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9-07-24 16:16:53| 人氣12,299| 回應35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中心與邊陲?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想寫這篇文章已經很久了。

 

我很以我的工作為榮,

這是一個充滿夢想、理念、歡樂、團結的地方,

和我以前在台灣所受的大學與研究所教育中,

感受到的疏離、自私、冷漠和惡性競爭截然不同的一個學術環境。

我們的老師流動率很低、

彼此間發展出像家人一樣的感情。

我們的學生不只優秀,

在品格、道德與為人處事上,

都受到嚴格的訓練與要求。

我們有良好的師生比,

我敢保證每一個進來的學生都可以受到良好的照顧。

我非常尊敬我們的創辦人,

因為他的大視野與大氣度,

使我對教育改革的理念得以一一實現。

 

因此,當前一陣子,我們有老師離職去了台北的學校,

如此突如其來的離職又加上處理過程的技巧問題,

(反省起來,我和對方的處理技巧都有待改進)

使得大家不免充滿難堪與傷感的情緒。

同一時間,我們希望爭取的一位新老師,

以同樣的「留在台北」為理由,

選擇了台北的一間大學,

雖然彼此間有深厚的交情與默契,

但聽到此消息時,心中仍是十分遺憾。

每一個人的選擇都有很多理由,

我尊重別人的選擇,

但也有我想說的話。

 

我從五歲到二十五歲,

整整二十年住在台北國的大安區裡面

─友人甚至認為大安區也應獨立成為大安國─,

我當然很清楚台北的優勢。

自國民政府遷台以來,

傾其全力將資源財力挹注於台北國,

長期的重北、輕乎台灣的東、中、南與離島,

使台北國呈現異常畸形的發展。

過去就業、就學、就醫,無一不是往台北國跑,

每逢過年過節,週末收假時,

光看任何一條公路上,

塞滿台北國人的返國車輛,

就知道台北國吸納了多少的工作機會與移民人口。

然而,台北的房價、污染、人口壓力,

無時無刻不在摧殘台北國人的身心,

在都市光鮮華美的外衣縫細和內裡下,

藏污納垢爬滿虱子跳蚤,

違反自然生態的生活使某些台北國人產生嚴重的分裂症狀。

 

我最受不了某些台北國人:

「普天之下、莫非台北國土」、

「率土之濱、莫非台北國民」的理所當然。

由於中央政府機關、掌握公家資源較多的幾所學校在台北國,

這些地方若要開會,

從沒考慮過非台北國人的通車距離與時間。

奇怪的是,一旦叫台北國人移樽到其他地方開會,

他們才突然領悟到所謂的距離是怎麼回事,

推三阻四,

更差者是那種還沒出台北國境,

就開始抱怨東抱怨西的台北國人,

目光如豆卻自以為高尚,

好像其他地方的人事物全然的不入流。

 

如果說,成語中的「夜郎自大」是漢人中心的偏狹,

台灣目前某些以台北國為中心,

以其他地方為邊陲的想法,

真正是不符合時代、無法回收、該被徹底淘汰的舊物。

 

殊不知,台北國今日還有些好光景,

那是祖產留下來的餘蔭,

如果台北國人繼續揮霍,

很抱歉,祖產馬上就要吃完了!

何況在網路發達、知識快速傳遞、

各縣市急起直追、返鄉就業機會增加的情況下,

我個人居住在風城四年,

深深為新竹縣市的舒適、便利、年輕、活力所感動。

這裡的人口素質高、左鄰右舍都是能溝通也重家庭的年輕人,

這裡有許多大學與研究機構,更有好山好水和美麗的海岸線。

至於我的寶寶大多數時候住在南部,

那裡有綠色的田秧、飛舞的蝴蝶、遠方看得到山的稜線,

空氣新鮮,步調舒緩。

 

曾有人問我,會不會擔心把寶寶託給南部親人,

或之後接回風城,會耽誤小孩的教養?

是不是應該把小孩送到台北的學校比較好?

