,卻明顯帶來了改變,從這一刻開始,他選擇了面對自己的人生;小張則成為這個主題的平行對照,黎耀輝問他:「為什麼來這麼遠的地方旅行?」,小張回答:「與家人無法溝通,假如自己沒有想清楚,回去也沒有意思」。因此,「重新開始」絕對不只是愛情上的重頭來過這麼簡單而已,它其實是整個人生的重頭來過。電影最後,黎耀輝和小張都回家了,我們聽見黎耀輝的畫外音這麼說著:「離開時我拿了一張小張的照片,我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他,不過沒有關係,因為我永遠知道在哪裡可以找的到他」,而這個地方就是「家」。


6、至此,我們見到了何寶榮被拋棄在整個故事外頭。我們不應該忘記,電影開始的第一個鏡頭便是何寶榮在床上抽煙,桌上有他送給黎耀輝的瀑布檯燈。然後隨著故事的推進,何寶榮始終握有主導權,在內容上,他始終對黎耀輝有難以抗拒的吸引力,在形式上,他則左右了我們的目光,並且推動著所有的情節。如果要為這部電影選擇第一男主角,那會是何寶榮、而不是黎耀輝,因為他強烈的以自我為中心,逼迫著所有人不得不繞著他旋轉;並且更重要的是,他是我們最熟悉的王家衛電影的角色,他是「阿飛」,雖然名字不同,但都是張國榮。但是隨著故事的展開,他漸漸被拋棄了,電影前半段,敘事者是黎耀輝,到了後半段,開始交由小張敘事——即使小張是何寶榮的平行對照,然而從頭到尾何寶榮就是不具備有敘事的地位,他也是那個當所有人都離開了故事,而被留在阿根廷街頭的人。


7、這是《春光乍洩》很不一樣的地方,王家衛背叛了他自己最鍾情的角色,即使何寶榮的自戀、耽溺、無賴、縱情、揮霍仍然讓我們迷戀,然而敘事權並不在他手上,而轉移到了另一個更具現實感的角色,也就是黎耀輝的身上(某個程度說來,小張也比何寶榮更具現實感,他和黎耀輝便是在打工的地方認識的)。《春光乍洩》不再要我們沈醉在何寶榮(或者是阿飛)的世界裡,它轉而要我們看看黎耀輝,即使在愛情裡委曲求全、即使在生活中有因家庭而起的心理創傷,然而我們還是可以在失衡的人生中,重新站立起來。在王家衛往後的電影裡,似乎也不曾再次出現這樣的角色了,這幾乎就是唯一的一次。


8、黎耀輝這個角色非常特別,他不像何寶榮——這個王家衛電影的典型角色,那麼風格化,也因其風格化而顯出某種簡單的類型,我們可以列出一長串名單:阿飛、《重慶森林》裡的警察223、《東邪西毒》裡的幾乎所有角色、《花樣年華》裡的周慕雲等等。但黎耀輝不是這一類的角色典型,與王家衛的其他角色相較,他並不顧影自憐,且更具行動力。然而黎耀輝又並不完全是何寶榮的對反,這個角色複雜的地方正在於,他的身上也混雜了何寶榮的特質——由慾望趨迫而來的,某種存在的虛無與荒涼感。黎耀輝也曾經陷溺,也像何寶榮一樣,隨便找過男人,「一直以為我和何寶榮不同,原來寂寞的時候,人都一樣」。黎耀輝才是真正「活著的人」,與王家衛其他讓人迷戀的典型角色相較,他們更像是一些遊魂,痛苦也成為一種浪漫;然而黎耀輝的痛苦是深刻的,因為他知道愛情是個深淵、身體是個深淵、自我是個深淵、世界是個深淵,但他最終並沒有讓自己成為深淵。


9、人在現實裡的掙扎,被結合到了色彩的主題上。《春光乍洩》有兩組關於色彩的主題,一組是紅色與藍色的對照,一組是黑白與彩色的對照。藍色的意義始於檯燈、伴隨著何寶榮,最終被「瀑布」所規定,它代表了那種我們為之耗盡心力的目標,但同時可能最終只是被假設出來的事物。在故事裡,這個目標被具體化而成為「伊瓜蘇大瀑布」,那是愛情的終點、同時成為另一段生命的起點,但黎耀輝真的抵達「瀑布」了嗎?真正的答案可能是:他抵達了卻也未曾抵達。當他淚流滿面看著瀑布時,他的抵達既真又假、既是完成又是缺憾。或許更好的說法是,這個「瀑布」是個被假設出來的目標,它在故事最後成為某個具體化的地點——伊瓜蘇大瀑布;然而它其實不曾被看見、更別說是抵達了,但這並不是說那是虛假的東西,不是的。


10、電影曾經出現過兩次瀑布,嚴格說來,它們的層次並不相同,第一次出現「瀑布」,配合〈鴿子歌〉,以電影時間來說,這個鏡頭歷經了一分三十秒,然而它更是無有時間的,它也並不存在於某個特定的地點;直到第二次出現瀑布,黎耀輝看見了它、也抵達了它。我們可以說,第一個鏡頭的「瀑布」被具體化而成為第二個鏡頭的伊瓜蘇大瀑布了——它從一個「隱喻」,實現成為了一個「範例」。如果這個「瀑布」的意象最終規定了「藍色」的意義,則何寶榮對於黎耀輝來說,便不可能是真正重要的,他的重要性是偶然的,當我們離開了某種語境——對於黎耀輝來說,那是愛情的語境;也便會隨之消散於無形了。


