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5-01-10 11:39:46| 人氣6,47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準新娘週記─婚前憂鬱症候群(舊作)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兩天前的早上,我一起床,右腿突然不能動。
準確的來說,不是不能動,是一動奇痛無比。
我前一天既沒有劇烈運動,也沒有跌跤,
想不出來為什麼忽然腿疼?
問了幾個朋友,大家建議我去按摩,
從善如流的去按摩,按摩師告訴我,
腿部肌肉或神經突然痙攣是普通現象,
不過,「How old are you? It often happens to the elder people.」他說。
我鐵青著臉,噤口不言,馬上預約了醫院的門診。

醫師做了檢查,沒有發現太奇怪的症狀,
折騰半天,診斷的結果是:
我可能處於一種「緊張」或「焦慮」的狀態,
夜裡睡不安穩,肌肉沒有放鬆,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所以肌肉抽筋而受傷 ─ 在我睡覺的時候。
醫生問我有什麼事情緊張嗎?
我說雖然目前在寫論文大綱,的確蠻緊張的,
不過,再怎麼緊張,也不可能比上學期要考qualify 緊張。
想來想去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我快要結婚這件事。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不安於室的人。
我像一頭豹子,有猛烈的爆發力,剛強的意志力,
可是,我沒有耐心,持久力不足。
喜歡變動,做同一件事不會超過兩年,
截至目前為止,唸書和教書大概是我做過最久的工作,
一成不變的生活簡直要我的命。
自從答應陳大牛的求婚之後,我一直有一種隱隱的不安,
說不上來是怎樣的不安,就是覺得和以前不一樣了,
現在可好,這個不安變成緊張和焦慮,發作在我的右腿上!

是的,我沒有安全感。
先不管對方是不是可以愛我天長地久了,
我自己有沒有能力一以貫之,我都沒有很大的信心。
婚姻這種事是很大的承諾啊,
萬一,萬一我的兩年一次的倦怠也在婚姻中發作該怎麼辦?
陳大牛現在想娶我,話當然說的好聽,
但是他秋天要去哈佛,
我們未來一年中真正住在的時間一起可能只有四個月,
其他的時間還是得各自打拼。
此人雖無不良前科,但看看他以前追過的女生,
環肥燕瘦,有中有台,range 也是挺大的,
面對兩地分隔他到底有多大定力?誰也說不上來。

另外,我的不安也有來自於陳大牛的不安。
某日,陳大牛嚴肅的打電話來問我:
「親愛的,如果我以後只是一個教授,或者一個研究員,妳會不會很失望?」
聽不懂。
他解釋:「我擔心妳會期望自己的丈夫有很大的名氣,
很高的成就,我擔心如果是這樣,我會讓妳失望。
我想依我的個性,恐怕不會是有名的大人物那一型。」
我氣極反笑地問他:「先生,你覺得你現在比我『有名』嗎?」
他想了一下:「沒有啊!妳比較有名吧!」
「是啊!我既然現在都不覺得我比你有名是怎樣了,
為什麼以後會覺得這件事是個issue呢?
我如果想嫁有名的人,我幹嘛要嫁給你、
然後再來期待你變有名咧,我直接去和達官貴人相親,
嫁入豪門不是比較快一點!」越說越氣,真是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他這個問題讓我感慨了許久。
陳大牛認識我七年了,是我認識少數懂得欣賞大志女子的台灣男人,
(我有許多要好的男性友人,但僅止於朋友,
我非常瞭解,對許多台灣男人而言,
我這人做做朋友很不錯,娶回去當老婆則不予考慮。
我當然承認我不是塊傳統太太的好料,因此也不意外這些想法)
他既沒有被我的女性主義嚇到,也不覺得女生恰北北的有什麼不對,
唱北一女校歌給他聽,聽到「齊家治國、一肩雙挑」的歌詞,
他還嘖嘖稱奇寫的棒寫的好。
這樣一個男人,在結婚前竟然還是給我問出這種的問題,
看來他對自己的信心仍是不足啊!

是的,我也承受很大的壓力。
教育部只給三年的公費,管你畢業了沒。
我的公費在今年暑假到期,未來的一年半,得自己另謀出路。
陳大牛晚我一年出國,現在每天都在擔心,他會晚我一年回國,
若再加上要去哈佛做研究,他可能會晚我兩年回國。
他的一家之主的觀念還是有的,
總覺得讓老婆先工作在岳父母面前說不過去。
我們兩個瘋子放著台灣的工作不做,
一把年紀了還跑來美國唸書,現在可嘗到苦果了。
無動產,無不動產,要多久畢業,不一定,
回國後找不找得到工作,不知道。
無恆產著無恆心,這些不確定的因素,
讓其實早該安定的我們還像大學生一樣,對未來顯得茫然。
結婚以後,這些問題只可能繼續浮現而不可能消失無蹤,
這該如何是好呢?
我那些已經結婚或者快要結婚的朋友們,
難道都不會有類似的困惑嗎?
為什麼他們看起來是那麼篤定安然,而我卻有這些隱隱的焦慮呢?

春光明媚,小木屋公寓的門口開了滿樹的櫻花。
我的日本室友說,櫻花雖美但花季極短,
「less than one week!」她強調。
我可不希望我的婚姻是櫻花式的。
看著櫻花,我心想:
也許,這是個培養我的耐心和持久力的機會,
經過婚姻的考驗,
我也許會從豹子進化到駱駝(雖然不確定這算不算進化);
也許,一切的憂慮都是必經的過程,
陳大牛就是我修成的正果而不僅是短暫的桃花;
也許,我純粹是吃飽了撐著,在春日裡亂發神經‧‧‧,
但無論如何,我的腿疼是真的。
落英繽紛,我還是快快去吃止痛藥吧!

後記:
這是一篇舊作,寫於2 0 0 3年夏天結婚前。意外發現陳大牛的電腦檔案中居然還留著,我就把它貼了上來。光陰似箭、歲月如梭,一下結婚快兩年了。第一年的婚姻叫「紙婚」,兩週年叫「羽毛婚」,說的實在絕妙。頭一年,脆薄如紙,在磨合的過程中,一不小心只怕就要碎裂;第二年好一些,但還是在輕薄如羽的狀態,不懂細心保存,風一吹就給飛了。將心比心,相互體諒和支持,是我覺得婚姻中最需要時時體醒自己的。尤其這一年,我經歷了健康危機的驚嚇,如果沒有家人朋友和陳大牛的支持,大概早已棄甲曳兵,打道回府了。在整個過程中,我也對婚姻有了新的體認。最近陳大牛推薦我看一本婚姻書籍:『他需她要』,是琉璃光出版的婚姻心理叢書,我覺得很不錯(雖然從來沒想過我也會看婚姻諮商書)。我很希望,我們能一直堅持和努力下去,到很久很久以後,去慶祝「鑽石婚」。

台長: 凌台大
人氣(6,47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