我啞然失笑,

凌台大五歲以前在泥地打滾,

在田裡抓泥鰍,

和同伴直接在泵浦下沖澡,

寒暑假坐著火車來回北部和南部,

現在想來都覺得是好快樂的童年。

再說,風城的教育一點都不比台北差,

這裡的國際化程度和密度很高,

只能說,問這話的人,

很少理解台北以外的地區發展吧!

 

簡單講,

我個人認為,

作為一個現代的知識生產者,

應該有:我在哪裡、哪裡就是中心的格局和氣魄。

我所在的地方不夠好,

我們就努力將他變好。

倘若只是一味和想像中的中心朝貢獻媚,

或許可以得到短期的好處,

卻永遠只能依附於權力,

最後喪失主體性以及別人對你的尊重。

 

我相信台北國憑藉過去的榮景,

以及不斷炒作的房地產,

或許還可風光一時,

我也相信因著官方機構所在地的優勢,

台北國仍有一些無可取代的機能。

然而,台灣是如此美麗多元的地方,

每個城鄉都在默默地成長茁壯,

越來越多年輕人選擇離開這個畸形發展而且還越變越大(縣市合一)的國家,

到其他地方扎根落戶。

就以法律人來說,

不只風城,在台中、台南、花東、離島,

都有讓我非常尊敬的法學先進和實務工作者選擇定居。

 

偵辦國務機要費的陳瑞仁檢察官,

報紙上說他第一志願是回新竹地檢署,

當一個基層檢察官。

我一點都不懷疑他的話,

你若看過他在新竹那桃花源一般的山林美地,

就能理解他確然希望在此地種豆南山下。

我也完全理解常常在報紙上寫文章的吳巡龍檢察官,

選擇回故鄉澎湖地檢署工作,且完全沒有打算搬回本島,

當他講起澎湖的美,

你可以看到他眼中飛揚的神采和驕傲。

文章的最後,

我要感謝兩個人,

我的同事王立達老師和林建中老師。

他們都是道地的台北國人,

但是有著包容寬大、多元創新的理念,

雖然因著家庭因素不得不通勤,

但他們仍選擇留在這裡和我們一起工作和革命。

在過去這段我極其辛苦的時間中,

如果沒有他們兩人的大力支持,

我恐怕是難以為繼的,

能在這裡擁有這樣的同事,

我深感榮幸。

 

是的,我在,即中心。

 

附註:陳大牛、小包子和凌台大在船帆石前留影,且是台長第一次不戴墨鏡之照


台長: 凌台大
人氣(12,299) | 回應(35)|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Yi-Chieh
我想 台北應該早就不是中心了。
在現代飛機商務這麼發達的時候,鄰近的北京、上海、香港等諸多城市都比台北更加有活力。這是一個來台灣短期訪問的泰國天才建築師教授朋友這個月的心得。「不過,你們這麼安靜的國家應該很適合讀書吧?」他這樣說。
「是啊!快來台灣教書吧!」我這樣回答他。
2009-07-24 16:52:28
小毯子媽媽
說得好,我也是在中部鄉下長大,現在還是很喜歡回鄉下,也很喜歡新竹,都住了12年了,如果要搬走,真捨不得。
小包長大囉!好可愛喔!
小包爸爸有點發福囉!應該是拜婚姻幸福,家庭美滿所賜喔!
2009-07-24 16:53:16
凌台大
Yi-Chieh,說得沒錯,如果要在那裡比中心邊陲,北京上海香港華府紐約巴黎,那個不是以中心自居?

毯子媽,非常捨不得你們離開風城,有空常回來,我們也會帶包包去看小毯子的。包子爸大概是因為仰角關係出現雙下巴,倒是包子媽目前勵行減肥大計,小有所成,瘦了一公斤了。
2009-07-24 17:07:01
陳大肥牛
凌台大未經允許將本人未帶墨鏡的肥照po上網,下次本人設立網站,也會放一張凌台大「拜婚姻幸福,家庭美滿所賜」的身材照,請大家拭目以待。

