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9 20:58:15| 人氣4,503|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變蠅人 The Fly]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變蠅人》(The Fly)這部1986年出品的電影,由David Cronenberg導演,Jeff Goldblum主演,敘述一位科學家發明了一部粒子傳送機器,它可以將物體的分子分解成能量傳送並且重組。這是科幻迷耳熟能詳的科幻概念,在《Star Trek》中被視為家常便飯般的技術。事實上這部電影是重拍1958年的同名電影,劇情基本相同,但在高超的化妝技術與導演的驚悚手法操作之下,成了另一部科幻恐怖片經典。

科學家Seth,某日發明了一個偉大的分子傳送機器,本來只能傳送無機物,若傳送有機物,機器就會將可憐的實驗品由內而外翻轉過來(噁…),但在更改電腦程式後,終於成功傳送了生物。某次衝動下,Seth以自己當作人體實驗,但在傳送過程不小心跑進了一隻蒼蠅,電腦無法辨識有兩個傳送體,所以在重組的過程就將人與蒼蠅合一,因此Seth逐漸成為半人半蠅的怪物,除了形體的改變之外,永無止盡的黑暗之心,也逐漸籠罩著他。

這部電影給予觀眾的,主要就是令人咋舌的化妝特效。在1980年代,電腦動畫尚未在電影工業中氾濫,恐怖片或科幻片,只好運用各種土法煉鋼的辦法,來製造奇幻的畫面或場景。這在現代看來,自然會有一股虛假的樸拙,但在當時可是重要的團隊技術。以恐怖片來說,80年代的《突變第三型》(The Thing)、《養鬼吃人》(Hellraiser)、《美國狼人在倫敦》(An American Werewolf in London)、《半夜鬼上床》(A Nightmare in Elm Street),當然不能忘了《屍變》(The Evil Dead),以及數不清的殭屍電影與非主流恐怖電影,無不運用各種特效與化妝,創造出令人懷念的樸拙恐怖。這種又可登大雅之堂,這部《變蠅人》與《美國狼人在倫敦》,在當年可都得了小金人的最佳化妝獎呢。

由於本片的科幻恐怖定位,而不是什麼「蒼蠅人」或「蒼蠅俠」之類的故事,所以主角與蒼蠅融合,自然變成了一個天理不容的怪物。縱使他也有飛簷走壁、力大無窮的異能,但到了最後還是變成了一個把嘔吐物當成武器的怪物,並且一步步走向死亡。對比蜘蛛人,不曉得有沒有討厭蜘蛛和蒼蠅的比較人數之類的數據,但從實用論來看,蜘蛛似乎比較令人接受,而且牠也不似蒼蠅般的四處擾人,更何況蜘蛛是會捕捉害蟲的傢伙,只不過長得醜怪點。所以從漫畫誕生的超級英雄《蜘蛛人》,就被塑造城擺盪於大廈間,打擊罪犯的帥氣角色。而蒼蠅呢?似乎很少人會喜歡上這種昆蟲,畢竟從幼蟲開始即與腐敗、糞便、屍體為伍,長大後更成為傳播病菌的媒介,因此:

蜘蛛 → 益蟲 → 超級英雄
蒼蠅 → 壞蟲 → 恐怖妖怪

就看似理所當然了。要釐清的是,這是人類從自身利益為立場,為生物所做的優缺點畫分,從自然界來看,萬物應該沒有任何高低貴賤之別。有時候還隱隱的為變蠅人抱不平,為何不能像「假面騎士」(舊版的變蠅人電影,造型還真有點像假面騎士…)般地打擊罪犯呢?但是本片的恐怖片定位,一開始就決定了主角的悲劇角色,在電影背後的那雙「上帝之手」,操弄著戲中人物的命運,即使觀眾對主角抱持無限的同情,但還是無法阻止悲劇,甚至無法將視線移開。因此《變蠅人》電影無疑是一個悲劇,一個人類價值觀賦予,以及影片類型定位的悲劇。

《變蠅人》劇情簡單明快,給予人無限的視覺衝擊,就現代的眼光來看,當中的變身畫面還是相當令人不適。據說這部電影有續集,接續著上一集的發展,但在看了劇情簡介之後,卻怎麼也提不起興趣觀看,大概是我深深地陷入同情的漩渦之中,無法接受第二集的快樂結局吧。有時候悲慘的結尾是一部作品成為經典的關鍵,這一點《口白人生》裡已經告訴過我們,不顧劇中人物的幸福,而堅決悲劇的結尾,說到最後,人類還真是自私的生物啊!

台長: Jason.Y
人氣(4,503) | 回應(1)|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恐怖電影 |
此分類下一篇:[生死線 The Island]
此分類上一篇:[驚聲尖叫 4 Scream 4]

台長
很像卡夫卡的<<變形記>>
一樣也是變蒼蠅
2012-01-06 17:10:31
版主回應
確實是呢。手塚治蟲也有一些變形、變蟲的漫畫,似乎都受了卡夫卡的影響
2012-01-10 11:38:5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