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13 09:36:12 | 人氣(642)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開政治房間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該不該再與扁負心漢開政治房間呢?兩大報看法不同!

這個嘛!我以為該開,不過要公開地開。

少在玩弄「開」的雙關語,政治密室之事如同閨事,豈能公開?

怎不能了?人家早就開天體營了!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souj/3/1294363965/20070904065212

扁吳該會>中時小社論2008.01.27 

 扁吳該不該會?一個是國家元首,一個是最大黨主席,總統與政黨領袖的溝通機制,理應順暢。很遺憾,台灣的政治氣候怪異,政黨成見太深,總統始終未能忘情於黨務,經常性地忘記自己「一國元首」的職權角色,讓類似溝通,往往難得好下場。
 二千年大選之後,為了朝野和諧、政局安定,親民黨主席宋楚瑜點頭與扁會面,卻被罵到臭頭;這,其實並不公平;誰知接著國民黨主席連戰會扁,鬧出核四停建,從此見扁真成了錯事。
 二千零四年,大選風潮才過,隔年初扁、宋又會,扁還送幅字「真誠」,這對國家政局理應是好事一樁,偏偏為了選舉,扁宋會不到數月,扁就爆出「宋陳密會」,這個陳可不是陳水扁,而是對岸的陳雲林。為此宋與扁打官司,「真誠」二字從此更成了政壇笑話。
 二千零八年,為了立委選舉,陳水扁瘋狂站台,在野黨被他罵翻了一整年;然後民進黨狠狠大敗一場,他又要見在野黨主席了。坦白講,照過去的經驗和邏輯,「自認不是笨蛋」的國民黨主席吳伯雄,應該理都不理扁;畢竟選舉還沒結束,下半場真正的「總統大選」才要上場。
 光就選舉來看,吳會扁,對國民黨絕對加不了分;但為了台灣,為了大局,不能只想到對政黨的得失利弊,扁吳該會,而且不必排斥經常會。但是,切記別再搞祕密了

國民黨動作越少越好 【聯合晚報╱社論】08.01.25

明眼人都能看出,謝長廷與民進黨在玩「內閣總辭牌」與「CEO閣揆」牌,一則確立謝長廷主導綠營總統大選的步調,二則伺機而動操作藍營為被動角色。明眼人若看得出來,為何藍營主事者還要跟著玩呢?
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在立法院長王金平陪同下,跟陳水扁總統「密會」,儘管談的是組閣、中選會法制化等爭議問題的解決之道,但,時機敏感,而這些議題要談又都是大可擺在檯面上公開談的,為何要「搞神秘」玩「密室政治」呢?即使基於禮貌或穩定政治局勢的考量,而有這次密會,那事後被媒體知悉了,也該大大方方把詳情告知媒體,以釋眾疑,讓藍營支持者知道怎麼回事。不這麼做,難怪引起媒體多方揣測,大做文章,亦令藍營支持者困惑甚至憤怒抗議了!
沒錯,藍營主導國會,有絕對優勢,但任命閣揆是總統的權力,且不需國會同意,過去朝小野大陳水扁也沒事前爭取過國民黨意見,如今形勢未變,任期僅剩四個月不到的陳水扁卻「突然重視」國民黨主席的意見,說真的,這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國民黨幹嘛「去接球」呢?
身為國會最大黨,國民黨若不想讓民眾以為它以老大自居,成為政局不穩的亂由,那大可公開宣示,尊重並支持內閣總辭後,陳水扁的新閣揆任命權,反正這新閣僅僅是「看守內閣」,不是嗎?國民黨該做的,只是要提醒陳水扁,新總統選出後,他的組閣權,更必須被尊重。國民黨該做的動作,如此而已,何需去「密會陳水扁」,惹來一身腥呢?
謝長廷拋出「CEO閣揆」牌,在這過渡期間,根本是一張虛牌,不過藉此「挾持國民黨」而已。此話怎講?因為在「CEO閣揆」出爐之前,謝長廷必須先積極回應企業界最關心,而在台外商最期盼的兩岸三通、直航等鬆綁議題,如若不然,那這位出身企業界的「CEO閣揆」豈不是形同樣板,僅能做些枝枝節節的行政改革而已?這就像民進黨口口聲聲改變「重北輕南」之勢,但結果除了南部多些煙火節慶外,這幾年南部民眾的失業率、經濟景況,有更好一點嗎?謝長廷拋的既然是「虛招」,國民黨幹嘛跟著下場玩呢?

