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22 00:53:17 | 人氣(1,94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游走金廈二岸的董麗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雖然十多年前,董麗一家十多口歷經辛苦才得以依親落戶金門,但五十年次、現年四十五歲的董麗,為了家人未來發展,仍然決定重回大陸,再創事業。
 董麗的父親為古崗人,民國三十五年從軍,遠調東北征戰,後來娶妻生子、成家立業,從此滯留大陸。兩岸開放後,在金門親戚的奔走下,董麗一家與父親、姐弟十餘人返金落籍,與金門親友團聚。
董麗在福建沙縣出生,沙縣係以小吃出名,原在大陸紙廠工作,吃的是公家飯,她笑說,與丈夫小孩來金門前,本以為可以享福,特別訂做多套套裝,把破舊工作服全扔了,沒想到來金後,為了生活,只能養雞、下田幹活,訂做的一件件漂亮套裝,都沒機會穿,讓她傻眼。
 董麗的姐姐在金門拼命工作賺錢,累積資金後,返回大陸買下飲料工廠,生意越做越大,讓在金養雞多年,卻獲益有限的董麗,不免有「有為者亦若是」的感嘆,加上大陸親友多,小孩高中畢業後要唸大學,去台灣不如回大陸,因此,決定全家再度遷回大陸發展。
 愛說笑的董麗,談起民國五十四年發動、為期十年的大陸文革,當時大陸社會的瘋狂情形,記憶猶深。
 董麗表示,那時候要背熟「毛語錄」、毛澤東寫的「老三篇」(為人民服務、愚公移山、紀念白求恩),走在路上,有時民眾還會點名抽背。
 文革期間,每次大夥都要「憶苦思甜」一番,由村中長者哭訴以前國民政府時期生活多苦,現在的生活多好;還會講授「十粒米一條命」的故事,痛斥地主、資本階級如何虐待無產階級、中下工農,「十粒米一條命」係講惡地主為收地租,將農家的口糧都收刮一空,小孩因餓極了偷抓一把米吃,結果被活活打死,死時手中還抓了十粒米。
 文革搞個人崇拜,毛澤東幾被神化,「大海航行靠舵手,萬物生長靠太陽,雨露滋潤禾苗壯,幹革命靠的是毛澤東思想」,「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一字一句唱和的是,當年大陸民眾對毛澤東的瘋狂崇拜。
 那時候,全國紅衛兵大串連,上北京見毛主席,只要以此做藉口,任何車輛都可硬上,不能拒載,許多學生見了毛澤東更是激動興奮得痛哭。綁著辮子的董麗,談起這段往事,不禁失笑。
 由於父親的國軍背景,因此文革期間被打為「走資派」,遭受批鬥。不僅受到苦刑,還遊街示眾,下放農村。遊街時,要敲鑼打鼓,自己大聲喊:「我是牛鬼蛇神」!「我是走資派」!
 大人開批鬥大會時,父母親會將他們小孩鎖在房內,以免看到殘酷的鬥爭現場。有一次,房門沒鎖好,董麗溜出去見著了批鬥場面,驚嚇不已。雖然往事已遠,卻依然印象深刻。
 辭去大陸公家工作,依親金門後,過去吃大鍋飯、生活不豐但也無虞的一家人,面臨到的是有做才有吃的市場競爭,一時間,適應不易。金門適合的工作難尋,丈夫只能打打零工,董麗則將就闢地養雞謀生。
 剛來金門,因為輩份高走在古崗村,村民總會稱呼她一聲「姑婆」,連比她年長的也不例外,讓她有些訝異,董麗說,在福建沙縣老家,就如老毛講的,「大夥來自五湖四海」,縣城裡百家姓各色人都有,不像古崗村以董氏宗親為主,因此,天天被叫姑婆還是頭一遭。
 對於金門吃酒席「雜菜」的習慣,起先董麗也不習慣。董麗指出,有一次,鄉親拿了一大包喜宴吃剩的「雜菜」給她,她心裡還納悶,怎麼會送這種大夥吃剩的東西給她,難不成是認為大陸人三餐都吃不飽,連剩菜也要?後來才知道,「雜菜」滋味鮮美,好吃極了,若不是至親好友,一般人還分不到的。
 不過,董麗對部分金門鄉親對大陸新娘有成見、不信任不以為然,她表示,很多大陸新娘都來自大陸大城市,較金門熱鬧進步許多,見過的世面,不會比金門在地人少,如果還歧視大陸新娘,她認為只是突顯「井底蛙」的島地心態。大喇喇的董麗說,有一次,小孩回家抱怨,同學排斥他,不跟來自大陸的他玩耍,董麗一聽火大,找個機會,便往學校衝,也不管老師還在上課,「老師,借我一分鐘」,霹靂啪啦便向對方說了一頓,從此,學校同學便不敢再歧視董麗的孩子們。
 在金門做工、養雞一直沒搞出名堂的董麗夫妻,眼看著姐姐由金門回大陸投資,生意越做越大,不免心動。再加上董麗孩子們即將面臨升讀大學問題,如果前往台灣唸大學,不僅學費不便宜,台灣也不如金門、大陸親切,因此,幾經考量後,決定再度返回大陸。
 「到廈門時,沒地方就來我家住啊」,電話那頭姐妹淘好意邀請,董麗說,當年她落戶來金門時,讓許多姐妹淘羨慕,多年後,因大陸改革開放,不少姐妹淘抓對機會,成就非凡,有房又有事業,反倒讓她欽羨起來,她摩拳擦掌,已準備返回大陸好好拼個幾年,希望也能闖出一點名堂。

台長: 城中木
人氣(1,94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