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02 23:53:21| 人氣1,40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革命的亂想(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革命的亂想(上):
法國大革命的斷頭台‧美國大革命的不油漆新蓋屋‧台灣雪山隧道中的亂想

東年

  一日,想在假日外的時間試雪山隧道,開車去宜蘭。這一路上共是三段隧道,速限70公里,車距50公尺。由於沒塞車,真的大約40分鐘就從台北進入宜蘭;出燧道不久,就可以在第一個交流道下礁溪或頭城,而且很快的就能夠進入市區。回想起來,至今還覺得不可思議。

  去宜蘭那樣安靜的傳統台灣市鎮,特別是去賞新、悅目及散心,大腦活動就會大幅緩慢,身心舒坦。但,回程,在夜暗的這條山上高速公路北返,不免就會猜疑台北混局動向;這也當是最近大家心中懸著的壓力。

  儘管國民黨在2000年敗選,他執政末期有關國家總體建設所建造的交通網絡,在大區域的連結、區域中的城鄉連絡,或上山下海鋪陳的產業道路,仍然陸續成行,經常開車到處跑的人,當能體會這樣實在的利益。現在,雪山隧道也通車了,十月中還有縱貫南北的高鐵將上路。雪山隧道有環保意識者的心理抗拒,高速鐵路有官商互通和安全的詬病;但,路畢竟開出了。將歷史以一個終結看,和一個階段的再出發看,對於社會發展的希望會是不同的。這些公共建設,既然都經過我們所選出的代表,在議會中審查、通過和監督;在民主政治中,議會的決議,就制度而言,也代表是我們選民的共同意志和認可。假使有議會代表失職,或違背代表的身份,自顧自,胡作非為,我們選民只能認賠。事實上,我們選出的行政官,以及他們組出的行政團隊,如果也違背選民的付託,我們也同樣必須自認倒楣。

  陳總統的口頭禪「要不,你備按怎?」,雖然是惡棍的語言或惡律師的得意心想,實際上,卻也提醒我們社會大眾,假使我們願望在民主政治的制度下生活,我們就得尊重民主政治的的重要精神:法治。

  本島的學界和知識界,談起民主政治時,總愛說英、美如何如何、歐洲如何如何。這些專家、學者、名嘴,無論藍、綠,大都以立論方便,隨機取樣或斷章取義,一般社會大眾一看熱鬧,自覺無知,就會欣然同意;但,識者常能看穿其中的不當例比和繆誤。

  國民黨在蔣經國時代,看其執政團隊的政策和實踐,實是比較接近這個政黨創黨時那同盟會所具有的社會主義精神。這種社會思想,後來被醜化成共產思想,現在也就很難再加以說明;但,我想,還是可以建要說明為,它比資本主義較關注社會正義,以及大眾的利益(至少心意如此)。國民黨,按照上次敗選結果所現的人民意識和認定,最後畢竟還是貪腐敗壞的了,一如它在大陸時代的末期;這個政黨所以最後奔潰,當然也因為自己內部發生山頭惡鬥。但,民進黨政府不繼續將經濟發展,列為國家安全和建設的首項要務,尤其也不將民主政治,列為一、二之要項繼續發展,就又將本島陷入了第三世界、東歐、南美洲等等地區的失敗之轍。這就是本島目前政局負面發展的主因和趨向;其他爭議,比較起來就屬枝末了。

  民主政治這種政治制度,就本島這幾年繼續實踐的結果,我們必須納悶是否本島民眾終因教養不夠、條件不足而不配實行;是否這是全球性的問題,當政權下放到極細微的底層,民眾所擁有的權力必然就微不足道(極微小而不具力道),也容易相互抵銷──若此,則本島的經驗可能是先驗的。但,我們既然已經說過,每一次的歷史最好都能夠將之視為一個階段的再出發,那麼,是否我們選民應暫時忽視藍、綠這兩個政黨,和其相關的,以及其他各種非理性的分裂對抗,和不休糾纏,來認真想想每一個人自己的實際生活利益、前途,而不是藍、綠政黨的宣示,藍、綠知識分子的理念,或什麼台灣的前途,或什麼中國的遠景。