新聞眼》又見密室政治 藍風險難測 【聯合報╱記者 李明賢08.01.25

從目前浮出檯面的訊息,促成扁吳會的牽線人是王金平,真正關鍵卻是「談的內容」:扁吳雙方各有盤算,最後促成這場密會。問題是,距離大選不到二個月,這場扁吳密會勢必牽動大選選情,政治風險如何管控?
說穿了,從政治權力觀點與歷史脈絡來看,陳水扁屢次藉由組閣來操作藍營分化的老戲碼,過去包括四次扁宋會,更是橘營走向泡沫化的關鍵。因而在立委敗選後,阿扁絕處逢生的伎倆,仍是透過操作藍營任何失分的可能性。
換言之,扁謝拋出CEO組閣說,絕非基於藍綠和解的角度出發,只是逐步引誘藍軍上鉤,套句謝所說「總統險勝就好」,以藍營高層的政治智慧,應能輕易識破綠營的詭計。
因此,吳王同意這場藍綠密會,等於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其中必有耐人尋味的特殊考量,更明白來說,如何促成中選會法制化,才是吳伯雄同意扁吳會的關鍵。
就藍營立場,儘管立委選戰獲壓倒性勝利,但綠營挾著執政優勢掌控中選會,等於掐住藍營咽喉。曾有藍營高層反問,倘若馬蕭贏得勝選,綠營藉由中選會搞鬼,甚至暫緩當選公告,藍營也是莫可奈何。
再者,目前入聯與返聯公投成為藍綠燙手山芋,尤其藍綠雙方各自承受國際壓力,甚至壓力到了引爆的臨界點,如何拆解公投引信,成為藍綠當前重要課題,但拆解公投的第一步仍在於中選會法制化。
問題是,儘管陳水扁戲碼雖老,宋楚瑜過去栽跟斗,甚至賠了信譽,這是任何與扁協商的風險,畢竟這無異於與虎謀皮。
更關鍵的是,此時距離大選不到二個月,時間未免過於敏感,尤其扁吳會難脫密室政治的疑慮,內容更是說不清楚,國民黨勢必會遭支持者責難,就從昨晚黨中央抗議電話不斷即可證明。
所以,不論國民黨接受扁吳會多有正當性,整體密會本質卻是「不對的時間做對的事」,藍營恐得承受在大選失分的高度風險。

不笨,就怕太精【聯合報╱黑白集】 08.01.27

很多人擔心吳伯雄晤陳水扁會遭到「算計」,其實是多慮;就像吳伯雄和王金平說的,他們又不是「笨蛋」。問題就在這裡,怕的不是他們「太笨」,而是怕他們「太精」,自以為可以隻手主導大局,那才讓人擔心。
「扁吳會」算不算「密會」,倒還在其次,但雙方和中間人都說不清的是:到底這次會面的目的何在?迫在眉睫的是內閣改組,但國民黨既然無意在這個議題上蹚渾水,那還有什麼好說的?總不會就因為吳伯雄想當面損陳水扁幾句吧!
若是為公投與大選脫鉤的問題,著急的是民進黨,麻煩的也是他們內部,該主動尋求解套的更是扁政府。如此,國民黨大可以逸待勞,何勞吳伯雄費心去提什麼對策,還幫阿扁的防禦性公投議題搭台?至於中選會的中立問題,吳伯雄若深感憂心,大可以勝選在野黨主席身分對媒體發表意見,豈非比當面勸戒「元凶」阿扁有效得多?
整件事最奇怪的地方,莫過於雙邊情勢的不對稱:雖然藍綠總統候選人都未與會,但謝長廷知情,而馬英九事後才被告知,這豈不蹊蹺?大選揭曉前,政府應保持「看守」狀態,這是基本常識,也是基本倫理。吳王連袂會扁,最該談的,是要求扁政府落實看守,不可輕舉妄動;而非為自己造勢,或企圖達成什麼政治協議。不論馬、謝誰當選,都應該留給他們完全布局的空間,這個界線必須尊重。
吳伯雄那天還說「見見面也不錯」,等事情鬧大,吳、王兩人反倒慶幸雙方啥事都沒談成。那麼,忙這一場又所為何來?

台長: 阿楨
人氣(642)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 個人分類: 時評政客 |
此分類下一篇:謝扁切割?
此分類上一篇:轉移議題

