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6-06-17 06:57:02| 人氣64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6.6.17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般请客吃饭,叫招饮,白香山问:能饮一杯无?肯定不止一杯。张爷的腔调好在哪里?他先请吃饭,胃里厢垫好底,再招饮。我其实不喝白兰地,生怕上头,不过他这个酒太好,稀里哗啦的也跟着喝,连小朱都喝,各么我们当然要喝,喝来喝去,醉没有,身体沉重发软,回家说了两句电话,睡死,醒来天都亮了,窗台上两只白头,平素多置些米粒在花盆边,今天它们来唱歌。

栀子花开得浓厚,昨天我们在华山绿地里走,张爷已经喝了斤把黄酒(刚刚开始呢哼哼),扶着自己的女人唱能剧,我们笑听,后来彼此的酒都够了,打电话给步叔,电话里放声高歌,弄得他老人家在电话里急叫。

后来一个人静了,仰在床上,觉得天花板上的枝形灯,远远近近,乘隙发步叔条消息,阿哥,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冷舟自横。他懂经,说都横下来啦。这几天一大乐事就是他发的消息,真的好玩,说翻到一张民国旧报纸,标题是罢工罢学罢操,问我最后一罢萨意思?难道是四马路义形于色?

台長: 和尚
人氣(64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