  在黑暗的璲道中開慢車,腦袋難免胡思亂想,因為本島最近的混亂,所以我就想起法國和美國這兩場大革命中的一些現象和意義。

法國大革命

法國大革命中(1787-1799),即使國王路易十六已被處死(1793年1月21日),斷頭台卻更加忙碌。以巴黎為例,一項統計說,從1793年4月15到10月1日,處死66人,平均每週3人;10月2日到1794年6月9日,處死1165人,每週為32人;6月10日至7月27日間,共處死1367人,平均每週達196人;最多時,每天殺50人。

革命前,法國人分三個等級:一、天主教高級教士,二、封建貴族,三、資產階級和農民。革命是由第三階級發動的,其中的農民,在1789-99年當時就是主要的社會大眾,就是所謂的人民。

法國大革命的思想背景,一般的論述如此:在國王路易十五(1710-74年)統治末期,經濟不振而宮廷生活卻十分糜爛,知識階層紛起抨擊,興起了啟蒙運動;伏爾泰、孟德斯鳩、盧梭、狄德羅等等思想家鼓吹天賦人權、君主立憲、三權分立的思想,影響深遠。

1789年5月5日,路易十六在凡爾賽宮召開三級會議,擬增稅和限制新聞出版;第三等級代表不同意增稅,並且宣佈增稅非法。6月17日第三等級代表宣佈成立國民議會,但是遭路易十六關閉。7月9日國民議會改稱制憲議會,要求制定憲法,限制王權;路易十六調集軍隊企圖解散議會。7月12日,巴黎市民舉行大規模示威遊行支持制憲議會;13日,巴黎市民與國王的外籍傭兵軍隊開戰;14日群眾攻下象徵封建統治的巴斯底監獄,釋放政治犯,取得初步勝利(這一天後來成為法國的國慶)。

  資產階級代表在奪取巴黎市府政權後,組織了國民自衛軍;在國王的承認下,制憲議會成為最高的國家權力機關。後來,君主立憲派掌握制憲議會,通過法令,廢除封建制度,取消教會和貴族的特權。 8月26日制憲議會又通過《人權宣言》,主張:人天生自由平等。

  1789年10月,國王路易十六企圖再次雇用傭軍來推翻制憲議會,失敗;法國出現了各種革命團體。從1789年末到1790年初,在巴黎和外省各城市中,先後出現了各種政治俱樂部和人民團體。

  如此大規模的革命,當然會有多采多姿,令人驚心動魄的故事。這些頁面中或有一點歷史的新寫,但,大多還是歷史的重復。是否廢黜國王、要不要對外國發動戰爭、某某誰或某某團體的愛國是真是假…這些特別問題,在社會中爭論不休;而,在革命問題的核心領域:理想和現實兜不攏、理想究竟要以那個社會階級為準….是大資產階級,或是工商業資產階級,或是下層小資產階級,或是平民大眾和一般的勞動人民….因為理念和利益不同,革命分裂成各種團體,各種團體中又繼續分裂出各種派系;明爭暗鬥,日夜傾軋。歷史的巨輪因此變成絞肉機,追求自由平等的新政權、新議會變成新的暴政和專政,曾經一起革命的夥伴現在互咬對方、各方為反革命….各種色彩的革命領袖,在被革命的對象消滅一盡後,也一批批陸續被拱上斷頭台。如此嗜血,斷頭台最後連黑白也無暇區分,事實上社會價值也沒了黑白,人民曾經景仰的臉孔越來越少,而大約4000的農民和3000的工人也成了斷頭冤魂;他們要麵包卻得到人頭,口渴只能在刑台上舔自己的熱血。

  在現代的處死人技術,以繩索絞首一人約需7-15分鐘,用高壓電電死一人約需4分鐘;法國大革命中的斷頭台,刀鍘一人平均費時1分1.5秒。如此的快速,以至於任何階層、團體和個人的夢幻,都被刀削一盡,化為爛泥肉醬,歷史轉了一圈,回到原點。

(續下)

台長: 東年
人氣(1,40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