內幕
吳伯雄:見扁 不吃人家就很客氣【聯合報╱記者范凌嘉、08.01.26

國民黨主席吳伯雄昨天從高雄到台北,三度澄清與陳總統見面過程,他說,與陳總統會面,人家說他會被吃掉,他沒被吃掉的感覺,「我是厚道而不是笨蛋!我們不要吃掉人家就很客氣了。」
吳伯雄昨天偕同馬英九到高雄市與南台灣新科立委座談,會前吳、馬互動良好,頻頻交頭接耳。吳伯雄並當著馬英九和立委面前,問也參加扁吳會的立委曾永權說:「前天早餐會算密會嗎?有這麼多人在場耶!」曾永權微笑以對。
吳伯雄謝謝各界關心,過去榮譽黨主席連戰、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見陳總統吃了虧,他感激提醒這點的人,他也知道「很冒險」,「我們不是笨蛋,不是沒有經驗」,要大家不要怕,國民黨不需要迴避,只要行得正、站得穩即可;「我只是把我們立場跟陳總統做表述,沒有簽訂、交換的問題。」
至於未來扁吳會若演變為各說各話的羅生門怎麼辦?「那就看大家相信誰說法比較有誠信了」。
吳伯雄說,是由立法院長王金平安排,與會者還有行政院長張俊雄、副院長邱義仁、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曾永權。吳伯雄說,這等於兩黨彼此交換立場,對目前國家安危、重大問題,他有責任關心。
吳伯雄對媒體以「密會」形容相當不滿,他強調,在正常民主國家,總統跟在野黨主席見面應該是很自然的事情。媒體追問吳是否會再與扁會面,他先說「看情況」,後來又說「目前還沒有做下次見面的打算」。
吳伯雄還原現場指出,陳總統先提到要重新組閣,但他回覆剩下幾個月是看守內閣,國民黨不會有任何意見;有關新揆人選或是杜正勝、謝志偉下不下台,「國民黨沒興趣參與,這是民進黨的事。」
吳伯雄提醒陳總統,中選會下周要開會決定是否公投綁大選,這段期間中選會不公平、不超然、不獨立,若陳總統有誠意,「第一個要人事改組的就是中選會」。
吳伯雄說,扁吳會中,阿扁主張辦理防禦性公投,希望國民黨認同支持,他反駁說:「即將卸任的總統提防禦性公投不適當。」
吳伯雄解釋,假如代表最新民意的立法院做成決議,那就是政策了,未來國民黨執政,會照這個政策來走;目前入聯、返聯公投不能撤,但他認為不能公投綁大選,兩者應脫鉤。

王金平談扁吳會 「動總比靜好」【聯合報╱記者尚毅夫、08.01.26

立法院長王金平昨天表示,不要把政黨溝通講成密室政治,難道雙方溝通、意見交流是壞事嗎?他指是誰穿針引線不重要,而是大家透過溝通尋找化解問題的方法才是最重要。扁吳會有無達成共識?王也以「一切都在過程中」,避而不談。
王金平與陳水扁總統昨天都出席第一屆全球新興民主論壇,媒體詢問扁吳密會及內閣改組問題,陳總統都微笑不語。王金平略顯不悅,希望外界「不要黑白吐槽!」他並為吳伯雄辯護,外界不該有「夜奔敵營」和「密室政治」的說法,如果談出成果還應要感謝他們。
對藍營內部有人擔心又要被扁騙了,王金平說,「我們是憨仔 (傻瓜)嗎?「以吳伯雄先生的政治經驗,會笨到被騙嗎?」他說,扁吳會是基於國家安全、社會安定與政局和諧著想,希望外界相信吳伯雄的智慧。
陳總統與吳伯雄會面,外傳是王金平穿針引線。王金平昨天指出,這場早餐會的氣氛若不好就沒有人會動手挾菜了,「能動就好,總比靜止好。」
王金平說,總統曾提及出訪前,有幕僚收到簡訊,指「國民黨有意與執政黨對話」,而吳主席也有意與執政黨就公投交換意見,所以等到總統回國後,大家就坐下來談談。對於究竟是誰傳的簡訊?王金平表示:「總統說有收到簡訊,但我不知道是誰傳的。」
王金平說,朝野推動兩項公投案,大家感受到來自國內、外的壓力,該如何處理,應坐下來交換意見,「不是誰居中安排,而是雙方都有需要。」。這場會面大多時間都在談公投與中選會組織法的問題,但具體的內容他不便透露。
扁吳會是否談及組閣問題?王金平說,組閣是民進黨、執政政府的事情,國民黨不可能有任何參與,也不能表示任何意見,只有尊重。「過去唐飛是國民黨黨員,民進黨要請唐飛擔任閣揆,連跟國民黨打聲招呼都沒有,現在已是看守內閣的時候,怎麼會要國民黨表示意見?」