關於中心與邊埵之事,我比較看重的問題,是年輕學者對名與利的追逐。我們要作一些事,需要資金,要人脈,所以需要名利,但這是手段,不是目的。就好像我們開車,需要有汽油,但最終目的不是汽油,而是要達到目的地。在「天子」腳下的人,或許有較多的名利可以追逐,但更重要的是每個人的目的地,是否能帶來真正的快樂。希望大都會與小鄉村的人,都能到達帶來快樂的目的地。
2009-07-24 17:22:50
smile
讚!
2009-07-24 20:26:47
約克夏飼主
DEAR老師
我之前一直以為
文明的最低度標準就是出了巷口就要有一間7-11
哈哈
2009-07-26 03:01:34
閒人
不過我在看這篇文章前還沒聽過有人自稱我是&quot台北國人&quot就是了。
2009-07-27 01:22:04
OM
&quot作為一個現代的知識生產者,
應該有:我在哪裡、哪裡就是中心的格局和氣魄。
我所在的地方不夠好,
我們就努力將他變好。&quot

這段寫的真好
我們常被問跨國搬來搬去有沒有什麼適應問題
或問我們哪邊比較好
可說穿了真的就是不管住在哪裡
真的哪裡就是中心, 就是要好好享受那個地方
一個地方好或不好都可以讓人進步

&quot台北國&quot這個詞我是在T大校園某社團外面看過
還有候選人呢...
在美國也一樣很多出不了加州或紐約的人啊
2009-07-28 22:56:26
凌台大
謝謝大家的回應,我今日意外發現顏崑陽先生的「小飯桶與小飯囚」一書裡,竟有一篇文章也叫「中心與邊陲」,講的是他舉家從台北搬到花蓮的心情,因文章題目與我如此不約而同,我不過多了個問號,因此特別引出。

顏老師沒說台北國,可能寫作於2003年當時還沒有這個詞彙,他的文章中是以「大台北中心主義」來形容。有趣的是:他也觀察到依附中心不免淪為邊緣的現象,抑或身在邊緣無缺乏自信的悲哀。

文中顏老師引了東漢大經學家鄭玄與馬融的故事,我覺得同屬學術人口,看了亦復感觸。東漢的文化學術中心在長安,大儒馬融在長安講學,鄭玄追隨馬融多年,學成後,決定回到「邊陲」的山東高密講學,馬融看著年輕的學者離去,說:吾道東矣!
鄭玄回山東講學,門生千人,高密從而成為經學中心。

這段故事給人很大的啟發,因此特別摘出與讀者分享,顏老師的國學與文筆都值得推崇,同時也推薦此書給大家。
2009-07-28 23:15:32
南方野獸
好久沒來,沒想到,就看到陳大牛的肥照,你也進入中年了.....
搬到台南國拉,天天吃小吃還可以講「國語」。
2009-08-03 01:16:09
凌台大
台南因為過去是王府,御廚們「飛入尋常百姓家」,到民間擺起小吃,造就了台南小吃的盛景,實在令人羨慕。最近新開幕的遠東大飯店,之前回去掃墓時住過,離成功大學、火車站很近,而且設施一流,誠摯推薦!
2009-08-04 10:57:32
布魯斯
「台北國人」在「論件計酬」的壓力以及無數誘惑與雜務下,會做出許多沒品質沒水準沒氣質的東西。
能沈澱、思索,是多麼棒的境界!
2009-08-07 16:28:17
也謝謝你們,我跟立達談過幾次,很確定他喜歡新竹,而且覺得對那裡的學生有責任,不管南、中、北、東、西都需要有好老師給予學生啟發與指導,我尊重立達的選擇,放心!雖然因為工作型態,我目前只能選擇台北,但我也不會因此強迫他選擇台北。
2009-08-10 23:19:08
布魯斯
啊,剛剛想起妳說的「離職去了台北的學校」的老師,好像敝校正是始作俑者。今年同時也因「挖」了另一位國立大學的教師,惹得那個學校系主任火冒三丈...
更換跑道確是個人生涯規劃問題,但各校官僚程序之繁瑣,也造成「轉換跑道」更多的困擾。尤其這次敝系決定灰常晚,的確惹出更多麻煩。

