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04 16:43:19| 人氣93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東年:辦公室物語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辦公室物語
東年
 
由於職務調動,我最近忙中還忙換辦公室….

二月中,我經常每天晚上去第三大廈原來的辦公室整理私物…這樣,到了月底,每箱約70本,我竟然陸陸續續裝出了近六十箱圖書;其中不少是這兩年買的簡體字書。好多年來,我很少有時間再整本整本讀書,但是,看到喜歡的書還是抓了就買,一買就是一箱、幾箱…這樣,就常為搬書所苦。

整理任何一個長期工作過的辦公室,免不了會有許多信件…至於我,還有不少學生的卡片、習作…還一些多年來從事文學獎評審曾經仔細閱讀的參賽作品影本…還一些早就應該扔掉的小東西以及抄有電話號碼或寫了字的小紙片。這些東西,趕時間的話我就一疊疊放進紙箱,時間充分的話我就細細抉擇,因為常是從寬而又躊躇不前,這些物件和字紙又裝了近十箱。我實在不明白自己為何留下這些不認識的文學獎參賽者的作品影本;大部分的作者也許早就忘了自己的這些作品,而我也並非每次參加文學獎評審後,都這樣把參賽作品影本留存….有些信件,甚至於只有信封我也留著…這樣,我想,我當然也因為自己對不熟悉的人如此「有情」,而多了無必要的負擔。

最後,繼續留在那辦公室的物品,都不是我私有的…但,有一組舊沙發是我很想念的….這組沙發有典雅的木架和墨藍色錦織布質座面,原不在我個人辦公室…因為距離它們最早出現在公司創業的時候已經算是年代久遠,我也忘了公司漸漸擴大之後它們曾經放在那個單位使用,又是在那一次公司搬家時被扔了…當時,我是無意間看到它們東倒西歪在擬拋棄的廢物堆中,檢回來換掉我辦公室當時用的新沙發組;這種沙發組,是辦公傢俱公司生產的,有發亮鋼管架和看似粗麻布…或其實是塑膠纖維織的座面。一日,公司的發行人到我辦公室,看到那組沙發…有些創業時就在這公司的人,認得這組沙發,知道這是從前創辦人看我們編輯部裡沒有接待客人的沙發,派人從他辦公室搬來的…..這位發行人認得這組沙發的歷史意義和價值…就問我能否分他一隻;我指著幾處磨損的布面表示這組沙發真是舊了,放發行人辦公室也許不合適。這五隻一組的沙發,終於還是沒能成全留存,因為九二一大地震時,書架倒了,一本十六開精裝的《二十世紀思想家辭典》和幾冊精裝的大藏經《毘曇部》掉落而砸破兩隻。後來我從家裡帶來針織花紋的白色蕾絲方巾,舖了殘餘三隻的椅背和和座面…對我來說,這就有點像深海上滾著白色的浪花….二十七年前,那是我來這公司的第二年(其實是第六個月),有一天中午,我坐在這沙發看報紙,看到一則短消息報導南非外海有一艘船沉沒了;這艘船是我熟悉的…

這麼一寫,我倒是也有點想念那個辦公室裡的桌子和書櫃…那張辦公桌我也是使用好多年了….那種辦公傢俱公司生產的有不銹鋼腳和細緻烤漆鋼面的辦公桌,貼了仿木紋的塑膠皮,又舖著大片厚玻璃板,看起來永遠是新的…所以…好似不會產生歷史、感情以及任何想像….

我的新辦公室裡有一組長沙發,它有很寬的扶手很厚實的木架,布面椅套上有或紅或紫的大、小花紋,交織在白色和墨綠色錯亂的枝條間,看似也是錦織的;看不清礎,因為它也許有將近十八年的歷史和一層隱約的油漬。我將布面拆下,交內人去處理;她送洗衣店去,洗衣店說要恢復原來的花紋必須特別處理,必須洗過再洗,和緩的洗好幾次。將近十天了,我還沒能看到這些椅套….我已經準備好了長支的大頭針,等著將它們的椅背舖上那幾條蕾絲方巾….

我原來那個辦公室裡還有些物品是不宜裝箱和和讓別人搬動的;有個晚上,我開車去,倒平後座椅,自己搬運了。這些物品,包括幾張畫板,上面裱著整張報紙;都是我在報紙副刊連載長幅小說作品的第一天報紙。因為畫板上緊貼的裝釘了透明塑膠布,那些報紙並沒因為長久氧化舊黃易碎。我倒數第二次從電梯中搬出來的是一對盆栽…已不記得公司在報系這五棟大廈中搬來搬去的那一次,我就開始在自己辦公室窗口的上下之間,以長尾夾繃緊釣魚用的透明線,養了會攀爬的植物;這植物爬到窗頂,倒垂了枝葉就像是綠色窗簾….

有一年公司要在第四大廈一樓和地下一樓開書店,地下一樓要陳列兒童書;那可以說是全國面積最大的兒童書店…不記得是誰找來一個油漆匠要新刷梯口那面牆…那梯口是大塊再切割了一樓的地板,所以非常寬敞,讀者進了大廈大門遠遠就會看到整面牆。我拿了一張米羅的畫,請油漆匠把畫放大上牆。油漆匠說他只會刷油漆,不會畫畫;我說那是抽像畫,他可以像小孩子那樣亂畫,可以隨自己高興愛怎樣畫就怎樣畫。後來,他按我的建議,在畫片上縱橫的畫格子,再按比例將格子放大,並用鉛筆畫在牆上…不到兩個工作天,他就將米羅那幅畫複製在牆上了;由於牆面幾近兩層樓高,他的複製看起來比原畫更加生動活潑。完工的時後,這油漆匠說原來畫畫並不難,也很好玩。書店要開幕的那天清晨,三點鐘左右,加班趕工的同事才將圖書完全上架;我看入口處略顯單調,就開車回家去,搬來一座長有波浪短髮的少女半身石膏像暫做裝飾。開幕記者會後,這座石膏像就放在我辦公室的茶几上,如此多年…這座石膏像就是我最後搬走的私人物品…我把她放在前座…在她胸前和腰上繫上安全帶的時候,在昏黃的街燈光暈中,我看她臉上浮起了笑意…

台長: 東年
人氣(93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工作甘苦(工作心得、創業、求職)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