扁吳會被騙?王金平:我們是憨仔嗎?【聯合晚報╱記者黃國樑08.01.25

立法院長王金平上午受訪時,對於扁吳密會外界視作密室政治,表達不滿並要外界不要動不動就說密室政治,如果最後做得好,可能還要給他們鼓掌;被問到難道不怕被騙嗎?王金平更激動地說,「我們是憨仔 (傻瓜)嗎?」,他跟吳都是在政治這麼多年,他們要騙就真的會被騙嗎?就算陳水扁要騙,他們也不會受騙!
王金平對於這場會面似是由他牽線,強調問題不在這裡,他說,問題是為了國家的安全、社會的安定及政局的和諧與國家的發展與進步,朝野有機會大家坐下來交換意見。
至於有所謂「夜奔敵營」的說法,王金平再次強調一切為了國家安全、社會安定與國家的發展繁榮,這最重要,哪來的什麼敵營不敵營。對於會談內容,王金平仍諱莫如深,強調一切都還在過程中,但他表示,沒有什麼「密室不密室」,一切都是為了國家的繁榮發展。
被問到會面似乎沒有共識,他說,這個他不能講,因為「一切還在過程中」;媒體詢問這是否意味扁吳還會再次會面,他表示,這個他不能多講,但他重申,吳伯雄是一個有經驗且睿智的黨領導者。
對組閣問題,王金平再度強調,組閣是執政的民進黨政府的事情,國民黨不可能參與,也不可能表示任何意見。他還表示,組閣是民進黨的權利,要由他們自己去做決定,昨天他在民黨就已講很清楚,當年民進黨請唐飛擔任閣揆進行組閣,唐飛是國民黨員,但民進黨連跟國民黨打聲招呼都沒有,怎麼可能現在已經是看守內閣了,還要國民黨表示意見呢?
對於國民黨支持者紛紛打電話到國民黨部抗議,王金平表示,少數人有個人的立場與意見,他只能尊重。至於是否對入聯與返聯公投,會整合成公投第三案,他含糊以對說,為了國家安全與社會安定,「難道不是嗎」。
【記者凌珮君/高雄報導】
陳水扁總統與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密會」,吳伯雄上午在高雄表示並非密會,他也沒有「嗆扁」,是立法院長王金平邀他及曾永權與扁會面,吳伯雄說他清楚表達國民黨立場,過去阿扁提名過6個行政院長,「哪一次問過國民黨意見?這一次也不必問」,只剩兩三個月的閣揆人選「不必問國民黨」。吳強調,看守內閣要遵循憲法體制而行,「國民黨沒興趣參與」。
對傳出「扁吳密會」,吳伯雄說,這場與扁會談,國民黨在場的有他、王金平及曾永權,是王金平邀約這場會面。吳伯雄說,會談前有人建議他不要去,「因為和阿扁見面的都沒有好下場」,但他認為國民黨有責任表達人民立場讓阿扁了解。
【記者凌珮君/高雄報導】
「扁吳密會」引起議論,馬英九上午表示「我事先不知情」,他說吳伯雄是與阿扁會談後才告知他此事,但他不擔心吳伯雄的談話內容,吳告訴扁的都是馬吳共識及國民黨政策。對於吳伯雄會不會對馬隱瞞部分談話內容,馬英九笑說:「絕對不會,也沒那個必要。」
馬英九上午在高雄受訪時表示,他是「扁吳會」後才知道這件事,吳伯雄昨天下午離開黨部後告知他扁吳會之事,吳伯雄對扁陳述的內容都是曾與他討論過或曾在中常會報告過的,他笑笑說「所以我今天看到報紙一點都不驚訝。」

新聞眼》扁吳不相讓 解套案破局 【聯合報╱ 林新輝、尚毅夫08.01.26

陳水扁總統與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前天在台北賓館會談,兩人先後拋出公投「第三案」的風向球,最終因兩人在「公投綁大選」的立場南轅北轍,互不退讓,第三案破局收場。
吳伯雄向陳水扁提出的「公投解套論」是,新國會代表最新的民意,在立法院通過重返聯合國的決議文具有多項優點,第一、過去立法院有慣例;第二、它具有法律效力,第三能幫公投綁大選解套,降低兩岸緊張關係及消弭美國對台的疑慮,至於重返聯合國的「名稱」問題,大家可商量討論,用比較中性字眼。
吳伯雄說,一旦朝野對立法院決議文案有共識,中央選舉委員會下周五開會時,中選會委員來得及作出「公投與大選脫鉤」的決議,如此一來,就可由立院決議文取代返聯及入聯公投案。
據了解,扁聽完吳的「第三案」主張後,當場也提「扁式」的第三案試探。
陳水扁「折衷案」論是,國民黨提出立法院決議文的構想很好,可將國民黨連署重返聯合國決議文案納進防禦性公投,而總統依公投法規定提出防禦性公投。如果中選會作出公投大選脫鉤的決議,還有防禦性公投,可向國際展現加入聯合國是二千三百萬人民共同心聲。吳伯雄認為,陳水扁的第三案是換湯不換藥,只是「重新包裝」公投綁大選,他沒點頭,明確表達國民黨不接受防禦性公投,結束這場公投過招。
親吳人士指出,吳伯雄與王金平兩人對防禦性公投的「要件」非常清楚,必須是「當國家遭受外力威脅,致國家主權有改變之虞」,沒陷入扁設下的框架。吳伯雄算是很尊重陳總統,沒有當場吐槽陳總統現在是「看守總統」。
立委選後,陳總統出訪返國當天與王金平會面時,就觸及到公投,盼大家能夠儘快談談;所以王才會轉告吳伯雄此事,敲定前天台北賓館早餐會,先前大家都約束聚會不對外洩漏,吳王都信守承諾,才會引起後來「密會」的批評。