立達喜歡交大,妙也樂見其成,真是好。這樣的選擇跟組合,會讓工作成為一種快樂的事。
2009-08-11 17:03:55
布魯斯
我其實擔心的是許多「自以為核心」或「頂尖」的法律教師跟學生,成天沈迷於菁英思維,而不能也不願帶入多元的思考,更不屑從事實際的正義行動。用「頂尖」來排斥扎根、社會的法律訓練,才真正令人反胃。

還有,在全台差序來說,交大科法絕對是「接近核心」的位置(本想用「半邊陲」,可是思索一下貴所之聲望與地位,實在不宜用這個詞)。有太多太多遠比貴所更「邊陲」,更不受重視、資源更少、學生更可憐的公私立大學法律系所。但在現在莫名其妙的「排名風」之下,誰去檢討「排序標準」?誰敢發聲挑戰邊陲與核心?有哪所大學敢公然說「我們根本不要(你們所說的)頂尖(或卓越...)計畫」?

當大學系所不敢「自創標準」、「創設價值」而一味滿足既有的錯誤標準,那大學還剩什麼意義?
2009-08-11 17:15:38
凌台大
不好意思回覆晚了,這幾天都在醫院照顧家母,
轉眼間來到上有老下有小的三明治時代,
但換個角度想也是幸福的。

這次的轉校事件其實也引起我們所內的許多反省,
其實整體來說,傷害並不大,
反倒覺得是調整組織體質的好機會。
只不過在處理的過程中,
有一些人與人之間微妙而脆弱的東西,
沒有被好好珍惜。

在過程中,我很感謝立達和建中的支持,
他們展現了做為同事的最高情操與溫情,
我很感動,
也謝謝秋妙一路上給我們鼓勵,
要成就一些理想,
沒有配偶的支持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兩年看立達所指導的學生都有極佳的表現,
便知道他花在學生身上的精力必然很多。

職場上的來去我們都能明白,
但我們更希望台灣各地的生命力能多元勃發。

另,這幾日在醫院不知風災如此嚴重,
回家看新聞真令人心酸,
我和陳大牛決定捐出半個月的薪水給家扶,
也希望大家可以上屏東家扶和高雄家扶的網站,
多瞭解他們的需求,
盡力幫忙!感恩!
2009-08-13 20:50:00
Crist
相對所謂「台北國人」,曾經有一陣子,我因為身邊大多數的同儕與朋友,都不是台北人,因而屢次成為攻擊的目標,諸如:好康的只分配給台北、台北人浪費了最多資源之類的…

更印象深刻的是,曾經我向一個當時還不太熟的同學,基於搭訕與讚美的意思,說:「妳的口音聽起來真有親和力…」當場馬腳拍錯地方,被對方回嗆:「怎樣?覺得我口音是南部人就瞧不起我嗎?你們台北人都是這樣…」

我因此的確深深反省過,也許我該因為身為被別人定義的「台北人」,而對於這些非台北人的怨懟,扛起一些責任之類的。

我想,中心與邊陲的問題裡,我看到的是人們喜於區分敵我立場的本性;更進一步說,也就是對別人加以分類的習性。類別總因著議題改變,有時以性別區分,有時以性向;有時以行業區分,有時以社會地位;有時以種族區分,有時也就以居住於國之南,或是國之北,做為楚河漢界。

對於台長所言:「作為一個現代的知識生產者,應該有:我在哪裡、哪裡就是中心的格局和氣魄。」這句話讓我深深感動也共鳴了,這不只是一個知識生產者才能具有的胸襟,任何一個以君子自許,或是頂天立地的人,都該有這樣的自我期許才是。

何處為中心?何處為邊陲?倘若有誰依然為此而迷惘,笛卡兒想必會先問你:「前提是,你的座標軸…要訂在哪裡?」
2009-08-17 02:16:19
凌台大
謝謝網友的的回應,我因住在台北將近二十年,也是在這幾年定居風城,才有更深刻的感受。

這幾年我的幾位優秀的助理,或來自台南、或來自嘉義、高雄,他們也帶來各地不同發展的現況和反省,某程度來說,其實他們是我的老師,讓我重新思考所謂的全球化和在地化,並非僅是星巴克vs紫藤廬這麼簡單的二分。

