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6-06-27 07:48:10| 人氣1,184| 回應1 | 上一篇

这几天的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2006.6.23

高温盈虚,空调间里缩着,几乎忘记自己也是刍狗。那是前天,四川路近虹口公园,右手侧吴越人家面馆口,有个和善的老太太卖白兰花。夜了还不走,我们见她苦热,把下剩的都买来。小美女雀跃,不停地闻装花的袋袋,我说,我们每天不知道要做多少错事,行一善是抵不过的,百善也不够,只谋个心安。挨上枕头就忘却,其实更好。


昨晚原本还想去买,骤雨,钉头马牙一般凿在地上,想必他老人家早早回去了,暑热也略轻,就算了。

这样天气,年轻的即使穷些也不要紧,我昨天买菜看见个外乡壮汉,绿地里张一席,躺在浓荫下痴睡,真入得画。苦的是贫弱的老者,新闸路万航渡路口,有个老头端坐在旧轮椅上,四面往来的车都避让,他也不去哪里,只是用脚点地由着轮椅打旋,面色沉沉入骨铁硬。

我读市西时校园里有个做杂役的傻子,除了走路一冲一冲,别的没什么异样,人很好,笑得没有心事。昨天在愚园路又看见,抱着影碟机壳子。后面跟个凶女人一路喝骂着他快走,愚园路在做门面,往墙上涂新鲜的大便颜色,民工哪里管人走路,扔得满地的长竹竿,好人都要绊脚,傻子走的急,又冲,接连磕了好几下,女人高声急骂,我见他脚上,血口子红了。

几天都有点泛酸,可就是想吃半斤牛肉喝五斤啤酒,每天每天都想,大约因为吃不到。



2006.6.26
咖啡馆party,拙见这东西极其无聊,不过人家是要做生意,个么开开好来,有钱就好(貌似钱也挣得不多。。。。),馆子里自己炸洋山芋片,切得斜薄,浸在冒泡泡的油里做大卡氽江浮尸。临要端出去,小美女说等歇,命令厨子往高头多撒椒盐粉,吃得口干了这帮洋冷自然而然会多点饮料。

听到这里我感慨,英雄出少年啊。
四大银行联爪,现在用银联卡,在不是办卡银行的ATM机上查询,要收钱。以前我记得是取款才收费,现在光是看看,也要收钱。也就是说,插进插出,不单单搞出东西来了,要问你拿钱;就是啥也没弄出来,你也得掏口袋。啥人让你随随便便插进去了呢?这是做什么行当的,很清楚。



2006.6.27
今朝要写的长,没萨事情么,快放假了。上趟小美女替我家买了一只嫩母鸡,惰汤,蜡黄清亮,抓一把菇进去,等几个钟头,看看是整只头鸡,拿出来的时候要是不小心,就碎的不成形状。烧之前我洗剥它,在羞处扯下几团鸡油,小美女叫我扔掉,脏脏的没用。我说这怎么会没用,画家手中无弃笔,拿来慢慢烤出油,盛进小碟子里,烧纯正鸡油烟,你们谁用过,鸡油烟,加明胶一研,清润可喜。
阿迪达斯系列,有暴贵的y3,我一直搞不明白凭什么它卖得比顶尖名牌还贵,费拉嘎莫的汗衫也只要千把块钱,他一条短裙居然要两千五,一小片白布啊同志们,昨天网上查y3的设计师,我抖花,山本耀司的干活,原来如彼。小美女不买账,说嘎戆的衣裳,啥人设计不出来。7。我说反正我弄明白了,Y就是yamamoto(是这么拼写的么?日本人的名字我不想多非心思验证,他们本来也就是瞎起的),3么,3叶草啊,阿迪达斯不想当蹦蹦跳跳的小妾了,呵呵。
昨天在出租车上,传授眼睛看到的色彩关系。我说一幅画只能够有一个最饱和的色彩,好比你只有一个G点,其他只好叫性感带。你看和平饭店门口那个棚,玫瑰红法,单独画就可以画得很凶很生猛,颜料管里直接挤出来都可以,但是有个乡窝冷走过来了,他身上那件恶心的红衬衫一下子就让红棚子变得极弱,明白了?
怪了,家里的空调一吹就感冒,还心疼,学校的已经十五度了,反应也没有,鼻塞居然好了。社会主义,是优越啊。
很想写篇长的,给小美女唱唱赞歌,今天来得早了,写之。
金龟子和粪团子~~~
——写写小美女和写给小美女
离过婚的中年男人,神奇发?我怎么变成名字这么难听的生物了。小美女,几乎是突然接管了我的生活,然后我的层次一下子被拔高,有天我猛然悟到,哦,原来男人都是大便,一摊一摊的,要女人也就是金龟子循着气味过来,把各自的大便敲打揉搓成团,顺着她们自己认可的方向没头没脑地推去,粪团子要是没有金龟子,不要说没有方向,连团子都不是,只有瘫在地上干掉的份儿,最后风化之。
小美女,做过我几天学生,后来转学走了。我教十来年书,册那桃李满天下,静安区这几年连黑社会里也都是我的学生,走在茂名路上突然一排三个收麻辣烫和火锅店保护费的老远对我一鞠躬:“美术老师好!”这孩子呢,她做过我的课代表,自己从来不交美术作业,都是替别人拼命画,后来期终我给了她一个良,看在她是课代表的份上,不料这件事情,现在还在牵我的头皮。她说为什么不给优,我说那时候要是给你优,就有违师德了,漂亮女生不交作业也得优,这个这个,8是我的教育风格。
转走以后,她时断时续给我一封mail,我有空就简短回一下,哦你有感情困扰了(谁没有呢?那时我的金龟子已经不高兴推我了弄得我这个粪团很没有方向);哦有人对你表白了;哦你对别人表白了;哦别人不理会你的表白了;哦他又理会了;哦现在轮到你不理会他了;哦你喜欢这个帅哥了;哦你又喜欢那个帅哥了。。。。。。同时一本正经的教她:男孩子喜欢开放的女孩子,但是你不要表面上很开放,谁吻你都要说是初吻,装得没有经验一点,这个又验不出来的侬说是法。
后来,就轮到她来推我了,去了别的地方,看见了异样的风景。严格意义上说,交一个女人,就是见识一个世界,不过,以我的粪团思路来看,大多数金龟子,无非是背上抹点假铜粉而已,她们的眼界,能去的地方,也大同小异;小美女则是浑身真金铸就,那没办法,人家投得胎好,就是大家才有的魄力和品味,我认这个,不见识不知道的。
慢慢的,两个人粘紧了,也尝试要撕扯开还彼此一个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但觉得貌似那是很疼的一件事,我们为什么变成彼此的粪团子和金龟子,原因就是我们都怕疼。
我的金龟子,画得很好,趣味高雅,厌恶应酬,千金散尽,性子烈爱憎分明,谁有点错处吃她拿住了,轻易不得开销;同时,很乖巧,对我妈真体贴,穿着别人的都看不懂的好衣服陪我逛菜场,剥百合烧汤给全家吃,隔几天就连买带烧端出一桌子菜,对乞丐、流浪狗和孩子,好得令人诧异。

金光闪闪的你,要推我到何地去?

台長: 和尚
人氣(1,184)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阿北
這情書極好
2006-07-14 14:43:0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