冷眼集》向藍遞欖枝 扁壓謝勢頭【聯合報╱記者 何明國】 08.01.26

扁吳會談是為入聯與返聯公投解套?事實上在藍綠各有盤算的情況下,與其說是為了解套,不如說是各自想套住對方,借力使力,擴展各自政治影響力。
總統大選前不到兩個月,「看守總統」與新國會多數黨魁共商國是,無論老百姓相不相信,至少都看得出,大總統與大黨揆的重要性絲毫不亞於兩位總統參選人。
以目前氣勢,國民黨只要平順打完下半場球賽,政權就順利到手。入聯與返聯公投只要不節外生枝,對國民黨就是好事。但是返聯與黨產公投畢竟不同,國民黨很難大張旗鼓鼓吹拒領,背後來自華府及北京的壓力又有增不減,在大選活動正式起跑、公投成案時,就得明確表態,有個了斷。
事實上,國民黨比較好的策略應該是讓民進黨唱獨腳戲。反正國民黨已表明不反公投,並且已和執政黨協商要求公投與大選脫鉤,但執政黨聽不進去,那就責在對方,自可讓執政黨唱獨腳戲,國民黨專心大選。
對民進黨而言,炒熱公投議題可逼國民黨表態甚至犯錯,若能演成國家認同之戰,逼得馬英九面對國民黨提出的返聯公投議題時進退維谷,當然是最佳策略。因此,謝長廷已朝入聯和返聯兩項公投都支持的方向邁進,要套住馬,逼入自我矛盾的陷阱。
不論馬謝對於這頓七人早餐事先知情多少,這兩位大選主角,都沒因而得分。CEO閣揆既沒裂解藍營,反而是謝長廷在參訪行程途中匆匆要大家「別再提了」,民進黨敗選後的反省大動作卻草草收場,社會能因此有多少感動,不言自明。扁吳王這場「盍各言爾志」的早餐戲,居然封住了謝長廷的大計,其中政治籌算之深,頗值得玩味。
至於馬英九,不論是否知情,至少在黨有意無意切割下,完美保護,依舊是個「不沾鍋」,讓所有風險責任侷限在吳伯雄身上,看得見高人設計。
台北賓館藍綠七人吃早餐,與其說目的是談CEO閣揆,不如看作扁吳藉此假議題在打場政治撞球,沒人入袋,卻可撞出個新情勢來,讓幾被完全卸權的陳水扁有重新回魂的空間,也壓住了謝的勢頭。耐人尋味的是,在總統大選前五十幾天出現阿扁和國民黨「互遞欖枝」,也難怪外界對「看守總統」及「多數黨主席」的互動動機充滿想像。

分贓政治?夜奔敵營? 國民黨遭質疑急滅火 【聯合晚報╱陳志平08.01.25

扁吳會面由於事前事後都高度保密,並傳出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會前並未被告知,引發藍營選民質疑「密會」。國民黨今天緊急滅火,文傳會主委黃玉振強調此會是黨主席吳伯雄立委選後會見各黨,尋求政治安定的一環。
黃玉振指出,扁吳會面是否採取公開形式並不那麼重要,馬英九事前是否知情也不是重點,且既然吳伯雄未與陳總統談組閣問題,雙方會面就沒有「分贓」的疑慮,吳伯雄只是以最大黨領袖的身份,希望解決當前台灣政壇的亂源,外界「密室政治」、「夜奔敵營」的揣測都太權謀、太政治。
黃玉振說,吳伯雄在立委選後密集拜訪台聯、親民黨、無盟、農民黨和新黨,就是希望尋求政局穩定之道,彌合因選戰被撕裂的社會,在拜訪過程吳伯雄也深刻體會當前政治的紛擾,關鍵就在中選會做不到真正的獨立。
黃玉振表示,民進黨做為執政黨,有責任讓中選會脫離成為一黨操控的黑機關角色,吳伯雄願意和陳總統對談,是因為這些問題總統一句話就可以解決,吳伯雄向總統表達在野黨心聲,希望政局安定的作法,不應該被外界扭曲

藍委斥不智:難道是去招降? 【聯合報╱記者李祖舜08.01.25

國民黨主席吳伯雄昨天上午密會陳水扁總統,消息傳出,藍營內部譁然,多位立委批評吳伯雄聰明一世、胡塗一時,在國民黨好不容易贏得立委勝選時,竟然與被全民唾棄的陳水扁密會,作法極不恰當,兩人黑箱密談,「不是夜奔敵營,難道是去招降納叛?」
立委雷倩指出,國民黨打立委選舉與總統大選,就是標榜公平與正義的價值觀,沒想到立委才選贏,國民黨主席就密會違背、混亂公平正義價值觀的陳水扁,只會讓全民感覺瘋狂與錯愕,把百姓全當成傻瓜,「原來權力結構中的掌權者就是這樣玩弄權力遊戲的」。
一位藍營立委聞訊直言吳伯雄的作法極為不滿,氣得大罵「他是想挾著立委選舉國民黨贏了八十一席的餘威,要去跟陳水扁談招降納叛的條件嗎?還是要去談什麼合作方案要阿扁跟謝長廷翻臉嗎?」
這位立委指出,吳先前去跟李登輝見面,外界還可解讀為想替馬英九拉攏李,讓台聯勢力在總統大選挹注馬英九;現在卻偷偷去與全民聲討的扁見面,「讓人產生無限想像空間。」
一位本土藍營立委則表示,吳伯雄此時密會扁極為不智,幾年前「扁宋會」,讓宋楚瑜承受多年的藍營批評壓力,陳水扁過去與藍營領導人會面,往往都是讓會面者吃虧上當,吳伯雄昨天去見陳水扁,事後下午再與黨籍立委座談,還刻意隱瞞,作法難免會讓人產生誤解。
該立委指出,如果吳伯雄是要去跟陳水扁談藍營組閣的問題,也應先知會藍營高層、取得黨內授權與共識,避免隻身前往,淪為陳水扁操弄政治的工具,而如果兩人密會談的是其他政治問題,就非常不當,因為現在國民黨不是吳伯雄一個人說了就算。
該立委表示,既然密會曝光,吳伯雄就該在第一時間出面說明,給全黨一個交代,而不是繼續低調搞神秘,讓人產生無限想像空間。