其實這次救災,我覺得馬總統和劉閣揆就充分展現了都會菁英白領的傲慢,他們的言說,以及談論到要求村民撤村和遷離,宛如要村民去逛市場一樣容易的口氣,就是是非常好毫無同理心及在地心例子。本來打算寫一篇文章投書,但因近日家裡事多,今日中時論壇前立委郭正亮先生又已經寫得很好了,便覺沒有必要再重複。有興趣的網友,可以看今日中時論壇版郭委員的投書。

每一個人看中心與邊緣的問題角度不同,但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的道理,放到國際上亦然。台灣如果不希望被邊緣化,自己要找到做為中心的可能和利基,如果自我矮化,則永無立足之可能。
2009-08-17 19:18:09
Lois
加油喔~~
2009-08-18 17:19:47
台北國的法律邊緣人
大學大概不能不要排名吧
就像法律系學生大概也不能既不考國考,也不拼留學
兩件事都搞定了
大概到哪都可以想像是核心了吧
尤其從我們這種邊緣人的角度想像
十年前上過凌老師補習班的課
今年才第一次認真唸,認真考
真是混太凶了啊
2009-08-25 16:41:35
凌台大
考國考和拼留學與核心能力無必然關連,
我見過許多考上國考或留學成功的人,
全然無核心能力。

其實國考僅是一個法律人的過程,
並非終局目的,
最近我幾個學生考完,
我當然也聽說了考試的內容及某些不合理處。

我想我之所以願意投身法學教育,
就是希望我的學生有能力不被國家考試限制住,
一樣可以在社會上找到利基。

科法所的老師並不以「命國家考題」,
作為人生的職志,
說真的,
若真有人以此作為法律學者的人生職志,
實為台灣法學教育之悲哀。

我們要做的事情是向前的,
未來的,
可以在全球化下面,
找到我們學生一席之地,
使台灣法學被看見的。

真的是:知難,行難,
但今天不做明天一定後悔的。
2009-08-25 21:26:48
123
交大是好學校。不過除非某個人的選擇是去版主認為的不如交大的學校系所,否則「選擇台北」可能只是禮貌的說法吧。
2009-08-28 15:17:30
凌台大
別人心裡真正的想法我們的確難以得知,
但對我來說,
台北確然有其歷史成因造成的優勢,
而這也是我們必須克服的困難。

至於其他法律系所是否「不如交大」?
我必須這麼說:
交大科法所是很有特色的研究所,
適合的學生是對自己未來有想法,
肯接受挑戰,
肯被嚴格要求,
並且清楚認知到國際化需要的。
至於交大科法所的老師,
則是對教育有熱誠,
肯對學生付出,
不藏私、
不結黨立山頭、
注重學術倫理、
有團隊精神、
並且對自我有高度要求的。

如果不是這樣的學生或老師,
其實不在交大也是無妨的。
2009-08-28 19:55:38
布魯斯
對自己所在的位置有自信,對自己服務的學校與學生有熱情,這是最重要的。學校的好壞排名很難(而且也不該)用同一把尺去量...對學生也是。版主與其他在交大的朋友加油!
2009-08-30 08:13:37
凌台大
謝謝學長的勉勵,
我們一定加油。
2009-08-31 21:13:17
reneejen
Dear 老師,教師節快樂! :)
2009-09-28 20:39:35
我家上級指示:
文明的最低度標準是摩斯漢堡。
2009-10-18 12:45:11
心裡不歧視才有鬼
人脈即錢脈,同樣是人脈,台北的人脈就是優很多,台大的人脈更優,怎能不挑?除非是智障
不然也不會一堆高中生只選台大不選系了
台灣的法學界只講關係不講實力,錯誤的理論可以在國考考個幾十年,跟對老師少奮鬥十年,出門比官員還大,還有一堆趨炎附勢的徒子徒孫出來當打手
這種法學界還是趕快毀滅算了,對大家都好
2009-11-20 23:21:58
凌台大
樓上網友講的雖然有所偏激,但也反映某程度的事實。不過即便法學界有偏差,面對偏差或惡劣的環境,與其咒罵或期待環境自動毀滅,不如起而行,透過自身的努力去改變環境。