11、與藍色相對的是紅色,它瀰漫整部電影,並且具有真正的主題意義。在《春光乍洩》裡,紅色比藍色重要,它是讓黎耀輝深陷其中的狀態、一連串掙扎的過程。它遍布於一個又一個場景,它是這個世界本身。因此這部電影最好的一個鏡頭,是對屠宰場的血的特寫,那血是污穢的、骯髒的、腥臭的,或者更直接地說就是暴力的。那鮮紅色的血充滿了暴力,它生機勃勃也憊懶不堪,它這一秒是衝動下一秒就成了虛無。如果藍色涉及了何寶榮(即使只是在一種偶然的意義上),那麼紅色代表的就是黎耀輝,在這個故事裡它成為了黎耀輝與何寶榮兩人暴力的愛情關係,而在更寬廣的意義上,它則成為了我們所有人——那充滿暴力的現實人生。


12、另一組色彩的對比是黑白與彩色,我們將發現,所有黑白的片段都是黎耀輝的記憶,而彩色則更具有現實性。


13、此外,這部電影有一個節奏感,那是由一組「近—遠—近—遠」的鏡頭建立起來的。電影開始,當黎耀輝與何寶榮一起前往瀑布的時候,他們的二手車停在路邊拋錨了。此時我們聽見黎耀輝向路人求救的聲音,但我們看不見他的人,畫面上被一輛車子的左半部佔滿,從車窗裡頭隱約可見何寶榮蒙著棉被正呼呼大睡。下一個鏡頭,我們看見黎耀輝走了回來,鏡頭換成了車子的右半部。這兩個鏡頭的車身都佔去了大半個畫面。下一個鏡頭,黎耀輝回到車上,與何寶榮爭吵,他們調換了座位。再下一個鏡頭,突然拉遠,黎耀輝與何寶榮站在路邊,繼續爭吵。我們幾乎看不見他們,天寬地闊,畫面中幾乎一無所有。此後這種「近—遠」的鏡頭關係會形成一種模式,不斷出現在黎耀輝與何寶榮之間,甚至在影片後半段,當小張成為了何寶榮的平行對照之後,繼續出現在他和黎耀輝之間。


14、這組鏡頭關係形成了一種節奏感,非常迷人。隨著鏡頭的逼近跳遠,我們不斷進入情感中心、又遠離成為旁觀者。當鏡頭遠遠地拍攝著黎耀輝或者何寶榮時,似乎是冰冷的,我們只看見一個場景,裡頭有一個人,他發生了什麼或感受到什麼,都是封閉的,我們被隔離在一段距離之外,靜靜的觀看。然而當鏡頭突然逼近,我們便突然被捲進了事件裡頭,不再可以冷靜地思考,而更多地是用情感在回應著當下的情境。


15、與這種鏡頭的節奏感相關的,則是一組斜角的縱深構圖。我們不斷看到黎耀輝與何寶榮被安排在畫面的對角線位置,形成一前一後、一大一小、一清楚一模糊的相對關係,同樣的,這種構圖也出現在小張與黎耀輝之間。最美的一次是黎耀輝偶遇何寶榮,當他坐上車子離去時,黎耀輝追了出來。我們從後車窗看見了黎耀輝的身影,然後鏡頭往後拉,黎耀輝逐漸縮小、模糊,此時我們才看見了出現在鏡頭之前的何寶榮,他坐在車子上,身形巨大,正點了一根煙,輕輕回頭,瞥了已經淡出焦點的黎耀輝一眼。隨著鏡頭的逼近跳遠,人物在構圖上也總是呈現出一前一後的相對關係,這是《春光乍洩》在形式上的一個主題、一種節奏感。


16、電影最後結束在〈Happy Together〉歡樂昂揚的曲調當中,正好回應了英文片名本身。因此我們可以知道,《春光乍洩》雖然充滿了暴力、糾纏、掙扎、無助與迷失,但最後仍是有所出口的。黎耀輝說「我終於知道了小張為什麼可以,那是因為他有一個家可以回去」,這句話說的是愛情、也是生活,我們需要一個可以回去的「家」,小張到了世界的盡頭突然很想回家,黎耀輝經歷情感的種種磨難之後終於回家,藉由地點的改變(回到原點)也暗示著自我的整合。他們都想通了,知道了自己是誰,宛如布宜諾斯艾利斯市中心的那座方尖碑,即使周遭車流不斷、日夜變化,卻始終隱隱散發微光。


17、《春光乍洩》想說的絕對不只是黎耀輝與何寶榮的愛情關係而已,它的主題是一個人如何找回在愛情裡迷失的自我,進而重新建立崩毀的生活,它的英文片名是「Happy Together」,即使愛情裡頭充滿遺憾,生活仍然值得讓人嚮往。《花樣年華》裡的梁朝偉也將秘密留在了世界的某個角落,然而他並沒有真正忘記,他其實是讓自己成為了樹身,而永遠藏了一個洞在身體裡;黎耀輝不同,他的秘密是我們無法聽見的(但我們卻從頭到尾看見了《花樣年華》裡,梁朝偉的秘密),但無所謂,因為當小張把錄音機埋在世界盡頭的時候,它也就隨風而逝了。一樣的梁朝偉,對待秘密的態度卻完全不同,這是王家衛最特別的一部電影,此後再也沒有出現。




台長: 陳雋弘
人氣(26,887) | 回應(4)|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電影筆記 |
此分類下一篇:【彷彿若有光6】平行對照
此分類上一篇:【電影筆記】王家衛3:重慶森林

克里夫
寫的真好
2014-01-05 00:59:16
克里夫
你說的真感人,嗚嗚……
2014-01-05 23:33:03
訪客
但兩人始終是相愛的,何寶榮也是有付出的.
2014-05-27 20:27:10

當然也是
2014-05-28 07:46:3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