馬英九和吳伯雄幕僚 都不知情【聯合報╱記者范凌嘉、08.01.25

國民黨主席吳伯雄昨天密會陳水扁總統,總統參選人馬英九事前並不知情。馬英九昨天下午表示,不曉得這事,「我還沒有接到這樣的訊息,剛才吳主席沒有跟我談有這樣的事。」
綠營釋出邀請國民黨共組內閣訊息,在此敏感時機,吳伯雄與陳總統選擇以密會方式接觸,已引起藍營內部高度緊張。據了解,許多藍營高層事前並不知情,連親近吳伯雄的幕僚都不了解實情,許多人是媒體告知狀況,才知道吳伯雄已見了陳總統。
馬營幕僚昨天面對記者求證時,第一時間表示「馬事前知情,相關情形由黨部說明」;但後來記者提醒馬英九下午「不曉得」的說法後,馬營才修正:「吳伯雄與陳總統會面後,馬英九有被告知,但事先並不知情。」
昨天上午馬英九對組閣議題表示尊重民進黨的態度。他說,現在到五二○新總統就任,中間只有幾個月,無論如何這都是一個看守性的內閣,當然還是要遵守一些憲政體制上基本規範,「只要能夠達成安定、看守的任務,我們不會有什麼意見。」
下午媒體再問馬英九,吳伯雄與陳總統是否可能在今天會面,馬說,「這應是黨對黨的問題」;媒體追問馬英九是否樂觀其成,他說,「現在還沒有得到這個訊息之前,我暫時保留我的評論,我基本上覺得,現在無論誰來當閣揆,都是一個看守內閣。」
媒體再追問,是不是覺得沒必要跟民進黨談閣揆?馬英九說,「性質上,應該是說有一定的侷限性。」

綠又想防禦公投 吳促脫鉤大選>中時08.01.25 姚盈如、

 陳水扁總統與國民黨主席吳伯雄廿四日密會,據了解,對有關入聯與返聯公投所引發的爭議和國際關切,陳水扁也徵詢國民黨的意見,並認可國民黨在立法院新會期以決議方式表達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最新民意,甚至有意以立法院通過的決議案,另提出防禦性公投,這也是謝長廷稍早曾提出的解套方案,但未獲吳伯雄支持。
 據了解,在這場非正式會談中,除了各界矚目的CEO組閣議題外,扁、吳對入聯與返聯公投也花了相當時間交換意見。由於立委選舉過後,即使國民黨在國會獲得超過三分之二的席次,佔有絕對優勢,但美國對入聯公投的質疑依舊存在,壓力未減。
 但另一方面,根據立委選舉同步舉辦的討黨產與反貪腐公投,投票率只有百分之廿六,在這種狀況下,研判若國民黨在總統大選中,採取相同策略,抵制公投,則入、返聯公投兩案都跨不過公民數五成門檻的機率極高。
 如此,國際社會對台灣民意可能解讀為:不論以任何名義,台灣民意都不支持加入國際組織,這反而是對台灣最大的傷害。
 因此,扁吳會中,吳伯雄即提出公投應與大選脫鉤,至少不必趕在三二二與總統大選同時舉辦,留待五二○之後,由新當選的總統處理,是最好的方式。
 據指出,入、返聯公投爭議,不但是公投綁大選,甚至藍綠互綁,國民黨既跟著民進黨提出返聯公投,任何一方都無法撤案,唯一解套的方式,就是中選會在二月一日討論此案時,做成決定兩個公投案都不要在三二二舉行。因此,吳伯雄直率指陳,解決爭議的關鍵在中選會,而這是陳水扁總統可以處理的。
 由於國民黨已經決定在立法院開議後,發動連署「以中華民國〔或我國〕名義重返或加入聯合國」決議文,希望透過新國會代表的最新民意,表達台灣加入國際社會的渴望。如此一來,還要不要辦入、返聯公投,就沒太多爭議了。
 據指出,陳水扁對國民黨連署推動入返聯「決議文」的做法,也表示認可,而且認為如果這個決議文朝野能達成共識,沒有爭議,那麼此案文字可以成為一個新的公投案,在總統大選時提出,取代藍綠原本的兩個公投案,那麼通過的可能性就高多了。
 但是,此時提出新的公投案,一是由總統提出的防禦性公投,二是立法院提出公投案,有可能趕在三二二總統大選同步舉辦,國民黨對即將卸任的陳水扁,又動念要搞防禦性公投,大表不以為然,並未點頭;但對立法院另行提出新的公投案,也未置可否。
 唯據了解,國民黨在立法院的入返聯決議文,將照計畫推動
2008-02-14 12:02:29
誠信第一
閉門會談 觸及南線專案【聯合報╱記者李明賢08.04.02
 