這幾年來有許多有理想而且有行動力的年輕老師加入法學改革的陣營,雖然一時還無法造成很大的改變,但是大家分佈在不同學校,默默在進行無聲的革命,是我深刻感受到的。舊的法學山頭、派別、學閥等觀念,我有信心會慢慢被時代淘汰。

台灣畢竟才民主化法治化20年,法學在法治不正常的國家,只不過是威權的打手,沒有什麼尊嚴可言。但台灣在進步中,法治在進步中,樓上網友若對台灣的法治和法學環境不滿意,不如一起加入我們改革的陣營,和我們一起奮鬥吧!
2009-11-21 10:23:42
gk
台灣的考試真的讓人不爽
對岸的主觀題也還有參考答案
NY Bar essay至少還挑兩篇考生的回答給人參考參考(雖然加了一堆免責的屁話,也蠻讓人倒彈)
一試改兩試只是讓改卷的老師賺錢輕鬆點
但卻操死考生
錄取率低還可慢慢談
但不公布參考答案
讓考生一年一年耗盡青春
想改善成績也不知從何改善起
只能排隊等運氣
台大老師出題台大生成績就好看
東吳老師出題就東吳貼紅榜
講穿了還是綁標的路數
公布答案,不管是標準還是參考
是目前考試改革的唯一關鍵
請法學教授們多幫忙芸芸眾考生
公布一下答案嘛
不要怕被修理
連大陸都還能對答案異議
台灣民主法治是在玩假的嗎
被修理才會進步啊
2009-11-24 12:50:31
精神自慰
如果金門大學請你去
你要不要去呢
鬼扯些啥
你很優秀沒錯
但優秀就代表一切嗎
精神自慰者
2009-11-24 22:24:14
凌台大
金門大學?是美國舊金山的金門大學嗎?
抑或假設台灣金門有一所大學?
不論何者,當然都有可能。
重點不在學校的位置,
重點在辦教育者的心態。
優秀當然不代表一切,
知識份子保持自己的能力是基本的要件,
否則社會要知識份子來幹嘛/

但優秀之外決定一個人價值的,
是知識份子的品格、理念、倫理,
以及以知識對社會的貢獻。
2009-11-25 10:42:53
gk
連江縣的金門好像正籌備升大學
不過這種人身攻擊倒是不需處理
但是
"樓上網友若對台灣的法治和法學環境不滿意,不如一起加入我們改革的陣營,和我們一起奮鬥吧! "
這種詞彙也是空泛了些
改革的事情,不是一種陣營的加入與否
總要有些實際的籌劃.具體的做法
2009-11-25 12:54:17
凌台大
以國考來說,如果你不滿意一個考試的方試,我們可以來想想有哪些作法?第一、你要對現行制度的缺失有深刻的瞭解,第二、你要有能力提出解決問題方案的能力。第三、你有落實方案的意願和行動。

至少這三點,我在科法所的同事們以及學生們都很努力在做。因此我才會說,與其坐而抱怨,不如起而行動。既然抱怨國考,就應該拿出行動來,或幫助學生通過考試,或替無法勝任此考試的學生尋找出路,這些就是科法所的辦學宗旨,我認為一點也不空泛。
2009-11-25 15:44:21
gk
一年能有幾個學生進科法所
幫科法所學生找出路
這至多只是科法所的招生策略
不是一種改革運動
不是一種打破目前考試弊端
幫助整個受害階層的運動
我倒是有個想法
大張旗鼓地
用政府資訊公開法第十條去要考選部給個交待
當然要大張旗鼓
找一兩個小落榜生單打獨鬥是沒搞頭的
考選部當然會用十八條一項五款擋回來
行政訴訟上要有人支援

學界也要有人不怕得罪人
不怕給教授階層找碴
敢做嗎?
出題的哪個不怕被修理

這種事考上的不想鳥
沒考上的沒空鳥
其他什麼複雜的度缺失也不用大作文章啦
公開標準或參考答案或評分點就好了
2009-11-26 11:37:2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