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0-13 14:00:11

晶片母親

母親走了。 他噙著淚水,取下母親頭上的小晶片。 家鄉在遙遠的小島,為了謀生,他離鄉背井來到異地。母親過不慣都市的繁忙與嘈雜,來回多次後,還是決定返回小島過她單純的鄉居生活。 接到母親重病的消息時,身為...

2004-10-13 13:58:31

落番

遊覽車載來一車車的觀光人潮,因sars而死寂的水頭村,再度鮮活起來。 觀光客爭著捕捉得月樓、金水國小的迷人風華,沒人在乎這些「番仔樓」後的滄桑。 年輕的導遊傳誦著得月樓頭的謳歌和傳奇,只是,在離島襖熱的午...

2004-10-13 13:57:29

航向天堂夢

台灣是每個金門因仔朝思夢想的朝聖地,也是每個小孩的夢中天堂,但是這個天堂夢,卻充滿苦澀。 早年到台灣,沒有民航機,除了關係非比尋常,得以搭乘軍機外,一般人只能搭乘軍艦。軍艦有二種,一種是太武輪,一種是...

2004-10-13 13:55:06

金門人在南洋〈二〉

馬來西亞哈株巴轄的金門卦包 那是一頓很特別的宵夜,讓我們飽餐的,不是香甜的點心,而是我們共同的金門心事。 由新加坡出了關,從馬來西亞入關後,已是晚間九點,車子直往哈株巴轄飛馳。路的兩旁,盡是低矮的破舊...

2004-10-13 13:54:34

金門人在南洋 〈一〉      

三月下旬,我們遠離台北惱人的政治喧囂,跟隨著金門縣長李炷烽領軍的金門訪問團,展開為期八天五國十九僑社的訪問行程。我想起數百年前,鄭和下西洋的豪情,也憶起數十年前,金門鄉親前仆後繼「落番」打拼的斑斑血淚...

2004-10-13 13:52:51

母親的手足            

出院返家休養後,母親常坐著發呆,口水因無法控制而滴濕衣領,雖然腦筋不甚清楚,不過,由於行動不便,她還記得,父親是她的手和足,要吃東西、要洗澡、要上廁所,總會輕搖小手,對著父親喚:「ㄟㄟㄟ」,我們兄弟要...

2004-10-13 13:51:41

日落,料羅灣

           逐浪的喧鬧聲劃破一季的沉睡,金門的海灘,於是醒了。 午后四點,陽光還烈,如布匹般平坦柔順的金門料羅海灘,便冒出一個又一個的人頭,等著揮霍這一季的青春。有的拉起褲管,與海浪賽跑,有...

2004-10-13 13:50:38

大膽島上的石獅子

因業務之便,八年後,我再度登上大膽島。景觀依舊,時間,似乎在島上止步。 提起大膽,立刻令人想起它那孤懸外海、捍禦疆土的英雄形象,民國四十七年大二膽戰役時,當時任總政治作戰部主任的蔣經國先生,為訓勉島上...

2004-10-13 13:49:44

午后的金門后浦街

金門島上的冬天,風,像一支支的細針,刺痛著已然冰冷的雙頰。 他喜歡裹著圍巾,藏住滿臉的憔悴。是一種特別的裹法,圍巾先折成三片,再頭尾對折,然後纏住脖子,左端交疊插入右端,一拉,就緊緊扣住細白的頸子。不...

2004-10-13 13:48:20

洞中日月長

防空洞,總在校園最隱密的角落處,靜靜的,自成一方天地。它是兒時嬉戲的所在、傳奇的源頭。 早年,鄉親挖壕溝躲避戰火,但終究抵不住連綿的烽火。 民國四十七年八二三戰役後,在「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的經費補...

2004-10-13 13:46:30

秋訪西園

九月的秋風,像一位泰然的提琴好手,輕鬆地拉曳出屬於這一季的悠閒。 紫色的牽牛花,恣意地綻放在田間小徑,成群地攀越松林,引領我們一路登上金龜山。 金龜山頂,茫茫雜草,除了幾株隨意伸展的松林,就是滿山吹來...

2004-10-13 13:45:04

七夕胭脂花

一簇簇的胭脂花,總在七夕時分,染紅了屋後的草綠色碉堡。浸在碗水裡的胭脂花,每一張臉孔,都像在哭泣。 那一年,那件事後,他再也不忍看見胭脂花。 他和弟弟爬上碉堡,摘取一朵朵盛開的胭脂花,七夕夜,用來祭拜...

第一頁      ‹上一頁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第 9 / 9 頁 , 共 132 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