總統陳水扁昨與總統當選人馬英九在台北賓館會面,據指出,在未公開的半個小時晤談中,扁馬兩人就正在執行中高度機密的國防、外交、兩岸、國安各項專案進行交接,其中也觸及敏感的南線專案。
扁馬會昨天登場,在一小時的公開會面後,兩人隨後由幕僚陪同,進行閉門晤談。據指出,閉門會談中,陳總統指示陳唐山主持交接小組,儘速與馬辦交接小組召集人詹春柏就交接工作展開聯繫。
知情者透露,儘管閉門會談時間有限,但陳總統仍就國防、外交、兩岸等事務「私下提供一些看法」,其中雙方也就一些機密專案進行交接,陳總統並告知部分機密專案細節。
據指出,儘管南線專案遭藍委質疑是總統府掩護國務機要費的推託之詞,但扁馬關門會談時也進行討論,由於高度敏感,馬營辦公室低調以對,強調涉及雙方互信,閉門會議內容不能對外轉述。
馬蕭辦公室發言人羅智強表示,昨天會面是總統府主動邀約,原本建議全程公開,但府方覺得有些關於國防、國安與外交的交接事項要向新總統說明,可能涉及機密,不便公開,所以一部分公開,一部分採取三對三的閉門談話。

愚人節見面 「騙」笑就好【聯合報╱記者鄭任汶、
 
扁馬會昨天上午在台北賓館登場,卻是四月一日愚人節,明知外界會對這個時間點大感興趣,陳總統先自虧說,這個日子沒有任何別的意思,但身為領導人,希望都能發揮大智若愚、愚公移山的精神,大無畏的為國家完成不可能的任務,為兩岸、台灣人、國家的未來、人民的福祉而努力。
看著陳總統主動開起玩笑,準總統馬英九也回敬說,大家都沒有刻意挑這個日子,不過就算不挑四月一日愚人節,還是會有人在他們的姓名上(馬加扁,騙)做文章,但這不重要,當笑話說說就好。
陳總統還解釋說,上周廿八日連絡時,因為馬辦公室說要謝票,要跑透透,所以只有周一到周三等三天,後來決定是四月一日。
陳總統指出,這次會面由他主動邀請,完全真心誠意,未來馬總統有任何需要,需要從他這邊瞭解,他絕對義不容辭,毫無保留,隨時可以見面,今天是第一次,但不會是最後一次。昨天的會晤原本被預期是一場禮貌性的會晤,但雙方會面後,在致詞時,扁馬開始針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鬥嘴鼓,一發不可收拾,互頂了六、七十分鐘。

扁馬會 為何挑愚人節【聯合晚報╱記者李濠仲
 
時隔兩年的「扁馬會」上午於台北賓館登場,卻適逢4月1日愚人節,時間點耐人尋味。主動邀約的陳水扁總統特別解釋,挑這個日子絕對沒有別的意思,他並進一步期許,身為領導人,都能發揮大智若愚、愚公移山的精神。
陳總統說,這次會面由他主動邀請,絕對沒有別的意思,完全真心誠意,未來馬總統有任何需要,需要從他這邊瞭解,他絕對義不容辭,毫無保留,隨時可以見面,今天是第一次,但不會是最後一次。
而馬英九隨後也半開玩笑地說,大家都沒有刻意挑這個日子,不過,就算不挑4月1日愚人節,還是會有人在他們的姓氏上做文章(馬和扁合在一起為「騙」字),但這不重要,就當笑話說說就好。
此外,馬英九還提到,當選後,美國總統布希發了一封賀電,其中有一句讓人非常感動的話,就是布希稱讚台灣對亞洲、全世界來說,都是民主的燈塔,這是很重的用語。馬英九說,相信陳總統和他以前念小學的時候,都有聽過政府說「我們是自由的燈塔,民主的長城」,但外面的人不見得認同,現在外國友人這樣講,所有台灣人民都與有榮焉。

冷眼集》扁馬會變扁馬辯【聯合晚報╱記者李濠仲
 
扁馬兩人上午碰面,原本事前都說僅是選後的「禮貌寒暄」,但光「寒暄」就寒暄了超過一小時,而且終於還是忍不住,把「扁馬會」變成「扁馬辯」,尤其在「92共識、各自表述」上,依舊你來我往。
上午兩人互贈書籍做為禮物,就是那類屬於自我標榜的政治生涯紀錄,相信彼此收下後,應該是進到各自的倉庫予以「庫存」。而根據上午會談內容,建議陳水扁和馬英九,不如相互交換辜振甫的「勁寒梅香」,和蘇起所著有關92共識的那本書,並主動替對方以書籤標記,畫好重點,以證明到底自己是憑什麼說沒有92共識或有92共識。
回溯2006年4月3日的那場「扁馬會」,當時兩人亦在「92共識」一事上爭執不下。事隔兩年,結果證明,誰也沒有說服誰,論述基礎,引經據典,如老片新拍,連主角都一樣。唯一不同的除場景外,馬英九的身份已變成「準總統」,「有92共識論」還有未來,「無92共識論」則將成過去。
這是陳水扁卸任前,僅存幾次機會,還能對接棒的總統發表意見,上午他主動將話題帶入兩人最具歧見的「92共識」上,可以看到他確實相當在乎自己的觀點;至於馬英九則一步也沒有退讓,多次強調「請總統放心」,隱含的意義,就是接下來要上場的國民黨早就做好準備。
扁馬兩人政治見解大不相同,從10年前市長交接到10年後總統交替,交集點相當少見,而且各有堅持。今天一個要上、一個要下,卻還不放棄相互「洗腦」,確實非常會把握時間。
只是,「扁馬會」交鋒得再怎麼精彩,兩人一路走來的唇槍舌戰,今天過後,總也該謝幕,民眾不僅期待新政,應該更期待趕快換個新劇碼。

扁馬會:機密未必,誠信第一!【聯合晚報社論
 
今天的重大新聞,應是扁馬會。總統府最初說,會談不公開,內容也不轉述,因涉及國家機密,所以外界原先只期待兩人握手寒暄的畫面。但之後還是允許媒體部分轉播,也因此多出了不少意料之外的話題。
國人對扁馬會本來期待不高,因為第一次的扁馬會各說各話,而連戰和宋楚瑜在會扁之後也都吃過悶虧。馬英九現在雖然身分不同,仍不免戰戰兢兢,所以最初只把會面定位在「禮貌性」層次,寧可形式化,也不要複雜化。但總統府一下子將其拉高到「國家機密」級,令人好奇即將交接的兩人之間會出現什麼樣的機密話題。
扁馬之間的政權交接,理應按部就班,畢竟有關國家體制,而非兩個私人之間的事。至於前後任總統相談「國家機密」,在這次會面「有點公開又不太公開」的情況下,參與會談者適宜與聞國家機密的等級亦有待斟酌,所以談機密未必能暢所欲言。其實,扁馬會的機密不必太多,倒是兩人互動應先建立誠信基礎,才可能把政權移交的大事辦好!
關於前後任總統之間的「機密分享」,陳水扁若真想做好,理應如前國安會秘書長丁渝洲所建議的:陳總統應趁此時建立國安情資全面移交制度,協助新政府在就任前有時間準備與反應,畢竟這在先進國家都有制度可循。根據丁渝洲所描述,在兩千年新舊政權轉移期間,奉李登輝之命與陳水扁會面近十次之多,其間秘辛非平民百姓所能想像,但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的和平有序,卻是國人的共同榮耀。
陳總統若未淡忘八年前的景象,此時該是準備留下漂亮句點的時候了。今天的扁馬會一開始,兩人在鏡頭前都說了不少場面話。馬英九說一定會好好接下陳總統交付的棒子,陳水扁也承諾協助馬英九「義不容辭,毫不保留」。但之後陳水扁個人對「九二共識」的不肯承認共識之論,不免再次留下扁馬二人對此話題又將各說各話的嫌隙。老實說,前後任總統之間能分享多少「機密」是未知數,但至少應本著誠信互動原則才可能把移交的工作做好,不但為確立政權平順轉移的典範,也才不辜負台灣成為亞洲「民主燈塔」的名聲。
2008-04-02 07:46:38
阿楨
君子的下場

  還好啦!檢察總長黃世銘馬桶府「擒王不成」不成只是被迫辭職,君子論之始作俑者:孔子「墜三恒不成」反被迫周遊(流亡)列國。
  此即台灣「民主」與中國「專制」之別!
  是天下民主一般黑1吧!瞧瞧埃及2烏克蘭3泰國4拉美等的民選領袖不都遭政變推翻,如今台灣民粹也正在攻占馬桶府5!
  誰叫馬英九總統姓馬,全台馬桶不通,當然都要馬負責了6。
  此即「君子」與「小人」之別7,藍君子被司法巫師8冤判,也只能說尊重司法。綠小人呢?真有罪也必叫馬政治迫害9!
  難怪李登輝等會無罪10,法官也是人、即使非綠巫師、也會欺善怕惡!
  原來如此,難怪二馬的二種監聽會有二種後果11!
…………………
http://mypaper.pchome.com.tw/souj/post/1327677754
2014-05-02 08:39:4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